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西汉组/信邦]相国行事历

总之,是萧何第一视角(。

一点点历史参考,一点点峡谷背景,其余都是杜撰

西汉组全员+信邦,我永远喜欢西汉组(大声)





00.

如果说我跟刘邦的结识是年少无知,我们和张良的相遇是纯属偶然的话,那我们遇见韩信,一定是命中注定。

 

 

 

 

01.

后来我跟张良讨论起这个问题,当时秦王暴政,民不聊生,起义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为什么偏偏刘邦万里挑一,这么多人都愿意跟着他呢?

原因一,可能因为刘邦是真龙之子,天选之人,就算什么都没干,也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气质,是不是主角,一看就知道。

原因二,可能是因为刘邦长得好看,众人看上了他的美色。

 

张良坚持认为是前者,而我坚持认为是后者。

至于刘邦自己,他坚持认为两者都是。

 

 

 

02.

我和张良各执己见,最后只能去问韩信。

韩信看了看张良,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我觉得韩信肯定在心里认同的是我的观点。

 

 

 

03.

刘邦是谁?没心没肺没天理,没脸没皮没良心。

虽然他本身不太争气,但他的天子之气是真的争气。

反正刘邦就是要被拥护,谁敢说不,我马上吃纸给他看。

 

 

 

 

 

04.

由于我当时的不懈努力,追随刘邦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和张良的初遇,是在某日的集市上。

主要是张良一系列超凡脱俗的举动,引起了我和刘邦的注意。

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尝试用多种语言同小商小贩交谈。

我们观察了半天,才发现他的本意是买吃的。

 

刘邦对我说,这人要么就是王公贵族,要么就是神仙下凡。

很简单嘛,你看,我们平民全会做的事,他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证明,刘邦说得一点没错。

可以说张良两个都是。

 

 

 

05.

其实买吃的这件事很容易,就算什么都不说,别人也往往能明白你的意图。

张良做不到的直接原因是他不懂得待人接物。

而根本原因很简单,他没钱。

 

 

 

06.

刘邦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虽然刘邦也没钱,但是他擅长花言巧语。

论用长相和言语骗吃骗喝,他比起张良不知熟练多少了。

 

 

 

06.

总之,刘邦替他解围,博取了他的信任。

我们问及他的来历,张良轻描淡写道:“秦王暴政,毁我家业,我花钱雇了几个打手刺杀他,但因种种原因没能成功。如今此事暴露,为避免被他派人抓住打断腿,我一直隐姓埋名,四处流浪。”

 

这话信息量太大,我和刘邦大惊失色。

刘邦的重点在于:“看你是个文化人,居然刺过秦?”

我的重点在于:“隐姓埋名?四处流浪?”

 

刘邦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问张良考不考虑跟着我们混。

张良却说:“不考虑。”

 

 

 

 

07.

张良说:“我直接同意。”

 

 

 

08.

其实张良警惕性很高,换了别人坑蒙拐骗,他根本不会信。

但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我们,一个原因是刘邦当时一眼就看出他很为难,并且想也不想地伸出援手。

另一个原因是他的确无处可去了。

反正不可能是因为刘邦看起来很像好人。

 

 

 

09.

为求证,我问了张良。

张良依旧轻描淡写道:“我说话,大家一向都听不明白。只有刘邦能明白,我不跟着他跟着谁?”

 

至于为什么刘邦能明白,这是一个千古谜题。

可能刘邦注定了要干大事,上天必须要给他一位智者相助吧。

 

 

 

10.

总之,刘邦和他一见如故。

像张良这种不通俗事的人就很麻烦,实在很需要跟着一个靠谱的人混,不然会没有饭吃。

显然,刘邦很不靠谱,但那时的张良竟然认为他还不错。

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11.

鸿门宴形势急迫,张良功不可没。

张良说,对面有个人他认识,可劝人家挂机。

想了想挂机好像还不够,干脆让他演吧。

遂救刘邦一命。

 

对此刘邦委屈地撇嘴,项羽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简直无情。

张良劝道,没关系,我们以后再打回去就好。

刘邦又高兴了,说,子房你不愧是刺过秦的,想法就是暴力!

一旁的我:???

 

 

 

 

 

12.

