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阴阳师手游/晴博] 灵犀

 

去年十月写的晴博,当时收录进无料本里了

有幸让一些姑娘拿到w非常感谢!

预祝晴博二位七夕快乐(比心

 




00.

 

阴阳师之间,一直流传着一个秘密。

 

 

 

 

 

 

01.

 

“喂,晴明!”

 

银白发色的阴阳师抬头,原本要执起樱花糕的手在空中略微停了一下。

 

这樱花糕也是源博雅带来的,被做成樱花模样的糕点小巧精致,据说是什么特别口味,与市面上的其他甜点完全不同。

椿饼啊樱花糕啊,这类糕点神乐似乎相当喜欢,每回看见,眼里总会亮晶晶的,露出小孩子本该有的神态。因此源博雅只要去了街上,时常会带回来。虽然他自己倒是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甜食而已。

 

此时此刻,这个人也许是临时起意,总之来了兴致,看向他的眼神都是发亮的。

 

“来打一场吧。”

 

 

 

 

 

 

 

 

面对他的邀战,晴明却迟迟没有回答。就在源博雅想要开口催促的时候,他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手指点点自己唇角。

 

“你这里。”

“咦?”

“糕点碎屑……”

“诶……啊!”

 

 

 

 

 

 

 

 

 

02.

 

庭院里微风舒适,月色凉如水。

四下传来微弱的虫鸣,樱花树安静落英。

 

喝过樱花瓣浸过的温酒暖了身子,晴明对现在就要展开切磋一事其实并不那么赞成。

即使他心里明白,源博雅是个对强者充满渴求的人,勤于练习弓术,遇见他之前常常游走四方,不断战斗,输了便继续修行。虽说如此,也没必要就是现在。

 

也许是他眼神中的疑问太过明显,对方很快说出理由。

 

“嘛,只是想试试现在我们两个之间谁比较强而已。”

 

高马尾的青年特意强调了“现在”这个词,分明还记着初次见面那场打斗,而且对那次的结果不甚满意。

除了神乐的长相令他在意,他之所以会加入晴明的队伍里,也有一方面原因是被晴明的阴阳术所吸引,想要找到他强大的理由罢了。

 

 

“唔……”

晴明低头短暂地沉思了一下,对面的青年也许意识到了他接下来很可能会说出拒绝的话,立刻在他开口前又换了个理由。

“前两天听说你得到了新的式神,怎么样,也让我见识一下吧。”

晴明不禁微笑:“是听神乐说的?”

“……随便聊天而已,我才不会特意问你的事呢。”

 

 

源博雅有些局促地换了个坐姿,腰间扎着的红穗子垂到胯骨位置,平时拉弓的右手此时被宽大的袖子遮住,只看得到一点点指尖。

他本身就长得剑眉星目,拉弓引箭时眼神明亮,身形矫健,放出的箭支附着灵气,灼灼如华,令人不禁驻足观望。何况他又是赫赫有名的源氏一族,想来从小便未曾放松,总不懈怠打磨自己。

如今那双眼睛所发出的熠熠光芒,已然令人无法忽视了。

 

 

“喂,晴明?”

“啊,抱歉。有点入神。”

源博雅露出“答不答应你倒是给个回复啊”的表情:“所以呢?你觉得如何?”

 

 

话说到这份上,自然不能再拒绝了。晴明沉吟一下,点头道:“那好。尽量寻个空旷地方,不要打扰了神乐她们休息。”

“那是当然!”

 

 

 

 

 

 

 

 

03.

