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狄芳] 我的上司五连绝世

是的,第二篇就是它……

王者荣耀狄芳

有一点白鹊注意

 

 

第一篇白鹊指路→ 《我的队友不浪会死》



 

 

 

00.


“作为法律的化身,代表陛下的名义,使罪犯们无处可逃,顺风能五杀,逆风能翻盘,这样——”

李元芳:“……别说了,是您还不行吗。”

 


 

 

 

 

01.

 

李元芳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作为大唐治安官的直系属下,不管究竟是不是自愿,向来以都城的安保问题为己任。

公务员全年无休,人家犯罪分子不放假,他当然也不能放假,哪怕下班期间去王者峡谷清个任务,也要做好随时随地被传唤的准备。

只是他没想到,这种传唤的方式,怎么还带亲自过来喊人的。

 

 

彼时李元芳一轮子遁地过来,技能圈住自家野区的红buff刚打了两下,忽觉风吹草动哪里不对,一时间如同受了惊的兔子,第一反应居然是立刻抬头看战绩。

可以,还好,不丢人,至少本月评定上不会出现诸如「偶遇战绩低迷,可见训练不专,扣」这样残忍的字眼了。

 

狄仁杰自观战席而来,头上既没蓝条也没血条,明确指示道:“有紧急要案在身,跟我去办案。”

还有这种操作?

李元芳不禁代表底层劳动人民义愤填膺:“大人我下班了!”

狄仁杰说:“什么?”

李元芳:“……没什么,为人民服务。”

“可以。”狄仁杰点头,顺便强迫症发作,抬手指了下他打到一半的红buff,“把红打了,然后投降。公事要紧。”


 

并不能反对,只有自认倒霉,默念三遍胜率乃身外之物。

 

我方李元芳发起投降,其余四名队友全部秒选拒绝。

两人一度陷入沉默。

废话,他之前发挥良好秀遍全场,拿龙拿头实力带躺。方才团战一时失误差点团灭,叫对面看准机会去打了波主宰,队友想必不会以为他这就心态崩了吧。

要知道主宰最后一丝血还被他及时一轮子抡过来抢了,对方打野位一时竟无语凝噎,剩下一句mmp只想贴到李元芳脑袋上。

 

不管怎么说,双方高地俱在,比分持平,他们这边还有龙,现在发起投降的他宛如一个演员,该配合他演出的四位队友统统默契地选择视而不见。

 

“为什么不投降?就因为偷了个大龙就膨胀了?”狄仁杰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又不是你们偷的,是刚刚投降的李元芳偷的!”

刚刚投降的李元芳:“……”

 

李元芳:“大人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偷了龙?”

狄仁杰示意他看满地图的主宰先锋:“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偷的。”

李元芳企图辩解:“我就不能光明正大地打吗?”

狄仁杰说:“你光明正大地打至于心虚地跑这么快吗?”

李元芳:“……属下知错了,大人明察秋毫。”

 

多说无益,他强行终结话题,动手清了会儿兵,忽听狄仁杰又道:“是,我看了半天了。”

李元芳:“……”

说好的紧急要案呢,真的有很紧急吗。

 

李元芳逼迫自己直面当下,就事论事:“可他们都不投降那怎么办?”

狄仁杰说:“那就快推。我再给你三分钟。”

李元芳:“……三分钟我推不完啊大人。”

狄仁杰勉强让步:“那就五分钟,不能再多了。”

 

 

 

李元芳临危受命,匆匆中路发起团战,结果是双方两败俱伤。

野区事先全被清完,他残血没处吸,却不敢回家,当机立断地选择直接去推对面。

对方也只剩一人,没选择回防,而是赌了一把,照样带着兵线开始攻他们高地。

 

李元芳自认打塔打水晶非常快,此时改主意肯定也来不及了,心里却依旧放不太下,一边速速前推,一边忍不住回头去望。

 

 

“我们水晶呢?”

他这句话是问自家队友的,但狄仁杰忽然应道:“你比较快。”

李元芳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狄仁杰说:“信我。”

 

 

 

 

 

 

02.

 

狄仁杰此人,好像不太愿意在不熟的人面前表现得和李元芳太过亲近。

不知是怕被人拿来当茶余饭后的笑谈,还是认为自己作为治安官不该拥有什么私人情感。

 

李元芳也是这个样子。他是魔种,在长安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兢兢业业地生存,认识狄仁杰之前他有太多事情需要去考虑,认识狄仁杰之后同样如此。

哪怕他们的身形看起来足够相配,足够让王者峡谷里那些闲着没事干的姑娘们眼神发亮地朝他们指指点点,但在众人眼里,也不过是因为李元芳的耳朵天生能捕捉到别人无法捕捉到的细节,大唐又正缺一位四处打听的密探,这才使他成了治安官的属下,为了守护长安而并肩作战。

 别的没什么。

 

不过,在熟人眼里,绝对是另一番景象。

熟人指谁?

