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得手的招式要善后

原本是想写逐梦之影x德古拉,后来发现这个展开越来越不受我控制,跟一开始想好的不太一样啊233




00.

 

逐梦之影在他的工作室里,接到了一则通讯请求。

 

 

 

01.

 

开头的内容无非是先夸他一通特工技巧高超,之后再旁敲侧击地问他临时受了谁的雇,言下之意已经相当明显。想他这两天入侵大汉系统这个勤快程度,就算不至于人人皆知,也肯定引起注意了。

韩信一边腹诽西楚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差,一边一本正经道:“规矩,不能透露老板信息,一个月内不接老板相关任务。”

对方也料到了他会这么说,很快放软态度道:“那能不能劳烦你手下留情,不要下手太重吧?”

韩信说:“什么意思?”

“我对项羽这个人还是挺了解的,只要我们大汉集团表现出一副吃了亏的样子,他肯定就不会计较了。”那人十分委曲求全道,“这样你也能轻松点,你好我也好,你觉得怎么样?”

韩信没答应也没拒绝:“我考虑考虑。”

 

回话间,他随手查了一下号码的IP地址,果然查不到,被防得死紧,随口道:“负责人是你?”

通讯那头似乎笑了一笑,说:“不是。这种工作不至于让我们首席直接来干吧?”

韩信点头道:“也是。那恭喜你,可以回去领奖了。不管他现在有没有在听,你就告诉他,我是因为你才答应的。”

对方似乎怔了一下,过了几秒才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可爱不行吗?”

对方语气依旧充满不解:“声音吗?”

“你的声音很像一个我一直在找的人,这么说够具体了吧。”韩信想了想,“就凭这个,以后你也可以来找我,我做事的效率你应该听说过,没有什么任务是办不到的。”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为难道:“我没钱啊。”

“你的话可以不收钱。”逐梦之影想了想,改口道,“前两次不收好了,以后看我心情。”

 

 

 

 

02.

 

“你也听到了,就是这样。”

 

切断通讯后,刘邦遣走一众部下,唯独留下自家参谋,立刻换下一脸平静,愁眉苦脸道:“什么叫我的声音像他在找的人?我应该没惹过他吧?”

张良想了想,安慰道:“逐梦之影只是说很像而已,而您与他素不相识,也许他只是把您当作一种精神慰藉,至少这次目的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也没什么不好。”

也有道理。

 

从这个月月初起,大汉的安全系统接二连三地被人堂而皇之地侵入,等防护设施慢吞吞地反应过来,对方早就远远避开,退而不斗,等他们警报停止,众人放松警惕,又卷土重来,故伎重施。

一来二去,并非是想抢夺任何东西,举动处处点到即止,入侵时间也十分规律。

据刘邦观察,这人仅仅是为了烦他们而已。

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今的联盟特工里,也只有逐梦之影一人了。

只要是不过分的任务,逐梦之影一般都会接。估计是对家集团前段日子被他们烦得不行,人傻钱多,索性请了逐梦之影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种入侵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危害,但集团上下人心惶惶,员工个个心惊胆战,十分影响工作效率。刘邦深切认为不能坐以待毙,本想尝试下和平谈判,孰料对方语出惊人,令他追悔莫及,何苦亲自上阵外交呢?

 

那日过后,逐梦之影果然没再出现过。

如果真像张良说的那样,干脆就利用起来,良心上倒没什么过不去,主要是逐梦之影以后万一不高兴了,反说他欺骗感情,着手报复,那他怎么可能挡得住?

想想还是自己的人身安全比较重要,刘邦终于决定放弃这种占便宜的行为,一周之后,主动再次联络了对方。

 

 

 

 

03.

 

“当然,怎么会不记得你。”对方道,“还有,我叫韩信,不用一直喊我逐梦之影。”

 

刘邦“哦”了一声,忍痛撇清道:“我仔细想过了,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你也应该不认识我。既然不是你要找的人,也就没必要差你做事吧,不太好。”

“你这话不对。”韩信奇道,“我为什么不能想找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呢?”

刘邦:???

一时竟无法反驳,如果见过照片也就算了,但韩信当初是凭借声音判断的,难不成他的音频竟然流传甚广,声音还如此有辨识度吗?

 

刘邦道:“那你是在哪里听说有这个人的?”

韩信沉默了一会儿,说:“这很复杂,我有点说不清楚。你长什么样?”

刘邦无言半晌,艰难开口:“是要我描述吗?”

显然韩信也觉得这不太靠谱,于是提议道:“这样,我黑一下你们大汉资料库,你告诉我员工编号,我保证只看一眼照片就走。”

 

刘邦大惊失色,这人简直把他们大汉的安全系统当花园,听他若无其事的语气,似乎还真不是件难事,他们的防护设置就那么不值一提吗?

