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喻王]点水

大眼单箭头有。喻←王向的喻王(什么

老早以前的点文……拖了这么久实在抱歉! @扣子安利好手 

感觉我又带了卢刘玩儿。

单箭头不是lo主的错 是点文的姑娘太心脏了(


 

00.

 

他们在很多年后遇见,喻文州笑起来还是有当时的意味,不疏远也不暧昧,距离把握不知几个身格,总之,并不是王杰希想要的。

 


01.

 

那年全明星赛,蓝雨距离不近却来得最早,王杰希带微草做庄,和喻文州说的都是些不紧不慢的话题。聊到一半,卢瀚文噔噔噔跑过来,直扯喻文州衣袖,表情有点少见的郁结。

“队长!我刚刚不知怎么惹黄少生气,他说聚餐不带我啦……”

“做咩啊。”喻文州低头笑了,“你同少天讲,说我同意的。”

“嗯!”

卢瀚文欢快地又噔噔噔跑走了。

王杰希就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他们对话。

喻文州转头对他笑笑,抱歉啊,王队继续说?

他觉得那两种笑容不大一样,但具体的又不高兴想。

在喻文州的生活里,他向来没有住得太近。

 

开赛前高英杰悄悄扯扯他的袖子,王杰希回头,少年犹豫地开口。

“那个队长……你旁边领子翘起来了……嗯。”

“哦,谢谢英杰。”

他伸手将衣领拉平,白皙手指在那上面停了一会,捏出了一个浅浅的压痕。

微草队长的仪容仪表难免一次不到位,当然值得原谅。但他此刻在想的,却并不是这个。

他和喻文州,刚才一次说了那么久的话,对方都没有发现这点。

而上回见面,他是一眼就看出喻文州又换了手表的。

 

比赛抽签不是同一组,又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唯一有可能面对面碰上的是团体赛。结果那场术士索克萨尔不幸成为集火对象,被两名近战两名远程围着打,牺牲惨烈。王杰希的王不留行也是团队谋杀中的一员,扫把连拍简直是在索命。他一身黑色斗篷,索克萨尔亦是黑袍,灭绝星尘的星辰效果显眼得不得了,仿佛就是那么点星星闪啊闪的,最后把那个动作很慢的术士给闪死了。

“……太残忍了。”喻文州事后苦笑着说。

 

王杰希本来是想说点什么的,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真是抱歉了」?

「这不算残忍」?

突然吐槽易遭非议,他觉得自己特作,想想还是算了。

刚才的截图不要也罢。

 

 

比赛圆满结束,众人难得见次面,惯例要找地方聚。王杰希带着一个因没进全明星而暗自置气的刘小别,一个还在偷偷努力认人的高英杰,对这种场面着实也不甚感兴趣,身为庄家,不得不去。

KTV里又吵又乱,王杰希眼尖地发现喻文州早有回酒店的意思,果然不出一会,他就过来打招呼说打算先走。

他点点头,喻队要送吗?……好。那路上小心。

 

酒店不远,喻文州选择了步行。走了大约几百米,身后隐约有追上来的脚步声。

“说好的不送呢?”

“……”

王杰希对着对方的笑脸一张很没辙,把手里的物件递过去。

“你忘记了围巾。”

喻文州笑着对他说谢谢,围巾上的温度还没散尽,暖意传递过去,免不了被当作交情甚好。这时候他的手机正好一震,向王杰希做了个抱歉的表情之后把它从衣袋里拎出来,手指划了几下打开锁屏。

王杰希迅速瞥了一眼屏幕,背景简洁干净,不是什么人的照片,也不见水汪汪的蓝雨蓝。

喻文州处理完信息,把手伸进口袋对王杰希微笑。

“王队,下回见啊。”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蹙起眉,因为他发现,自己找不出一个理由来挽留。

那条围巾一路上,是被王杰希捂热了的,而如今下摆散在风里,随着它主人的脚步,与这个阴冷的冬天一起渐行渐远。

 

其实他不介意他哪里亏欠他一点什么。

可是好像他终究什么都没亏欠。

 

02.

 

还有一回便是刘小别被拜托买饮料。少年揣着喻文州的钱包表情绝望,被王杰希安慰地拍了拍肩膀,哀叹一声认命地跑走了。

喻文州转头笑道:“辛苦你们后辈了,王队不怪罪吧?”

