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书上说的不一定都对

教廷特使x圣殿之光

迟了一点点!但还是向二位说句情人节快乐!

 

 

 

 

 

00.

 

骑士长有一个非常喜欢的人。

 

 

 

 

01.

 

新年将至,教会上下洋溢着赞美词,落地彩窗上流淌着图景看起来格外圣洁与祥和。

作为福音的传导者,枢机主教需要负责种种跨年讲义,越发忙碌。而身为友人的骑士长刘邦偏偏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苦闷地瞧着他,似是有长话要叙,又不忍打扰,模样甚至有几分凄惨。

主教默念圣经精神,怀着善意借给他一本书。

厚厚的硬装本,书中每一页都写着一条箴言,每当心中有了疑问,只需内心里想着问题,怀着虔诚的态度翻开书本,上帝会指引着书页给予答复。

“是我偶然得到的,准或者不准并无定数。”主教想了想,“书上的话只是给人鼓励,某些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果不其然,骑士长喜出望外:“这么好,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

张良道:“您疑问太多,我怕它被翻坏,所以常常选择亲自解答。”

刘邦:“……”

难怪这书貌似跟你多年了,还跟崭新的似的。

 

 

他一开始自然不会立刻问及关键,随便挑了个不那么重要的问题,闭目一会儿翻开书页,那页写着的内容为:“预料之外的花费”。

这是什么意思?

刘邦拧起眉,金色双眸眨了又眨,难得有了副捧书沉思的模样。

张良也没问他方才心里想的是什么,只道:“您不妨按照书上建议再多加考虑,我还有事要做,先失陪了。”

骑士长十分敷衍地同他挥手作别。

 

 

 

 

02.

 

刘邦想,张良这个人,平日里几乎通神,他的书籍怕是也很有灵性,总觉得把心事告诉了这书,就跟昭告天下了一般,甚至脑补了一出夜深人静时分张良同书亲切密谈的场景,想想都感到害怕。

他抱着书踟蹰了半天,才敢合着书页悄悄想,我这么喜欢韩信,韩信会不会也正巧喜欢我?

 

 

刘邦觉得他连祷告和做礼拜的时候都没这么虔诚过,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韩信的名字,连这个人的模样都在脑海里出现了好几回,结果翻开书的那刹那,书页上赫然写着:“醒醒,别做梦了”。

刘邦:“……”

张良,你确定这书是用来鼓励人的吗?

 

 

刘邦气得想摔书,但转念一想,这书毕竟不是自己的,还似乎很珍贵,摔坏撕坏了没法向张良交代,因而神色越发郁结。

主教的新年讲章刚写了个开头,回来取教义,正见刘邦这副表情,不解道:“为何如此郁闷?”

刘邦没好气道:“你这书一点都不准。”

张良一听此话,想必是满心期盼个好答案却落了空,于是安慰道:“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书上说的也不一定都对,只是有助于您做决定而已。”

 

眼看骑士长还是气鼓鼓的模样,主教问:“是关于教会的事么?”

韩信是教廷特使,他的事大概也算是教会的事吧。

于是刘邦含糊道:“是啊,问了教会的未来之类的,结果你这书告诉我‘醒醒,别做梦了’。”

张良不由得也沉默了,拿起书来前后翻了翻,自语道:“我之前需求帮助的时候从未得到过如此直白的答复……”

 

刘邦含混应了,反思了片刻,觉得如此相信书的自己太蠢,感慨之余还是止不住好奇道:“你之前都问了什么问题?”

“我曾经一直想深入某一知识领域,但因为教会的事太过忙碌,总是静不下心去学。”张良回忆道,“后来问了一次,书告诉我‘决定了就去做’,于是我下定决心深入学习,自然是有好处的。”

“这建议不是很模棱两可吗?”刘邦不以为然,“我要是真决定了还用得着问书?”

不想张良点头道:“正因为心中有迷茫,才格外需要指引,我已经尽量注意不要依赖书本了。”

刘邦:我倒是想依赖,但这玩意喊我别做梦了是怎么回事?

 

刘邦不服气。

凭什么这书待自己就这么差?难道就因为自己不是它原本的主人?

还书之前刘邦最后试了一次,阖上双眼勉强挤出一点真诚,他想,算了,不用韩信也正巧喜欢我了,我们继续做朋友还不行吗?

