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喻王/索王]沉森

第一百篇文是索王!开心!

  @送葬☆但求一睡王杰希 点的文

 人卡合一是什么不太明白……总之就只有索王啦(欸

 


 

 

 

 

 

00.

 

 

晚安。

 

嗯,早。

 

 

 

 

 

 

01.

 

 

王不留行察觉到索克萨尔的存在,先是听到了水声。

 

后院里那池子湖水自底开始,一层层往上冒起气泡,颜色逐渐浑浊,变得灰黑粘稠,像是他做实验的什么药剂,把空气也搅得潮湿晦涩了。

 

他养的那只猫头鹰居然在白天摇摇晃晃地飞出来了,翅膀展开轻飘飘地晃了一圈后停到他的肩上,柔软的棕褐色羽毛蹭上他的脸颊。

 

弥漫的黑雾也就满满地膨胀到一个人的高度便散下去了,看起来像是退进了湖里,重新侵染出清澈,以漩涡的形态最终消失得一干二净。

 

 

“下午好。”黑袍的术士对他笑笑,“我记得你养猫头鹰好像不是用来看门的?”

 

 

他额际的六芒星有如天色将晚,苍白的皮肤在阳光下看起来有点失真,长发藏在兜帽底下,发梢挽起一点银白的光。

法杖上骷髅森然,幽蓝的火焰,红宝石鲜艳如鸽子血。

 

 

这家伙的行踪其实挺不定的,但王不留行的行踪很好掌握,所以总是他来找他。

 

 

风吹过森林,远处传来学舌鸟一高一低的长鸣。

 

 

 

 

 

“谁知道呢。”王不留行面不改色,“它常常提醒我收快递。”

索克萨尔:“……”

 

 

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原本安安静静的猫头鹰突然浅浅地低鸣一声,抖抖翅膀,飞到了索克萨尔的肩膀上。

 

 

“你好。”索克萨尔温和地用手指蹭蹭它的脑袋,“你看起来好像有点困。”

王不留行说:“是你来的时间不对。白天怎么出来了?”

“……不要把我说得跟吸血鬼一样。”对方有点无奈,“不怎么喜欢阳光并不代表我不能在白天出行。知道我来找你什么事吗?”

“每回都在早晨七点同我说去睡了的人……这个时候出现真令我挺不解的。”

“你要不猜我就直说了。”

“猜啊……我给你的信可算是到了?”

 

 

 

他们说话间,猫头鹰先生就赖在索克萨尔的法杖上不走了,橙黄色的环眼里湿润着闪烁的光,警觉地往四周看看,然后爪子固定住不动了。

 

 

……就知道。

王不留行养的那只猫头鹰待索克萨尔特别好,亲近得如同一家人,完全不顾索克萨尔颈边的装饰羽毛来自于它的同类,一旦见面就像候鸟寻到了温暖的森林,连主人都不要了。

 

 

猫头鹰是一贯夜行的鸟类,白天飞行则颠簸不定有如醉酒,亲近这种暗夜系的术士,也是情有可原。

 

王不留行说:“大概是你身上比较有黑夜的气息。”

“真的?谢谢。”索克萨尔笑了,“过奖了。这是我的目标。”

 

他还是老样子,明明笑容全世界最温和,却有本事让人看一眼就联想到灾难。

 

 

 

“不跟你的同伴一起?”

“不。”

 

索克萨尔跟人说话时神色很容易被以为成心不在焉,但王不留行清楚他正全神贯注。

 

“我们要么单独行动,要么就是找和自己区别很大的搭档。你不是知道吗?”

 

 

 

说到这,王不留行才想起来,这家伙不属于普通的术士类型。术士大多是精灵族出身,但索克萨尔是暗夜精灵的后裔。银发暗瞳是他们的骄傲,昼伏夜出是他们的爱好,更容易听见亡灵的怨诉只会使他们成为永远的送葬者,只将别人毫不犹豫送上死亡。

 

他们比起其他精灵族的同类,要更聪明,更有心机,更不关心人类,却也更令人畏惧。

 

 

王不留行不怕他,是因为两个人现在正处于微草幽森,他的地盘,对方就连传送都得依靠湖水,黑暗气息被冲刷了不少,也就他家猫头鹰能认出来了。

 

 

否则的话,纵然他们很熟,他也要提起三分警戒的。

纵然他们很熟。

 

 

 

 

“你觉得我跟你的区别很大?”

“没有。正因为我们很像,所以我想试试看。”索克萨尔突然笑了,这个时候看他还是有点来自精灵血统的无害,虽然只是一瞬间,“唉……谁说我找你做搭档啦?”

 

 

 

 

 

 

 

 

 

02.