这自然是怕他护雏了。王杰希摇摇头:“不会。”

喻文州同他说话,向来措辞很工整。这会儿当然是玩笑话,语气却很客气。

王杰希又看了他一会儿,才慢慢地又将视线转回屏幕。

 

刘小别挂念比赛,一去一回没花多久,也不好打扰看得正专注的,暗挫挫把袋子传来传去让他们自己分。卢瀚文重新挤到他身边,也不急着拿,瞄了眼,小声惊叹道:“小别前辈记忆力超群!这么多不一样的都能记得住诶!”

“你傻了吗。”刘小别白了他一眼,“我不会记手机里啊。”

“……哦。”卢瀚文摸摸鼻子,伸手接过了对方扔过来的罐装饮料。

“喝你的去。”

 

传完一圈到喻文州手里,他拿掉之后塑料袋里还剩两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整个袋子都递了过去。

“王队,哪个是你的?”

他压低声音,为的是不影响比赛的进行。

王杰希意外地反应了半秒,才把手伸过去。

“谢谢。”他简短地说。

 

刘小别不可能记住种类这么多的饮料,但他起码能记住自己的和卢瀚文的。

而喻文州,他不记得王杰希的。

他只记得王杰希为人谦和必定最后才拿,却不记得他要了什么。

 

就比如,王杰希是什么人,他知道。王杰希是什么类型的人,他有印象。但王杰希是什么样的人,他就很难明白了。

或者,他没去明白。

 

03.

 

“每次都是音频啊。不喜欢打字?”

“不是。就是稍微……体谅你一下。”

喻文州在那边笑了,说王队怎么连你也嫌弃我手残。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说,没这意思。

他的声音稍微还带了点笑意,安稳而又自持,让人很难看出真心。

 

刘小别在和卢瀚文视频的时候眼尖地看到电脑旁边一盆盆栽。小小的。也不起眼。

“你啥时候也种这花花草草了。忒文艺,不适合你。”

“……啊?”

有点眼熟,他便多看了几眼,随口就问:“哪买的?”

“我不知道呀。”卢瀚文不明所以地眨着眼,“是队长给我的,说我这么小就一天到晚对着电脑不太好,多看看绿色植物有好处——小别前辈你怎么啦?”

“没没没。”

刘小别摆摆手。他认出来了。

那盆小小的兰草,他亲眼看见他们队长栽在花盆里养了半年,好生伺候,在某一次柳非无意间说了句“队长你养着是为了送人吧,这样表达心意超级特别!”之后,没过几天,它还真的不见了。

当时他们一帮人还猜,是送给谁了。

刘小别抓抓头发。

“喻……那啥,你们队长给你的时候怎么说?”

“没说什么呀……”卢瀚文努力回忆道,“就说正好有盆植物,就拿来给我啦。”



从不彰显的君子之爱。

只是让人不明白,它为什么不彰显。

 

 

刘小别有个看起来不尊重人的坏习惯,跟人说话也喜戴耳机,顶多把声音调低。

里头音乐还在放,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随机切换,女音温温然。

 

 

「我愿意主动被你选择 你却不说话 

准备涟漪等着你 降低坦白的门槛 

 

70亿个灵魂都在找同个永恒 

以为我们终于等到单纯

你把话说完了 爱领走了 

我在原地确实空得单纯

 

我大可继续对你好 

不介意蜻蜓点水般的打扰 

虽然你明明 停靠那么久 

 

只怕我对你的好才是打扰 

只怕我对你的好你不需要」

 

04.

 

单恋会有多辛苦?

我想与你到哪步,我不说,你不懂。

 

 

05.

 

很久以后王杰希再回忆起荣耀生涯,总有些什么是遗憾,比如三连冠中间截断,比如魔术师打法花无重开日,再比如,一个人。

 

——这个人,对就和你隔了一个位置,笑得很温柔这个,他是谁?

——嗯……国际赛时候的队友。他是2号。是队长。

 

实在不是我的谁。

 

 

爱情这种东西奢求不得,点到就很可以。

理性的人往往都这么想,往往也爱不真切。而他,很不幸是的。





END.



歌名是《点水》。

组织不要开除我 我仍是坚定不移的喻厨王厨喻王厨(

惯例安利:全职语c群 门牌号227103844 来玩呀XD




  170 41
评论(41)
热度(170)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