后来,张良顺便得出结论,没有打野是不行的。

刘邦也随即得出另一个结论,张良脑子非常好使,是人间智慧的结晶,以后我们需要动脑子的事,就全部交给他了。

而刘邦自己又是老大,是什么都不用做的。

……那岂不是动脑子以外的事全要交给我的意思吗?

我觉得不行。

于是,找一个武力值高又不怕累的帅哥打野加入我们,成了我当时最大的愿望。

 

 

 

13.

无疑韩信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追之前没有人告诉我他是三段位移啊?

 

 

 

14.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月下,我终于重新找到了韩信。

然后把我这几个月来一直坚持在干的事情不遗余力地又干了一遍。

那就是在韩信面前吹刘邦知人善用,在刘邦面前吹韩信国士无双。

唉,虽然都是实话,但不知为何我吹得心里这么苦呢。

 

 

 

 

 

 

15.

出于我对韩信的了解,他从小就很桀骜不驯,是个问题少年。

无论给他什么职位,他好像都看不上。

如果一定要让他满意,只有封给他大将军了。

 

我以为我这么提议后刘邦会打死我,没想到刘邦竟然同意了。

刘邦是这么说的。

“我要是不封他大将,他就不会留下;他不留下,就势必没法干出什么大事;他不干事,我就依然看不出他的才能。要想打开这个死循环,我一定要封了才成啊。”

虽说这种情况不存在,但我出于多虑,还是问了一句:“那万一他让人失望,您都已经大费周章地封了他大将军了,岂不是丢人?”

刘邦奇道:“我什么时候怕过丢人啦?”

靠,有道理。

 

 

 

16.

虽然韩信的就职演说发表得十分糟心,但刘邦心意已决,一定要看一看他究竟有什么才能。

当天他们二人彻夜长谈,我也不知道他们谈了点什么,总之刘邦第二天就表示自己跟韩信命中注定,相见恨晚,以后军中大事,全交给韩信来处理。

 

我泪流满面,当时的夙愿终于是达成了。

我就知道,不但要给刘邦找个有能力的人,还一定要找个帅的,不然他是不会这么高兴的。

 

 

 

17.

之后我对张良说:“我觉得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张良点了点头:“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很复杂。”

张良根本没懂我的意思。

 

 

 

 

 

 

18.

我意识到楚汉之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我要见证一个时代的来临了。

 

但事实是,我们不仅要打仗,更要去王者峡谷里打架。

按刘邦的意思,他一时半会儿隔着楚河汉界气不死项羽,就要双管齐下,在王者峡谷继续气他。

 

刘邦是必须要去的。

谁敢让刘邦留下,我第一个跳起来打死他。

韩信也是必须要去的。

他刚被封了大将军,意气风发,迫切希望立刻干出点大事来证明自己。

 

至于张良,按他的性格多半会花点时间考虑考虑,不会立刻就下决心。

但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对他来说又悲又喜、不悲不喜、悲中带喜、喜中带悲的事。

那就是他在跟着刘邦之前,本因在家乡跟着的老大,被项羽给弄死了。

悲是因为他再也回不了家了,喜是因为他没了后顾之忧,可以安心跟着刘邦了。

人生有时就是如此矛盾。

张良再也没有离开过我们。

 

 

 

 

19.

我觉得自己不擅长去王者峡谷打架,但刘邦执意要让我去。

他的理由是,能群殴何必单挑呢,既然要群殴,人就要越多越好。

再说了,张良也不喜欢打架,连他这么宅的人都决定出战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去?

我勉为其难答应了。

 

 

 

 

 

20.

描述一下双方战力。

我方,汉王刘邦,大将军韩信,军师张良,管内政的我,以及一票没有人设的将领,若干士兵。

敌方,西楚霸王项羽,他对象虞姬,以及一票没有人设的将领,若干士兵。

 

 

 

21.

然后张良小声告诉我,其实我也没有人设。

我很生气:“没有人设怎么了?我可是最早遇见刘邦的人,刘邦最喜欢……”

韩信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刘邦最喜欢的人是我推荐给他的。”

韩信坐下了。

 

 

 

22.