 

“交给别人不太实际,我的建议是靠自己完成。”

“你还是这样子。”王不留行听起来就像是叹了口气,“要学会信任别人。”

“不是。”索克萨尔说这话的时候,似乎能感觉到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嗯,姑且这样吧。”

 

 

天知道,他对王不留行已经够毫无保留了。

 

 

 

 

 

索克萨尔离开的时候,猫头鹰几乎不愿意跟着王不留行回去,一个劲往索克萨尔身后缩。

 

 

“怎么又不认我了。”他耐心地戳戳猫头鹰的脑袋,“我是养你的王不留行啊。”

猫头鹰深沉地看他一眼,没有丝毫动静。

索克萨尔把它拎下来送到王不留行的面前,结果它拍拍翅膀又绕着那手臂飞了回去。

 

索克萨尔:“……你到底对它做什么了?”

王不留行:“……”

 

真是白养了。

 

索克萨尔说:“其实我一直都不记得它叫什么名字……它到底叫什么?”

王不留行心灰意冷:“随意了。你起一个吧。”

 

 

 

 

 

 

 

03.

 

树木如炬,耀彻苍穹。

 

 

处于森林入口,他们双双从一片黑雾里脱离出来,周身还绕着未散干净的,一缕一缕暗色的絮。

 

“真不该坐你的传送阵。”王不留行说,“刚刚的感觉像是在火锅调味酱里走了一遭。”

“真的?”索克萨尔说,“习惯就好。”

“……”

 

 

索克萨尔手指抚过他的后颈,把王不留行偏长的发尾从领子里撩了出来。

 

“我的意思是,下次改进。”

 

 

接着他才对他说,我们走。

 

王不留行眨了眨眼睛,神色有点不清不楚。

他拢了拢披风,率先走进了这座终日不见阳光的幽暗繁森。

 

其实他只是觉得扫把在森林里不好降落而已。

 

 

 

 

 

一直是王不留行走前面的,虽然觉得这务必要出于什么原因,但事实是他们只是这样习惯。

 

 

他们渐渐走到森林更深处,王不留行的帽尖擦到树枝惊起两三只飞鸟,往上看的时候能望见上方由树枝从横交错组成的顶端有一处缺口。

 

“是这里?”

“对。”

“我上去看看。”

“上面枝杈很多。”索克萨尔善意地提醒道,“你小心。”

“不会。”王不留行说,“飞行出现失误这种事,对我来说很少发生。”

“我信任你,单纯提醒。”对方突然笑了笑,“我不太能盯着阳光,就不看你了。”

 

 

 

 

 

飞到离顶端不到一米的位置,王不留行把姿势改成侧坐,小心地伸手拨开最上层的枝叶,阳光猝不及防地照进来,让他不由得眯了下眼睛。

 

真的。

 

 

索克萨尔离他的垂直距离起码二十几米,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围绕在耳边。

“找到了?”

“对,我现在就……等——”

 

 

 

音速慢于光速而至,反应过来的时候树叶已经伴随着人刷啦啦扫下来一片,混着地上枯黄的落叶,倒是比原先的破败明亮很多。

 

 

 

 

索克萨尔的银发被他压在下面,姿势立刻不明不白起来。

 

术士眯起眼睛,轻声笑了笑,勾了一下对方的腰作为示意。

“这个拥抱有点失败,不过没关系。”

“阳光透下来了。”他说。

 

他现在倒是不在意刺眼不刺眼了。

王不留行本想努力以一种还算好的姿势掉下来,但事实仍是乱七八糟地滚作一团。要没有索克萨尔在下头接着,他也不至于摔个结实,疼是更疼点,起码没那么尴尬。

 

他刘海沾上的一滴未干的雨水正好“啪”地一下掉下来,落在索克萨尔的鼻尖上。

 

 

“抱歉,衣角挂到树枝了……”

 

 

灭绝星尘无辜地悠悠降落到他身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论是宠物还是武器,怎么一看到这个人,就都不听话了呢。

 

 

 

 

04.

 

 

好在要找的东西确实是找到了,这样一来对双方都有益,也都得以各自归程。在那之前索克萨尔说,下回来找你,不走你那个池塘了。

“为什么?”

 

没有回答。

对方已经不见了。

 

他原来也是没有想要回答的。

 

 

 

在这个世界上,很好的搭档很多,很好的敌人也很多。

也有可能没有下次,也有可能很多次或者全部。因为是没有理由就不会主动见面的人,哪怕谁耀眼如星,谁的灵感闪光如同伟大的夜,对他们来说,并不存在什么一辈子的事。

 

 

所以非常需要其中一个人,某一天先告诉对方,哪一片森林,少了你不行。

 

 

 

遇见你的那晚上,月很明亮,晴朗的夜空里却没有一颗星星,使我自始至终都无法觉得,它们怎么会是落在你身上了。

 

 

 

 

 

05.

 

 

“现在是上午十点。”王不留行说。

“嗯?”

“你早点睡。”

“好。我晚上来找你。”

 

 

 

 

 

要在一起的话,起码先把生物钟统一一下吧。

 

 

 

 

 

 

 

END.

 

 

你问他们找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认真苏了一把索克,我索也超苏der!




  236 18
评论(18)
热度(23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