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修伞] 天泽

给一个曾经陪我很久的沐秋。

 

那什么《时雨》的番外(大概吧),估计有bug



 

 

 

00.

 

你于我,天赐恩泽。

 

 

 

 

01.

 

壮丽的鸟居自半山腰一直排列到山顶,象征着虔诚的正红色漆经久也不见剥落,遥远的神社传来因绳结摆动而摇晃的铃铛声,在风中散出清脆的鸣响。

 

“传说中的稻荷神么?”苏沐秋迎着阳光眯起眼,往山上望了一下,“叶修,你什么时候认识这种神的?”

“唔。”叶修道,“你不在的时候认识的,说起来我有件事儿得谢谢他。你在这儿等我会儿,我很快的。”

苏沐秋说:“行啊。”

叶修走了两步,想了想又停住了,转身对他示意:“这样,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

苏沐秋说:“怎么?你不至于不放心我吧?”

“这倒没有。”叶修说,“只是我忽然想,你欠我还挺长一段时间的。从现在开始,能补回来一点是一点吧。”

 

 

 

 

 

 

02.

 

十二年前,夏。

 

“怎么样,还比吗?”

 

苏沐秋气得想捶桌子,冰凉石桌抵着他的掌心,古树上传来躁动的蝉鸣,树荫将阳光分割细碎,在他身上晃动不已。

“我今天非要赢你一回不可!”

“别气嘛,我也不是故意要赢你的。你的术法其实也还不错,就是比我还差点。”少年笑道,“说吧,接下来比什么?”

 

苏沐秋拿指尖点点空气,在他所点的位置后方,一丛矮树上有片树叶悠悠而落。

炎热的夏天没有一丝风,叶片垂直落到了地上。对面的少年略一思索,拾起刚刚弄掉的那片树叶,放至唇边吹一口气,又将它接回了树枝上,还特地用手轻轻扯一扯。

没掉。一旁撑着下巴悄悄围观的女孩子讶异地睁大了双眼。真的长上去了。

场面一时安静,女孩子赶紧出声:“哥,吃饭了。”

苏沐秋:“……”

 

“说实话,你作为对手,一点也没让我失望。”少年在他身边坐下,语气倒是诚心实意的,不知怎么还是有点欠揍,“我叫叶修。你嘛……你还是先吃饭吧。”

苏沐秋筷子一合,心不甘情不愿道:“我叫苏沐秋。”

“名字不错。”名为叶修的少年点头,“要是我能自己起名,肯定起你这样的。”

这下有点受宠若惊,苏沐秋眨了眨眼,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得说一句“谢谢”。

叶修看了眼他身边的人,偏头道:“这位是?”

“我妹妹。”苏沐秋很警觉地侧身挡住比他矮一头的女孩子,“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随便问问,别紧张嘛。”叶修笑笑,低头继续问,“你叫什么?”

女孩子抬头大大方方道:“我叫苏沐橙。”

“沐橙别跟他说话。”苏沐秋还是瞪他,“说不准是什么坏人。”

叶修耸耸肩:“不说你也给抖出来了。”

 

苏沐橙抿着嘴偷笑,眨着眼睛望向这个此刻与苏沐秋正并肩而坐的人。

 

叶修长得确实不像坏人。方才他赢了苏沐秋几手,虽有惊险取胜的时候,却一直带着笑意,坦然正气,仿佛这场胜利在他意料之内,但不见一点轻视,也不见一点骄傲。

 

“行行,真的别气,吃不下饭就不值了。喏,给你。”

方才被叶修拿来露了一手的叶片儿被他重新摘下,变成了朵不明来历的花,摊在他掌心,此刻伸到苏沐秋面前,还带着晨间没消散的露水,真心实意,水到渠成。

“做什么?”

“给你啊。”叶修坦然道,“只能给你啊,你不是不准我跟你妹妹说话吗?”

苏沐秋抬眼看看他,含含糊糊道:“什么意思?”

“哎,别啊,虽然刚刚赢了你,但花是无辜的,摘都摘了,要是不拿来送人,那就毁了。”

叶修诚恳地动一下指尖。

“收下呗。”

 

 

那朵花最后还是来到了苏沐橙的手心,被小姑娘收好装进了衣兜。

“你也喜欢阴阳术?”