刘邦谨慎道:“毕竟我也是大汉的员工,这样不太好吧。”

韩信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转而利诱道:“你现在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做什么都行,想不出可以先欠着,以后想到了再还你。”

 

刘邦妥协了。

对不住了,张良,谁让我只背得出你一个人的编号呢。

 

他刚报完数字,通讯那头立刻传来了一阵键盘敲击声,以及指尖点击触摸屏的细微声响。

这次过了很久,韩信也没有说话,甚至连操作的声音都停了,只能依稀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

刘邦没由来地感到紧张,又怀抱了一线希望,别是他们的防护墙其实还挺坚强的,没那么容易被黑进去吧?

 

又过了半晌,韩信终于重新开口,听上去有些失望,甚至还有一丝落寞。

“你好像不是我要找的人,你跟他长得一点都不像。”

“但是声音真的一模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后半句说得很轻,像在自言自语,但刘邦还是听见了。

“是吗?”刘邦心情复杂,“那你要找的人是什么样?”

“应该不是这种——”韩信似乎努力在想要怎么描述,“不是这种类型。应该笑起来很好看,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

刘邦:“……”

“你要说我喜欢他也可以,但现在我觉得你说话也挺可爱的。”韩信终于道,“所以你真的长这样?”

刘邦:“……证件照总归不是很真实。”

韩信似乎接受了,重振精神后认真道:“答应你的事我会记得,哪天你要是想到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刘邦只得说:“好。”

“以后也一样,只要你开口,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韩信想了想,“钱还是要收的,就稍微少收点吧。”

刘邦拿他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来,想了想又试探道:“那前段日子雇你针对大汉的到底是不是西楚?”

“怎么叫针对,我又没有针对。”韩信不以为然,“你想知道?是啊。”

“你之前不是说不能透露老板信息吗?”

“规矩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对方自信道,“哪怕你现在就告诉项羽我暴露了他的身份,我也一样有办法善后。”

 

 

也是。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04.

 

当天张良前来汇报工作时,刘邦面色十分凝重。

 

待他汇报完毕,刘邦缓缓开口道:“我有两个坏消息要说,你想先听哪个?”

张良:“……有什么区别吗,您都说吧。”

“第一个是,我们的防火墙在逐梦之影面前跟不存在似的。”刘邦气道,“就算我进去还得加载个半天呢,他连卡都不带卡一下的,这还能好吗?”

“确实是个问题。”张良点头,“我会派人去关注。”

刘邦大手一挥:“好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好像真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说好的素不相识呢,张良怔了怔,不解道:“怎么说?”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我的。”刘邦十分忧愁道,“但他一定想追我。”

张良:“……”

张良努力斟词酌句道:“您是不是有点太自恋……”

“是真的!”刘邦急了,“这很复杂,我一时跟你说不清楚。我还想着能不能拉他进大汉工作呢,万一今后被他发现我在欺骗他感情,会不会杀我灭口?”

张良:“……我们还是讨论讨论防火墙吧。”

刘邦盯了他半晌,忽然叹气道:“唉,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长得像一点呢?”

张良:???

“哦,还有一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刘邦道,“逐梦之影说,你看上去像是个好人。”

张良:“……”

 

 

 

 

 

05.

 

这事真不能怪韩信。

虽说在他的辞典里没有办不到,但就在上个月的任务中,他遇见了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

一言以蔽之,就是他在任务途中意外跳错了时空,按他本人的解释,他认为自己遇见了平行世界的刘邦。

这未免太超现实了,哪怕是到了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也依然无法被科学所证实。

当然,更超现实的是,他所遇见的这个——暂且称是另个世界的刘邦,是个吸血鬼。

 

 

韩信在那次任务中遇上了麻烦。

他的时空跳跃器出了问题,降落了在意料之外的地区。通讯器无法接收到任何信号,也没有足够的能源进行下一次跳跃。

月色下的古堡沉寂而神秘,就他良好的知识储备而言,他所降落的时代,应当是中世纪。

 

韩信想也不想,轻而易举地寻到窗口,跃身进入了建筑。

最好的结果是他能找到原材料,想办法制出燃料,好代替能源让他成功回去,但很快他就发现了这座古堡并非没有主人,还很有可能不是人类。

 

“在找什么?”

韩信回过头,一双血红的眸子在他身后轻轻眨了一眨。

这双眼睛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任何一台精密仪器,在黑夜里荧荧地发着亮光,微微弯着,似乎是笑盈盈地瞧着他。

韩信冷静道:“门。”

对方:“……”

 

韩信终于摸到了门把手,他习惯于全自动的舱门,微微愣了一下,才缓缓伸手一拧。

雕刻着繁复花纹的木门应声而开,背后一阵裹挟着月光的冷风忽至,数十只黑漆漆的蝙蝠一拥而至,其中一只不轻不重地蹭了下他的脸,结果不慎撞到墙边,委屈地抖抖翅膀飞远了。

逐梦之影在楼梯口花了一点时间,才确定了它不会自动下降,只好自食其力,手撑过楼梯栏杆,轻巧一跃,落在了一楼的地面上。

 

伯爵已经悠闲地倒好了红茶,点亮了昏暗灯光,迎接古堡来自未来的客人。

“如你所见,吸血鬼。”对方眨了眨眼睛,“看你的样子一定来自别的时代,但你长得真的很像我的一个——”

韩信道:“朋友?”

