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卢刘/ABO]最佳恋爱模式

 @文乃の幸福理論 以及另外一位点的卢刘~

那位GN实在是太难艾特啦,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真是抱歉了哈哈><只能试试在回复里能不能召唤到

 校园向,私设有,一个战队就是一个社团。

 许久不写卢刘啦。




 

00.

 

 

刘小别背靠在栏杆上玩手机。

风把他的刘海吹得特别乱,使他不由自主仰起头去看了眼天,碧蓝澄澈的,没有太多云朵遮挡视线,天气轻飘飘的像一缕烟。

 

天台的铁门被推开了。

 

“小别前辈你果然在这里呀!校庆要开始了,都不见你人。”

“哦,我没有项目啊。”高帮帆布鞋踩上横杆,刘小别的屏幕上出现了通关的字样,“社团没事我就过会儿去。”

卢瀚文眨眨眼睛:“唔……其实就是你们社长找你啦……”

“行吧那你先过去。”刘小别低头收耳机线,“我马上来。”

卢瀚文一步三回头,走到门边的时候又喊了他一回,眼神亮亮的。

刚才风很大,但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柠檬清香,新鲜水润的气息,如同雨后的植物,是刘小别的信息素没跑儿了。

“小别前辈你发情期嘛?”

这倒没什么好隐瞒的,刘小别说:“是啊。”

“今天没吃抑制剂,感觉自己萌萌哒~”

“……寻死啊。我吃了。”

卢瀚文用力抽了抽鼻子,有点失望地垮下肩膀:“哦……我觉得你真的是吃过了欸。”

“废话。”

 

刘小别锁好铁门,在他身后走下楼梯。过道有点窄,卢瀚文忍不住仰起视角往后看,对方校服袖子卷到手肘,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

 

他比卢瀚文高,因此看起来更瘦一些,但绝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类型。

但对方是个Omega。卢瀚文想。

是他的,而且是他很喜欢的Omega。

 

 

 

 

 

01.

 

 

体育馆偌大的场地,被各式各样的看板、海报、还有人给占满。社团一个个就像开展圈地运动,乍一看加满特效,兴欣已经把横幅拉上了二楼,迎风招展尤其显眼。

 

卢瀚文被他们蓝雨召唤过去了,刘小别悄无声息地窝到微草那一亩三分田,眼看着王杰希不在,还是意思意思问了句社长找我啊?

“刚刚是找你来着,这会儿他去签到处了。”柳非拿了份广告纸扇风,看着毫无淑女形象,“也没什么事,就是让你发情期别乱跑呗。”

“他怎么知道我……”

“估计有算时间吧?”

“……”

 

Omega之友啊简直。

虽然他自己也是。

 

 

蓝雨的场地就在他们对面,这时候也是准备阶段,招牌还没贴起来,人倒是看着很齐。

 

蓝雨的全名是蓝雨海洋社。

其实光看名字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光看黄少天,简直要以为这是个辩论社。

而微草的全名是微草园艺社。

这个就很好懂了,顾名思义嘛。

和蓝雨并称园田海未——当然,私下叫的。

 

王杰希回来的时候正好广播响起,第一个项目的参加者在十分钟之内到各自的起点集合,一刻钟后比赛开始。

刘小别问:“玩什么啊?”

“撕名牌。”王杰希说,“微草没报这个。他们会在二楼,要看就去看吧。”

 

 

 

 

刘小别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平台,还没见着人,就发现地上有一张纸,大约就是所谓名牌,出于好奇,玩家飞刀剑按下F键拾起。

然后有人噔噔噔冲他跑过来。竟然还是个触发道具。

而来者孙翔拒不承认自己是个NPC。

“捡到的。”刘小别把牌子亮了亮,“你的啊?让我瞧一眼。”

“喂赶紧还给我,小爷我要去比赛了。”

他们同一届的,彼此还算得上熟,再加上刘小别平时不作不烦不矫情,说话干脆,姿态利落,跟个Alpha似的,孙翔根本没拿他当Omega看,这会儿直接上去撞撞他肩膀。

“急什么。话说你这写的是啥?”刘小别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乘以5?”

