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邓王]庭院深

2.20邓复升生日快乐!(赶着死线……

关爱骑士,人人有责x


 

 

00.

 

他一直知道自己走在一条怎样的路上。

 

“不站你身前了。”他说,“现在我好陪你走下去。”

 

 

01.

 

邓复升自从退役就跟退休了似的,特别有闲情逸致,家里花鸟虫鱼就快养满了,这会儿因为季节原因,院子里看起来没那么葱茏,但多少也是有点儿绿意的。

王杰希推开院门,院落里尽是花花草草,金边吊兰长势喜人不畏严寒,石榴月季倒是都叶片落尽,做出迎接早春的姿态来。

只是没人。邓复升不在。

他在院子里绕了两圈,在桂花树前停了脚步,摸出手机给邓复升打电话。

 

“你不在家?”

“嗯,怎么了?”

“我在你家院儿里,你院门没锁。”

“杰希你来也不说一声啊?”

“你今天不方便?”

“没,买东西而已。”那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估计是在街上。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就听见那人说。

“得,你等会,我马上到家了。”

 

 

王杰希进门特别熟门熟路,他们家住得近,前两年邓复升没退役那会儿他没少来。

 

“你现在还是一个人住啊。”

“对啊。”

 

邓复升家里养了只鹦鹉,阳台上一根横杆,鸟笼就挂上头,天天好生侍候着,养得羽毛鲜亮招人喜欢。王杰希进屋就听见一声模模糊糊却很响亮的欢迎词,特别给面子,于是也很给面子地上了阳台去逗鸟。

 

邓复升外套脱了东西放下,第一件事就泡茶倒茶,壶嘴压低,液体匀匀流进茶杯七分满,汩汩流淌的声音盖过他一句话刚好放轻。

 

“我是不是一个人住,其实您一句话的事儿啊。”

 

王杰希专心致志地在逗鸟,好像一开始就没在等着他回答,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02.

 

王杰希捧着邓复升给他泡的茶,把手指伸进笼子蹭蹭鹦鹉的羽毛。

“叫队长。”

鹦鹉早些年和他混得熟,拍拍翅膀毫无顾忌。

“大眼儿!”

“叫队长。”

“大眼儿!”

……

 

邓复升在一旁听着,边摇头边笑。

“您别忙活了,这不受教的,连我的话也不听。”

“真的?”王杰希眨眨眼睛,“你来试试。”

邓复升手里提了半壶茶,依言过来用指关节敲敲笼子。

“给个面子,叫杰希。”

鹦鹉乌溜溜的眼珠转了转。

“王杰希!”

“哎。”王杰希淡淡地应了,然后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这不是挺听你话的么。”

“哪能啊。”邓复升还是笑着摇头,回去把茶壶搁了茶杯端了,自己喝一口,“这鸟不聪明,也就记得这一个名字了。”

 

我也不聪明,这辈子就记得你这个人了。

 

 

 

邓复升虽然是退役了,在微草后台群仍有一席之地,许斌接手了独活,顺手又帮他申请了一个QQ号,加进群里,偶尔也问问战术。

他电脑开着,群也开着,刚好瞥见以许斌为首的几个人@了一排的王不留行,往上翻翻记录,这几个后辈好歹正经了一回,似乎是想问队长年假结束后的具体计划。

他看看王杰希背对着他的身影,开始敲字。

 

邓复升

杰希在我这儿。

邓复升

他在……数我家的鱼丸。

 

 

这话倒是真的。那会儿他刚拉开冰箱冷冻柜往里塞速冻,王杰希仅仅是看了一眼,惊讶于它们的种类繁多样式齐全数量绰绰,又发现角落里用保鲜袋装好的若干鱼丸贡丸,忍不住问这做法有何讲究。

“没什么讲究。”邓复升说,“怕太多了放不下,吃了一半,盒子占地方,就倒腾成这样了。”

“我数数?”

“……您随意。”

 

结果王杰希真的开始数了。

纵然邓复升不再为微草发光发热,王杰希的队长气场依然不减当年。哪怕是数个鱼丸。

邓复升就这么看着王杰希兴致盎然地把他家的速冻食品统统数了一遍,感觉自己真是不懂这个魔术师了。

王杰希问:“你平时常吃这些?”

“也不算,这不过年吗。”

王杰希了然地点点头,抿了抿嘴唇。

邓复升继续说:“平时菜也会烧,就有时候懒得做了,图个省事。”

“对胃不好。”王杰希客观指出。

“是吧。”邓复升笑笑,“老喝可乐也对胃不好,以前都不敢说你。”

听到这句“不敢”,王杰希就笑了。

 

“你留下吃饭么?”

“也成。”

“行,那我就不省这个事了。”

 

 

 

03.

 

王杰希拿起筷子就像想起了什么,对着邓复升微微偏了偏头。

 

他说:“生日快乐,复升。”

邓复升就笑了,说:“谢谢惦记。”

 

“另外我就问问,有个礼物你愿不愿意收?”

邓复升想问是什么,话出口已经变成了:“你给的我当然都要呗。”

 

 

然后他就看见,那只好看得他想给它戴上戒指的手,缓缓推过来一把钥匙。

 

 

 

END.





  221 41
评论(41)
热度(221)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