伯爵笑眯眯地接道:“敌人。”

韩信:“……”

他不由得对这个吸血鬼的戒备心产生了些许质疑:“如果真是那样,你刚才就应该立刻发动攻击。”

“可我发觉你不是啊。”伯爵坦然道,“那家伙来过我的城堡太多次,即使在黑夜里也不会找不到门在哪。”

韩信:“……”

伯爵继续轻松地介绍道:“我的名字是德古拉,如果你来自未来,可能会听说过我的事迹。”

韩信冷静道:“我是不是回不去原先的时代了?”

伯爵微微一怔:“为什么这么说?”

“传说中德古拉听见了绝望的诗歌就会现身。我要是回不去了,那我会很绝望。”

伯爵:“……你在讲冷笑话么。但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呢?”

韩信略微迟疑了一瞬:“逐梦之影。”

“唔。”伯爵微微弯起双眸,“我喜欢你的名字。”

他一定对所有人都这么说。

 

“你就没有遇见过什么长得很像我的人吗?”伯爵道,“在你的那个世界。”

在韩信良好的记忆里,答案是没有。

但不知为何他说不出口,德古拉顶着那么好看的一张脸瞧着他,就在他思考如何回应的当下,居然已经来到了桌前,走路一点声息没有,手往桌上一撑,鼻尖已经凑到了他的脸前,十分好奇地观察起了他的瞄准镜。

这个角度看来,伯爵睫毛纤长,尖牙被藏在菱唇之后,猩红色双眼流淌出一点暗色的光,绝非善类,却又感受不到什么敌意。

韩信吓了一跳,但没有躲避,于是吸血鬼弯起眼睛,善解人意地退了半步,留出了一段礼貌距离。

“好吧,你真的很像他。”他说,“他每次被我吓到,也从来不会躲。”

 

 

 

 

当然,后来韩信还是回到了原先的世界,在交与联络员任务报告的时候,对方轻描淡写地问道:“遇上了吸血鬼了吗?”

韩信大惊:“你怎么知道?”

联络员也吃了一惊:“你背后贴了张条子,是谁的恶作剧吧,我还想跟你开个玩笑来着……”

韩信:“……”

他找了一圈,果然找到张泛黄的纸片,大概是某本书上临时撕下来的一角书页,上头画了个歪歪扭扭的蝙蝠,还留着一枚由尖牙小心翼翼抿出来的圆孔。

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干的。

还自称是什么活了百年的吸血鬼,怕不是只有三岁吧。

 

他不可能忘记那样的样貌,也不可能忘记那样的声音。

他坚信这个世界的刘邦是一定会出现的。

 

 

 

 

 

06.

 

刘邦料到了韩信一定不信他的声音能和张良的脸对上号,但不知这人为何如此坚持,花了三天时间把他们的员工资料翻了个遍,甚至留下了“我觉得你们资料库的排版很不美观”这类的留言,令刘邦欲言又止,一时竟找不出任何话来描述感情。

刘邦不得不第三次主动联络了逐梦之影。

 

“猜到那不是你了。”韩信一点都不惊讶,“既然你是骗我的,那答应你的事我就不还了吧。”

 

这人也太睚眦必报了吧。

刘邦只得道:“既然这么执着于我们大汉,要不要索性考虑一下加入我们?”

谁知逐梦之影这回连考虑都不考虑,十分干脆:“你是刘邦么?是的话我就答应。”

刘邦:???

他应该没有暴露大汉首席的身份才对?

不过承认就承认算了,反正加进来也不可能不让他知道上司长什么样吧。

 

“是,但为什么非要我是刘邦?”

“那天的资料库里,就他长得最好看。”韩信说,“我觉得就是你。”

“看上去不像好人?”刘邦几乎放弃了,“我是大好人。”

“还行。”韩信认真道,“我喜欢。”

 

 

 

 

07.

 

关于刘邦在平行世界的人设是个吸血鬼这件事,非常不可思议,韩信决定以后再告诉他。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让自己在西汉大放异彩一下吧。

 

 

 

 

END.

 

 

确认过眼神,你是个好人!

 

顺便说一句,在逐梦之影的皮肤介绍视频里,训练营对的是德古拉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心想为什么要打刘邦啊,结果逐梦之影刚好二技能到面前说了一句:“因为可爱不行吗?”

你们快去看啊我真的有被甜到(盲目)


  122 15
评论(15)
热度(122)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