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王者荣耀白鹊/信邦] 你觉得野区姓什么?

白鹊/信邦   知乎体





你觉得野区姓什么?

本来是特地想让非打野位的人来回答的,后来一想大家只要有心都能打野,所以还是踊跃回答吧!欢迎邀请!

2413 个回答




--------------------

青莲剑仙·李白

3445 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当然是姓李啊。

 

要知道这是为数不多的我与大唐密探达成共识的地方,他打龙多快我心里还是有点数,但上次我们不幸匹配到了一队,他又不小心在关键时刻打死了我的小野,唉,我真的难受。

你知道我能用那只猪刷多少大吗,你打了我拿什么刷,爱吗?

那场法师又不是小医生咯。

 

啊,说到小医生,还是密探告诉我,他在兢兢业业当射手的那些日子里,遇到过尝试打野的鹊。

出法术打野刀的那种。

最后十八个人头全场mvp,密探说:“我差点以为他和你互换了灵魂,不过狄大人说那种事不符合科学,而且……”

我说:“而且什么?”

 

这耗子欲言又止,但我要猜也能猜到。

估计是我鹊人好,让野了。

对,他就是这么好。

 

说起来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有一回一起组队是在晚上。整个峡谷黑黢黢的,只有防御塔和水晶发出一点光。

队友散到各路,我混迹野区,突然听见鹊说,他这条路走到现在都没看见人,让我多说点话,不然中路一片安静,很恐怖。

他怎么这么可爱。

虽然没看见人是正常的。

当时我就念了句诗……不是,作为开场没选择反的人,我打算三分钟之后再浪,感觉自己稳得上天,于是依旧正经道:“你对线的是谁啊?”

他说:“不知道,我没看。”

我又说:“那我们队友都有谁啊?”

他说:“你。……不知道,剩下的没看。”

他认真看了看双方阵容,然后说:“射手在拿你的红。”

我说:“没事,让他拿,他要就给他呗。”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他还偷了你的鸟。”

 

我仔细一看射手是熟人,心里有底了,说:“让他拿呗,你老看他做什么啊?”

他说:“那是你的野区。”

 

我知道,可我也阻止不了人家啊。

我只好说,拿就拿吧,大不了等会儿我来中路吃一波线。

他用一种怀疑的语气道:“李白你这么好的?”

 

……那是啊!

怎么了,你不知道吗!

 

话虽如此,我为了升四还是翻去了别人野区。

他从中路赶来保我,刚见面就凶道:“说好来中路吃线呢?”

 

……唉,一言难尽嘛,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不浪怎么玩啊。

 

最后当然全换了,鹊说:“早知道一开始就买鞋了。”

我说:“你不买鞋都是因为不想来救我对吧,我好伤心啊。”

他说:“乱想什么。”

 

其实我知道他肯定是会救我的啦,逗他一下而已。

但他又说:“是因为看见你开局没有反。”

 

 

所有人都可以不相信我,他……当然也可以不信。

但明明我坑他挺多回的,他好像永远都这么相信我。

 

综上所述,你们当然也要相信我啊,别人的野区我的家,自己的野区随便抓,这个野区就姓李,李白的李。

这个姓虽然是常见了点,但是谁叫别的人都没我帅呢。

 

 

 


 

--------------------

 

 

国士无双·韩信

3580 人赞同了该回答

 

用得着说吗,野区当然姓韩。

你们找得到比我跑得更快的打野么,跑得快要什么,蓝啊。

你们找得到比我刷得更多的打野么,刷得更多要什么,钱啊。

 

说到跑得快这点,老有人喜欢组我过血王宫回忆。

这我倒是没意见,保护就保护了,保护的事情我也没少做过,问题是你们能给我两个有脑子的队友吗?

