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百日喻王-01]可驻好颜色

轮上首日受宠若惊。特别开心。



学生喻x学生王的架空设定

坐标魔都。

 

 

 

00.

 

 

 

他们不是只要今天的。

他们还要明天。

 

 

 

 

 

 

 

01.

 

 

“你出的这叫什么主意。”

 

 

 

 

 

刘海汗淋淋的粘在额角,恨不得伸手撩成中分,结果顾忌着形象问题,想着起码不能在对方面前不修边幅,又不好意思学前面的小哥捡了一张广告纸就扇,只好含蓄地扯开两粒扣子,往里面晃点风进去,多少有点用。

暑气一下子就扩散开来,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左右逢源,融成一潭晒得发烫的湖水。

 


本以为工作日出行的人好歹会少一点,结果反倒是满世界的老人家和小孩子。队伍像一条蜿蜒曲折的龙,烈日下无数的遮阳伞倒是撑起一片荫,然就天气而言,简直是三百六十度全面加温,像是高炉火烧火燎,熏风吹得人发闷。

 

 

喻文州说:“来这里的主意好像是你出的。”

王杰希说:“可是一开始是你提议要出来的。”

“不是你跟我说在家里太闲了不好,想出门的吗?”

“行,我就是没想到今天还这么多人,但你昨天不是跟我说今天下雨天气会凉吗?”

“天气预报是说局部地区有雨。”

“它天天都这么说,也没见你信……”

 

 

俗话说天气不好就容易心情不好,但他们现在已经处于热到没脾气了的状态,说到最后反倒有点想笑。

既来之则安之,本来就是高三考完早早放假无所事事的人,闲在家里的时间绝对多过安排计划。

 

 

“怎么说,感觉又达成了一项成就。”喻文州说,“我还没跟你一起排过队呢。”

 

 

 

他们跟着人群缓慢前进,队伍呈之字形往前,弯弯曲曲排了好几条,粗略估测一下,前面至少还有好几百人。

王杰希花两分钟拿出手机拍了张照,迅速po上了微博。

 

他很快地皱了下眉,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一下。

 

“已经晒热了。”

“没事,你又不是三星。发什么了?”

“抱怨一下队伍真长。”

 

 

喻文州翻开自己微博首页瞧了一眼,第一条就是特别关注对象。

 

“你这……直接暴露了我的着装啊。”

 

 

喻文州站他前面一些,直接被他拍进了照片一角。海蓝色衬衫在炎热天气下平添凉意,边角的简洁装饰很有设计感,整个人都显得很白皙,即使经历了大热天的折腾,也不乏清爽干净。

 

 

 

 

 

眼看着总算是快排到了,喻文州一条手臂伸过去,帮王杰希把书包带往上提了提,好好地挂在肩上。

 

“我去买吧。两个人一起挤在窗口反而麻烦。”

“嗯。”王杰希把学生证递过去,“没零钱,下回还你。”

 

 

随手翻开一看,王杰希学生证上面的照片看起来严肃得要命,白净的衬衫领子,唇角抿紧,眼睛直直地盯着镜头,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实际那照片上他还有点娃娃脸,不太像如今削尖了的下巴,刘海比现在长一些,过了眉毛,整个人都显得很安静。

 

喻文州看看照片再看看眼前人,给出了如下评价。

“有点不像你。”

“初中……初中拍的吧。”

“你初中就这么严肃了?”

“应该吧。”王杰希一副不太确定的样子,“我妈说我小时候不喜欢拍照,一看见镜头就躲。如果实在扛不住要拍,绝对不笑。”

 

 

而喻文州的证件照就很不一样了,眼睛笑弯弯的,看着心平气和,就算拿去网骗也平添几分好感。与现在倒是变化不大,比较明显的特征是那时候居然是斜刘海,遮住一点点眼睛,看着还暖一些,起码看不出如今那么心脏。

 

“就个子长了,脸没变。”喻文州感慨道。

“笑一笑十年少,大概把年龄覆盖掉了。”

“……”

这是什么思路。

 

 

喻文州坦白道:“很小的时候,去打预防针,别的小孩子要么就哭,要么就是一副很惊恐的表情,就我一个看上去不太怕,还笑眯眯的,护士阿姨大概心生感动,给了我一颗糖。”

“……然后你就这么被收买了?”

“记不太清了,也可能跟这没什么关系。”喻文州说,“就是想告诉你,经常笑比较讨人喜欢。”

 

 

虽然你这样,也挺讨人喜欢的。

 

 

 

02.

 

 

买完票后就是一路畅通无阻,分别自觉接受安检后顺利进入场馆,广阔揽盖了整片场地的中央空调瞬间分隔开两个世界。

 

喻文州说:“你看见那个数据了没?”

“什么?”

“一千多人接受安检,两千多人不合格。”

王杰希:“……这略不合理。”

“没关系,我可以原谅它。”喻文州说,“我发现这里有wifi。”

“……”

“没有密码的。”

 

 

 

 

王杰希略一寻找,就在入口的一角看见了薄薄的《参观指南》,随手领了两册,其中一份递给喻文州。对方倒是饶有兴致地翻了翻,上头图文并茂,设计走心,不遗余力地为场馆卖起安利。

 

 

“这个推荐路线要不要参考一下?”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王杰希说,“如果找不到地方坐,可以把这个垫在下面。”

喻文州:“……”

“你看现在人挺多的,我一路过来都没看见空着的座位。”

 

 

 

但有地图终归比没有强,两个人大概算是了解了这座场馆分为五层,却是地上两层、地下两层和中间一层的奇妙组合。

不太明白是怎么建的,总之很花心思,值得一步一歇。

 

 

 

 

起源之谜展馆所谓的天外来客,其实说的就是宇宙和陨石。介绍牌占据了满满一面墙,背景流动的星辰把乳白色字体衬托得发亮。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古人观天象以卜吉凶,今人探星空以解天机。」

 

王杰希说:“我敢保证这句古文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你说早了。”喻文州说,“你看它的英文。”

“……”

“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王杰希过去看另一块展板,喻文州待在原地把那面墙拍了又拍,才跟上他的脚步。

 

“宇宙方面是不太了解。”

“总在科幻电影里看到,以前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黑洞对于万物的吸纳,白洞对于一切的毫无保留,彼此之间却并不会离得太远。有虫洞将它们首尾相连,明明不被了解,却还自顾自地维持着稳定繁荣。


 

在星空的前沿,不探索就无法前行。

 

 

 

 

 

 

 

 

03.