 

黑纹法阵在地面铺开,周围萦绕赤色鬼焰。

 

月色虽清浅,但还不至于看不真切。对面晴明放出的式神里,果然有一个是没见过的新面孔。源博雅抬起下巴想把那式神看个清楚,却又感觉没必要顾忌太多。虽说未曾见过就意味着并不了解,不过没关系,平常心,就算要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输给他了。

……哼。

 

与强者打斗确实痛快,却也紧张。紧张自己可能会输,虽说胜败常有,输了大不了继续修行磨炼自己,但这种失败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所以才想要变强啊……

弓道的要义便在于心如止水,但每次拉开弓弦的瞬间,他外在的模样却是活跃热烈的。

源博雅的内心盘踞着被关进栅栏的黑豹,只有面对势均力敌的敌人才会感兴趣地亮出爪子。

 

 

 

切磋进行到一段时间,依然难分上下。

倒不是说打斗时间太久对自己不利,而是源博雅内心本就是希望快速决出胜负的人,这与心态无关,只是单纯偏好速战速决罢了。

但也不能说对方是在针对这点,刻意拖延时间……

 

 

 

源博雅忽地瞳孔一缩。

对方方才这个防御阵式所开的时机,太漂亮了。

来不及衡量过多,目前刚好是招式统统被封的时间点,也只有普通地射出一箭过去。果然没能打碎,灵气缠绕的箭支撞在屏障上,迅速消失不见了。

只有等待身边召出的式神进一步攻击,这才撞坏了对面半圆透明的屏障。

 

然而已经失去了胜机,源博雅暗自握紧拳头。虽说本就是切磋,没有什么对错,要是平时的他,早该在内心里为这一出兴奋叫好,今天的他却感觉自己不太寻常,等发觉的时候,已经忍不住瞪了晴明一眼。

对方却仿佛知道他的心思一般,恰到好处地对他微笑了一下。

 

 

晴明这个人,在攻击上丝毫不突出,却在辅助和把握时机上无人能敌。把战局紧紧掌握在手里,外在的表现却是被动的,这也许就是他吸引人的地方。

 

源博雅微微咬了下嘴唇,感觉心脏的跳动快了几分。

 

 

本以为可以趁着刚刚的机会一下子决出胜负,这下看来是不可能了。

又要陷入胶着了么,还是……

 

 

 

 

“我输了。”

源博雅刚要拉弓的手骤然停了:“……什么?”

 

 

 

 

 

 

 

04.

 

“我认输了。”晴明合起纸扇,稍稍抬高右手示意,“是你赢了。”

“你在说什么?胜负才刚刚开始吧?”源博雅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在想什么,你别真的……喂!”

 

随着晴明收手,他脚下发亮的法阵逐渐消失不见,周围所剩的式神们也一个个遁进地里。四周很快恢复沉静,只余下方才被攻势气浪扫起的残花落叶,此时也打着旋儿缓缓落地。

 

仿佛一拳的力道打入大海,源博雅皱起眉,几步便走到了晴明身前。对方却依然如此平静,微微歪着头看他,眼神里还有些他体会不到的情愫。

 

……那又究竟是什么?

 

源博雅咬牙:“你这家伙……”

 

 

 

“晴明……?”

庭院的纸门忽然被拉开,个头娇小的少女露出半张脸来。她并非穿着平时的华服,也没有执伞,只身穿简洁的素衣,头发也披散下来,想来是快要准备睡了。

 

源博雅几乎在少女出现的一瞬间就偏开了脑袋,抿紧嘴唇,双手抱臂,依然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晴明却是温和地回复道:“神乐,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刚才有听见打斗吵闹的声音,晴明,你们吵架了吗?”

“不,我们只是切磋了一番而已。”晴明露出歉意的表情,“不过已经结束了。抱歉,还是吵到你了。”

“不会。”少女摇摇头,听话地重新合上纸门,“只是正好听见了,没事就好。”

 

晴明感觉到源博雅站在自己身后,情绪似乎有一些焦灼。可以想象他略微局促地眨着眼睛的样子,睫毛一颤一颤,手指捏紧衣袖,扎高的单马尾在身后烦躁地晃来晃去。

 

 

纸门被合上之后,两人短暂地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源博雅终于不堪忍受,重新开口。

“喂。”

“嗯?”

“为什么不说?”

“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告诉你什么?”

“你之前有受伤吧?”

