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叶修生贺/伞修伞]活死人黎明

私设满满,末日求生paro

非现实向求生 脑洞特大 伞修修伞无差

*参考了CS,求生之路,来源于网络的枪械说明,但估计还是有BUG,不要太在意啦。

 



 

叶修,生日快乐。

荣耀爱了那么久,一路还是有你。

 

 

 

 

00.

 

 

 

天还没有完全黑透,夕阳的一点余晖映得整栋楼残血般的红。

 

叶修眯起眼睛仰头向上望了望,那看起来就是座普通的商业大楼,不过高层的玻璃基本都是碎的,难以想象经历过什么,里面好像有争执的声音,但叶修懒得去看,也不想进去。

 

“喂喂!”

他猛然听见有人在喊,声音到的下一秒子弹也到了,音速不够快,射击声比风声来得慢,很细碎,但凛然,是即使对方已经有了防备也不会射偏的自信。

 

这个人的枪法是准的。

他想都没想就这样认为。这是直觉。

 

 

 

 

 

 

 

 

01.

 

 

 

子弹明显没往他身上招呼,只为了引人注目,砰一声打在了地上。

“喂,是人吧?”

叶修一听就想笑,好在这个声音他还算听过,不止听过,说不熟悉是假的:“这话说的,你不是人?”

“我是!”

 

要平时他这么嘲讽苏沐秋对方肯定气了,但现在毕竟情况特殊,那声音居然还带点见着了活人的激动和愉快。他发誓这辈子没看见苏沐秋这么潮过,浅咖色风衣深浅格子衬里,同色围巾被他乱七八糟往脖子上一裹,大大小小的枪械装了一身,听声音就觉得重,好在配上他那张清秀的脸,还不算太违和。

 

“你是不就结了,这什么勾搭方式啊?”

苏沐秋有点词穷地抿了抿唇,再开口的时候声音还算认真。

“但这地方,除了我们两个,其他好像都不是人。”

“嗯?”

“你看啊。”

 

他把小型望远镜扔给叶修,眼神有点意味不明的东西,藏得很浅,但是却很难看清。

 

沿大楼的层数往上,倒数几层的位置,有着摇摇晃晃走路的生物,面色狰狞可怖。

 

“你的望远镜挺好用。”叶修真心实意道。

“懂了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先走着再说。”叶修耸耸肩,“我能确定的只有,我睡觉绝对没有抱着把伞的习惯。”

“真不知道是怎么了。”苏沐秋叹了口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世界里充满了僵尸、丧尸、和叶修。”

 

“不要这么不愿意。”叶修倒是轻易接受了现实,开始咔咔地摆弄起他那把不明来历的长柄伞,“我可是个好队友。”

“我不是吗?”

“你当然也是。”叶修拍拍他的肩,“好队友,有烟么?”

 

 

 

 

 

 

 

02.

 

 

叶修和苏沐秋是在网游里结识的。

那把伞的样子,颇像他们在游戏里合力做的那把。

 

苏沐秋一直都对自制武器挺感兴趣,尤其是奇特的,还尤其是枪械的。可惜天朝没真品可玩,只能仿真意思意思,闲钱全花上头了。叶修还知道他生活水平不好,有个妹妹年纪尚轻,努努力力挣钱养家,听着挺不容易,实际也不容易。

 

那年夏天他们同居,叶修的理由是,和老头子谈崩了,我离家出走了。

具体情况苏沐秋问都没问,立刻就收留了他。

虽然这个同居,也就是个同住而已。

 

 

谁知道一觉醒来身处异地,周围全是僵尸,身边——不好意思,不是你现在的头像,只有这个面基了还不到半年的基友。

说不怕吧还真有点怕。

不是怕被卖,是怕不能一起活下去。

 

 

 

03.

 

 

如果说白天天光尚存,僵尸还有所顾忌的话,那么晚上就完全是它们的天下。天边一轮银钩月洒下暧昧不明一点光,好在还有路灯苟延残喘,方能看得清路。

 

“往哪走啊。”苏沐秋把防风镜往头顶推了推,“根本没有目标嘛。”

“楼顶上?”

“开玩笑!那地儿全是僵尸!”

“上去看看呗。”叶修已经跃跃欲试,“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实在不行咱再知难而退。”

 

结果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个好主意,他们二层还没迈进就决定知难而退了,付出的代价是时间的推移,日转星移,如今粗略判断时间,大概晚上八九点。

 

“还好街道上僵尸不多……苏沐秋你干嘛呢?”

“你别急,掩护我。”苏沐秋认真埋头摸索,“让我再找找……”

“嗯?”

