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错误示范

改版韩信强到我懵了,赶紧吹吹他,不然马上要被削了,怕是活不过测试服(……)


 


 


00.


 


事实证明,在君主面前夸别人,下场那也是要分人的啊。


 


 


 


 


01.


 


韩信被送去体验服改技能了。


 


他不在的日子里刘邦整天忧心忡忡,多亏张良一语中的:“君主放心,韩将军的外貌体态想必是不会改的。”


“要是改了我怕是要移情别恋了。”刘邦忧郁地叹一声,“你说怎么办,我还没找到新欢呢?”


张良:???


您开玩笑的吧?


 


 


韩信总算回来的那天,刘邦拉着他上下左右看了半天,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韩信见状,脸色一凛道:“君主为何如释重负,改之前的我很糟吗?”


“怎么会,关心你嘛。”刘邦笑道,“改成了什么样?”


韩信面露难色,道:“应该还是算没改完的,只是让我回来试试,肯定没过多久又要回去另改。”


刘邦道:“为何?”


韩信凛然道:“因为我实在太强了。”


刘邦:“……”


还好他早已习惯了韩信这种说话方式,依旧笑道:“其实我觉得你原来已经很强了,没想到还要往强里改,不给别人活路啊?”


韩信有些得意:“可能是觉得我只会打野,所以要在这方面精益求精,精得不能再精吧。”


“好事啊。”刘邦若有似无地笑了一笑,“反正你是我家的打野嘛。”


韩信看着他整个人都是亮的,半晌才点了点头。


 


 


虽说韩信自己说这不算改完,但全军上下仍然表达了对他归来的热烈欢迎。


毕竟他不在的时候无人打野,更无人练兵,将士一个个闲到发霉,极度期盼韩信再带他们躺一回。


刘邦见状不满道:“我改版回来的时候怎么也没见这帮人这么高兴呢?”


张良劝道:“君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大家都是很喜欢您的,只是没有办法表现出来,否则韩将军会不高兴。但对韩将军就不一样了,大家知道他心中有您,再怎么崇敬他也不会令人起疑。”


刘邦闻言吃惊道:“这就是他们全在我面前说韩信好的原因?这才是真正令人起疑的点吧?”


 


 


 


 


02.


 


这方面的原因自然是有的。


比如韩信某天监督练兵监督到一半,忽然问手下:“我好不好?”


手下一个个被带躺带到热泪盈眶,感动到模糊,纷纷点头称是。


韩信满意了:“知道就好。”


于是,迫于韩信淫威,全军上下没有一个敢不在刘邦面前说他好的。再者韩信也确实优点很多,不怕没东西夸,添油加醋还是比胡编乱造轻松多了。


以前刘邦在军中乱晃的时候,偶尔见到一两个兵士长得端正的,总会随口夸一句:“小伙子长得不错哦。”


对方大半受宠若惊:“不敢不敢,君主您更好看。”


刘邦就可以欣然接受,笑眯眯回一句:“那当然,大家都这么说。”


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他每每抛下此句,对方十有八九诚惶诚恐道:“不敢不敢,大将军更帅,属下比不过大将军的万分之一。”


刘邦:???


干嘛啦?什么意思啊?


 


虽说刘邦自认除开缺点,性格特点也就所剩无几了,当初同项羽隔空对骂的时候,项羽怒斥他无耻,称其流氓行径已经上升到了六亲不认的高度。刘邦遭此评价,不仅不生气,反而倍感亲切,啧啧称奇,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荣,恨不得说声谢谢。


刘邦想,毕竟是敌人嘛,骂得再厉害也情有可原,况且这点段数,根本不会让人生气。


 


但部下若是不觉得他好,那就很有问题了。当初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乱世偶像派吧,仗着自己长得颇有几分姿色,能用脸解决的问题绝不动用实力,不然怎么凭空会有这么多人愿意跟着他呢?


除了长得好看以外,还有个优点是特别擅长听取别人的意见,只要是吹得似乎有几分道理的他都愿意信,行不行好歹试一试嘛,顶多再被张良抢一次筷子,得了天下想想也不亏啊。


 


思及此处,刘邦终于觉得,哪怕是如今在王者峡谷里重新起家,还是得靠韩信,你们再怎么吹他我都忍了,不惹他总行吧?