比如李白。

 

李白觉得,别的不说,每年好端端的治安宣传语真的越来越过分。

什么“执子之手共护长安”,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长安小分队其他三个人的感受!

 

 

 

他那天在酒馆好巧不巧地遇见一起案件,看似食物中毒,说不定是有人陷害。

李白对案子没兴趣,但心里明白肯定一会儿要有认识的两位前来处理,他刚好有事要问,不妨一等。

谁知一壶酒喝完,治安官难得姗姗来迟,身后跟着的耗子神色还有点恍惚。

……你们刚刚去干嘛了这是。

 

李元芳是魔种,世人总有避嫌之心,但长安城的百姓早已见惯不惊。反倒是狄仁杰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仿佛威严得不行,他往哪走,原本凑做一堆看热闹的人群就往哪自觉散开。

 

李白轻松自人群中挤身过来,戳了下李元芳的肩膀然后竖起手指示意他别说,难得有闲兴凑个热闹,动了一番千杯不醉之脑,托腮围观了一会儿。

 

 

 

狄仁杰逡巡一番现场,侧了下视线,低声向身后道:“元芳。”

李元芳抖抖耳朵反应很快:“在!”

狄仁杰言简意赅:“看。”

 

李白混在人群里,蹲下身来反比李元芳矮半头,虚心受教,悄悄问道:“‘看’是什么?”

李元芳一边注意着四周动静,一边压低声音:“他说他要先听听两方面的说辞,然后让我看看周围动静,再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判断。”

李白:“……”

就一个字你是怎么拆解成这么长一句话的?

“很好理解啊。”李元芳耸耸肩,“不然呢,你以为‘看’是什么?”

李白“哦”了一声:“我以为‘看’是杨戬。”

李元芳:“……”

 

诗仙就是诗仙,这是什么怪力乱神的联想能力。

 

 

 

 

不过这倒是不假,有些话狄仁杰只想让李元芳听,也只有李元芳能听懂。

别人就算听见了,也是一知半解,什么秘密不秘密,该看不该看,又是怎么看的,一个“走”字是要走去哪,一句“可以”是夸是损,毫无头绪的一件案子怎么就忽然侦破了,还能叫他的下属眼睛亮亮地应一句“大人英明”?

 

要是你去问李元芳,他只会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用一个长长的语气词来表明他的心声。

“唉——”

多么惆怅隐晦有深意。

 

 

不过有一句讲一句,“大人英明”是真的,狄仁杰断案真的强。

 

 

 

 

 

 

03.

 

案件很快告破,然而暗夜也即将降临,李元芳居然又熬到了上班,真是有苦说不出。

狄仁杰临走前还特地交代了一番,大意为本月业绩急需提升,总之革命尚未成功,各部门人员仍需努力。

仿佛又可以掩盖方才加班却没有加班费的事实。

 

 

李元芳感觉自己一个良好市民受到了压迫,尤其是看见李白依旧不肯走,心情就更为复杂。

结果人家很是诚恳:“实不相瞒,有事想问你。看你在忙,所以晚点来问。”

良心居然这么好?

李元芳点头道:“没事,现在问吧。”

“先问个题外话,你不想回答也没事。”李白偏头看他,“刚才的案子怎么破的?”

“……你确定?你要问这个?”李元芳用怀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把他看了一遍,“李白,你真的闲。”

李白笑道:“怎么,难不成是机密吗?”

“这倒没有,告诉你也没事。”

 

反正巡街很无聊,李元芳心想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就很干脆地说了。

 

“最明显的是,人家都食物中毒了,跟他一起来的人居然也不把他送到医馆,拿生命开玩笑,恐怕是也没什么大碍吧。”他耸耸肩,“而且我有听到周围人的传言,好像是说双方之前就有矛盾。所以咯。”

“就这样?”

“唔……我也就知道这些,大人能断言,想必还有其他证据。他的眼睛肯定能看到更多线索,毕竟他断案厉害嘛。”

 

 

李元芳心里明白,狄仁杰经常问他意见,其实那人心里往往都有答案。

只是想通过自己异于常人的捕捉信息能力,来确认他的判断究竟对不对。

当然啦,一般情况都是对的。这种案件对狄大人来说小意思……中意思,一般意思吧。

 

就比如这次,不是他觉得案件不急,是特地晚一步来调查,好证实心中的猜想。

李元芳知道他的意思,虽然他没有说,但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

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吧。

 

 

“好吧,那我问正事。”李白神色严肃了一些,“那天啊,我说你和狄仁杰是一对,结果越人他不信。”

李元芳说:“嗯?”

