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喻王/黑道paro]正规施工(二)


评论简直了……怎么都要揍喻总,lo主心疼他,不揍,坚决不揍^ ^

 




 

03.

 

 

夜幕降临尚早,天上已经挂了个极浅白的月亮,仿佛一翻身便能把白昼折进去,将天地涂抹成一片漆黑。微草大本营的坐标离车水马龙的街道有一段距离,四周水银灯还未亮起,却算不得暗,仍有天光在苦苦支撑。

分析分析各大组织的战略走向花了比预想中久的时间,等到微草成员三三两两散得差不多,王杰希微微疲倦地撑住额头,叹了口气。

这是他不会在自家成员面前展示的疲惫。

他真要被烦死了。

与轮回最近的一次合作报告没修改,组织更新的资料没整理,上个月刚刚平息的冲突没去调查彻不彻底,内部矛盾没调解,来了新人没立规矩……

重点是,下半年的计划一份份堆在那里,有关具体实施方案,他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怎么这么忙。

这年头,想安安静静聚集一帮人犯个罪都不容易。

 

他把台历拿起来看了眼,随手翻了翻又放下了,页面依然是之前的位置,上面的标注很干净,单色笔,偶有不同,似乎也只是起到了提示的作用。

今天晚上是有任务的,被简单地框了一下,没有写任何字。

而这个月的25号被红笔鲜明地画了一个圈,旁边的字体飘逸俊秀,最后一笔勾了极长,是王杰希写字时候的习惯。

是一个“喻”字。

 

 

 

 

 

王杰希在前面走得很快,挺直的鼻梁上架着墨镜,衬得皮肤白皙,黑西装融入在沉寂的夜色里,唯有指环浅浅发亮。

他带的人不到十个,受他速度所迫个个行走如风。这个点,他们所处的街道繁华,近乎在人群中游移穿行。

刘小别的性格多少有点争强好胜,寻思了一路,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

老大有点叫不出口,他干脆把称呼都省了。

 

“我们什么时候能遇见蓝雨?”

王杰希头也不回。

“运气好点的话,明天晚上。”

“运气不好的话,马上就可以碰到了。”

 

 

 

 

要不怎么说王杰希是黑道里一把算命好手,他预言要倒闭的场所,起码也得一年以上闹不景气。

 

 

西区7号的酒吧暗地里被微草控制,定期收收保护费是必须的。有时王杰希也不必亲自来,但这会儿当月的已经拖了太久,想了想还是决定出面。

 

 

到了室内的温度一下子暖了,王杰希墨镜没摘,侧脸棱角分明,整个人显得清冷而安静。

他只要扫过去一眼,柜台都像结了一层霜。

 

酒吧老板是个连看见车前子这种级别都会诚惶诚恐的人,这会儿却意外地面有难色:“那什么,王队您看今天是真不方便……”

“不方便是指什么?”

王杰希没想引起太大的动静,说话声音不响,几乎要淹没在喧闹中。

 

“呃,这个……就是指……”

 

微草的人原本一进来就散开了,光明正大一人占领一卡座,这时候渐渐地又乌云般聚拢过来。

 

王杰希没等到回答,自己就先警觉了,目光在四周绕了一圈,穿过莺歌燕舞的太平盛世,直接到达了炮火地区。

 

坐得特别偏僻,但他一眼就望见了。

喻文州。

看样子是一人来的,面前的酒几乎是没动过,手肘撑着吧台,低头看手机屏幕,要么就是没看见他,更可能是已经看见了,但是在等他过去打招呼。

 

 

王杰希向旁边人比了不用跟来的手势,直接遂了他的意。

人到了面前喻文州倒是先出声了,笑眯眯地玩客套。

“王队,这么巧。”

“喻队。”

 

王杰希微微颔首算作礼节,也不在他身边坐下,头发被灯光打上暧昧不明的颜色,而他的眼神藏在镜片后面,更加暧昧不明。

 

“喻队有事?”

 

“我要说我来喝一杯,你信吗?”

 

沉默了一会,王杰希沉声道:“那我也只好信了。”

 

 

乐队不知死活还未噤声,台上仍有歌手在嘶哑地唱。也许是重金属摇滚,总之耳膜被震得隐隐作痛,王杰希不禁皱眉:“怎么这么吵……”

 

喻文州突然就笑了,施施然推翻之前的说法,表情竟然还有点愉快。

 

“其实说我特地找你也可以。”他说。

“就是有点难找。”

 

 

 

 

04.

 

 

说到蓝雨和微草的宿敌关系,可以冠冕堂皇地列举数项原因,例如某年某月某日哪方砸了哪方的场子,哪方断了哪方的货,说不上深仇大恨,可能只比路人更恨一点,结果不经意间作了对手,从此几乎断绝合作,也不知是盈是亏。

 

对此刘小别嗤之以鼻。

“其实不就是看不顺眼吗……还非要找个理由?”

他想得是很简单的。

“你要这么理解也行。”王杰希轻描淡写,“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对方听了个半懂,眼神充满了茫然。

“但我们行内,有专门的描述。”

“啊?”

王杰希字字落实,铿锵有力。

 

“正规施工。”

 

 

 

刘小别还是没懂,“哦”了一声,又想起了别的。

 

“那什么,喻文州刚才……”

“他没说什么。”王杰希很快就作出了回答,“还有,你也叫我队长就行了。”

“……”

 

 

王杰希跳脱的思维,他还是没能跟上。

 

 


王杰希一走,酒吧里微草众人面面相觑。刘小别在柜台旁边一杯咸柠七,特别悠哉地说你们急什么,肯定还会回来,保护费还没收啊。

他手随随便便一指,把一旁的老板吓了一身冷汗。

 

其实喻文州和王杰希真没走远,找了个人少的巷子,周围一下子陷入寂静,比起方才的嘈杂,竟然有点不习惯。

 

王杰希重复道:“有事?”

喻文州笑,“有事。”

 

 

“关于25号的事啊,有点想告诉你些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微微启唇,字像是一个一个往外冒,饱和的溶液缓缓沉下结晶,安稳而轻缓。

 

“你确定?”

“我确定。”

 

在路灯和星光的双重辉映下,喻文州的眉眼总算明晰了些,弯起的唇角真诚得要命。

 

 

 

“……在一个,特定的时刻。”

 

 


 

 

TBC.

 

知道25号要干什么吗!并不是一次单纯的约☆




  107 19
评论(19)
热度(10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