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 如何成功召唤吸血鬼

跨种族恋爱mode on

都怪信哥皮肤比较多(不是吧)

 

 

 

 

00.

 

韩信,龙族,白龙种。

有个目标是召唤吸血鬼。

 

 

 

 

01.

 

龙族怎么了,龙族就不能有梦想吗?

韩信想召唤的这位名为德古拉,古老的书籍上记载着他的名字与事迹,画像自然也有,但韩信坚决认为那远远比不上真人好看。

听说吸血鬼和龙族一样长生不死,个个拥有迷惑人心的容貌,但韩信铁了心只要那一个。

要想让一次召唤成功,最有效的方法是查书。

但是最简单的方法是遵从自己的心意。

韩信不缺材料,就是有点缺时间。

所以他选了后一种。

 


两天后,韩信觉得召唤吸血鬼真难。

他分明觉得自己的法阵完全适合吸血鬼,简直是量身打造,完美无欺,结果什么人鱼树妖倒是出现了一堆,半片蝙蝠翅膀也没瞧见。

难不成现在的吸血鬼都不吃这一套,可他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明明是成功过的。虽说当时本就是误打误撞,如今对具体的绘制图案和流程完全没了印象,但韩信总归还是那个韩信,不至于真的召唤不出来吧。

对方的模样倒是记得一清二楚。韩信想,他只要一出现,自己一眼就能认出来。

 

 

 

 

第三天清晨,刘邦可算是来了。

韩信把召唤阵画在院子里,寂静的夜刚离去不久,出现在法阵中央的吸血鬼银发尖耳,肤色苍白,唇色鲜红,背后的羽翼毫不收敛,重剑上镶嵌的金色眼珠晃晃悠悠地转了几转,说不上很友好,但同他红莹莹的眼眸一样漂亮。

“我叫刘邦。”来者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终于悻悻地松口道,“你也可以叫我德古拉。”

 

韩信心想,我都知道。

 

 

 

 

 

02.

 

刘邦苦不堪言。

他的家族在暗夜一代里原本算是赫赫有名的贵族分支,不幸到他的上一代已然开始没落,等到被他继承,终于穷到他不得不出来打工,做做召唤灵,期盼有没有什么便宜愿望好实现。

这不是什么好事,刘邦本不打算在人前暴露,结果把他召唤出来的这位刚见面就死死地盯着他瞧了半天,眼神里藏着些不明不白的情愫。

难道他还是太有名了?

刘邦内心叫苦不迭,难怪被嬴政嘲讽说该换张脸,不然唯一能干的活计就只有靠脸吃饭。

 

一周后,刘邦觉得这样不行。

第一次被召唤出来,陪了这条白龙一周,什么事都没干,没准还被照顾了。

于是刘邦只能挑了个时间,委婉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想实现的?”

“愿望?”韩信看起来有点吃惊,“问这个做什么?”

刘邦说:“我可以帮你啊。”

帮完我就可以走了,这种轻松的交易多么愉快。

韩信怔了怔,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没什么想要的。”韩信说,“你已经很理想了。”

刘邦:……?

 

这条龙想不出愿望,刘邦只好帮他想。

“你看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多寂寞,要不要我替你找几个朋友?”

“我有朋友啊。”韩信一怔,“只是现在有你了,来往就少了。”

刘邦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想让我一直留在这里陪你?”

韩信顺其自然道:“你有事要出去办?”

“没。”刘邦为难道,“但这不行吧,有点超出我可以做到的范围。韩信,我……”

 

他没说下去,因为韩信抓住了他的手臂,白龙体温很高,覆到身上引得吸血鬼的羽翼抖了抖,刘邦克制了一下自己一旦感到危险就想变回蝙蝠的欲望,小声道:“我指的是小愿望。”

“不是愿望的事。”韩信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刘邦看着他的脸,一时想不出别的,只好如实道:“很帅。”

 

韩信真的很帅,容貌生辉,眉眼映光,如龙战于野,给予如何赞美都不过分。

 

“不是这个。”韩信急切道,“跟以前比你不应该更了解我了吗?”

什么以前?

刘邦认真看了他模样,觉得似乎有那么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

让一个吸血鬼在百年的岁月里回忆起一面之缘实在是太难了,刘邦喃喃道:“按理说见过这么帅的人应该有印象啊。”

韩信接着说:“你觉得我有哪里不好?”

刘邦说:“没有啊。”

韩信似乎没话讲了,憋了半天,终于道:“我还那么喜欢你。”

 

 

等等。

好像是有这种传说,龙族成年以后便需要寻一个对象来结成婚契,以护佑全族平安,拖的时间越久越是不祥之兆。

 

刘邦眨了眨眼睛:“所以你是……想召唤一个人来同你结婚契?”

 

“不是一个人。”韩信说,“是你。”

 

 

 

 

 

03.

 

也难怪。

韩信虽是白龙种,年幼时却是灼目的红发,经历了成年后的第一次蜕鳞,龙角渐渐长全,发色才由红转白。

从小时候的稚嫩容貌逐渐长开,变得英俊分明,不能怪刘邦认不出。

 

“可是我必须得走啊。”

刘邦依旧很为难,他承认他也喜欢韩信,但婚契的事终归要再等等。

赚钱好像比较重要,再像这样天天在族里混下去,早晚都要被嬴政给并了。

听他这么说,韩信急了,说我可以养你。

白龙所收藏的财宝数不胜数,养个吸血鬼反正不是什么难事。他好容易才重新见到了刘邦,自然不肯轻易让人走。

唉,刘邦心想,终究还是靠脸吃饭。

虽然他也没什么心理障碍,反正韩信也帅,但深思熟虑后还是觉得不行。

刘邦说,这样不太好,要不我来帮你做事吧。

韩信说好。

刘邦转念一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吸血鬼里的贵族,这样也太没落了点,就试探说要不你来帮我做事?

