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白鹊] 暖冰

李白视角,第一人称,是糖!

有一点点信邦注意


 

 


00.

 

扁鹊说他第一次注意到我的时候我在反红。

一个人,一级,反红。

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了。


 

 

 

 

01.

 

扁鹊这个人很传统。

意思是,在一场恋爱里,他认为只有其中一个人严肃地说“我喜欢你”,另一个人严肃地回复“我也是”,然后前者说“我们在一起吧”,后者说“好的”,这段感情才算真正开始。

分手也一样,只有一个人认真地说“我们分手吧”,而另一个人认真回复“好的”,这段感情才算结束。

所以现在在他的认知里,我们应该还没有分手。

 

听完以上结论,赵云面露难色,韩信不屑一顾。

我忍不住说:“你们这是什么反应?”

赵云立马换上诚恳表情,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说:“李白,我觉得你说得很对!”

毕竟这顿饭是我请,韩信勉为其难提出建议:“要不你找他身边的朋友问问,有没有发生什么你不知道的。”

这个方法是好的,可惜在扁鹊身上不适用。

我说:“他好像没什么朋友。”

“那同事呢?”赵云问,“一起工作的人总会有点发现吧。”

“算了,这条路不对。”我及时制止了这个话题的延伸,“他说过最多话的人好像也就我了,毕竟还有谁像我一样又帅又富有人格魅力?”

赵云:“……”

韩信:“……”

 

韩信冷声道:“诸葛亮。”

我:“……”

 

怎么全世界都知道我被诸葛亮打败屈居峡谷人气第二了,你们别说了。

 

 

 

 

 

塑料兄弟情,吃完饭开黑的时候我们三个怒争野位,剩下两名路人队友瑟瑟发抖,一个吓得选了坦克,另一个,也吓得选了坦克。

我说:“看在我失恋的份上,你们就让我打野吧。”

赵云似乎受到打动,妥协地换上了终结。

韩信却说:“哪来的失恋,你刚才不还有理有据说自己没分手吗?”

 

靠。

有道理。

最后我选了扁鹊。

 

作为法师,本想走个套路蹲个草之类的,结果今天对面中路上来就是两个人,一辅一法,连续控得我懵了,刚出来就被逼得想回城。

赵云在边路才升两级,韩信跳过来两下扫了兵线,说你玩法师都这么浪的吗?

不是,扁鹊以前也这么玩,可谁家辅助一级跟着法师一起打中路钱啊。

后来呢,后来对面中单被分经验自然打不过我,顺利收个一血,还是单杀。

韩信说,你原来是会玩扁鹊的?

 

是啊,废话。

可是扁鹊这个人我不懂。

 

 

 

 

 

 

02.

 

扁鹊是什么人?

冬天室温零下不肯开暖气,理由是他有种特殊药剂零度以上会变质。

不能放冰柜吗?不能,因为他要时时刻刻看着它们才能安心。

我觉得这些都是小事,但峡谷都开始飘雪了,他不加衣服,跟我说自己冻多了没知觉。合着那一箱针管比他的命还重要,弄得法师没什么人愿意跟他住一间,理由是太冷了。

生理上的。

心理上大概也有一点吧。

其实他人特别好的。

 

 

上路的队友玩的正巧是刘邦,韩信爱屋及乌,对人家百般关照,人家发一个请求集合,他蓝都不打就往那跑。结果两个人被四个人围,在暴君坑里一通混战,都看不清谁打了谁。

这不比我还浪么?

算了,管不了他,我还是把自家蓝打了吧,以绝后患。

打完一看,发现他们二打四竟然打赢了,不仅如此还顺手拿了暴君,怎么回事,零距离开大都没人打断的吗?

我不得不称赞一句:“可以。”

韩信很得意,说这本来就该是全世界配合最完美的两个人,哪怕不是刘邦用的刘邦,大概也有99%的完美,区区二打四,根本不在话下。

还好人家不是真刘邦,真刘邦是会带终结抢你人头的好吧。

 

我想起扁鹊跟我组队,也曾经发现对面三四个人在打暴君的情形。

当时队友都分散在远路,只有他离得稍近,绕到后方草丛,示意我要抢。

我说:“让了算了,你在后面放技能不方便啊。”

扁鹊说:“我有闪现。”

我更不赞同了:“这不好吧,太危险,你进来就死了。”

扁鹊说:“不是有你吗?”

总之,他一副“我们两个打四个加一条暴君很难吗”的神色,弄得我一时心头复杂,不知道该高兴他信任我好呢,还是该谦虚地表示我有时候也没那么厉害?