孙翔怒不可遏:“你念倒了!”

“……5乘以?”

“SX!!”对方看起来快要疯了,“「孙翔」!”

“……哦。你弄个缩写谁看得出啊。”刘小别悻悻地把牌子翻了个面,“行了行了还给你,比赛去吧。”

“这……卧槽,这个自己要怎么贴啊?”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啪地一下把那张东西贴在了他身后。

“等会,你贴倒了没有啊?!你让我看看!”

 

他们在这边争,有人就突然出现把两个人分开了。

“AO授受不亲啦。”卢瀚文鼓着脸颊,把刘小别往身后护了护。

Alpha对自己的Omega有着很强的保护欲,卢瀚文比他足足矮了一个头,却依旧挡在他身前。

 

眼看孙翔眯了眯眼睛,刘小别就知道他已经没来由地因对方Alpha的气息感到不爽,尽管对面这个并不是自己的Omega,本能终归是本能。

“你不是也比赛吗,你起点在对面儿,赶紧过去!”刘小别扯着对方袖子把卢瀚文拉走了,回头看了眼孙翔,“你跟小鬼闹什么闹。刚刚我没贴反,一会儿撕下来你自己看!”

 

 

等他们到蓝雨规定的起点,时间还剩一会儿。卢瀚文的名牌还没贴到身后,上头他名字那三个字倒是写得端正,显然出自他们社长喻文州之手。

刘小别嘴里咬着笔盖,在那块牌子上刷刷写了几个字,然后啪地一下贴在了对方身后。

“小别前辈你写了什么啊?”

“别撕。”刘小别挡了一下他想要一窥究竟的手,“撕了就不灵了。”

 

 

卢瀚文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宋奇英,对方警戒地往后退了两步,就听得卢瀚文冲他大喊一声。

“等一下!我问你个问题行不行?”

“什么?”

“你告诉我我背上写的是什么好不好?我转过来你千万别撕哦!”

“……”

“是什么啊是什么啊?”

“卢瀚文。”

“这个我知道啦,还有呢?”

宋奇英沉默了一下。

“你让我撕下来,我就告诉你。”他说。

 

 

 

 

 

 

02.

 

 

刘小别跟卢瀚文在一起两个多月了,但是始终都没有进行过标记。

对方的ABO课程永远低空飞过,刘小别怀疑他根本就标记不来——当然,每个Alpha在这方面都无师自通,这可能只是个借口。

 

他曾经跟袁柏清吐槽过这件事。

“标记特麻烦。”他说,“一想到我从此就要归别人所有,我就憋屈得慌。”

袁柏清身为一个Beta,表示不能理解。

“这种事不是互相的吗?”

“不是,算了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啥。”刘小别挥挥手,“作业做完了没啊?”

“……”

 

 

一开始,卢瀚文说,小别前辈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刘小别下意识地说,不行。

于是卢瀚文也下意识地问,为什么啊?

刘小别说,我们社长不准我找蓝雨的。

 ……



后来,卢瀚文说,小别前辈我可以标记你吗?

刘小别又下意识地说,不行。

于是卢瀚文也又下意识地问,为什么啊?

 

鼻尖弥漫着卢瀚文的信息素。

牛奶味儿。而且是甜丝丝的牛奶味儿。

 

刘小别说,因为我牛奶只喝……特仑苏。

“……小别前辈你不要看不起光明呀!”

 

 

 

 

 

03.

 

在最后一个项目出现之前,刘小别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全程划水。

“全员参加的意思是我也得去?”

“对啊。”高英杰看了眼他的脸色,小声安慰道,“没关系,我以前玩过,你做我猜很简单的。”

 

但刘小别抽签抽到要当猜的那个,这就不简单了。

他郁卒地坐在背对着屏幕的椅子上,感觉简直就是坐上了老虎凳。

 

微草抽到的是生活类。

 

第一轮。

“喝水的。”王杰希简单比划了一下,“但里面装的可以不是水。”

刘小别脱口而出:“茶缸?”

