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肖王]迷路专家


一周年了偷偷跟在后头庆祝XD(关你啥事

西方魔幻AU大概

私设严重(?

 

 

 

 

00.

 

 

你需要个专家。你不该一个人。

若你总是迷路,需要一个人带你走出森林。

 

 

 

 

01.

 

玻璃敲击声是很规律的三声。

一缕很薄的晨曦刚好从窗外溢进来,形成地上一道格外暖亮的折线。雷霆总长的专用工作室光线良好,虽然看着乱了点,以及永远都有机械蒸气工作的细微声响。

肖时钦正忙得左支右拙,好在一只机械臂贴心地代他打开了窗户。墙角的垃圾处理箱感应到有人造访,立刻心虚地滑过去收拾一地的纸团。

晨间七点,早饭刚急急忙忙解决掉,不是什么接待客人的好时间。但据肖时钦所知,习惯这么进他工作间的人只有一个,对他来讲,无论什么情况都比常人要特殊那么一些。

来人披着长长的斗篷,袖子上沾着晶亮的粉末,帽檐略微抬了抬露出下面一张脸。

肖时钦的窗台不高,他几乎连跳都没跳,就已经够到了地。

 

“早……你还是喜欢走窗啊。”

“打扰了,你在忙吗?”

“不,完全没有。”

他的手套上沾着机油,尴尬地用手腕去推快滑到鼻尖上的眼镜。

“欢迎来我的工作室——你喝茶吗?”

“不了。”王杰希眨眨眼,“这次是真的有事相托,你有空的话再好不过了。”

“没事。”肖时钦不动声色把桌子理了理,“我今天很闲的。”

 

“我的指南针出了些问题,麻烦了。什么时候能修好?”

肖时钦摘了手套,示意他把东西交到自己手里。

指南针的针尖一抖一抖,改变方向也不再朝着同一地方,看上去就像个不明用途的装饰品。

“消磁了吧。杰希你有拿它接触过什么强力的磁场之类……”

对方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偏了偏头。

他猜王杰希对电磁学不甚擅长,于是好心地转移了话题。

“总之就是需要消磁线圈。急用吗?要不我把备用的借给你?”

“有点急。”王杰希抿了抿唇,“急着去一个地方,没有指南针不行。”

肖时钦翻箱倒柜给他找线圈,声音从工作台下飘出来:“你急着去什么地方?我以为荣耀大陆你都已经熟了……”

“基本是,因为飞行太多次。”王杰希点头,在太熟的人面前他都不怎么谦虚,“但是这回中途会经过北方森林,那个我不太去,听说里面路很绕。”

“原来如此。”肖时钦悄悄腹诽说为什么不直接从上空飞过去呢,“走惯其实也认得了。里面分岔不多。”

“也许。”对方说,“但我认路不太擅长。”

肖时钦死活找不到磁线圈只得作罢。手表上自带指南针,原本想摘下来借给他,又隐隐觉得与对方身上的魔法气质一衬太过违和,于是犹豫。但更糟的是,他刚一拨弄表带,搭扣一松,上头的零件竟然叮铃哐啷掉下来两个。

“……”

王杰希沉默地看着,若有所思。

“……我保证我其他的成品不这样。这年久失修,是个意外。”

“不,谢谢你。我想我还是自己找路好了。如你所说,走多了总会认识的。”

“别,我带你去。”肖时钦想都没想就说,话一出口自己都楞了。

 

 

 

 

然后他听见王杰希说,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02.

 

 

魔术师确实有很多奇思妙想,有些肖时钦也难捕捉。但这回他发誓他并不是读懂了对方内心不知道哪条弹幕,而是不小心念出了自己的。

王杰希倒没多想,只说那不会麻烦你了吗。

 

他很快收拾了机械箱,黑框眼镜换成护目镜,步枪上足子弹,桌上没画完的图纸暂且推到一边,为了安全考虑,把一屋子的机械都拔了电源,背景音立刻就停了。

王杰希问:“森林很危险?”

