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 昨日朝霞皆不见

摸鱼。

黄别 龙&精灵的旧设定


记得消暑呀大家!



 

 

00.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01.

 

冗长的梅雨季一直延续到七八月时节,草木早晚湿淋淋的,没来得及把自己蒸干,很快又遭遇下一场雨。

窗台上泛着水亮的光,刘小别就抱着他那柄银亮长剑,从那边翻进黄少天的城堡度夏。

在雨中赶路的精灵连眼睛都是湿漉漉的,他刚刚途经一座雨林,遭遇一场暴雨,沾了一身水气,头发耳尖都是湿的。追魂倒是被他裹了衣服抱在怀里,剑身上半点雨星都没沾着。

 

“你有干衣服么,借穿。”

“难不成我还都是湿衣服吗?”这种普通的问话黄少天也非要贫一句,“唉不过这种天气衣服是难干,我要考虑在大夏天升个火炉吹衣服了。”

刘小别在浴室擦着头发,隔着一扇门不置可否。

 

 

这个时令森林里潮湿闷热,虽说大多数精灵都有着轻盈散热的体质,然也确实难敌气候,各自心思分散。王杰希放了他们两个月的假,本意是让他们选个合适的地方度夏,比起高英杰这种执着不肯走的,刘小别觉得,自己选择黄少天祖传的龙族城堡,没有任何毛病。

 

然而,黄少天根本不知道他要来,非常尴尬地请他喝了半杯凉白开。

用的当然是黄少天的杯子,杯盖被他自个儿打碎了,自此之后一直拿一本手掌大的口袋书盖着。

装甜食的铁盒十个九空,刘小别终于从最里面的那个罐子里翻出三颗糖来,草莓橘子蔓越莓,万分嫌弃地对比了半天,选择了最后那个。

 

 

黄少天说:“不是吧,说都不说一声,你还真打算在这住下了?”

刘小别想了想说:“那你说吧,要什么报酬。”

黄少天说:“万一你不能接受怎么办?”

刘小别说:“那我就走了呗。”

黄少天说:“哪有这种道理,你来都来了怎么能走!”

刘小别诧异道:“当然能走。你的凉白开没有挽留我。”

黄少天:“……”

 

他最终道:“行吧,那我说个你能接受的。”

刘小别窸窸窣窣地拆开包装纸,开始吃第二颗糖:“你说。”

黄少天说:“我有时候晚上会睡不着,睡不着的时候你给我讲故事吧。”

刘小别很是嫌弃:“幼不幼稚?”

黄少天说:“你管我?”

刘小别说:“好的。”

 

 

 

 

 

 

02.

 

说讲故事就讲故事,刘小别要求技术支持,黄少天很爽快地开放了自家所有装书的书柜。

 

从上到下,层层叠叠的书籍,从十几页的绘本到厚厚的典册,未见积灰,也许是时常清理。

纵是刘小别也忍不住惊异了一番:“这么多?”

“上个主人留下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可能是个什么书的爱好者吧。”黄少天挥挥手,“你随便翻,大多数我都没看过。有意思的记得推荐啊。”

 

当晚刘小别一本正经地给他念故事,黄少天嫌他没有情感起伏,念两句打断他三次。

“你不是要睡吗?”刘小别终于忍不住了,“别说话了,说话睡不着。”

“可以是可以。”黄少天说,“但你这讲故事真的不合格啊!”

刘小别说:“我第一次讲啊。”

这个说辞还不错,黄少天满意了。

他总算闭嘴了。

 



但刘小别自己没能在客房的床上睡着。

走廊边抹了半壁光,窗外树影斑驳,细长的枝叶一直伸到窗里来。他握剑的手去挡开树枝,窥见月光柔和明亮,夜晚平静如水,四周唯有轻微的风响。

 

然后身后传来了黄少天的声音。

“咦你怎么反倒睡不着了?”

刘小别迟疑了两秒,判断了一下对方并不是在梦游:“……你不是睡了吗?”

“所以说你办事不力啦,这么快我就醒了。”黄少天拍拍他肩膀,“还好你也睡不着,平衡了平衡了。”

黄少天的城堡冬暖夏凉,刘小别不想接他话,但还是忍不住就着月光感叹了一句:“我说,你怎么住了个这么好的地方。”

“羡慕吧?”黄少天很是得意,“说起来,我很久以前,一直以为你们精灵昼伏夜出,其实根本不需要睡觉的。”

“……为什么?”