“看看这尸体啊。”对方坦然道,“有没有什么可以拿的。”

“……”

 

对方乐此不疲地在一地死尸和墙瓦碎片里找来翻去,收获于他而言颇丰,于叶修那是爱要不要,最好别要,有两把枪何必拿三把,跟僵尸玩儿大逃杀你还顺便拿个针筒这不是找罪受么。

 

“干什么?”苏沐秋察觉到他的目光,警觉地回头瞪一眼,“没见过穷苦人家的孩子啊。”

“……不,我说你翻着烟没?”

“没!”

 

 

最后苏沐秋还真从一只被炸掉一半的医药箱里翻出个心脏除颤器,完好无损,立刻熟练地在包里腾了个位置给它。

 

“这倒挺好。”叶修说,“你要半死不活了我还可以救救你。”

“谁半死不活啊?我不拿白不拿。”

“你负重行不行啊?”

“放心。”苏沐秋微微一笑,“我身轻如燕着呢。”

 

 

 

如他所言,苏沐秋作为远程,身轻如燕地上了货车顶。旁边就是个起降机,估计可以直接到房顶,反正位置高看得远,立刻选择再上一层。

 

叶修的位置离他差不多五十米,周围有僵尸渐渐聚拢,不多,他知道叶修也能应付过来,就是看着瘆的慌。

 

苏沐秋把手电筒打开,黑暗里的亮光顿时引起大批僵尸围观,当然它们不止是围观,那是要来追你的,不一会儿就在货车下头聚集起来,三三两两往上爬。

 

他往后退两步,算好距离,扔了一个手雷下去。

下方爆炸掀起的气流卷起货车碎片,火焰摇摇欲坠。

 

 

 

苏沐秋在这火光里静默了一会儿,好看的菱唇一张一合,缓缓吐出两个字。

“卧槽……”

 

 

“我把起降机给炸啦!”苏沐秋把身子探出去,扯着嗓子往下面喊,“叶修!”

“啥?”

叶修也是扯着嗓子喊的,毕竟他们距离远。

“你上不来了!”

他声音听上去像被自己气急了,又像被自己气笑了。

 

“那你也下不去了啊。”叶修往他这边过来了一段,看了一眼被炸出一圈焦黑痕迹的地面,“说好的身轻如燕呢?”

“……”

 

苏沐秋干脆利落往地上开了一枪,叶修躲都没躲。

 

他知道他的枪法准,但是从来不会向着他。

 

 

 

 

 

 

 

04.

 

 

 

“现在怎么办。”苏沐秋说,“这个起降机就不能坚强一点吗?”

“它是坚强,但你更强。”叶修感慨道,“万万没想到,它刚刚帮了你,此一时彼一时,鸟尽弓藏,卸磨杀驴。”

“……”

 

“没事,我能上来。”叶修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没缘对面也见不着……对了,那是什么?”

 

 

他拿伞尖指指远处的庞然大物,它看起来就像一座拆迁到了一半突然就能直立行走的大楼,速度很慢,但毫无疑问是向这边移动着的,至少天亮之前绝对能到。

“这算是……变异了还是怎么着。”

“BOSS啊?”苏沐秋来精神了,“你去找个梯子,赶紧上来!”

“我要能找到那我刚才不就……”

 

苏沐秋试探着往那方向开了一枪,他捡的子弹多到用不完,倒是不怕浪费。谁知道他刚一打中,那栋楼就跟被激怒了似的,移动速度瞬间快了几倍。

 

“我去!”叶修感慨道,“沐秋别作死成不。这简直就是条脱缰的野狗。”

“……是脱狗的野僵尸。”苏沐秋纠正道,“你现在去找个梯子,还来得及。”

“……”

叶修专专心心找梯子了。

 

 

 

苏沐秋在房顶上架起炮台,仔细检查了稳定程度,装弹的姿势干净利落。

与此同时僵尸也变多了,远处看简直黑压压一片。

他自言自语:“这就是人多势众,打得完吗这个。”

 

“哎哟我总算上来了。”叶修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个网路不好经常掉线的倒霉玩家,“僵尸真多,我不得不把梯子踹了。沐秋你到哪儿了?”

“来来来!”苏沐秋弯下身子检查准星。

 

他认真算好了位置,已经要发射了,叶修突然一巴掌拍了过来,还伴随着音效。

“来,走你~”

“……你干吗!”

苏沐秋被他吓了一跳,手却没抖,好在炮筒是稳定在炮架上的,叶修这一巴掌拍得不重,炮口寸步不移稳如磐石,一发炮弹笔直地穿透空气,击中了那栋楼。然后它就跟遭遇了政府拆迁部的挖掘机一般,轰隆隆地倒地,碎成了瓦砾石块。

 

“这么弱?”苏沐秋暂时忘了追究,只顾惊奇了,“一下就死啊。”

“就是。”叶修摇摇头,“敢给我点出场机会不?”