韩信还是没意见。

 

明明是韩信画了半天法阵,花了一番工夫召唤出来的他,最后倒是反客为主了。

 

暗夜之王嬴政听闻此事表示震惊,写信质问刘邦,大意为想不到你竟与龙族搞上,真是令朕吃惊,你们的作息时间对得上吗?

刘邦回得理直气壮,哪来这么多套路,喜欢就睡啊。

嬴政:“……”

韩信:“……”

 

 

 


 

 

04.

 

不过有一件事刘邦并没有料到。

按他原本的计划,既然他和韩信这样算是成了,那按一个吸血鬼的照常思路,韩信自然成为了他的长期口粮,不含隐喻的那种。

考虑到第一次接触龙族的血液,刘邦还是谨慎地做好了不能喝的心理准备,虽然事实是其实能喝,但是龙血……

怎么说,实在是太强了。

假如将人类的血比喻成普通面包的话,龙族的血就是压缩饼干,两口七分饱三口嫌太撑,刘邦的进食时间往往不超过一分钟,内心失望,用餐的欲望没有得到纾解,还不如偷偷喝血包。

但韩信能怎么办,不得不说跨种族恋爱真的是有很多弊端,他永远也无法体会到吸血鬼埋首在颈间急促吞咽轻轻喘息的感觉,龙族的体质又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刘邦的尖牙利齿咬上来他根本没什么知觉,伤口不多一会儿就痊愈了。

刘邦每次都小心地将尖牙上的血液全部舔净了才贴身过来索要亲吻,其实他倒是不介意。只是刘邦养了太多蝙蝠当宠物,常在关键时刻格外闹腾,不得不将这点提上日程。

刘邦无辜道,因为我之前都是孤身一人,很寂寞啊。

韩信还没应声,刘邦又笑道,不过现在有你啦,你比较重要,你要想扔就扔了吧。

……为什么这么无情。

还有,说好的没有套路,喜欢就睡呢。

刘邦若无其事道那只是我拿来怼嬴政的,小时候认识一个狼人和我关系特别差,怼得更厉害。反正他没我帅,不介绍给你。

 

韩信想,别是项羽吧。

能和狼人首领关系特别差也没别人了,只是从小就认识让人听起来不太开心。

不过最后一句话是真的,所以还是原谅他。

 

 

 

 

 

05.

 

刘邦也没想到召唤自己的会是个龙族的小孩子。

怕是才化形不久,头上的龙角短而圆润,双眼清亮有神,相当俊秀的长相。

刘邦蹲下身子,托腮看了他一会儿,暂且还没料定这法阵是碰巧结出还是这条白龙法力太强,只好笑眯眯道:“召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小白龙看着他,耿直而诚恳道,“你长得真好看。”

“没什么事?”刘邦觉得好玩,存心想逗逗他,“没什么事我可走了。”

“别走!”对方果然急了,“你知道召唤出你的方法吗?”

刘邦失笑:“你自己召唤出来的你不知道吗?”

小白龙摇头。

刘邦循循善诱道:“我也没召唤过我自己啊。”

对方想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他说得有点道理,暗自一咬牙一跺脚,闷声道:“那你走吧。”

“真的?”刘邦反倒奇了,“你没别的事想做?”

“想。”对方认认真真道,“但是要等我长大。等我长大再召唤你,到那时候我就娶你。”

可他是个吸血鬼啊。

懒得解释性别问题,刘邦忍不住捏了一把他的脸:“你们龙族都这么早熟吗?”

“不是。”小白龙词穷了,“你好看。”

“万一你以后就召唤不到我了呢?”

对方似乎没辙了,咬着嘴唇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办法来。

“好吧。”刘邦弯起唇角,尖牙被藏在后面,一点也看不出来。

“刚才的问题我没回答出来,算我欠你一个愿望。答应你以后只要一召唤,我就会来。”

 

 

长得好看的人是不会骗人的。

小韩信坚定地这么认为。

可惜刘邦不是人,他是吸血鬼。

而且韩信忘了他自己也不是人,是龙。

 

这段过往还是别告诉刘邦了。

 

 

 

 

 

 

06.

 

有一件事刘邦还不明白。

韩信既不缺钱,按法阵的结成速度,本该是不用那么急的。

“你成年也没多久,就凭法阵数量众多也够召唤我,你急什么。”刘邦说,“你怕几百年过去,我的境遇变了,所以不会再出现了?”

“不是。”韩信斩钉截铁道,“次数太多叫强娶,不一样的。”

刘邦:“……”

 

韩信又问:“这几百年里还有没有别人召唤过你?”

刘邦眨了眨血红色的双眼,弯起嘴角轻轻飘出一声叹息。

“没有。”他说,“谁像你同我这么有缘?”

 

 

 

 

 

 

 

END.



总结:某白龙迎娶伯爵走上龙生巅峰,成功感言为从小就要会撩

精简的总结:皮肤一帅解千愁。(张良:……)



  203 4
评论(4)
热度(20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