“不危险。”肖时钦回答,“防范于未然。”

 

 

 

 

雷霆的大本营离目的地不远,走了半路飞了半路,森林真正展现在面前的时候,比压迫感更多的反倒是新奇。肖时钦也是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尽管天生认路技能满点,对于不熟的地方还是能凭借工具或者直觉,走得像自家后院一样熟稔。

 

 

入口处的石碑上刻着警告的文字,肖时钦小声把它们念了出来,微微摇了摇头。

“怎么那么……现在小说那一套都不用入者皆死这种词了。”

“所以它的意思其实是进入的人都会迷路。”

王杰希把斗篷的帽子拉低,腰间的烧瓶撞在一起清脆地响。

“……路盲领域?”

“你怎么就接受了这个说法。”王杰希似乎笑了一声,“你不是号称永不迷路的吗?”

“那种称号哪来的……”

 

 

肖时钦深一脚浅一脚跟上王杰希的步子,心里暗自吐槽不是应该我带路吗,然后突然就想起来,最近看的小说里,深绘里对天吾说,不必担心。

我对森林很熟悉。

 

 

 

 

 

 

 

 

03.

 

 

 

“一般都是看阳光,阴天的话就用手电照自己的影子。虽然看年轮也可以,但一般都不会这么做。”肖时钦停了一停,“怎么,你不是这样判断的?”

“就是指南针啊。”

“那指南针要坏了呢?”

王杰希认真道:“所以我来找你。”

肖时钦摸摸鼻梁:“也对。有我呢。”

 

 

 

王杰希一进森林就不再选择低空飞行。头顶是密不透风的茂密枝叶,阳光被切割得很细碎,有的角落甚至暗无天日。

半空行进衣角总是会被勾到,他又飞得快,想象了一下,总觉得会造成有点糟的效果。

 

肖时钦说,毕竟你那不是一般的速度……下次试着飞慢点吧。

我又不载人。王杰希看了他一眼。上次载你那回,飞很慢的。

……杰希,那抵得上过山车。

 

脚下踩到浅浅的水洼,王杰希扶着树干略微看了看左右岔路,脚步就停下了。

 

肖时钦无奈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轻轻扯了一把他的手臂。

“走这边。”

 

 

要是王杰希一个人,就算方向只有两种选择,估计又会选错了。

何况四面八方。

 

 

 

他们走了一段。

肖时钦感慨道:“比起我上回来的时候,这些树木生长得更加没有条理了。”

“哪棵?”

“……没什么。抱歉,那个,等我一会儿。”

腰间别着的终端机绿灯闪烁,尽管肖时钦没开提示,明白这是信息满载的象征。

 

王杰希点点头,看他原地盘腿坐下了,步子便绕过去转到了他身后。

 

他们背靠背坐着。

肖时钦面前是透明的操作板,一排排莹蓝的数据快速往上扫。小机器人执着地往他肩膀上跳,被他一次次好脾气地抓下来放在一旁。

王杰希闲着无事可干,指尖上还停着最后一颗六芒星,被他很快地揉碎了,在空气里变成了晶亮的粉末,手心一拢便进了烧瓶,融化在了岩浆里。

 

 

 

 

“糟糕啊……”

肖时钦这样感叹的时候,往往都不是真的指境遇太糟,而只是某件事情应付不过来,感到苦手罢了。

若是真的走投无路,他反而会打起精神,不说抱怨的话,认认真真面对了。

 

这会儿王杰希听见他这无奈的一叹,立刻问:“怎么了?”

“没什么,出门走得快忘记留张便条,小戴上午过来报到,满屋子找我,通讯界面快炸了。”

王杰希侧过头去看他面前的终端机屏幕,身上的药草清香隐隐约约传过来。

“你们对话用的都是二进制码?”