 

就在他们感慨的时候,周围原本黑漆漆一片的僵尸纷纷发出哀鸣,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在原地化成了粉。

 

苏沐秋和叶修:“……”

 

“真忠诚。”叶修说,“现在这种忠诚可难见了。老大死了小的就跟着一块儿死。”

“附近大概没了。”苏沐秋说,“我现在特困,不是穷的那种困,我们找个地方睡觉吧。”

 

 

 

 

 

他们顺着连接的房顶一直走,绕过几条不太好走的层边,到达了一处圣地。

窗被钢条封死,铁门挂着锁链,似乎还挺安全。

 

叶修眼睁睁看着苏沐秋把风衣脱下来抖一抖,拆一拆,里面少说掉下来几百颗子弹,七八把等离子手枪,一个激光瞄准镜,两把霰弹枪,再加上墙边靠着的手炮,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小型军械库。

 

“我懂了。”他说,“你下不来是有原因的,不摔死你也得硌死你。”

“胡说。”苏沐秋当即辩解,“我是怕砸坏了。”

 

 

 

 

一夜还算相安无事。屋子密不透风,只有一缕缕自然光。他们习惯了日夜颠倒,居然还是在清晨醒了过来。

 

“早啊。”叶修继续看着他把那一堆枪收拾干净了,“你吃早饭吗?”

“吃。”苏沐秋回答十分简洁,“我饿。”

 

他们原路返回,上了原先的房顶,观察了一番。

 

 

“你看对门儿有个甜品店,拉着卷帘门呢,估计还没被僵尸攻略,先过去再说。”

“甜的啊?”苏沐秋有点失望,“一大早,想齁死人么。”

“哎呀有就不错了,聊胜于无嘛。”

苏沐秋叹口气:“我想念家乡的小笼包了……”

“搁僵尸眼里你也就一小笼包。”叶修说,“肉质鲜美皮薄个小甜而不腻原汁原味咬一口嘎嘣脆。”

“我靠,你别说了。”苏沐秋说,“还有,谁个小啊?”

“放心吧,僵尸还没机智到要采取食物精神攻击。不然他们要折腾个音响,全程播放《千年食谱颂》,我们保证饿得立马投降。”

“……那倒是。”苏沐秋神色复杂道,“甜就甜吧。关键是,我们怎么下去?”

 

 

 

 

 

 

 

 

05.

 

 

 

 

整整一个白天他们都在寻找下一个该去的安全地方,等待不知何时会来的下一个BOSS(以及讨论BOSS的形象),以及该找吃的找吃的,该摸尸体摸尸体(叶修:“……”),还算和谐愉快。

 

 

夜晚降临时他们比上一次要有所准备,但依旧为之惊奇。

“我去,两个啊!”苏沐秋的枪口往两个地方都瞄了瞄,“这怎么打?”

“我猜有两种可能。”叶修说,“两个必须一起打,或者你打一个另外一个就爆了。”

“是吗?”苏沐秋这回不敢贸然勾引了,“先我一个你一个?”

 

 

 

……

 

 

 

 

第五个晚上他们没上高处,居然在一个巷子里遭遇了BOSS。而且对方行动力很强,速度很快,黑发曳地,长裙破烂,指甲长出正常人十倍,看性别似乎还是个变异了的妹子。

 

“你别去惹她啊。”苏沐秋谨慎地往那边望了一眼,“我觉得那玩意儿不简单。”

 

“我怀疑这是个不幸被NTR了的姑娘。”叶修说,“感染之后成了怨妇,怨念还这么深,仇恨完全不分青红皂白——卧槽!我去!你有看见刚才我没惹她吧?”

“对。”苏沐秋说,“那只能说明你长着张小三脸——当心!”

 

那个变异的僵尸姑娘被叶修用伞钉在了墙面上,发出凄厉的尖叫,长长的红指甲怎么抓挠也够不着他,双脚稍离地面,开始猛烈地挣扎起来。

 

“好样的,叶修。”苏沐秋露出了钦佩的表情,“这壁咚都能成。”

 

“什么壁咚啊,伞咚。”叶修说,“沐秋赶紧给一枪,我耳朵要聋了。”

 

子弹准确射入心脏的霎时叶修刚好跳开,瞬间撑起的伞面沾了半边污血,被他不在意地抖了抖。

 

有些变异不完全的人类血液还是鲜红色,这个僵尸妹子明显就是。她的鲜血汩汩淌了墙下一小块地,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出最后的表情究竟有没有害怕。

 

苏沐秋不说话。叶修问,怎么了?

