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高王/英杰生贺]虚怀若谷

对不起组织也对不起英杰,毕竟晚了一礼拜(

定心丸先给一颗,不虐,叔叔我们不虐

0315英杰生日快乐,要成长为出色的大魔道呀。

 

 

 

00.

 

高英杰快走几步,跟上王杰希的步子,看着他的背影出神,不一会儿就又慢下来了。

王杰希欣赏他,却不会等他。

所以他喜欢王杰希,他就必须要用自己的脚追上去。

 

如果没有他,很多事情,都不会坚持那么久。

 

 


01.

 

王杰希走在最前,微草的大家陆陆续续跟在后面,高英杰离他最近,几乎是并排的,但又不敢超越了他的位置。

他站在王杰希身边,已经比他矮不了多少。

 

王杰希跟高英杰说话的时候,有几缕刘海总在他说话的时候飘到他眼前来,被他耐心地一次次拂开,看见对方怔怔地看着他,就笑笑说,什么时候是该去剪了。

高英杰有点慌地点点头,赶紧移开视线嗯了一声,认认真真低头去看他手上的笔记资料。

 

然后他就听见王杰希云淡风轻地说,英杰,我也许明年就退役。

 

 


 

02.

 

大约前几个赛季的时候,微草俱乐部发起了一项调查,职业选手人手一份调查问卷,问题很杂,从展望微草未来一直到最近有何烦恼,还被警告说必须好好填,不得敷衍。

袁柏清戳戳刘小别,对方装作毫无反应,于是又去戳戳柳非,说这事儿麻烦的,你填好了让我抄一下呗。

柳非翻翻白眼,说我最近烦恼打算写这个月痛经,你抄不?

“……靠!”

刘小别憋笑憋得肩膀直抖。

 

 

他们在那边闹,高英杰在这边拿起笔,很认真地一笔一画写上去。

他做这种事一向认真的,就跟王杰希一样。

 

感觉微草有哪里不足?

——呃……团队赛吧。虽然是老问题了。

想过什么改进的措施吗?

——加油。自己也是。会在各个方面都努力。

 

其实这些问题也没有什么创意啊……他暗自腹诽。

一行一行依次填下去。

只是填到一栏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和微草谁的关系最好?

 

这……这个……

他闭了闭眼,手心里有些出汗。

——王杰希。

 

和微草谁的关系最不好?

想了想,没有关系特别不好的,干脆划掉吧?

笔尖晃了晃,他略抬视线,盯着这一栏上方的那个名字,抿了抿唇。

——高英杰。

 


 

 

 

高英杰去俱乐部后勤取资料的时候,眼尖地看到桌上一沓调查表,摆得有些零散。他第一反应是过去理理好,但想了想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靠近了点,偷偷又瞄了几眼,大概能辨认出些字迹。

他想看的是关系好的那一栏。

潦草里带点清秀的那个是刘小别,那一栏填的是袁柏清;大大咧咧的细笔字体是柳非的,那里原本填了个三个字的名字,后来被涂掉改成了王杰希;周烨柏和肖云的字他一直分不太清,填的全是柳非——天,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最后一张。他咽了下口水,谨慎地看了眼周围,悄悄地把盖在上面的几份往旁边推了一些,露出最下面那份。

关系最好的那一栏,他填的是什么?

 



血液慢慢变凉了,不是冷,是压抑,明预料到结果却还想证明更多,用肉眼就妄想看到满天星辰的近景,踩着梯子就想伸手触摸,为此颤颤巍巍长出翅膀,却是不齐的羽翼。

 

 

 

王杰希的那两行,全部是空白。

他明知道的,他的队长,一直都是一个人。

 

 

 

 

高英杰泄气地把那堆表格草草理了理,看见自己的那张被折了个角,于是抽出来压压平。

他看见了他自己写上去的笔迹。

 

请问最近的烦恼是?

——有话想对一个前辈说,但又怕说了以后关系会下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瞪大了眼睛。

下面是一行不属于他的龙飞凤舞的字体。

——不会。来找我。

 

 

 

 

03.

 

他跑到王杰希面前的时候整个人还有点喘,瞬间有了一把摒弃犹豫的勇气,问话是突兀的,甚至是唐突的。

“队长你……队长你为什么不填我呢?”

王杰希毫不惊讶地帮他顺了顺气,似乎笑了笑。

“那我下一个就没法填了。英杰。”

 

高英杰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发现王杰希定定地看着他,赶紧把视线慌慌忙忙错开了。

王杰希于是顺水推舟转移了话题,说:“不过你下面那一栏,关系都好就说没有,填自己做什么?”

“这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有很多缺点的。”

 

我想跟你并排。一次都好。

 

王杰希也把视线移开了,高英杰没抬头,继续讲下去:“比如,我很多话都会不敢说。”

“哦?”

他不知道王杰希是什么神情,但语气是鼓励的,也许如平常一般的温和感,但又往往止于温和,仿佛是在提醒他,多余的情感不要显山露水。

“那张问卷上也是,你不敢说什么话?”

 

 

 

 

 

“队长。”

他的声音有点涩。

“你要是生气……下一栏也填我好了。”

 

他伸手揽住王杰希的后脑,亲了下去。

 

 

 

04.