书给出的答案是:“需要超出想象的努力”。

 

刘邦心凉了。

做个朋友还得努力,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就这么本破书,一连给出了两个消极的建议,该不会是上天真的想告诉他,他跟韩信没什么可能吧?

 

 

 

 

 

03.

 

情人节,又名圣瓦伦丁节,铭刻了一段基督教徒曾被镇压的动荡时光,纪念着正义又充满牺牲精神的爱。就连教会的礼堂门口,也被悄悄摆上了新鲜的玫瑰花。

 

可悲可叹,说起来情人节还是源于基督教的节日,圣耶稣不给教徒统一发对象也就算了,前一天特使还偏偏被委托了外出的任务。

他接到委托书的时候刘邦刚好就在一旁,凑上来瞧了个明白,还挑着眉惊讶地替人申辩:“都快新年了,还派你去这么远的地方?”

韩信看上去倒是没什么意见,点头道:“新年还要再过两日,后天一早就能回来了。”

 

刘邦自己倒是相当清闲,骑士团不久前刚告捷归来,进入和平的休整期。天天就是在教堂里做点日常礼拜,除了盔甲真的很沉以外,基本也就没什么其他烦恼了。

关乎书的除外。

说到盔甲,这身作战的时候穿也就算了,但他平日里只要在教堂出现,就被勒令必须全套穿着,美其名曰以身作则,仿佛见到骑士的特征服饰就能激励人心了一般。

刘邦原本对仪态没那么讲究,但自从加入教会以来,骑士精神告知他须时时刻刻注意仪表,强行被纠正站姿,塞进沉重盔甲里,就连走个路也得正视前方抬头挺胸,苦不堪言。

 

他记得他以前是比韩信高的,没过多久竟然已经需要仰视这人了。刘邦不无委屈地想,肯定是被盔甲压的。

好在他再怎么说也是个圣殿骑士团团长的职位,韩信得敬重几分,每每在人前遇上他都要低头行礼,总算给了他一点曾经占领过身高优势的尊严。

特使虽也是一身铠甲,看上去却依旧轻盈迅捷,如同矫健的猎豹被戴上了镶着十字架的圈环,带有一丝稳重又隐忍的傲气。他长相俊朗,人又挺拔,进行祷告仪式时总是怀着谦逊态度,却往往带着怜悯的杀意刺破黎明。

他的长枪刘邦拿过一回,不比他的重剑轻。骑士的重剑每回都叫刘邦恨不能曳地而行,挥砍的时候还得双手一并施力,根本想不通韩信是如何跟提片草叶似的提着枪四处奔走的,这人究竟有怎样的天赋,又经历过怎样的训练?

 

当然,他依旧如此喜欢韩信。

哪怕被张良这本看似很有灵性的书质疑了。

“还不如做个祷告呢,没准还安心点。”刘邦叹道,“你这书也太不尊重理想了吧。”

张良瞧他神色,不禁多问一句:“确实是很值得期待的未来吗?”

刘邦:“……是、是啊!”

 

 

 

 

 

 

04.

 

特使在夕阳渐落的时候归来了。

 

“本来是想托人寄回来的,后来想想,信使还没我跑得快。”韩信很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所以我就提前完成任务回来了,比预想的还要早。”

“那么顺利?你还是厉害。”刘邦自然夸他两句,转而问道,“要寄什么?”

“给你的。”韩信真挚道,“情人节礼物。”

 

刘邦闻言下意识心里一晃,竟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感受。

但看韩信神色坦然又恳切,一向沉稳的双眸微微发亮,少了他祷告时的庄严肃穆,不带一丝羞赧,想想这人指的大概也就是义理友情方面的礼物,于是心里叹一声,重新弯眼笑道:“还有礼物,这么好,那我是不是也得回礼?”

两人四目相对,刘邦想等他客套地说一句不用,结果韩信不说,刘邦等得眼都酸了,韩信不说要也不说不要,依旧双目灼灼地瞧着他。

刘邦很为难,他身上哪会带什么礼物,他以为韩信连回都回不来,就算回来了他也不敢送。为了不叫人起疑,必然得送不止一人,费钱不说,教会里同他关系好的,不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吗?