“……”

 

源博雅拧起眉头的样子显得他整张脸都很生动,不过他这个人原本就生动,精神十足,偶尔嚷嚷起来也很可爱,常常因此引人注目。

 

“还有,就算这样,你刚刚也还有机会吧,为什么没打完就认输了?是因为有伤的关系?”

这人看来是不肯放过这件事了,甚至直接抛出了最难以问出口的问题:“还是说,你在看不起我?”

“怎么会。”晴明一瞬间露出了少见的讶异神情,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这场比试到这一地步,失败已成定局,这点我无法否认。长久拖下去只会对我更加不利,倒不如直接承认。”

源博雅依然不依不饶,追问道:“那你刚才放水了吧?”

晴明简直被他弄笑了:“没有。如你所见,由于受伤,最近疏于练习,失手也是理所当然。确实是你赢了。”

“……”

 

源博雅似乎终于没话讲了,一个劲盯着他看,等他看过去的时候又急忙撇开视线。

 

晴明却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早知道会是这下场,就不答应他比试了。

虽说被他缠着问问题这种情况还是不太多见的。

 

“那为什么不早说,反倒是我趁人之危……胜之不武。”

晴明道:“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没必要太过在意。”

“你伤到了哪里?”

 

晴明微微一怔。

 

“……我受伤了也经常自己包扎,你别误会了。”

 

晴明原本想问他怎么看出来的,又觉得这是个可笑的问题。月光下源博雅额发的颜色比起平时的绛红,看起来似乎更加温和一些。

 

看过无数阴阳法阵的眼瞳里,所映出的他的长相,和其他人眼里的会有不同么?

 

 

 

 

 

 

05.

 

晴明想起第一回遇见源博雅时候的事来了。

 

虽说是第一次,但由于自己目前还处于半失忆状态,因此也不见得真的是第一次。

 

莫名其妙接受了挑战,简单打了一场,在取得胜利后对方眼里闪烁着讶异又微妙的光。那可能是遇上了强大之人的兴奋感,或者孤身很久后首次见到似乎可以当同伴的人,也许能将此描述成为归属感。

但他之后又很快离开,晴明想,看来是个依照自己性子的、无拘无束之人。

 

后来在得知他想加入的要求后,虽然也有过怀疑,但他的样子确实不像是会做出对神乐有害的事情来,于是源博雅就这样加入了他们,从此与大家一同生活。

倒不如说在之后的相处越来越合得来了,一起饮酒赏樱的事也是有的,自然也会一起收复妖气,平复事件,共同加入战斗。

 

虽然源博雅偶尔还是会对他嚷嚷,面对“你想吵架么”的质问,晴明依旧不以为意,平静如水的外表下,偶尔在胆小的妖物面前故意拿“那边那个长相很凶的人”来称呼他,勉为其难算是幼稚心理发作之下的报复。

 

 

自从失去记忆以来,晴明总隐隐地觉得自己应该有什么值得做的事情,抱着这种希望度日。

而源博雅的身上似乎有些秘密,但晴明并不急着探寻。有时候会看见源博雅抱着手臂靠在樱花树上不知想些什么,并非无所事事,刻意靠近他会露出有些警觉的目光。

不过随着最近关系越来越好,这种眼神便很少了,只是语气还有点别扭而已。

“找我有事?无聊的事可是不奉陪啊。”

 

 

 

战斗的时候晴明一般会站在靠后的位置,源博雅不会站他身边。

只是一旦听见拉弓引弦,箭支破开空气的声音,就会觉得安心。

 

源博雅是百发百中的。

 

 

而到了这种时候,便显露出他们两人的不同。

源博雅总是每时每刻都期盼着强大的对手,明明是练习弓道的人,性子却有点急,看着单纯无心机,一旦遇上事件总是希望立刻抓到始作俑者,将他击败便万事大吉。

而晴明更倾向于得知事件的真相以及前因后果,为善良的妖祝愿,将邪恶的妖降服,仿佛这样才能得到圆满。

 

 

“所以说——不找到事情的源头就没法解决吧?”

