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 流转鳞

提前发出来,庆祝一下一周年!

沉迷游戏,好久不写黄别。标题是个小彩蛋w

 

 

 

 

00.

 

早遇到一会儿也没什么不好的,尽管岁月很长,世间百态,总能慢慢见识。

只要人类还有一丝予神的信仰,他们就不会消亡。

 

 

 

 

 

 

01.

 

“你还是回去为好。这山里,不知道会看见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

“真的?”

 

刘小别将拾来的草叶掰碎了随手扔开,抬眸认真观察了下面前的青年。

像是哪里游山而来的纨绔子弟,眉眼清隽,长相英气,不躲不藏,腰间挂枚玉佩,身负三尺长剑。那剑还不错,剑鞘上云纹游走,曲折圆融,只偏偏剑首系着长长的穗子,总觉得不够快意利落。

刘小别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清清嗓子道:“不骗你。这块石碑上的话,你不会觉得是危言耸听吧。”

“别别别,我是来找人的。”青年摆手,“等一下,不对啊,我要是遇见什么危险,那你怎么办?”

“我没事,我等会儿自会回去的。这山里没住什么人,你可能是弄错地方了。”

 

那人半真半假地说可能是,目光朝气而明亮,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刘小别言辞不擅,已经算是拿出了莫大的诚意,实在劝不出话来了,与他面面相觑半天,只好憋出一句:“你再不走,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别吧。”青年笑了,“不是吧,真这么危险?你进去过?”

 

废话。

刘小别说:“我进去过。”

 

 

 

 

 

 

 

眼看夕阳渐斜,过不了半个时辰就要完全落下。

方才下过一场疾雨,一时黑云不散,分辨不清是几时光景,似是不祥之兆。刘小别独自捻了避水诀,在树下坐了约三盏茶工夫,雨幕才渐渐开了。

恐怕晚些时候又要下起来。草尖儿上泛着潮气,山谷里魍魉趁雨出行,若是普通人撞见了,兴许要有杀生之祸。

看他这样子,若是现在进谷,夜晚降临前肯定出不来。

找人?

看打扮不像啊。

 

刘小别抿一抿唇,藏住比起一般人要尖锐得多的锯面利齿。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干脆露出原型把这家伙吓走算了。

 

 

 

 

 

 

 

 

02.

 

猫又尾分二股,尖耳竖立,金瞳如炬,利爪如刃,身影快而迅疾,修为高者状似人形,生猫耳猫尾,见人来则藏匿。

不喜人,藏于山中,若有人经过烦扰,便化出厉相恫吓之。

 

种族自古有凶残之名,刘小别算是温和的那一类,不愿加害于人,但也懒得日行一善。

此人看似不像坏人,没必要让他冒险。

 

见他点头,对方挑眉,忽然笑了:“看在你这么善良的份上,我实话实说了你别生气啊,其实你不是人,是妖吧?”

眼看刘小别瞳孔骤缩,青年不慌不忙怂了怂肩。

“放心放心,我从小就能看见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自己会演奏起来的乐器啦,莫名其妙就出现在家里的小孩子啦,满月的晚上出行,看见很多妖一起游行啦——”

“百鬼夜行?不可能。”刘小别皱眉,“见了百鬼夜行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什么夜行?”对方茫然地眨了眨眼,“不知道,他们好像没发现我?也有可能是我在做梦,哎呀,反正就是活着嘛。”

刘小别不出声了,青年又道:“你别不信,我讲给你听啊。像是无头的鬼怪,脑袋就跟着他到处飘,哎其实他长得还蛮好看的;还有全身都是火的人,看不见腿,就往前这么……”

这描述倒是绘声绘色的,但刘小别没精力怀疑他是不是编的。

夕阳只差一点就见不到边了,这人不走他就不能回去。

 

“我是不是妖不重要,反正谷里很危险,有比我危险得多的,你就算看得见也活不了,还是快走吧。”

“比你危险得多的?吃人的那种吗。”青年顿了顿,“对了,你吃人吗?应该不会吧,也有不吃人的妖的吧?”