 

 

动物模型基本上都是骗小孩子的,也就是意思意思拍照纪念一下。一拨又一拨人从身边经过,要么是没事来逛的老人家,要么是熊孩子与心力交瘁的家长,要么就是出门约会的情侣,所谓FFF团重点关注对象。他们挤在这群人里,还真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

 

 

 

“这么热也有小孩子春游?”王杰希说,“都快暑假了。”

“还有旅游团呢。”喻文州示意他看右前方的一拨人,为首的戴着耳麦,明显是个导游。

“这场馆今年才开放,就有旅游团?”

“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喻文州抬起手,捏了捏王杰希的耳垂。

对方抬起眼睛看他:“怎么?”

“吵吗?”

“还好。”

“你就是喜欢小孩子。”

“没有。很吵的就算了。”

 

 

 

等到了矿石展区,王杰希才是真正到了主场。

化学好的,骗不住啊。

 

 

矿物晶体鼎铛玉石,最显眼的地方,标签明明白白写着成分。

萤石体积不算大,非常干净的浅绿色,几乎通体透明,安安稳稳地躺在玻璃柜里,层叠交错,形状奇异,在人心里揉进一拢细碎的光尘。

 

不被切割,自然完美不得,大概类似于什么蜕变的过程。

 

 

王杰希的手指已经点上了隔着玻璃的简介牌,指背很白,指甲修剪整齐,有与艺术品融为一体的错觉。

“哦,氟化钙。”

“……你用化学成分解释起来一点也没有美感。”

“它的俗名都特别玄乎。”王杰希戳戳玻璃,“而且本身不应该是这个颜色,肯定有杂质的。”

喻文州笑:“你私下看过多少课外辅导?”

 

 

 

所谓的钻石其实只是碳的另一种形态,水晶也不过是二氧化硅,宝石也不过是氧化铝。一旦明白了大致的成分,很容易对它们的价值敷衍了事。但尽管是这样,依然忍不住去向往,因为毕竟是有着光芒的东西,很难忽视,不可否认地照亮过道路,纵然只是逡巡着前进。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需要很多赞美,多了反而虚情假意。

但是之所以会温柔缱绻,拥有浪漫美妙的名字,是来自于它们本身,以及遇见怎样的光。

 

 

 

拉扯手臂的自然动作,稍微往下一点,就变成了不引人注目的牵手。

 

 

 

 

 

 

04.

 

 

 

“看。”喻文州用手指点了点玻璃,“像不像?”

 

王杰希的视线跟着他走了又走,绕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圈。无奈目标实在太小,对方只有出言提醒,轻声报了标注的号码。

 

被做进标本的蝴蝶羽翼有还在颤抖的错觉,上翅是两道薄如天光的浅蓝,下面是由深及浅的渐变绿,衬着一圈纯黑的底色,雾茫茫的,多了点真实之外的闪耀,无自觉地好看着。

镁光灯打上去,照着它几百几千种同类,却让他们一眼就看清。

 

 

 

王杰希盯着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唇。

 

“有标注名字么?”

“有,太高了。”喻文州眯起眼睛去看展柜最上方,“字特别小。”

“哪有这么写的。”王杰希摇摇头,“确实看不见。”

“没事,反正不可能是以我们的名字命名的。”

“……你在想什么。”

 

 

 

既不违和又不完全相融的色彩,埋藏在心中的不言而喻。

如果不是这样,在千千万万里面,怎么可能让他惊艳。

 

 


 

05.

 

他们从场馆里走出来的时候离闭馆不到一小时,夕阳迎他们以余晖。回头瞧一眼外壁上硕大的液晶屏,管内人数维持在一千多人。

在里头参观的时候意识到人多,是因为对方差点被挤出了视线外。

 

喻文州说:“今天真的没落雨。”

王杰希低着头把不合格的照片整理删除,有点心不在焉地回复了一个“嗯”。

 

 

其实没留下什么特殊的回忆,一年半载估计就忘。不过这有点值得期待,毕竟他们平日在校的姿态是竞争对手,在学生会名下两个部门分任部长,日常活动八竿子打不着,私下的交好也仅限于一起坐坐图书馆。

没有人知道他们,其实是彼此喜欢着的。

 

 

 

 

人都不自觉地渴求着自然,或者美,或者爱,或者暖。

 

留了多少念,遂了多少愿。

 

可以停住的,都是好风景。

 

 

 

 

 

06.

 

 

 

 

 

“之后呢,有计划么?”

“准备材料,大一把四级考出来。”

“……”

 

 



 

END.

 

 

 

 

 

 

 

 

魔都新建的自然博物馆蛮棒的。有空来玩~

三星容易爆炸的梗……真不是我黑三星啊!x

 

 

 

超级感谢给我首日的机会ww

抛砖引玉嘛。喻王大法好~

 




  265 18
评论(18)
热度(265)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