不过能浪还是要浪的,所以我就冲进去了。

结局嘛,结局跟今天差不多。

我跟扁鹊明明也很完美。

 

赵云这时终于恍然大悟,说:“上路那个刘邦原来是刘邦啊?”

韩信说:“不是,路人。”

我说:“那你还这么积极,误导人家赵云。”

韩信说:“三排哪来的第四个位置?”

赵云说:“啊?我以为我们是五排。中路那个不是扁鹊吗?”

我真的痛心了:“中路那个是我!”

韩信说:“要不怎么说是钢铁直男赵老四……我靠,我的蓝呢?”

 

 

 

 

 

 

 

03.

 

一局打完,赵云去蜀地,韩信回西汉,就我一个显得分外游手好闲,不禁愧疚了两秒。

愧疚完,随手又开了一局。

用了我平时最惯用的英雄,选了扁鹊最喜欢的皮肤,可惜扁鹊不在。

开局就发现我们配置有点怪,双辅助无上单,偏偏这两个辅助还没有一个是坦克。其中一个被逼无奈去了上路,很难抗压,发消息喊下路射手过去。

射手是个金发的小伙子,宽檐帽,两把左轮,ID是远游之枪。

他诚恳婉拒道:“不,我要在有红的一路!”

我这时候心情不好,在朋友面前尚可强行豁达,但在不熟的人面前不打算客气。明知道他真的很需要红,我却说:“打野不让红。”

他没生气,轻轻松松道:“噢,那我去上路,离对面的红近一点。”

……这么执着的吗。

顺顺利利打完一局,其中我每回路过看见他心怀希冀地打红,统统惩戒加大招收走。换一般人估计气死了,但他看起来没有丝毫不高兴,反而真诚地夸我皮肤好看,还问我多少钱买的。

好看是好看,但我平时也很好看啊。

 

其实他打得也还行,就是人有点怂,发育了大半局,不怎么敢冲上去团。也难怪,我们没坦克,谁上去吃一顿伤害都会死,加上我确实没给他让红,要求还真不能太高。

之后我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人,发了条消息聊表歉意。大意是全程没让你红,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心情不是很好,语气可能也不好,别放在心上。

他很快回复:“没事啊!你那么厉害,拿红也挺好。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在意红的人吗?”

……什么,难道你不是?

没等我质疑,他主动发来好友邀请,并说:“你心情不好吗?加了好友我们就是朋友了,有什么烦恼可以向我倾诉!”

怎么说呢?

我长叹一声,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很快反应过来:“你跟喜欢的人吵架了?没事吧?我觉得中国人都很长情,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原来真是外国人。

那中文还说这么溜,诗都能一眼看懂,实乃语言天才,造诣非凡。

 

我说:“有点长,你愿意听?”

他很有礼貌:“Please.”

后来他承认他原本是想打野的,但我已经选了,而他对上单和辅助一无所知。

 

 

 

 

 

04.

 

我跟扁鹊嘛,是在很久以前的一局里认识的。

我惯常打野,他中单法师。说起来为什么会有缘呢?可能还是因为我这个英雄位移多,总是在他施法治疗过来的时候躲开去。虽然我是无心的,但想想容易被误解成耍着人玩的意思,想解释两句吧,看他样子似乎又不在意。

之后我还是找了个机会,对他说:“不好意思啊,我真不乱跑了。”

他没生气,只点头说:“嗯。”

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懂我的用意。

我看他操作精准,思路清楚,反应也冷静,当时真的是单纯想认识个好队友的,于是我问:“加个好友吗?”

他说:“结束了加,先好好打。”

我笑说好。

……打了二十多分钟,差点浪输。

 

后来我们时常组队,中野联动,一死一送……不是,非常愉快。他偶尔也会玩别的,但真的是偶尔啦,总之我是很少看到。

哦,还有一点。就是他奶我的时候学会了预判。

要不怎么说人帅还是有点好处的呢。

 

不记得有什么浪漫情节了,就是挺普通的,有一天我试着说,我很喜欢你,我们要不要试试在一起?

他沉默了几秒,最终只说,好。

 

按理说,自我开口的那一刻起,我就料想到他会拿不喜好同性为理由来拒绝我。比如,得有一个人惊诧地表示“可是你是男的?”,或者……总之就是表达一下吃惊。

但实际上,没有。

没有一点意外,他正是我想象的那种样子,没有慌乱也没有惊讶,眼神很淡,看了两秒很快就移开了,不久之后似乎又看过来,待人仿佛有些疏离。

 

说起来,现在的人应对告白都那么自然了吗?

