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亮良]我的前辈智商过人

有信邦注意

我写双军师了!

忘了是谁给我安利的亮良,新版良哥出来好久了才写出来,之前一直欺负您真是对不起呜呜(……

 

 

 

00.

 

“亮携元直,建安六年春,踏贤宗。观地势不严,然清静秀逸,乃龙凤之地。拜留侯,仰其像不威,然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成帝王之师。吾辈叹之、敬之、效之。”

 

 

 

 

01.

 

要是换了平时的诸葛亮,在对局里遇见对面中单是张良,心情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好。

但今天不一样,他今天刚换了一身武陵仙君,桃之夭夭翩然出尘,被动数朵桃花灼灼。花自然是要送给心上人的,哪怕多挨两下塔,二技能撞墙也不能阻止他将攒出来的一圈被动全往张良身上送。

 

队友经过中路,又暂时爆发不了团战,诸葛亮一时没忍住,夸了两句。

“对面中单是我前辈。”

队友赵云不明所以,但十分配合,积极应道:“噢。”

“是不是很好看。而且前辈还很聪明,我所涉及的领域他就没有不明白的,永远都有话题可以聊。”

“那很好啊!”赵云由衷赞美,“军师,说起来主公还老是担心你交不到朋友,这样一来他大可放心了。”

“准确来说,同事也算是朋友的一种。”诸葛亮想了想,“幸好你不是我情敌,我们还可以继续当朋友。”

“放心吧军师!”赵云真诚道,“你说之前我都没有注意到他,怎么会是你情敌呢?”

诸葛亮:“……”

诸葛亮:???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02.

 

对于周围的人,诸葛亮一向就是这么分的。

首先看脸,分为看着不可以的,和看着可以的。

前者必须离他远点,后者允许深入探究一下其智商,若是不合格,还是必须离他远点。

然后渐渐地,他脑子里的人就只剩下张良了。

 

几乎所有军师都将张良作为范本,这份感情起初也许是来源于敬重与钦佩,后来就逐渐变成了不可捉摸的心思,再到了后来,高智商的大脑一度开始储备起了有关未来的知识,诸葛亮就知道不好了。

 

诸葛亮是喜欢张良的。

如果出现任何一个人问他,他都不会不承认,甚至一度期盼谁传自己和张良有点什么,好让自家前辈也起码有点意识。

 

可惜周围没有一个人问。

诸葛亮很生气。

你们的情商是真的低。

 

 

诸葛亮也曾私下找过张良,以学术探讨为借口,和人一待就是一整天。

张良有空的时候一般不拒绝他,没空的时候就认真道一句今天不行,哪怕他表现得再不满,张良也就是叹一声,甚至还要安慰性质地拍拍他的头,完全是对待后辈的模样。

 

诸葛亮不由得想,前辈不会不喜欢我吧。

但他很快否决了这样想的自己。

怎么可能,我这么聪明,还这么帅,是个小天才。

 

 

他是很难跟张良当一局队友的,两人同为法师,一局容不下二中单,往往张良一见到他就会自觉退出队伍,诸葛亮酝酿半天的一声前辈还没来得及喊,那人已经走远了。

在中路来回打麻将艰难发育的日子里,最讨厌对线的人就是干将莫邪。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竟然自带对象,还可以抱着上场。

 

对此话题,刘备十分和蔼地劝道:“你可以让人家中单,然后自己试试打野啊。”

诸葛亮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觉得并不是不行。

虽说法师打野十分稀有,但作为时常四处支援的中单,抓人的意识是不缺的,打野应该做些什么也早已耳濡目染。加上一身无处安放的被动让他养成了随手清野的习惯,还比其他中单多了点优势。

当然,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其他中单不要学。

于是诸葛亮道:“有道理,下次我打野。”

刘备:“……当我没说。”

 

 

 

 

 

03.

 

今天的西汉三人比较不幸。

因为他们排到蜀汉三黑,而对面打起人来丝毫不留情面,令刘邦不由得怀疑他们想兴复的究竟是不是自己建立的汉室,更怀疑蜀汉军师是不是真如传闻所言暗恋他们家军师,有人对自己的暗恋对象这么不留情面的吗?