“喜欢和兴趣不一样。”叶修笑道,“目前还属于有点兴趣。你呢?”

 

 

 

 

 

 

 

 

 

 

03.

 

“你的命也太大了吧叶修!”

 

他们从房舍内逃出,身后仿佛有万千妖鬼追赶。两边的风烈烈作响,两个人匆匆用纸片捏成他们模样的人偶往后一抛,吸引了后方的注意,这才得以逃出生天。

叶修不知往后面扔了什么符咒,唤起一团烈火,等苏沐秋再次回头,已经没人追了。

 

“还行吧,托你的福。”叶修这才应道,“低调,我好像惹了不少人来着,没准什么时候就被追杀死了。”

“你逃命能力这么强,追杀怕什么。”苏沐秋顿了顿,“你这是惹到什么程度啊,都有性命之忧了?”

叶修就笑了,说:“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苏沐秋回一句“也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好看的眉峰稍稍抖了一下。

“你还真是到处惹事啊。”

叶修面上轻松,一点不慌:“我的事也没少你的份儿啊。”

 

白衣难洗,所以叶修一般着灰,苏沐秋一般着黑。但苏沐秋发色浅些,发尾在脖颈处零零碎碎地散开,跑的时候更乱了,被风一吹全是翘的。

好在他长相俊秀,眉目如星,月光尽往他眼里落,哪怕如现在这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急败坏地拧着眉看他,也照样是好看的。

 

 

苏沐橙刚刚点起灯,见他们回来,讶异地瞪大了双眼。

“哥?”

“没事没事。”苏沐秋边回应边眼神暗示旁边人,“是吧叶修?”

叶修接了他的示意,于是笑道:“怎么,看到我们回来反倒惊讶似的。没事儿,遇见个旧识,就随手跟他切磋了一下。”

苏沐橙想了一下:“他跟哥哥交过手吗?”

“没错,你哥谁都打不过。”叶修麻利地接了半句,小腿上立刻挨了一脚,“哎不是,你到底要不要我说实话啊苏沐秋?”

 

苏沐秋的眼神明显是要揍他,想想身上还有伤,只得作罢,转头道:“刚才的符是什么?”

“就知道你要问。”叶修示意他撕张纸过来,拿笔就画,“当年罗生门落下的,差不多长这样。我就给你画个样子啊,法力还是没的,差不多意思就行。”

“罗生门的符?”饶是苏沐秋也怔了一下,“哪来的?”

“寮里的说客给的呗。还好出门带上了。”

“留着啊!”苏沐秋急了,“刚才又不危险,用什么用,暴殄天物!”

……出来就说不危险了是不是。

 

倒是一旁的苏沐橙撑着下巴,听了个半懂,被她哥推推肩膀示意该睡了。

 

“这下血亏。原来还是稳赚的。”

“赚倒是没赚。”叶修回忆道,“平时也卖了他们不少人情啊。”

“反正你平时也没少惹祸,就当扯平了。”

“什么叫惹祸呀。”叶修很是坦然,“平衡一下这世间的资源有错吗?”

苏沐秋说:“那我俩之间的比试结果怎么一点都不平衡呢?”

“那是你技不如……咳,别这样啊,被你带的。你知道我内心还是承认你的能力的。”

 

苏沐橙看看他又看看叶修,最终“噗哧”一声笑了。

 

她这样细心的人,只看两眼就能猜到他们刚才经历了一场危险,也不问,只悄悄地把她原本取出来的药箱重新收回到原来的位置。

这两个人一定更想在她睡下之后,自己去拿吧。

 

 

苏沐秋没注意到,叶修自己可能也没注意到。

他们推推搡搡挨在一块儿跑回来的时候,叶修是一直坚持走苏沐秋后头的。

 

 

 

 

 

04.