说到这个,我想起刘邦描述过他喜欢的类型。

刘邦说,反正又天才又努力,长得还帅,骄傲一点也没什么吧。

韩信闻言美滋滋:您过奖了。

刘邦:啊?我在说我自己。

韩信:……

 

 

 

 

23.

刘邦可能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由此,我立刻决定私下教育全军将士,不要在汉王面前夸他貌美,要夸他帅。貌美可以在背后说。

至于好看这种简朴的褒义词,想说就说吧。

 

 

 

 

 

24.

对了,那顺便再描述一下我方外貌。

韩信长得很不羁。

刘邦长得很妖孽。

张良长得很有文化。

当然,如果忽视他脚上穿着的拖鞋的话。

 

反观对面二人。

项羽长得很豪迈。

虞姬长得很柔婉。

 

但用韩信的话来说,这个看似豪迈的人其实就是妇人之仁。

而这个看似柔婉的人抱着个二技能,根本就切不动。

 

 

 

 

25.

刚到王者峡谷,还没开场,我们就遇见了项羽。

还没说话,一阵杀气扑面而来。

 

因为项羽一向说不过我们,所以项羽选择直接动手。

韩信本来就很敏捷,所以他迅速跳开了。

刘邦本来就很怕死,所以他立刻套盾了。

张良本来就很警惕,所以他当即转身回撤了。

 

我???

光荣负伤。

 

 

 

 

26.

我这一伤,错过了峡谷成员报名的日子。

下一次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我跟刘邦保证,不管他们三个在峡谷被揍成什么样,我永远与他们共担荣辱,同甘共苦。

话虽如此,刘邦还是非常难过。

但更难过的是张良。

这意味着他得独自面对秀恩爱,不仅是敌方的,还有我方的,甚至找不到人来吐槽。

 

 

 

27.

哦,你问大将军和汉王怎么就在一起了?

靠,我要是知道得很详细,我还想活吗?

 

 

 

 

28.

总之,知道了他们这点破事以后,我不禁对张良有了如下感慨。

“良啊,你以后若是也遇见了喜欢的人,希望那人一定要很会照顾人,把你照顾好了才成,这样我才能放心啊。”

张良长久地看着我,神色复杂:“你说这话,有几分像我的母亲。”

我:“……”

张良:“而且你这话,十分像是命不久矣。”

我:“……”

 

 

 

 

 

29.

不过张良总体还是很听话的。

自从我劝他不要总穿拖鞋出门,可能会着凉以后,他就真的再也不穿了。

这么一看我真的很像是个含辛茹苦的老母亲。

 

 

 

 

 

30.

后来他们三个在王者峡谷里参战,我依然宅在后方打call,以及负责在创业资金里拨点钱给他们买皮肤。

我们的基本战略是,先在皮肤上震慑对手,再靠韩信偷塔取胜。

 

 

 

 

31.

某日发现他们探讨峡谷战略,其中还包括了对我加入以后可能的位置分析。

 

我十分感动:“其实我想当个打野。”

韩信斩钉截铁道:“不要。”

我:“……”

我:“那我想当个法师。”

张良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道:“那你可要想好了,你一局是不会有蓝的。”

我:“……”

我:“要不我还是当个坦克?”

刘邦大喜过望:“那敢情好,你一定记得站我前边啊!”

我:……

我:???

 

说是这么说,我知道他们还是很期望我早日上线的。

大概吧,唉。

 

 

 

32.

不管我是什么位置,有朝一日能上线就好了。

但他们每个人都被改过一遍有余了,还是没等到我上线。

毕竟一个队伍不能没有后勤啊,如果没办法出场,我就希望他们三个不要被削,越改越强,扬眉吐气,那也算心满意足了。

 

刘邦奇道:“这么好说话的啊?”

韩信说:“太强了是要被ban的,当然,一直以来对面想ban的英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张良道:“别急,如今在汉军中的人气,你就仅仅排在汉王、韩将军、以及我的后面,下一个上线的不会不是你,我以言灵之书保证。”

我:“……”

 

 

 

33.

这帮人是如此地不会说话,但我当然还是选择原谅他们。

谁叫你们三个是我最在乎的人呢。

 

 

 

 

 

 

END.


我不知道相国是什么性格!按历史编的!如果真有朝一日出了可能会被打脸吧(做梦



  143 48
评论(48)
热度(14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