目测张良被逼进塔里好几次,越退越远,都快退到二塔了。而诸葛亮在塔的边缘来回试探,仿佛草丛里时刻蹲着三个队友,张良只要一出来,想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张良本人也是这么想的。

诸葛亮就站在塔前,坚持把一圈被动全往他身上怼,手里扇子一摇,对他深情念起台词。

“桃李春风,抵不过一眼回眸。”

末了认真看他一眼,重复了一遍:“一眼回眸。”

张良:“……??”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感受到桃李春风的温暖,反正张良是不想挨这么两下,诸葛亮一过来他就谨慎地往塔里撤。

 

后来上路刘邦被抓,张良人在中路,理应过来支援,但诸葛亮始终在塔对面堵着他不说,中路一波兵还刚好走到,令他不禁心生留恋。

等把兵清完再一看,刘邦早就凉了,人死塔掉,十分凄惨。

“子房,你都不来救我。”刘邦在泉水等复活,十分委屈道,“兵线有我重要吗?”

“都很重要。”张良理性分析道,“但君主死了尚可于泉水复生,兵线没了这波经济就再也吃不到了。”

刘邦:“……”

 

至于韩信,离得太远,救不了他。

反正韩信是这么想的。

你要是打我,我就偷你的蓝。

你要是打我的君主,我还是偷你的蓝。

 

 

 

 

 

 

04.

 

对局结束了。

张良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刚刚那局输了,可以说我们三个都有错吧。”刘邦一本正经道,“总之我先认错,你们也都反省一下,反省好了就告诉我,以免下次犯相同的错误。”

没想到刘邦还有这么靠谱的时候,张良不由得肃然起敬,正要细细回想方才的失误点,却听韩信道:“报告,我反省好了。”

张良:“???”

刘邦也怔了一下:“这么快?那你说。”

“我们最后打到敌人水晶前,当时君主给了我大招,但我并不敢贸然越塔,否则就是一尸两命。”韩信合理分析道,“然而其他队友却上了,导致我方陷入少打多的局面,想撤也来不及,反被对面一波带走。”

“说得好!”刘邦大为夸奖,甚至还很给面子地鼓了两下掌,回头看见张良一脸欲言又止,问,“子房还有什么想说的?”

“韩将军分析得对,臣只有一点要补充。”张良艰难道,“一尸两命不是这么用的。”

“……”

 

刘邦清清嗓子,正色道:“那关于对面的人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比如,对面中单?”

不说还好,一提诸葛亮,张良的神色立即变得无比悲壮。

“经臣分析得出,对面中单只会打我一个。”张良道,“下次再遇见这种情况,臣认为君主大可放弃保我,保护其他的c位便可。”

刘邦和韩信:“……”

这也太惨了吧。

 

刘邦嘀咕道:“说好的有一腿呢,为什么会只打他一个?”

韩信听了道:“君主有所不知,越是喜欢的人有时越是想打。”

刘邦奇道:“还有这样的?重言,要是换了你,你想打我吗?”

韩信:“……嗯。”

刘邦说:“可是我不想打你啊。”

韩信为难地思考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君主即使想打,可能也追不到。”

刘邦:“???”

过于真实,我举报。

 

 

两人窃窃私语了半天,抬头望见张良神色复杂地瞧着他们。

刘邦忙道:“我们在说,子房你跟对面中单不是关系还挺好的么,怎会追着你打?”

张良想了想,道:“并不是关系好就不打,正如方才那局,君主同对面打野还是同族的祖孙关系,他在打算推我们塔的时候也照样将您往墙上……”

刘邦:“……”

我怀疑子房根本没有谈恋爱,他的智商还是那么高。

 

 

 

 

05.

 

楚汉之地,地广人稀,神秘而封闭。

对于刘邦来说,平时的娱乐活动除了去王者峡谷,就是气气对面楚界的项羽。

他和韩信人尽皆知也就算了,仅剩下一个张良,偏偏还清心寡欲,杜绝了全军上下所有八卦之心。

 

但这局之后,刘邦可算有理有据,对韩信大肆分析一通:“我就说吧,子房他宁可在中路和诸葛亮激情对线也不来救我,这两个人绝对有问题啊。”

最终刘邦总结道:“重言,你得帮我看着点子房,我们家的军师万一被后辈拐走了,我这个祖宗的脸往哪放?”

韩信能怎么办。

韩信只得说好。

 

 

韩信第二天就交差了。

 

[私聊消息]

背水一战:诸葛?

随我姓你中单:眼神挺好。

背水一战:四楼我们军师。

随我姓你中单:……

随我姓你中单:韩信前辈,同您商量一件事。

背水一战:说。

随我姓你中单:你让打野吗?