“他说你们只是单纯上司下属的那种配。所以我来问你要个话,究竟是不是啊?”

 

“很配?”李元芳很是干脆,面上脸不红心不跳,“是啊。”

 

 

 

 

 

 

 

 

04.

 

等李元芳巡完夜、打探完情报回府,书案前灯还亮着,人却不在。

 

不是说这个月业绩要上去的吗?

李元芳瞪着那叠公文,最终叹了口气,任劳任怨地一册册开始整理起来。

 

结果刚刚理了个开头,那人就回来了。虽说觉得很有邀功的嫌疑,李元芳想了想还是汇报道:“大人我看你不在,本来想把这个月的上报全理完的。”

狄仁杰本想说些什么,但似乎又有所改口,最终道:“完不成也可以。”

“大人英明。”李元芳点头,“所以我还没开始做呢。”

狄仁杰:“……”

怎么感觉得寸进尺了。

 

 

狄仁杰示意他从桌前下来,李元芳晃着腿乖巧地让位,忽听对方道:“傍晚办案的时候李白问你什么?”

李元芳:“……”

李元芳思考了一下:“您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都听吧。”狄仁杰略一沉思,“先说假的。”

“就是他问案子的事,是怎么忽然一下子就——”

“行了,这也太假了。”狄仁杰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终于出声打断了他,“不会编假话就不要说。真话也算了,我差不多猜到是什么了。”

李元芳很听话地点头:“噢。”

狄仁杰道:“好事。”

 

李元芳眨眨眼睛,忽然笑了。

 

 

 

 

记得去年,他们两个被派去私塾传授安全知识,结果底下学生无人听讲,个个毫无互动之心,场面一度尴尬。

狄仁杰无计可施,只得每半小时表演一次魔术,李元芳负责给他做托,最终两个人临场发挥完美,在学生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李元芳没在意这个事,后来才看到宣传的标语写出来,什么来着,后一句是共护长安。

前一句像是平凡而优美的诗。

 

 

狄仁杰逻辑能力超群,办案雷厉风行,拜他的强迫症与完美主义所赐,处事滴水不漏,为人严谨,但又有着要将罪犯统统绳之以法的自信与骄傲。

而李元芳身形小巧,灵活机敏,向来不会错过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他们其中一个在的时候,总叫人忍不住去想起另一位。

 

要知道,其中一人明明已经有些刻意地想要避开“李元芳”这个话题了。

即使这样,依旧会忍不住去看,忍不住去提,因为人没有办法反抗自己心里时而会想着的事物。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李元芳完成了什么任务后抬头看他,狄仁杰就微微弯一点嘴角,很快又收起了笑容,伸手捏捏人的耳朵尖。

 

 

当然是好事。

 

 

 

 

 

 

 

05.

 

“……‘五’是什么?”

 

每回和狄仁杰一同作战,李白都怀疑自己得了理解障碍。这个人破起案来头头是道,和队友的交流就不能稍微明确一点吗?

这回李元芳不在,没有人给李白指点迷津。不过狄仁杰似乎心情很好,给予了解释。

“我要五杀,你别抢我。”

“什么,你逗我吧。”李白一语双关,不过没打算真的阻挠,“下次能不能详细点,你说一个字我不懂啊。”

“很难?”狄仁杰道,“比如扁鹊说一个‘中’字,你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李白说:“他要中单啊。”

狄仁杰说:“那不就好了。这种简短的句子很难懂吗?”

 

李白欲言又止,半晌冒出一句:“你们的语气也太像了吧。”

“很配?”对方很是干脆,镇定自若毫无愧疚之心,“是啊。”

 

 

 

 

 

 

 

 

06.

 

一开始李元芳说,什么密探不密探的,都是被逼的。顺风打团一个人头都不敢拿,生怕抢了上司五杀。要不是为了这座能够容纳我的长安城,以及能让我和兄弟姐妹一同生活下去的保障,我也不想天天都那么紧张啊。

 

 

后来李元芳说,你还没来,我就把案子的底细打听完了;你不在,我把公文整理好了;街也巡了通缉令也贴了,大人有事可以随时叫我,您看这下我能休息会了吗?

狄仁杰点头,去吧。

李元芳悄悄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忽然说,我没有很累啊,我愿意的。

狄仁杰说,我知道。

 

 

 

 

 

 

 

 

 

END.

 

 

 *破案情节参考《名侦探狄仁杰》(喂)

 


大力赞美这两个人,他们超级好!

(所以这就是你开局双射手的理由?




  236 16
评论(16)
热度(23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