一身沉甸甸的盔甲又是没处装东西的,刘邦自身上摸了半天,最终还是从领口摸出一条十字架链,叹道:“唉,没钱,以后拿这个为证,给你一百倍折现。”

韩信一怔,似是想说些什么,低头看了看那信物,终究还是收进怀里,抿唇不言。

 

见他不语,刘邦只好随之扯开话题:“最近骑士团征到的款项好少啊,明明之前还有贵族给我们捐款的。”

他在说这些微微拧着眉,仿佛一片积了雨云的晴空,但那天空很快一扫阴沉,金色双眸重新弯了一弯,流露出几分狡黠,有如教堂塔顶的阳光一般兀自生辉。

“反正基督教徒不能说谎,我在上帝面前发誓好了,等我们骑士团有钱了,你要什么都给你买。”

韩信眨了眨眼,竟然露出一个近似于温柔的笑来,点头说了一个好。

 

 

 

 

 

05.

 

虽然承认被帅到了,但刘邦不无苦涩地想,这人倒是客气一点拒绝啊,揣着东西不还了不说,以后真的来一百倍折现怎么办?

他好歹也是个信徒,说出去的话就要当真,不然是会被上帝责罚的好不好。

 

算了,想想韩信与他认识也很久了,况且他还是喜欢韩信的,虽然被区区一本小破箴言书反对了,也不代表就不喜欢了吧?

 

韩信见他不作反应,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刘邦立刻作出一副刚刚回神的样子,笑道:“哦,我在想,我们认识也好久了,这么正式的送礼还是第一次吧?”

哪里正式了,刘邦充满愁怨地想,这项链虽然看着不那么值钱,可毕竟是自家传下来的,尽管完全是怀着喜欢韩信的意思才给的,可韩信又不知道,这不是白给吗?

还是盼着他们骑士团赶紧有钱,把东西要回来算了。

韩信怎么就收了呢。他心里叹息。也不想想一般的朋友会给这种东西吗?

 

不料韩信点了点头,高束的马尾随他的动作微微晃了一下:“认识843天了。”

“你还记得?”刘邦愕然道,“这么强?”

他不会是个数日子过活的强迫症吧?

 

韩信道:“我刚进教廷的时候认识的你,所以记得。”

也对。刘邦点头,把话题继续下去:“我还当我们才认识一年多,日子过得真快。”

韩信看着他,忽然道:“一百天要很久。”

刘邦:“……?”

 




06.


“我昨晚做梦,梦见我向你告白,你还拉着我的手说好。”韩信闷闷道,“醒来后找了你半天,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受托在外,所以一定要赶在今天告诉你。”

他眼里的光芒明亮而跳跃,令人无法忽视,更无法拒绝。

刘邦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道:“那现在我不是也答应了,结果都一样嘛。”

韩信摇头说不一样,却又说不出原因。刘邦于是弯起唇角叹息:“你这不是也喜欢我吗?”

韩信说:“嗯?”

“亏我之前还问了本书,它告诉我别做梦了。”

“‘别做梦’的另一种意思难道不是回到现实么。”韩信怔了怔,“现实里的我就特别喜欢你。”

刘邦看了他好久,才终于笑道:“你这样安慰我不好吧?”

“不是安慰,是真的。”韩信认认真真道,“基督教徒是不能说谎的。”

 

他的气息,他的灵魂,难得会流露出温柔的笑意,却也是生辉的锋芒。

“家传的。”刘邦终于主动承认,“要不是喜欢你,我才不送给你。”

 

韩信想,我当然是因为这个才敢告白啊。

 

 

 

 

 

07.

 

主教正襟候在讲堂右侧,待教会成员全部到齐后念诵新年讲义。

刘邦位列圣殿骑士团最前,身着铠甲独占一排,趁着仪式还未开始,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才对礼堂一侧的特使慢慢弯起眼眸。

 

 

“天父,我们感谢您的恩典。感谢您引导我们在过去的时刻里平安地度过。

“主,倚靠您,我们便得力量,便觉平安。”*

 

 

书上说的当然不一定对了。

消极的东西自然可以不信,谁说你喜欢的人不能刚好喜欢你呢?

 

 

 

 

 

 

 

 

END.

 

*来自07年某教会的一篇祷告词。

 

圣殿在我眼里看起来比原皮正直一点!可爱!虽说局内语音还是一样的嘲讽(……

他们超配!

好了我去买新年皮肤了233

大家情人节快乐!

 


  123 8
评论(8)
热度(12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