 

他记得,自己和其他几个人开着小号帮中草堂抢boss,那回王杰希没来,他就记着袁柏清在身后冲他喊,英杰你打呀,血条有我盯着呢,前头是蓝溪阁的人你怕啥——队长不在身后你还真不敢挥扫把了怎么的!

 

而现在,王杰希在他身前。

 

仅仅是嘴唇与嘴唇的相贴,他就觉得自己热得快要烧起来。王杰希是闭了眼睛的,脸颊蹭着他的鼻尖,眼睫毛翕动着,像一只快要飞起来的蝴蝶。

这个吻很浅,却花了高英杰十二分的力气。

 

 

论起对荣耀的执着,高英杰不过是那么多人中的一员,听见由粉丝喊出的心怀荣耀战无不胜,他会微笑,比赛前也有时候会默念一遍。

但论起对王杰希的喜欢,那不是可以浓缩的东西。

王杰希大概是不懂的,因为他每次在高英杰电脑前俯下身子指导,手指点在屏幕上,总会弄得这个后辈心神不宁,比起魔道学者的跑位更关心的是队长身上传来的干净的洗衣粉香味,而对方毫无自觉,以为他是没听明白,反而更靠近了些。

 

刚出道的时候,高英杰的天赋就是公认的。王杰希慧眼识人,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最终撑起了微草的一片未来,师徒情谊深厚,足以传为佳话。

他们都是魔道学者,但又有所不同。

他的天空蔚蓝纯净包裹着白云,而王杰希的绚烂有如星辰之夜。

 

那个时候的高英杰,内向,谦逊,他以为自己扛不起微草的未来,也以为他对于王杰希,根本不可能说出那句喜欢来。

他还不敢谈论爱,不敢谈论一切因王杰希而起的愿景。

 

 

他才意识到,王杰希根本就没有拒绝他。

 

 

“你想说的是……”

 

喜欢你。

高英杰把声音略微抬高了一点。虽然还是抖的。

队长我真的喜欢你。

 

王杰希轻声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他的眼神是岸边春水,流经高英杰这片草地,遍地都温柔地开出花来。

 

 

 

 

05.

 

 

若干年后,高英杰成为了微草的队长,面对镜头也会微笑着说出“对方打得很好,但我们的发挥更出色”这种漂亮话。但每一句关于微草的谈话都让他不可抑制地想起王杰希,想起王杰希让他的那回全明星,想起王杰希面对记者平静的回应。

 

是王杰希帮他抖落了羽翼上沉重的水滴,使他能够晃晃悠悠地起飞。

对这个人,他喜欢得不可收拾。

 

 

 

“王队长,我的问题是,有粉丝认为您没有看出乔一帆选手的能力,使他在微草没有很好的发展,而在兴欣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光芒,对此您的回应是?”

“我从没怀疑过一帆的能力,他只是不适合微草。”

进职业圈的每一个人都是优秀的。

 

 

那么高英杰呢,高英杰适合待在王杰希身边么?

清晨最初的露水,是星空花了一整个晚上凝结而成的,倒映着静默的夜,却灿如白昼。

第十赛季,王不留行被兴欣强杀,整个微草分离崩析。

他守望终日的星辰叫做王杰希,王杰希不亮了,他注定只能迷失方向。

 

 

 

06.

 

高英杰敲门没有收到回应,小心地推开门。

王杰希伏在桌前睡着了。

手臂下露出小半张脸,眼睛安静地阖着,微草的外套盖在身上,发尾服帖地顺着后颈,他上回说要去剪的,结果还是忙得忘了。

他的睡眠应该是很浅的。高英杰想。

他突然很想去摸摸对方的头发,它们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毛茸茸的。

 

高英杰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

 

手指一开始只是在发梢小心翼翼地抚摸,后来便沿着鬓角到了脸颊。

他的指尖开始发烫了。

 

 

 

 

突然啪的一下,整座屋子陷入了黑暗,高英杰给吓了一跳,往后退的时候撞到了椅子,发出的声响肯定是让王杰希醒了。

 

 

不过这是……停电?

黑暗中有衣料摩擦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高英杰眼前一片漆黑,也不敢动,下意识喊了一声:“队长?”

然后就感觉有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头发,力道很轻。

 

“好像停电了。一会儿我去看看电闸。”

高英杰把本想用来照明的手机重新放回了口袋。

“队长……”

高英杰抿了抿嘴唇。

“我想亲你。”

 

他从手掌边缘摸索上去,轻轻拽着王杰希的手臂,拉得人前倾了一些,另一只手怯怯地伸上去摩挲王杰希的下唇,干燥且温暖。

 

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

就在前一秒,他还以为自己会撒一个关于怕黑的谎。

 

 

 

 

07.

 

“队长,你要是真的退役,记得多来微草看看……”

高英杰咬了咬嘴唇。

“大家都会想你的。”

王杰希好像笑了一下,说:“我会的。但这时候你应该说,微草的未来你会好好背负的。”

“啊、是……”

“还有,不是你会想我?”

 

 

 

 

END.

 

 

 

 




 

王:一开始你要亲我,其实我是拒绝的。

高:是特技的魔道,是魔道的特技///


(什么鬼


  233 15
评论(15)
热度(23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