 

 

 

 

即便没有生命也能做出这样的反应啊。

那么生命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没什么,连玩了几天丧尸游戏,这打多少个才算完啊。”

 

 

 

他不知道苏沐橙去了哪里。

他一直都没找到他妹妹。

 

 

 

 

 

 

 

 

 

第七晚他们终于分开行动,打完BOSS后很快又见面。

 

叶修说:“分头行动还挺好玩的。”

苏沐秋心不在焉地往弹匣装弹,应了一声。

 

“前提是,活下去。”

“嗯。”苏沐秋冲他挑了挑眉,“就你知道。”

叶修就笑了,他用手抹了抹苏沐秋嘴角的血迹,晕开一圈腥红。对方的衣服上也是血迹斑斑,有些地方晕染开一大块,像个被追击得无路可逃的落魄杀手。

 

注意到他的视线,苏沐秋言简意赅道:“不是我的。”

“嗯。”叶修还是笑,抬起拳头敲敲自己左胸的位置。

夕阳从他身后照过来,依旧是新一天的即将轮回。

“这儿是你的。”

 

 

 

苏沐秋安静了好一会儿。

 

他在那片光影里亲吻了叶修。

不重的力道。

 

 

 

 

 

 

06.

 

 

他们很快就分开了。叶修依然待在那抹温柔的光里,看着对方的眼睛没有移开。

 

“我觉得光看枪法呢,你比我好。”叶修说,“真的。”

“当然。”

“意识也不错,适合当队友。”

“那是。”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叶修你到底想说什么?”

“夸夸你呗。”叶修笑了,“给你增加点自信。”

“……你确定?”

“逃那是打不过了才逃的,咱有这个必要吗?”

“没有啊。”

“苏沐秋你……”

“干什么?”

他很警觉地躲了一下,被僵尸追久了的后遗症,但还是没躲开。

 

他手臂上有一块污色的痕迹,像死水又像深绿的藤蔓,绕着绕着就能攥紧心脏。

 

 

被僵尸咬了之后,有一定的几率变成他们的同类。

游戏也好,电影也好,这话绝不是第一次听。

 

 

他以前都没有仔细观察过,原来苏沐秋确实是长得很好看的。他曾经以为那也不过是清秀,现在才发现确实并不止清秀。

 

 

 

他们以前是开过玩笑的,不知道最初是谁作死,苏沐秋给惹急了,说不行这次得死了。

“哎。”叶修笑了,“要死一起死好吧。”

“谁要跟你一起死啊?你变僵尸前麻烦说一声好吧。我好回头一枪就崩了你。”

叶修就一脸无辜了,他说没了我你一个人肯定干不过那群僵尸啊,与其被他们咬,你还不如被我咬。

他们那个时候还当玩游戏似的,因为是高手,因为适应力强,就不把死当回事,可以挂在嘴边的。

因为是开玩笑,所以就没关系。

 

 

 

“BOSS的能力是按天数递增的吧。”叶修说,“我遇上的那个弱到我不想说了,所以……”

 

你到底遇见了什么。

 

 

在僵尸堆里求生这一点,他们是势均力敌的。

接吻也是。相爱也是。

 

 

 

在这一点上,他们都是对的。

对的人都要活到最后。

 

 

天边已经出现了第一抹曙光。

 

 

 

 

 

 

07.

 

 

 

“这边……幸存者?喂这边有幸存者!”

“Watch out!”

 

 

在一片的嘈杂声中,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视角,是真真切切活生生的人类,拿着武器或者医药包的,分成几组,忙忙碌碌。

 

 

青年的脸上带着笑,神色有点懒散,半开的伞面上混着血,看样子是被雨冲过了,一块一块色彩斑斓。

 

“哟下面的同志们。”他说,“可算见着你们了。NPC还是GM啊?”

 

“这边还有个幸存者啊!医疗队!”

 

“别。”叶修说,“不是a,别用单数成吗。”

 

他自认英语老师死得早,但这点还是听清了。

 

 

别用单数成吗。

 

 

 

 

 

 

 

 

 

 

08.

 

 

 

“喂!”苏沐秋冒出个脑袋,急急忙忙在他身后喊,“看清楚好人坏人没啊!”

 

“管他呢。”

叶修拎着伞往下跳,扶着巨大的霓虹灯招牌,回头对他笑了笑,“是人就成。”

 

 

 

 

 

 

 

 

 

09.

 

 

 

 

“居然真的活下来了。”叶修感慨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节奏。我就算了,沐秋你啊,那回我都以为你真得挂了,寻思着哪给你找个地儿埋了呢,没想到你还……”

 

 

 

 

 

“谁知道呢。”苏沐秋摊摊手,往后退两步踩到了一地的弹壳。

 

 

 

 

他眼睛里闪过的光芒很亮,就像第一次在僵尸世界里碰见,不过这次是因为太过明亮,所以才看不清。

 

 

 

 

“也许是上辈子命不长吧。”

 

 

 

 

 

 

 

 

 

 

 

 

END.

 

 

叶神生日,当然他和他基友都不能死啦!XDD


还是晚了一天抱歉……




  84 11
评论(11)
热度(84)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