“对啊。”肖时钦因为对方的靠近,打字开始心神不定,“用法我重新编写过,也不是那么麻烦。”

王杰希偏了偏头,轻声念出那上面的文字。

“0110010……你们在说什么?”

“这个……我告诉她我正在森林里,一棵树的旁边。”

王杰希评论道:“像句诗。”

肖时钦笑起来:“这也?我随口说的而已。”

 

 

 

况且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美好得像是一首诗。

 

 

 

 

 

04.

 

回完了小姑娘精神振奋的一串“yoooooooooo”,肖时钦一边庆幸王杰希看不懂,一边起身拍拍草屑枯叶,弯腰把机械箱提起来,示意可以继续前进了。

 

 

“时钦。”

“嗯?”

“虽然我对路线不是很敏感,但这条路,刚刚我们是不是走过了?”

“……”

“之前我衣角在这边挂了一下……你看。”

横向生出的树杈上隐约能看见亮晶晶的粉末,轻轻捻一把就消失在了空气中。肖时钦分不清驱散粉还是寒冰粉,总之肯定是王杰希的。

“好吧……让我找找路。”

他的机械箱终于有用了。

 

 

“这简直是诅咒啊……”

“不,照以往来推测,我应该在之前就找不到路了,多亏了你我才坚持到现在,永不迷路先生。”

“这称号越来越?!”

 

 

 

 

好在最后他们还是找着了北,得以继续前行。

在确认方向没错的情况下,视线尽头是一块沼泽地,远处隐隐有亮光。

 

他们各自观察了一会儿。

 

“你恐高么?”王杰希突然问。

“当然不。为什么问这个?”

“我们走上面。”

 

 

 

机械师的飞行距离不长,但上个树还是够了。

 

周围有枝有叶有藤,机械箱自动搭上旋翼飞了上来,小机器人自带螺旋桨,比自家主人还要悠哉,然后被肖时钦一把按在手里。

他适应了一会儿才在树枝上站稳,不由自主去看下面的行为虽不至于让人头晕,总归也有点发憷。

 

王杰希已经飞出去有段距离,回过头来遥遥看他。

“可以?”

“没关系。”肖时钦心情复杂地说,“从前我平衡课一向都是满分。”

 

“要是你掉下去就喊我好了。”王杰希说,“我接住你。”

“不,我自己会注意。”肖时钦谨慎道,“我绝对相信你,就是不太相信音速。”

 

 

“我究竟是为什么要来……”

吐槽跟现实的选择总是有差别的,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估计还是会选跟着来。

王杰希稍微停了一停等他,在他上方一点位置投下视线。

“都到森林中心了,你与其现在返回,不如和我一起走完。”

“你的话没错,不过,”肖时钦神色复杂,“杰希,我总算相信你在认路方面确实不太擅长了。”

“嗯?”

“沼泽不在森林的中心……已经到尽头了。”

 

 

他空出一只手指指前方,茫茫的雾气交织成一片,很薄,不很影响视线,只不过把周围的树景都变柔了。

 

“你看,前面就出口了。”

 

 

 

而且,我当然会陪你走完的。

 

 

 

05.

 

 

森林里潮湿的空气好像一下子就被蒸发干净了,温暖而干燥的阳光迎面而来。

 

王杰希的帽檐上沾了露水,被阳光一照晶莹透亮。

 

 

“今天其实天气很好。”

“是啊。”肖时钦感慨道,“如果有时间,本来还想请你去雷霆坐坐。”

“下回吧。”王杰希说,“你接下来是要原路返回?”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你有惊喜给我吗?”

 

 

 

王杰希眨眨眼睛,整个人凑上来,嘴唇很快地在他脸上触碰了一下。

 

 

“谢谢。”

 





END.




他们爱好不在一处,擅长不在一处,却还是走完了这一路。

↑全文主旨  (本打算用这句话来装逼来着




  170 20
评论(20)
热度(170)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