想必我也是的。

可能还比他想象得更帅点吧。

 

后来嘛,后来就是继续发展,实在没什么特别的。

交往起来不觉得有任何不适合,所以就继续交往。聊天时候渗透进彼此的故事越来越频繁,让人想要记住的小事太多,因此反而记不清楚。

他是学医的,我大概算个剑客,也可以算个诗人,只差没为他写过诗。

 

 

我说完了,马可波罗沉默了半天。

他说:“我问个问题你别在意,没有其他意思,你说的人,ID是不是善恶怪医啊?”

我说是。

“你放心,我跟他也就是列表好友的关系,基本没说过话。我这个人嘛,喜欢到处交友,看见打得好的就会试着加一下。”他回忆道,“我记得他一直在坚持中单对不对?”

我笑了一下,说你没记错,还真的是他。

他顿了顿,补充道,“你既然愿意把心事告诉我,我不会到处乱说的,更不会跟他说。我觉得你们都很好啊,所以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误会?”

我叹气,还是笑说:“应该是,我这个人好像没什么缺点吧,怎么会有人喜欢喜欢着就忽然不喜欢我了啊?”

“我也觉得没有!”他真诚道,“我看你们可般配了!”

 

……忽然很懂韩信。

听说刘邦日常也是这么夸他过来的。

 

 

“我还有一个问题。”马可波罗满怀希冀道,“你们打野群还收人吗?”

“好像没有上限吧。”我记得是没有,“你在射手群对吧,射手转打野的事可以问问李元芳。”

“这样,谢谢你!”他说,“我还有最后最后一个问题!”

我说:“你说呗。”

他看起来很兴奋:“你说你写过诗?出版了吗?一般都在哪个出版社出版?你们会收游记吗?”

我:“……”

 

 

 

 

05.

 

之前王者峡谷开了个联欢会,法师一方当的主办,说是要欢迎新英雄。

本来嘛,这个位置女孩子最多,喜欢热闹,也无可厚非。

扁鹊不太喜欢热闹,但他还是去了。

我喜欢热闹,更喜欢他,所以我也跟着去了。

去了以后才知道,大家要么就是喜欢热闹,要么就是喜欢去了的人,合着全峡谷都去了。

 

那时候有个恋爱乙女手游流行了一阵,其中有个人设是霸道总裁,挥一挥手降下千万朵玫瑰,一言不合就塞好几个亿的那种。

刚进门就听见孙尚香吐槽,玩了两天直嚷不科学,因为她认识的所谓老板不是刘备就是刘邦,不是刘邦就是项羽,哪个都不像,这破游戏丝毫不贴近生活,起码丝毫不贴近王者峡谷。

刘邦笑完后问,不是还有嬴政?他应该挺符合霸道总裁这种人设的啊?

孙尚香一撇嘴,说不行,霸道总裁要霸道下不失温柔关怀,嬴政这种根本就没有关怀,天天只知道用下巴看人。

刘邦说没吧,你们不就喜欢这种高冷傲气的人设吗,你看,比如诸葛亮。

 

……求你别说了。

你怎么跟韩信一模一样啊。

 

扁鹊就在我旁边,似乎有点疑问地偏了下头。

他大概不知道那个投票的事,我刚想解释,他却说:“我知道,我投了你的。我的意思是你不是第一吗?”

这种“你这么厉害拿个第一很难吗”的样子倒是似曾相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说:“我也想啊,这不是过气了吗?”

他看我半天,说了句也好。

 

 

 

 

 

 

06.

 

我还是做了个梦,梦见微风清朗,圆月盈满江水,夜色下的长安静无声息,星星点点的灯火仅作照明。

而我一剑刺破黑暗,轻易击败神秘之门的守卫,一路上不断经受阻挠也似乎游刃有余。身处檐角边缘,酒壶被当做应急的武器抛出,长剑离了剑鞘,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狼狈,但偏头躲过回旋的飞镖时还是刚好挑出一抹笑。

比桀骜少一点,比潇洒多一分,帅是很帅,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是诗?还是月?

 

 

是身边少了个人。

 

 

 

 

 

07.

 

“技能改了,好像很强。弄得最近太忙了。

“所以你为什么不来了?打个几局还是有空的。”

 

我该说什么?我以为你在躲我?

太傻了好么,剑仙我说不出来。

 

他还有很多事未曾实现,也收到过非常多好意。有一人相伴,许他最好。

虽然他有很多缺点,我也是。

但我还是爱他,而他也如此地爱我。

 

 

“我喜欢的人大概全峡谷最强了吧。”

“我还差个位移。”

“不,我是替你说的。”

“……你有那么厉害?”

我最终还是笑了,听到自己用这两天来最安稳的声音说,是啊。

 

 





 

END.



表白鹊鹊,是因为遇见你才能使我坚持到现在,谢谢你♡

吹爆白哥,解释不出白哥万分之一的苏



  167 12
评论(12)
热度(16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