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喻王/黑道paro]正规施工(一)

也当除个草

 @朝菌晦朔  点的黑道paro

没想到写得有点长,成了小连载,那么尽快完结……吧?

 


 

 

00.

 

 

太阳自楼房的顶上慢慢地坠下去了,被云层遮了一半,不是浓郁的橙红,可能要更浅上一些。他所处的位置很偏,周围也很安静,路人十几分钟才走过一两个。

不远处有一片建筑工地,周围是废弃的大楼,地上到处都是土块砂砾,一小部分区域拉着铁丝网,其实也是敞开的状态,在夕阳里显出一片灰色破败,姿态颓废低沉。

 

距离还有二十步左右的时候,对方已经明显开始警惕,眼神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往他的方向望了几眼,手臂下意识地往身子这边靠了靠,人站直了些,把单肩包带往肩膀上拽了一下,外套右侧略略凸起了一个角,而这个位置方才被很好地隐藏了。

 

那是枪。

 

喻文州只花一秒便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依然笑得一点痕迹都不露。

他往那个人那边走过去,对上他警觉的眼神。

“抱歉打扰了,请问街区广场怎么走?”

对方眨眼的动作好似在思考,但喻文州知道他已经将自己整个人都打量过一遍。

“不好意思,我对这里也不熟,你还是问别人吧。”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他不觉得自己会看错。

 

 

 

 

 

01.

 

 

飞刀剑:队长,刚刚我在东区口等接头人,来了个问路的,我说我也不认识就把他打发走了,但总觉得很奇怪

王不留行:道上的?

飞刀剑:不知道,要也肯定是黑

飞刀剑:……看着不像好人

王不留行:拍照片了么,给我看看。

飞刀剑:正面没敢,只有背影 [图片]

飞刀剑:大概比我高一点吧,表情就一直在笑的那种

飞刀剑:队长你认识吗?

飞刀剑:……队长?

 

王杰希迟迟没有回复,他只好无奈地按掉了手机屏幕。

 

 

刘小别进微草之前就已经会打架了。

但他当然跟黑道没关系,撑死了算个不良。

有一天他跟微草的人打了一架,赢了。

但他发现自己耳机丢了,于是怒了。

还没怎么用过,九成新的Beats Solo 2.0,不知道攒了多少个月的零用,关键还不知道丢在了哪儿。

不小的一个物件不会凭空消失,估计是给谁捡了充公了。

他耐心地蹲守了几天,果然又遇见了那群人。

凭着擒贼先擒王的中心主旨,在噼里啪啦打了一架之后,他拽起那个带头人的领子,一脸高冷地问,你们头呢?

车前子宁死不屈地瞪他:“微草人可杀不可辱,你别指望我告诉你我男神的名字叫王杰希!”

“……”

 

微草首领王杰希。

除了大小眼之外还是清俊的一张脸,冷冷地看着他,问,有事?

刘小别张了张嘴,试图组织语言。

“你出手的速度不错。”王杰希突然说。

“进微草,我就赔你一个。”

 

后来他才知道,微草这个组织,好听点叫有组织有规划地获取经济收益,难听点就是黑道上的。

当时他还是挺中二的,只觉得帅得不行。

 

“进就进。”刘小别偏偏头,右耳上桀骜不驯一排耳钉。

“那什么,我要Beats Studio 2.0。”

 

综上所述,刘小别进微草之前,背景还是挺干净的。

所以他连喻文州都不认识。

 

 

 

 

轮回的周泽楷是个话少的主儿,微微点头问个好,确认了之后互相交货,安安静静的斜阳在他身后总有种肃杀的味道。

刘小别转身往回走,过了一会儿,口袋忽地感觉一震。

 

王不留行:没印象。

 

 

 

 

02.

 

 

 

“队长队长你没劫他?!你怎么可以不劫他?我们弟兄都离这么近你一个电话五分钟就到了啊这么一批货你就这么放走了?”

“少天。”喻文州语气诚恳,“我当时真的只是想问个路。”

“你不想想微草跟我们什么仇什么怨什么仇什么怨——”

“好像是个新人。”喻文州若有所思,“可惜了。应该把侧脸让给他拍……”

 

 

 

其实微草的大多数人,也是将蓝雨列为黑名单的首位的。王杰希倒是没那么坚定,因为他清楚,对于走这条道的人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他们依靠的是战术与暴力,最终的目的毕竟是利益。

但喻文州于他心中,似乎要特殊一点。

他就这样带着复杂的心情,将那张不太清晰的背影图保存进了手机。

在那之前,属于喻文州的联系人头像一直都是没有的。

 

 

打开QQ查了查自家的水表,处理了几条信息,喻文州恰到好处地就在这时候找他。

 

索克萨尔:警惕性不错,不过你该让他多看看资料^ ^

王不留行:谢谢,我会的。

索克萨尔:看着是新人,第一次交接么?

王不留行:你说呢。

索克萨尔:我说的话就是啊。如果今天被蓝雨劫了,你会对他怎样?

 

 

黑道组织的纪律一向是井然的,微草更是出了名的严明,内部少有矛盾,犯了错的惩罚是极严厉的,也使得他们比外界传言的要更团结一些。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手机看不到对方是否正在输入的状态,但喻文州觉得他不会说很多,也许出言惊人,也许拒绝回答,总之永远都不能根据上一秒的王杰希来揣测这一秒的他。

 

 

王不留行:不会怎样。

王不留行:但我会揍你。

 

 

喻文州在手机屏幕前笑得几乎撑不住额头,整张脸要埋进臂弯了。

他想,王杰希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有意思。

 





TBC.




开头误以为文州遇见的是杰希的人请举手!w(真的有吗






  161 26
评论(26)
热度(161)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