“我不吃。”刘小别像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自从来了山里,天天清心寡欲无所求。”

“这样哦。那你的日子还蛮惨的。”

 

青年冲他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我也不吃。”

 

他手里执着把素伞,伞尖尚在滴水。

经历一场如此恶劣的天气,衣衫上半点不湿。

 

 

 

 

 

 

 

 

 

 

03.

 

约莫一个时辰之前,高英杰给刘小别捎来了口信。

“稻荷大人说今晚有客要来,让你去山下看一眼。迎接倒是不用强求,只顺便设个小结界,别让普通百姓进来就行。”

 

山谷里草木丰茂,植被遍布,能拿来入药的甚多。平日总有百姓进谷,循了山下石碑上的字,太阳落山前必定回去。若有迷路之类的特殊情况,稻荷神自会派人引路;或是真遇见了恶物,也必派人驱之。

此山上有座神社,有虔诚之人不断前来参拜,请求神明护佑,并非没有道理。只是六月时节,王杰希忙着去各地回应祈愿,难得才回山里。加上听了今晚有客,那么他们几个都没什么空,夜晚进谷的人能劝走则劝走,若是不慎真让百姓丢了性命,让妖灵恶鬼长了声势,白天来参拜的人估计都少了。

 

刘小别点头:“行,知道了。”

 

他是稻荷神从三岛町带回来的猫又,黑发黑瞳,手腕上一枚墨黑的绳结,青色衣衫下摆束起,如此模样与人世间的青年无异。只是身后多了一根长长的猫尾巴,分岔成两股,头顶的耳朵尖而长。

 

高英杰又补一句:“嗯,日落之前回来就成了。”

一旁的袁柏清不满道:“这事儿怎么老给别哥。我也想去来着!”

刘小别不屑道:“算了吧,要日落之前回来的,你能有我快?”

袁柏清就吃瘪了。

螣蛇原本能够腾云驾雾,但他尚修行不足,还做不到就是了。

袁柏清憋了半天道:“去你的吧刘小别,你真能把人带上来算我输!”

“没事,稻荷神说他认路的。”高英杰无奈打圆场,“让别哥去呗。油豆腐你们吃吗?”

“吃啊!哪儿来的?”

高英杰也没料到居然这么容易就岔开了话题,反倒怔了一怔:“百姓给稻荷神的祭品,他说给我们了。”

“吃啊,上次我好像也吃过。”袁柏清说,“我还良心发现,把盘子给洗了呢。”

“你也知道你良心发现。”刘小别拍拍衣服下摆站起身来,“你知道你吃下去的是什么吗,是千千万万个民众对神明的虔诚!”

“去去去,赶紧去!”

 

刘小别确实已经没影了。

 

 

 

 

 

 

 

 

04.

 

“我叫黄少天,什么从小就能看妖妖鬼鬼的嘛……当然,我是觉得好玩才说来逗你的。”

 

刘小别想,这个自称黄少天的,根本不是什么所谓有幸见到了百鬼夜行还能生还的人类。

他是那里面的一部分。

 

 

这下确实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妖气。强大的妖气向来就是种压倒性的威慑,别说谷里流窜的小妖,就是恶鬼魍魉见了也不一定敢靠近。

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丝血腥味藏在空气下。

感觉到他探寻的目光,黄少天摸摸下巴笑道:“哦,碰到你之前,我去你们山里随便转了转。不错不错,人杰地灵,地大物博,唯一的不足呢就是奇怪的东西是多了点,我就随手帮王杰希处理了。别谢别谢,都是应该的。我懒得告诉他,你嘛,随便你说不说。”

刘小别终于插上了一句话:“你认得稻荷神?”

“当然认识,我还认识去你们山上的路,怕了吧。”黄少天道,“这就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连你们谷的天黑玄学我都知道。”

刘小别:“……那叫黄昏逢魔时,也不止我们谷有的。”

 

总之,这大概就是稻荷神说的来客了。

 

 

“猫又?风狸?狐妖?猫又吧。”黄少天左右看了他几眼,“应该是,本来就看你是妖我才出来的。怎么样,真名呢?”