 


于是刘邦手一挥,下面有请改版归来的大将军韩信来给大家讲几句话。


韩信毫无准备地上台,沉默了一阵,冷静道:“我真的很强。”


刘邦善解人意地把他拉下了台。


 


 


 


 


 


 


03.


 


总之,刘邦除了得知韩信在说话方面没有任何长进以外,韩信究竟被改成多强,还是得打一场才能见分晓。


 


一局未半,韩信经济遥遥领先,富可敌国,打人的时候由于经济压制,根本看不出究竟改成多强。


“我可以表演一下只身一人冲进泉水。”韩信大义凛然道,“但这次若是被他们发现我必死无疑,君主先别推塔。”


刘邦惊道:“知道要死何必还去,不至于这么想秀吧?”


韩信有些失望:“君主若是不想看那就算了。”


刘邦:“想啊,快去。去的路上记得别刷了,还能死得便宜点。”


韩信:“……”


 


刘邦本想开口问要不要自己开大招跟着,但考虑到他对改版之后的韩信技能不甚熟悉,万一没配合好,不仅有失颜面,还可能丢了性命。


脸他倒是丢得起,就是有点丢不起命,既然如此,还是在旁看着就行。


 


但韩信实际上没有死。


因为对面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冲泉水的事实,让他抗了两下塔又兀自出来了。


 


由此刘邦总结道:“真的强,好像都不需要我了,我也就是给你加个免伤,你这不都自己有了吗?”


韩信一惊,忙道:“不,我觉得还是需……”


还没说完,就听刘邦失望道:“那我带终结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带个治疗救救脆皮队友,免得他们被刺客抓了全都怪我。”


韩信想了想:“打野么,对血条太厚的人都没兴趣。”


孰料刘邦忽然笑道:“那你对我呢?”


韩信认真道:“君主不一样,君主很可爱。”


 


 


仗着自己改后过于强的事实,后期浪进人堆差点出事,好在一件辅助装备及时救人于水火。


两个前排都在场,韩信也没注意是谁出的,赶紧打开面板瞧了一眼,果然这装备来自于刘邦一人,于是立刻出声道:“多谢君主。”


“还是需要我吧。”刘邦有点得意,“风之轻语好不好用?”


韩信思考了一下,诚实地问道:“那是什么?”


刘邦笑道:“救你的东西啊。我升级一下算了,升级一下更好用。”


韩信沉默了一下,道:“再强也是需要君主的。”


“可不是么。”刘邦云淡风轻道,“不然我为你做个装备干什么?救我自己啊?”


 


 


 


 


04.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这么难伺候呢?”刘邦叹道,“我都建立汉朝了,让我骄傲一下还不许,打天下都说韩信功劳最大,我就偏说是萧何,谁知官方看不起他,至今也没让他露个面,怎么会这么惨啊?”


张良动容道:“臣也十分思念相国,期盼他早日上线。但相国想必也认为韩将军功高无过,君主切莫怪罪。”


不说还好,一说刘邦更气了:“就你跟萧何,你们两个净会帮他说话,跟当初一个毛病。”


这回没有萧何跟着劝了,张良一个人唯恐拗不过刘邦,压力很大,思前想后,终于劝道:“君主既已得天下,想要守天下,依旧不能把韩信当外人。”


刘邦没好气道:“那我要怎样?难道把他当内人吗?”


张良神色一凛,决然道:“万万不可,君主,我给您多写几篇信邦,您可千万打消这个念头。”


刘邦:“……”


 


 


反正是张良自己说的,刘邦索性拿他的话当真,从此向张良催更成了刘邦每天必做的事。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张良苦不堪言,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祸从口出。


 


终于,某日季汉使者到访,声称两阵营需要良好交流,邀请他们前往。


“我以前也是有正经外交官的呢,现在可好,来了王者峡谷,又是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刘邦心有戚戚焉,“这事重言不行,他这个人不会说话,子房你又不喜出门,还是得我亲自去。”


此番大好机会,张良赶紧主动申请,表示自愿前往蜀汉出差。


他的理由如下:“常言道,君闲臣忙国必兴,君忙臣闲国必衰。虽说如今能用之人甚少,有什么事还是应当委托臣去做。再者,臣在季汉也是有熟人的,还可前往叙旧,一举两得。”


“是吗?”刘邦闻言喜形于色,“那你去吧,我记得他们阵营里有个将军叫赵云对不对,你赶紧学习一下如何正确夸重言,不夸够千万别回来。”


张良:“……”


 


您哪里不满韩信,明明还是喜欢他。


 


 


 


 


 


 


05.