“是这样的。只是目前来看并没有什么捷径,只能先寻找一些线索,对之后的调查也更有利。”

 

那时源博雅也像这样皱着眉,但晴明知道他并没有生气。

 

“真是的,这样不是很浪费时间吗……”

“没办法的事。既然已经答应承下这件事,就不得不寻找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先暂且忍耐一下吧。”

 

八百比丘尼在他们身后掩着嘴轻轻地笑,晴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似乎有点哄人意味,但好在源博雅没露出任何奇怪的表情,只很快舒展眉头:“好吧,那就听你的好了。”

 

 

 

晴明想,他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觉得对方实在有点可爱的。

 

 

 

 

 

 

 

 

06.

 

说是处理伤口,也不过就是拆掉绷带,重新上药,重新包扎。

 

晴明平时总是身着冗复衣袍,比起源博雅来,穿衣显得厚重许多。又是执扇的君子模样,银白发色,翩翩来去,总让人以为他瘦弱,其实也并不然。

衣服下少见阳光的皮肤十分白净,皮外伤留下的疤痕则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不过源博雅见到伤口倒没露出太多意料之外的表情。他很少在晴明面前采取这种姿态,埋下头去,凑得很近,毛茸茸的马尾在晴明眼前扫来扫去,手下包扎的手法绝对算不上轻柔,但是很熟练。

 

晴明轻轻抚摸一下他的发梢,没想到对方一下子敏感地抬头看他,只好给出解释:“沾到了樱花瓣。应该是方才打斗时候沾上的。”

源博雅似乎单纯接受了这个说法,只是眉头依旧拧着:“让它去啦。”

 

晴明下意识地感觉到对方还在闹别扭。

“没告诉你伤的事情,抱歉了。只是觉得它并无大碍,加上不想拒绝你的要求。”

源博雅只是发出了一声“哼”的鼻音,晴明知道他这次也没有真生气。

 

“因为这种事拒绝我又不会怎样。完完整整的你来同我切磋一场才是最好的!”

虽然很想吐槽他这个“完完整整”的用法,晴明依然道:“关于这点我无法反驳你。但无论如何我也是倾尽全力在打的,你就收下这场胜利的结果吧。”

“什么,说得好像平时的你就会稳赢一样——”

 

 

晴明想,源博雅总是会错他的意。

作为阴阳师,他总能探知到妖与鬼怪如何思考。

而源博雅也很好猜,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意外地单纯,似乎更喜欢直接些的方式。

 

 

“博雅,在阴阳师之间流传着一个秘密。”晴明忽然道,“你知道吗?”

“什么?”对方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别卖关子啊。”

“阴阳师从不拒绝自己喜欢的人。”

“嗯。”对方短暂地应了一声,似乎还在等他说下去,“然后呢?”

“我说完了。”

“……啊?”对方露出了点失望的表情,“就这样,没了?真的?亏我还这么好奇……”

 

 

……并不开窍的样子。

这个人啊。

看他这样子,估计仅仅是当成“作为源博雅,不拒绝神乐想要吃椿饼的要求”这样的程度吧。

 

 

 

 

晴明无奈:“其实还有另一个秘密。”

“嗯?”

“听说阴阳师,喜欢着的对象如果是个爱好与人切磋的好胜之人,那么无论怎样,他都不会拒绝那个人的邀战请求。”

“……”

 

他看见源博雅眨了眨眼睛,露出一点他以前从未见过的神色。

 

 

晴明道:“你知道么?”

 

 

 

 

 

 

 

07.

 

晚风温柔拂过庭院,樱花树旁摆着的石桌上,温酒早已凉了,樱花糕还保持着方才被拿起来又放下的状态,一点点碎屑落在展开的纸包上。

 

 

 

晴明执起源博雅撑在他腰侧的手,轻轻地亲吻了他的指尖。

 

 

 

 

 

 

 

END.

 


好多旧文没发过,一篇一篇来吧……

原来刚玩游戏的我心目中的晴博还是这么温柔的(什么



  126 9
评论(9)
热度(12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