 

“别急,我会想办法。”叶修说,“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苏沐橙点点头。

 

他想这个办法花了十分钟。

实施花了十年。

 

 

叶修总觉得,苏沐秋不是一下子就走了的。

他像是慢慢离开的,以至于在他刚刚离开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人的气息。

 

但返魂后的苏沐秋真是一下子就回来了的。

办法似乎还不太完美,所以苏沐秋变成了十岁出头的模样。虽说身体只有十岁,但样子还是老样子,而且保留了原本的记忆和智商。

至少经苏沐橙鉴定是这样的。

 

 

苏沐橙倒是接受能力很强,很配合地俯下身子,好让苏沐秋如往常一样能摸到她的头,随后终于没忍住捏了捏他的脸,笑道:“哥,你小时候很可爱啊。”

“沐橙,我是你亲哥!”苏沐秋绝望,“小时候你不都见过的么?”

苏沐橙托腮看了半天,才慢慢道:“嗯,其实我觉得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叶修倒是一点都不紧张,“我看还成啊。”

反正十五岁之前他都没见过。

 

 

 

 

苏沐秋是在节日前一周回来的。

 

等到节日那天,看苏沐橙手执神铃,身着轻袖和衣,巧笑盼兮,登上饰满碎花的舞台,饰演美貌的铃彦姬,跳起优美柔和的舞蹈,盼着美好的祈愿重回人间的时候,苏沐秋才真的意识到,他这十年来错过的东西似乎还挺多的。

 

“我妹妹。”苏沐秋悄声说,“这是她从小就有的愿望。怎么样,是不是好看得不得了?”

“是。”叶修看看苏沐橙又低头看看他,“还别说,真是亲生的。”

“谢谢你夸我。”苏沐秋面不改色,“叶修,说真的,这种场面没想到我这时候才遇见。”

 

叶修知道他在说苏沐橙,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道:“你想听?那我接着夸,还是别吧,都老夫老妻了。”

苏沐秋对他这种不要脸的程度毫无防备,真心实意地“嘁”了一声,恨不能多翻几个白眼表达自己的不屑之情。

叶修接着道:“虽然你看着小,但那都是有原因的。”

“假的吧叶修。你变了,以前的你起码……”

苏沐秋本想说“以前的你起码还要点脸”,想想似乎也不对,拧起眉陷入了沉思。

“怎么,不准变啊。你都变了这么多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叶修,我会长的吧。”苏沐秋还是拧着眉,忽然道,“我不能永远比你小十多岁吧。”

“会是会。”叶修沉默了一会儿,道,“完了,我觉得你的脑子没回来。”

 

就算你会长,我也会长啊。

你还是会一直比我小十多岁啊。

 

不过呢,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说不定还会想出什么办法解决就是了。

 

 

 

 

 

 

 

05.

 

去往山顶的路很长,他们拾级而上,直到夕阳西下,方才走了一多半。

 

苏沐秋道:“叶修,你就骗我吧。按你这脚程,一来一去的,我在山下得等出花来。”

叶修道:“既然你都跟来了我还急什么。你说走快走慢有什么区别?”

 

此时的苏沐秋比刚返魂时高了些,眼神明亮,干净又讨喜的一张脸。

叶修认得这目光,曾经陪他走过春夏与秋冬,无论何时,都是值得他骄傲的目光。

 

“对了,以前我那些式神怎样了?”

叶修道:“大多数我都放了。没放的那些,沐橙收着呢。”

“放了做什么,挺可惜的欸。”

“我急啊,没精力养。不快点想办法,你魂飞魄散了怎么办。”

苏沐秋说:“对我有点自信行不行?”

叶修“哦”了一声,道:“对自己才叫有自信,对你那叫有信心。”

苏沐秋于是也“哦”一声:“知道了,说错了。”

“行,看在你知错就改的份儿上。”

 

叶修顺手自阶边的灌木上摘了片叶子下来,手掌一合一开,不知名的花朵又一次躺在掌心,带着山间的露水,光明正大,洋洋洒洒。

“花是无辜的,沐秋,摘都摘了,拿着吧。”

 

 

“怎么样,真·等出花来?”

 

 

 

 

 

 

END.


算是给了叶哥一个交代!

总之,差不多是个叶哥强行为对象+1s的故事(




  83 3
评论(3)
热度(8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