又不给我夺萃,又让我不伤血,那我还是去打野吧。

 

别老跟我抢野位,不知道打野日子不好过么,法师要蓝,射手要红,上单打鸟,下路偷猪,一圈下来没四级,还要被骂不会反。

别以为反野会平安无事,俗话说战场无君子,报仇当下来,反野就没有不被抓的道理。

抓人会被蹲,蹲人不成会被四个人揍,开个暴君被抢,开个主宰被偷,想惩主宰惩到人,想惩戒人惩到兵,队友还要搞不团结,我怀疑他们脑子里都是少了点什么。

 

君主却说:“打野多好,难不成你想当射手被切,当辅助被骂,当上单被两个人轮,当法师忍受漫长发育,还要在中路打麻将?”

我问:“君主会被骂?”

他坦然道:“也不是,我经常被两个人轮,下路推了就直接放塔。”

……

不,不是臣不来上路,只是在来的路上,看见蓝buff刷新了罢了。

 

后来我问君主要不要试试打野,我们就换了位置。

我,韩信。

没带惩戒的第三分钟,想它。

 

 

有时候会觉得,王者峡谷这块地方非常小,野区没几分钟就清完了。

但有时候却觉得,王者峡谷这片地方非常大,无论怎么走,都始终有人在追。

追什么追,你们又追不到!

 

反野这种事,能做到第一次就能做到第二次。胜利也一样。

若说打野方面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我做不到让蓝,还做不到不去注意我的前排。

 

长得好看,支援快,而且居然连蓝都不要,即使我为了打蓝不去救他,只要我做点有意义的事,他都觉得是正确的。

 

之前那场其实过得去,但后来我问他打野好玩么,君主诚恳道:“我觉得不太适合我。”

他说:“还好适合你,唉,我们一个打野一个坦克,为什么会这么配啊?”

 

 

说得是。

这么好的对象,为什么会是我的?

 

 

 



 

--------------------

 

王都密探·李元芳

3249人赞同了该回答

 

显而易见,姓李啊??

好啦我知道你们想听我爆料,之前我手滑打死了李白一个小野,顶着愧疚足足过了小半个月。我作为一个经常占打野位的人,就算拉我去当射手,我也得了看见野就想清的病啊!

为了报复他我必须爆个料,要知道我组到人家扁鹊打野,人家可是把下半野区全让给我了!

哎呀,别不信扁鹊打野,你说一般的打野,比如李白冲到你脸上你什么想法,就算他没大招,什么都没干也能骗个闪现吧?

但是扁鹊冲到你脸上你什么想法……

建议你千万别有什么想法,会被毒制裁的。

 

上回这两个人在同一队,很不幸的是我也在同一队,于是乎悲剧上演。

我发誓我真的是认认真真在发育,真的没有因为什么小事报复李白偷个野什么的。

 

不过下路看样子还算安全,我旁边的辅助就去游走了。谁知在上路爆发了一波团战,我眼看过不去就把塔给推了,回头一看他们四打五打完了,全没了。

我???

全世界就只剩我一个人?

唉你们羞不羞哦,没见过这样秀的,说话声音轻一点别人听不见也就算了,不知道我听力很好吗!

 

非把打野当成输出、中单当成收割也就算了,结果人家一看打野就是能刷伤害,中单又打不死,就一致跑来打我,可怜我被推到射手位不说,还把我卖了吃技能,你们好意思吗?

李白就不说了,他当然好意思。

扁鹊其实有点不好意思,我每次经过他都奶我。

我个人觉得他人很好,不过你们肯定听李白吹过很多次,我就不重复了。

 

说实话,李白就是那种,虽然他很浪,但是他一旦知道了你把他当作队友,就不太会丢下你的那种。

哦我不是说逃跑的时候不丢下你,他一定会丢下你,我是说他之后会想着帮你报仇。

当然也可能报仇失败,回到泉水与你面面相觑,超级尴尬。

兄弟,说好帮我报仇,我的仇呢。

而神医就真的很暖心咯,就算知道他每奶一口都可能只是随手,但也有可能是特地啊,既然被他关怀了,那肯定就有义务保护他。

心里把他当半辅半法,出来一看输出比我高那么多,吓死了好不好,之前听蔡文姬妹子说奶要给全队带来希望,原来是这么个希望法吗,小本本上的结论又要推翻了啊。

 

他们俩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有些其他人代替不了的东西,要是换了别人来都是不能够的。

 

说不清楚,我感觉那确实是有意义的。

 

 

……但是我真的好想打野啊!!野区姓李元芳的李!