 


难得愿意走出房门迈向社会,张良自然受到了季汉的热烈欢迎。


 


“一路过来,似乎没有见到汉军服饰有什么统一的颜色。”张良想了想,“你知道我们君主四处征战时,汉军的标志色是什么颜色么?”


说好的叙叙旧,怎么上来还是得谈政治。刘备心里忧愁,不得已认真思考了一番,犹豫道:“紫色?”


张良:“……”


怎么会是紫色呢。虽然君主看着是很紫,但汉军拿紫色作标志岂不是十分奇怪。


张良说:“红色。”


刘备大为震惊:“什么,我祖上当真嫁红随红了吗?”


张良:“……???”


这届后代的思想都怎么了?


 


张良谆谆教导:“君主斩蛇起义,相传为斩杀了白帝之子,因此汉军装束旗帜均为红色,是为了纪念君主为赤帝之子。”


刘备恍然大悟,脑补了一下汉军全军将士手握小红旗冲锋的场面,觉得还有几分激励人心,但很快又为难道:“唉,留侯您有所不知,这颜色我虽有心继承,但季汉的敌人里,有个叫东吴的,临水而居,偏偏热爱火计,红色已经叫他们给占了呀。”


两军交战,总不能颜色相同吧,到时候分不清敌我,多影响战况。


刘备一副兴复汉室怕是要忍痛弃红色于不顾的样子,张良刚想开口安慰,便听蜀汉手下忽然来报:“军师到了。”


 


话音未落,诸葛亮已经迈进门来。张良不由得心里叹息,三段位移的人就是不一样,羡慕都羡慕不来。


诸葛亮不悦道:“前辈来作客,主公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刘备忙道:“留侯同我探讨正事,一时没来得及。”


“哦?”诸葛亮好奇道,“什么正事,可否告知一二?”


刘备欣然答道:“留侯说,我祖上因为太过喜欢韩信,所以把汉军标志色定成了红色。”


诸葛亮:“……”


张良:“……”


诸葛亮十分意外:“我可没听说过此事,主公怕是听错了。”


刘备严肃道:“那可不是,人非圣贤,难免有疏漏之处。好好听留侯的话,他说的一定没错。”


张良:“……人与人的头脑……”


 


总之,好在诸葛亮来了,刘备恰巧有人可求助,道:“如今我有心继承汉军之红,但东吴已将红色占了,孔明可有什么策略?”


诸葛亮干脆道:“别用。”


刘备深以为然:“有道理!”


张良:“……”


刘备不解道:“留侯为何如此郁闷?”


张良神色复杂道:“我若是如此跟君主说话,怕是有十条命都不够使。”


刘备意外道:“怎么,我祖上性情如此暴躁吗?”


张良道:“并非,但军中可能会有人以此为由,找机会讨伐我,君主事后得知再阻止怕是也迟了。”


刘备露出宽厚的微笑:“都说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毕竟我中道崩殂了,创业之事多亏军师费心。留侯想必也为此尽心尽力,遭人背后排挤是难免的,真是委屈您了。”


张良:“……”


张良不好意思说自己建国没多久就请假回家了,理由是他要修仙。


朝中大事尽是萧何在操心,而这个操碎了心的可怜相国至今也没能在王者峡谷露面。


 


 


 


 


06.


 


对于刘邦与兵士对话的事,韩信的重点当然全在于“刘邦夸某个将士长得不错”上面,并对此不以为然道:“君主一向是见到好看的就喜欢了,我又怎么阻止得了。”


于是手下战战兢兢道:“大将军您不生气?”


韩信想了想:“倒也还好,我心里知道君主最喜欢的依旧是我。”


 


“要是说哪里不好,那就怪萧相国吧。”韩信理直气壮道,“谁叫他给了我个错误示范,说君主不喜欢表现好的,就喜欢人犯错呢?”


 


再说了,背锅的关键就在于,谁叫萧何不在呢。


 


 


 


 


END.






你们西汉还招人吗我愿意去成为这样的将士(不是


今天也在思念萧相国!(



  156 13
评论(13)
热度(15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