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全职/刘+袁]在微草的七期生们(八)

刘小别、袁柏清中心 微草哥俩好组

注:他们不是cp是哥们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七章   第八、九章




第十章:某治疗的恐高绝症

 

 

00.

 

袁柏清其实恐高。

 

这个毛病很少有人知道。

 

01.

 

微草训练室在三楼,他的宿舍在二楼,就连跟着战队住酒店都没住过四层以上的。

他也从不坐电梯,宁愿一层层爬楼梯还要拉上刘小别,美其名曰抓住每个机会进行锻炼,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锻炼好身体才能为微草的美好明天努力贡献。

 

刘小别十动然拒。

袁柏清生拉硬拽。

 

 

 

于是过程是,刘小别健步如飞,连跑六七层气儿都不带喘的,袁柏清在他身后追都追不上,说别哥你跟人比赛啊跑那么快!前面又没boss!

刘小别说,啥,这不是正常速度吗。

 

结果是,刘小别这么锻炼着,瘦了,帅了,下巴尖了,有粉丝在见面会上拍到照片上传微博,粉丝都涨了。

袁柏清心塞了,发了条微博说我心好累我哥们儿跑好快,底下一堆评论统统在艾特北京体育大学。

 

 

 

 

 

02.

 

刘小别是怎么知道的袁柏清恐高的呢。

因为某一天他发现,袁柏清作为一个B市人,竟然没有爬过长城。

 

简直不可思议。

 

刘小别说:“京城底下长大的你居然连长城都没爬过,是不是真男人?”

袁柏清很不自在地缩了一下,说:“干什么,我恐高不行啊!”

 

真相大白。

 

 

“不行,你要克服。”刘小别说,“治疗不是有个技能叫天使之翼吗,你要是上去了哭喊着下不来怎么办——”

“滚!那才多高啊!而且时间到了自己会下来好不好!”

 

 

 

 

 

 

 

03.

 

夏休期,刘小别带着袁柏清去爬长城了。

 

早上七点多他俩就到了,起点处还没什么人,售票窗口前一个不大不小的陡坡,刘小别刚买完票就看见袁柏清熊孩子似的先噔噔噔跑上来再嗖嗖嗖冲下去,眼神里顿时充满了「这哪家倒霉孩子我不认识」。

但他之后实在没忍住,自己也跑了一回。

因为那个风真的特别舒服。

 

 

 

爬完全程确实又累又耗时,他们选择坐缆车先上一段,之后再爬。

 

 

本以为缆车是两个人一个,没想到是八人一个,考虑到不能在陌生人面前丢脸,袁柏清全程保持镇定,目视前方,眼观鼻鼻观心。

 

 

 

缆车默默行进了一段,袁柏清忍不住说:“哎这挺稳的嘛。”

话音刚落,缆车经过一段索结,颤颤巍巍前后摇晃了一下。

袁柏清:“……”

 

他吓得一巴掌拍上了刘小别的肩。

刘小别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为缆车配音道:“听说你觉得我很稳?”

 

 

 

 

 

袁柏清下车之后,神情郁结。

刘小别说你不会吧,吓成这样啊?

“你才吓成这样。”他说,“我就是有点儿蛋疼……”

“啊?”

“你知道吗刘小别,刚刚那个缆车上不是坐着俩外国人吗,其中一个下车后对我说——”

“说啥?”

“Are you OK?”

“……”

 

 

 

 

04.

 

万万没想到,长城的坡度还真的挺陡,虽说两边有护栏,可有的地方没台阶,前进全靠摩擦力,不稍微弯下点身子还上不去。

 

这要往下一滚,那还真的能滚死人的。

 

 

 

袁柏清不敢看外面,所以不敢抓两侧的栏杆,走中间又觉得不稳,进退两难。

刘小别已经走出挺长一段了,发现把他给丢了,只好重新一步步走回来。

 

 

他左手被一个恐高症患者死死拽住,右手全沾的是两侧栏杆上的铁锈,在陡坡上简直行进艰难。

 

刘小别全程劝说加嫌弃,前一句是没事儿你看前面就烽火台了马上就到,后一句就变成你抓我抓那么紧干什么,我比你轻,你要真滚下去了我根本拉不住好么。

 

 

袁柏清坐标过高,战斗力低下,还嘴都不会了,一个劲地只说我不走了我回去了这地儿太高了我接受不了。

 

“走啊袁柏清。”刘小别扯他手臂,“生旦净末丑好汉不回头,你到了长城就是好汉了,原路返回就赚个缆车钱啊?”

袁柏清的声音已经有点虚了:“你代替我上去行不,算你两个好汉……”

“算个鬼,赶紧走,再晚就人多了。”

 

 

 

05.

 

他们总算到了长城顶端。

 

说是顶端,也就是个封住了道路的烽火台。


脚下的游客渐渐多了,袁柏清说,你拍照不,拍完了记得传我就行。

刘小别说,拍什么拍,我都来过几回了。

袁柏清说你必须拍!我都上来了你要给我证明。

刘小别躲了一下,说我手上全是铁锈啊,要么你拿我手机发条微博。

他侧了身子,把左边口袋让给他。

 

 

 

 

 

06.

 

他们一步一步原路返回,走到一半,刘小别突然说我忘了看我们的回程缆车是哪里上的了,你慢点啊我上去确认下。

袁柏清说哦,那我在这儿等你。

 

他还是不太敢往外看,挪到栏杆边坐好,看着刘小别一步两跃地就上去了。

 

他原来是可以走得这么快的。

 

 

 

 

07.


荣耀里也是,治疗大多都腿短,而刘小别的速度是出了名的,有时候跑出袁柏清的治疗范围老长一段距离毫无自知,加上他近战跟人肉搏,血条唰唰往下掉,瞬间低过安全线,急得袁柏清赶紧追着他跑,剑客一放技能就是一阵辗转腾挪,点都要点不中。

 

比赛里禁止语音,他只好在心里骂,这什么破走位。

但好在这是个不记仇的主,等比赛结束了袁柏清也基本上忘了,互相击个掌就算完事。

就算之后他想起来吐槽,刘小别也死不承认,说这是你能力问题好不,作为一个治疗,不就是应该在队友出现各种状况的时候不让他死吗?

 

袁柏清无言以对,无语凝噎。

 

 

 


 

08.

 

长城事件过后,袁柏清声称自己的恐高已经痊愈。

 

刘小别根本不信。

 

“你下来的时候坐缆车照样怕得要死好么。”

“……哎我哪有!”






TBC.


这篇文简直变成了这两人互爆黑历史

 明天802展出一只微草队服小别,求集邮求勾搭w (难过,然知道袁柏清我是肯定求不着了




  282 27
评论(27)
热度(282)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