为了证明我跟你的李不是一个李,下次排到对面的话来龙坑面前一战好吗李白,你不要带扁鹊,我也不带人,来比一下究竟谁的大招更能抢到龙!

 

唉,我真的觉得人生好复杂啊。

 

 

 

 

--------------------

 

 

 

言灵之书·张良

3867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为什么要邀请我回答,我实在是不很明白。

这世间我不能懂的事情几乎没有,其中一类是女孩子。这可能是第二件我不懂的事,你们打野要争个上下,与我有什么干系呢。

我所熟识的打野并不多,但既然接受了这个问题,我也只好去请教一些人,简单叙述一下了。

 

 

我问了扁鹊,我说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他很有礼貌,说可以。

我问他,野区姓什么?

他不假思索道,姓白。

……???

扁鹊愣了一下,说,哦,他姓李……

我谨慎道,请问你还记得自己姓什么吗?

扁鹊说,我姓秦。

 

 

 

 

我问了刘备,刘备说,野区姓刘。

他顿了一下,立刻补充:“是我的这个刘,不是我祖宗的那个刘。”

我刚想说,没关系,君主一般不打野,然后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君主真的打过野。

 

我临时被拉去三排,眼看君主换上惩戒,韩信换上终结,内心充满冷漠,根本不想搞事,怀疑这又是恋爱脑帮他们出的主意。

但我内心深处仍存在着作为人臣的一点点责任心,勉强建议韩信带个闪现。

韩信说:“我要闪现何用?”

我精准指出:“万一千钧一发之际蓝条空了,你还能跟上走位。”

君主听了道:“我会让他蓝的!”

我:……

君主说:“重言你看我这个打野是不是很好,你打野都从来不让蓝的。”

韩信深深看他一眼,说,是,君主特别好。

我:…………

 

 

 

终结韩信,惩戒刘邦,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我还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安慰剩下两位震惊不已的路人队友。

 

我推断韩信一定没上单过,在泉水看备战看了足足三十秒,神色如临天书。

而君主还要偷偷问我:“一般什么鞋带节奏啊,疾步之靴吗?”

……君主您移速本来就那么快了,想快成一道风吗。

君主说:“子房,一会儿你看有没有机会,我到了四级大招给你。”

我:……????

 

是的,君主的大招救过很多人的命,但这并不表明他有情有义。

相反,君主是个无情的人,救别人都是为了别人报答。

别人要是不报答的话……

那他就死定了。

所以这时候是要谢主隆恩吗。

不,我的重点在于,二位都互换位置了,这场居然还打算认真打?

 

 

 

诸位打野,你是队伍的希望,是资源的拥有者,靠你切后排扼制对面发育,靠你打主宰打开局面,靠你带线给敌人压力,哪怕大逆风苟延残喘能看到你偷了水晶,在胜利面前,都是战术,都是光荣。

顺风都夸你会带节奏,逆风都盼着你能偷塔。

只要打野还在坚持,就没有理由放弃。

 

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非说野区姓张,那样是不对的。

因此臣斗胆引荐各位法师打野。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有点想赢的您的队友而已。

希望您的打野队友没有在谈恋爱。

 

不要在评论区再问我那场的结局了,我不想说。

 

 

 

 

 

END.



子房,您,辛苦了……

想不到芳芳是白鹊大手吧




  322 25
评论(25)
热度(322)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