背水一战:……???

 

[队内消息]

言灵:随你中,我单姓。

言灵:我打辅助,谢谢。

 

 

一局下来,张良mvp。

诸葛亮忍不住道:“所以前辈随我姓吗?”

“可以是可以,但不是为了中单。”

 

 

 

 

 

 

06.

 

行吧,退而求其次,军师被拐走也就算了,总不能是受吧。

刘邦肩负重任,如临大敌,人设都给张良写好了,认为自己必须教张良成为一个温和年长攻。

虽然刘邦自己也没做到。

 

于是刘邦某日亲切召见张良。

“你不是跟蜀汉那个军师在一起了吗,我就问问你俩谁上谁下。”

……君主您能不要这么八卦吗。

“不过这毕竟是个人隐私,你要是不想回答就算……”刘邦顿了一下,忽然道,“不行,必须回答,这是作为你上司最后的尊严。”

张良:“……”

你们一国之主的心都这么大吗。

 

张良认真道:“其实臣不知道。没有和孔明讨论过这个。”

刘邦看上去十分吃惊,但想了想又觉得不无可能,道:“也对,当初重言也是,一开始连我的手都不敢牵,别说上床了,没那能耐。”

刘邦自信地总结道:“所以啊,那时我结合以上考虑,坚信自己是攻。”

张良:“???”

张良:“我觉得不行。”

“现在我也懂了啊。”刘邦唉声叹气道,“不就是以为错了吗?这种事又不是很重要……子房,你现在是怎么认为的,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是攻?”

张良想了想,严肃道:“臣认为臣可以不要上床。”

刘邦:“……???”

 

“子房,还是你厉害。”刘邦敬佩道,“但你就不觉得当个攻其实还挺开心的吗?”

张良想了想,实话实说道:“君主也并未体会到这种快乐,还是不必劝臣了。”

刘邦:……????

过于真实,我再度举报。

 

 

 

 

 

07.

 

诸葛亮今天撩前辈也失败了。

他觉得两人究竟有没有确认关系并不是问题的根本原因。

 

“前辈的先生想问前辈有没有时间。”

张良沉思一阵,缓缓点头道:“哦。”

诸葛亮:“……”

诸葛亮极力提示:“前辈,你要问我,是什么先生。”

张良顺着他的话道:“然后呢?”

“然后我回答,卧龙先生。”诸葛亮看似已经放弃了,“前辈对我说的话就没有探知欲吗?”

张良一脸平静:“我已懂你,为何求知?”

诸葛亮:“……”

诸葛亮:???

他这是被反撩了吗?

为什么会这样,说好的他家前辈情商略低恋爱脑为零,被撩就一定会踩进陷阱的呢?

 

诸葛亮觉得不行。

虽说他早年隐居于山中,但自入世以来,已对人情世故了如指掌,连主公的恋爱大业都照样冷静旁观出谋划策。

结果同张良偏偏进展极慢,起初是有所顾忌,判断张良的性格可能想要慢慢来,但后来发现张良其实并不排斥恋爱这件事,反倒是自己处心积虑,真心话半天说不出口。

好容易说出几句,想不到张良如此百毒不侵,真是超出他计算范围之内。

 

 

“前辈,兵线重要还是我重要?”

“先生重要。”

“什么先生?”

“卧龙先生。”

“前辈,你抢了我的话。”诸葛亮忍不住道,“这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

张良淡然道:“有些事不必区分那么清楚,等哪天孔明想要离开,再分清楚不迟。”

诸葛亮:“……”


唉,算了。

不撩就不撩吧。

 

 

诸葛亮的智谋锋芒毕露,拥有同样引人注目的外貌,目光明澈深远,自信而自持。

张良的好却很内敛。他总是如此从容,谦让而温润,有时却又话中暗讽,言语直得可怕。

 

毕竟这世间还是笨蛋多,现在这么聪明好看还谈得来的人已经不多了,异地就异地吧。

再说,三国离楚汉也不算太远吧?

 

 

 

 

 

END.

 

之前一直欺负子房真是对不起,今天就欺负一下邦哥吧(不是)


对于新版良哥,伤害好像是高了那么一些

然而用着用着:?我的蓝条呢?谁偷走了我的蓝条?


另, 亮亮拜留侯时候吹良哥那句真是太苏了,根本不用撩啊(。


  114 8
评论(8)
热度(114)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