刘小别抿抿唇,思考了一下要不要说真话。

“这个嘛,不想说也没事。”黄少天瞧了眼他的脸色,摆了摆手,“非要说岂不是挺为难你的,再说了,我也有听到点消息,我看王杰希——”

 

后面的声音就像是忽然凌空消失了,这回停了足足有两秒。

 

然后他听见黄少天一字一顿地说:“你不会是刘小别吧。”

 

 

 

 

 

 

 

 

 

05.

 

“反正上山也需要点时间,趁着还没完全天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刘小别想,稻荷神的客人,估计也是位上神。

既然都说对了他的名字,究竟是从哪处的消息得知,好歹也说个明白吧。这人偏偏又不说了,转头就绕了个话题。

 

“我以前呢,读过一个故事。说是两军交战,各自请来神仙斗法,说实话还挺精彩的。有一位神明,他不是主角,这故事吧好像也没有什么主角,哎总之,这个神明经历过很多打斗,很多重要场面都派他出战,描写挺帅的,是个很强的角色。”

刘小别微微点一下头,示意自己在听。

“之前说了,两军交战,当然各自有胜有负才战得下去。但是只要读到他出场,我就放心了。因为这位神明呢,他从没有输过。”

 

刘小别眨了眨眼,仿佛也觉得是个哪里听过的故事。

“你不会是编的吧,原型是我们稻荷神之类的。”

“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是他?我夸他干什么,我跟他没有深仇也有大恨好吗。”黄少天顿了顿,很快又道,“算了算了,现在也谈不上什么仇。你怎么不说原型是我自己呢?”

刘小别于是配合道:“所以原型是你自己?”

“哈哈哈,不是我不是我。你怎么这么给面子啊?”黄少天笑了,“别看,真不是我,就是我读过的一个故事,发自肺腑地觉得人家很强而已。”

刘小别只好含糊应道:“哦。”

“真的很强啊,就这么说吧,我觉得他不可能耽于什么儿女情长,他的心里应该只有修炼什么的。”黄少天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似是自言自语道,“哎,不然怎么会这么强?”

 

刘小别忽然觉得黄少天整个人鲜活起来。

 

“所以最后他到底有没有?”

黄少天怔了怔:“有没有什么?感情历程啊?”

刘小别点头。

“不知道哎,我没读到,书里没写。不过他只是个配角,就算有什么感情历程,也不太会详细写出来吧。”黄少天顿了顿,“是哦,配角凭什么这么强,主角反而没那么厉害。算了算了,也不枉费我看的时候这么钦佩他。”

刘小别盘算了一下要如何回应,好在黄少天又说:“不过,其实没什么人看过他的故事,也没什么人想听。你是第一个听我说完的,怎么样,你有印象吗,看过没有?”

刘小别实话实说:“有一点。”

“不会吧,你真的有印象啊。”黄少天眼睛一亮,“好好好,很感动。你要是想起来了,欢迎随时找我聊。对了,你平时一般都做什么?我是说除了修炼。”

刘小别下意识答道:“没什么事,有空的时候在山谷里随便转转,日落之前回来就行了。”

黄少天“哦”一声,点头笑道:“那你的日子其实蛮好过的嘛。”

 

 

 

 

 

 

 

 

 

06.

 

“下次把那册书带来给你看,我怕自己忘了,这个叫什么……信物?你就先拿着好啦。”

 

天光渐暗,但他们所行之处渐明。灯火自山顶至山腰逐次亮开,一霎交错融于黑夜,分明是妖神的居所,却似有人间气息。

近处的树木花草被惊扰了少眠,月光刚好在这微微上挑的语气落下的那一刻,透过浅淡的云层,对着大地展开了温柔笑颜。

 

“先行一步,还望你赶紧跟上。是不是啊,妖界的后辈?”

 

 

他望见被长剑挑起的银亮指环一枚,后面是完全展开的鸦黑羽翼。衣上云纹流转相接,扫开圆月朦胧的光,不带尘世间半点冷暖。

原先仿佛人类青年的衣饰尽数抖落在风里。

 

 

 

 

 

END.

 

 

 

描写黄少天古装的我:打开藏剑成男图片(不是)


  123 9
评论(9)
热度(12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