“……”

一旁黄少天已经笑到了地上:“哈哈哈哈哈哈茶缸什么鬼!!!”

王杰希也被他噎了一下,说:“你后面那个字换一下,换成……普通一点的。”

“……茶杯茶杯。”刘小别一脸生无可恋。

 

围观的李迅大爆手速,立刻在微博建起了#普通的茶杯别哥普通地猜#的tag。

 

 

 

第二轮。

 

女人心海底针啊。

刘小别屡试不中,几乎要怒了。

“肯定是这个!”他说,“不是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吧别哥。”柳非幸灾乐祸,“甭犹豫,接着猜。”

“……过!”

 


第三轮。

 

许斌的题目很简单,总算顺利地秒对了一回。

 

 

第四轮。

 

……

 

 

 

数轮之后,时间快要临近终点。

袁柏清一上,屏幕出来他就楞了:“这……这也算生活类啊?”

“不然你能归什么类。”叶修插嘴,“说说说赶紧说,你的队友已经急不可耐了。”

“好吧,哎呀,就是我一般用不到但是你用得到的!”

“……啥?”刘小别表示茫然,“什么用不到用得到啊……”

“就,就你以前是要用的,然后……”

“说清楚点!”围观群众从一开始就有点躁动,刘小别内心烦得不行,“简单易懂会不会啊!”

对方本来还欲言又止,被他一激,立刻就炸了。

“就蓝雨那个,你懂的呀!”

 

刘小别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卢瀚文的呆毛啪地一下,晃得比周泽楷的还精神。

 

“倒计时——”

“我……靠,我……”

刘小别说不下去了。

“三——二——”

“……抑制剂!”

 

 

戴妍琦幸福地捧住了脸。

啊,真值。

 

 

 

04.

 

 

“小别前辈我告诉你哦,不知道跟社名有没有关系,但其实我们社长的信息素真的是海洋的味道。”

然后刘小别就想起来,卢瀚文在标记他之前,一直都能闻到别人的信息素的。

这让他没来由得感到烦躁。

 

“你是不是只问过我一次……”

“嗯?什么一次?”

“你不是应该很执着的吗。”刘小别没看他,说了下去,“我听说,Alpha对标记自己的Omega这件事,一般都……”

“没有啊。”卢瀚文眨了眨眼睛,“哦,虽然想是很想啦。”

 

“一直不标记也可以……信息素差很多也可以。”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一想到小别前辈在跟我谈恋爱,将来还有可能变成我的Omega,我就好高兴啊。”

 

 

刘小别抿了抿唇。

 

“我还是喝光明吧。”他说,“我觉得我没有……遇不上特仑苏了。”

 

 

 

 

05.

标记所谓的成结,需要一段时间。

 

他们就这么你上我下,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刘小别先绷不住了,说,我能不能先打会儿游戏?

卢瀚文:“……QAQ。”

“我靠,你别动啊!成结的时候你不能动啊,要失败了我就弄死你!我……我弄死你!”

卢瀚文于是不敢动了,神情委屈道:“那前辈你别去拿手机啊。”

刘小别表示冷静:“行了行了我不拿。”

然后他们各自安静了一会儿。

 

刘小别眯了眯眼睛,一副懒得动的样子。

“前辈你很累吗?”

“还行。”他含糊道。

卢瀚文的下巴靠在他的肩头,身上的气息使人安定。

柠檬与牛奶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再也分不清楚了。

 

 

 

 

 

既然已经是最好的配置,那么就要用最好的状态,去谈个恋爱。

 

 

 

 

 

 

刘小别扯了被单披在身上,靠了个窗台看着外头。

卢瀚文蹭啊蹭地挨到他身边。

 

他说,小别前辈你看,有星星。

 

 

 

 

 

 


END.



猜猜别哥写了什么?www




  508 30
评论(30)
热度(508)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