“因为,你们不是觉得月光是象征吗,什么什么源泉的。”

“是星光。”刘小别听不下去了,给他背了一遍族训,“星光照耀,庇佑我族生命不息。”

“那还挺好啊。”黄少天若与所思,“你看我们就没有。”

“真的假的?”

“真的啊,实在要源泉,就是自己咯。”

刘小别依旧一脸怀疑,黄少天摸摸鼻尖,终于补了一句:“以及……那些不知好歹的猎龙人的灵魂。”

这话听起来有些肃穆,刘小别停了一停,说:“有很多?”

“没有没有。”黄少天挥挥手,“我都没见过。”

“……所以你们只是找点假想敌来帮自己提高警觉是吧。”

黄少天哈哈地笑了,说是的是的。

 

 

外人对你的印象皆是出自于此,精灵美丽但自负,龙族强大却贪婪,他们也许各自性格迥异,但刘小别知道黄少天大抵符合。这个他单挑从未赢过的对手有积攒宝物的习惯,贮藏室里金碧辉煌,如他的族人一样有一颗炫耀的心,喜欢三天两头来告诉自己最近他又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小事。

刘小别觉得那些事无关紧要,但是黄少天此人很重要,不止因为他出了个便宜报酬好让刘小别住他的城堡,刘小别自己心里知道,黄少天一直是不一样的。

 

要知道,对于长命的精灵与不死的龙,一个夏天实在短暂得无法留下任何回忆,就连许多年也是眨眼瞬过。

不过今年刘小别还是决定记下一笔。

黄少天的城堡实在是非常非常好。

 

 

 

 

 

 

 

 

03.

 

在出来遇见刘小别之前,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身为龙成年时经历的唯一一次蜕鳞,那时候他还不认得刘小别,独自经历了一个冬天,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沉入长眠。

他梦见自己在做梦,梦中看见烈火弥天漫地,大地皲裂,地表出现艳红的熔浆,烈焰四散而开。龙本是不怕火的,但梦中的自己似乎在等谁,绕了几圈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最后大地被绿色的植被覆盖,草木迅速生长成林,万物复苏。

这一切都非常快,他觉得自己肯定很快就会苏醒,算不上一次完整的冬眠。

但他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成年的第一个春天。

 

然后族里的后辈问他那是什么感觉,黄少天说没什么感觉,就是做了一个梦。

“好梦还是坏梦呢?”

“没有什么好坏,就是必须经历的一件事嘛。不经历就没有办法蜕鳞,你没有发现我变帅了吗?”

“没有。”卢瀚文说,“黄少,我觉得你没有什么进步的空间了。”

黄少天就非常喜欢卢瀚文这样,在梦里也那么诚实的小孩儿。

 

 

倒是没什么好纪念的,不过,既然没可能载入史册,至少在无穷的岁月里当作一个暂时的句点,像是人类孩童的日记,或者用以计算时间的容器。

他当然不会清楚地记得每一个昨日的模样,偶尔会梦见,大概已经算得上是了不起的事。

 

也许是内心使然,他很快就醒了。

龙没有什么信仰,但是上天既然让他遇见刘小别,自然有如此安排的原因。以后肯定要有无数个夜晚会遇见刘小别,这个来自于生来被上天眷顾的种族,即将与他一同解决百年时光。

 

要知道,他们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有着心灵感召。

 

 

 

 

04.

 

他们没能彻谈一晚,刘小别还是打着呵欠去睡了。

刘小别睡前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倒还是那句老话,刘小别说:“黄少天,我觉得你这地方不错。”

黄少天应道:“所以呢,你确定要住下吗?”

对方没有再回复。黄少天想,想住就住呗。

 

他瞧见星光照在刘小别亮闪闪的耳钉上,也许只是一瞬,映照得墨色的发如黑夜流淌。

那不过是个尚活了几百年的精灵,种族里头的青年,没动过情也没伤过神,心高气傲,神采奕奕,声音清澈,五官明朗,利落有如一把长剑。

 

 

黄少天想这终于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END.


答应小同志的车,什么,不存在的



  135 20
评论(20)
热度(135)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