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首都组/孙+王友情向]没事儿别回北京

 @一块好酥 

虽然晚了……生日快乐!认识你可开心了。

 

 

孙哲平、王杰希中心,CB友情向

大孙B市人是私设  已经被虫爹打脸了

这篇简直跟首都组番外一样

 

 

 

 

00.

 

王杰希跟孙哲平的相识,两人都认为是必然的。

他们同市同区,在同一家小店里买过北冰洋,被同一家早点铺的老板娘拉住唠过家常,后来又打了同一款游戏,虽并不是队友,却也足够有缘。

 

 

王杰希家是书香门第,一进门就见墙上挂着副字画,字体潇洒龙飞凤舞,红泥印章端端正正。

王杰希说,据他爸妈说这是真货,不是赝品,他不太信。

但孙哲平信了。

 

 

孙哲平家里不清楚是做什么生意的,总之是挺壕的。

他小时候就显示出了壕的本质,每次吃冰棍儿都抢着请。被请多了王杰希就不好意思,说我请你上我家来喝茶吧。

王杰希家的茶都是好茶,比冰棍儿值钱多了。

尽管孙哲平始终没喝出来一百五十块一斤的黄山毛峰和刷锅水有什么区别。

当然,打个比方而已,他没喝过刷锅水。

 

 

 

去了K市之后他就没再怎么用过家里的钱,自己打拼艰辛是艰辛,但每一段日子都充满了意义,感觉值得。

后来进了职业联盟,荣耀大热,战队前途大好,于是他自己也壕了。

壕且威武着。

 

 

 

 

 

01.

 

王杰希小时候被家长逼着喝过豆汁儿。

家里老人絮絮叨叨说营养好,他又是个听话的,等到习惯了早就不觉得难喝。

 

要不怎么说北京人大多能忍。

有什么事儿,不服憋着。

 

 

孙哲平就不行了。

难喝就是难喝,也没人逼他,念叨了两句他不听,就不了了之了。

 

要不怎么说北京人是爷们儿。

我就不听了,你不服憋着。

 

 

 

 

02.

 

孙哲平去了K市之后,不久便组起了战队。

而那时的王杰希还在微草的青训营挥洒着汗水挥霍着青春,两人时不时会联系一下,看看对方在荣耀里混得怎样。

也许今后会成为对手,但是现在,一切都刚起步。

 

 

 

孙哲平说:“遇见了个同好,人不错,也想组战队,咱就一块儿组了。”

王杰希说:“是么,挺好的,祝贺你。战队叫什么?”

孙哲平说:“百花。”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说:“不作评价。”

“你也觉得不够爷们儿是吧?”

“也不算。”王杰希说,“其实寓意挺好的,百花齐放,百鸟朝凤,百家争鸣,预示着将来会有更多的人来跟你们抢冠……欸。”

孙哲平:“……”

 

 

后来他向王杰希解释道,他的帐号卡名字叫落花狼藉,而朋友的帐号名是百花缭乱,原说双花,又觉得单调,于是改为百花。

落花狼藉这个名字还是很爷们儿的,多少证明了些什么。

 

 

王杰希说:“那你们战队的主色调是粉色,也是你的创意?”

孙哲平:“……哦。你见着宣传了啊。”

 

他们战队刚起步,在同城做出了宣传,而宣传又离不开网络,王杰希稍微搜索一下就出来了。

 

 

“我看到花,只能想到这个色了。”他说,“用都用了您说怎么办,总不好改吧?”

“没事,粉色挺好的。”王杰希又安慰他,“和谐安康,友善平和,与世无争,不和别人争抢冠……欸。”

孙哲平:“……”

 

 

 

后来便是众所周知,百花与亚军莫名其妙结下不解之缘,其中一次是王杰希出道,另两次不幸又是他,带领微草从容夺冠,挥一挥魔道披风,不带走一片云彩。

冠军是他们始终的执着,而王杰希虎口拔牙,把牙都给拔秃了。

 

当时一咒,永世难逃,对于说他算命很准的江湖说法,孙哲平简直要服气了。

 

 

 

 

 

 

03.

 

孙哲平很喜欢狂剑士这个职业。

这种霸气的职业的确符合他的性格。

重点便在于一「狂」字。

 

 

 

血越少,攻击力越高,后期还可直接吸收自身生命来增强攻击,敌亡我衰,实在是有点两败俱伤。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到韩文清。

实际上荣耀里最爷们儿的职业是狂剑士,而非拳法家,只是他出道早,因为个人风格的关系总给人带来错觉。其实拳法家也有如宋奇英般谨慎的,当然小宋出道晚,这都是后话了。

 

这是一个治疗都不太愿意看见的职业。

因为别人都是血越多越好,只要不溢出,想怎么加怎么加。而狂剑不同,要是加多了一不留神把他的生命提到50%以上了,没准儿人一回头就骂你,我攻击力呢?会不会奶啊你!

 

 

而王杰希心思细腻敏捷,奇妙的想法争先恐后不愿等待,确实适合魔道学者这种选择多样的职业,大多CD短到没有,一波快攻就能叫对手心慌。

 

 

 

 

当时王杰希问孙哲平职业,他特别自豪地就说了。

然后王杰希说,挺适合你的。

 

接着他问王杰希,王杰希特别谦虚,说我在训练营里练的一直是魔道,不知道今后会不会有所改变。

孙哲平说,怕什么,你喜欢就接着玩呗。

王杰希说,那也不一定,还是得按照战队要求来。万一以后上场你看见我不是魔道,又说我蒙你。

孙哲平说,慌什么,我现在人在K市,你还怕我一张飞机票跑来和你算账啊。

 

 

王杰希其实就是说说,微草以魔道学者为核心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网游里十个魔道九个在中草堂,换句话说就是魔道绝不会不适合微草,只是看哪个魔道更适合微草罢了。

而孙哲平其实也就是说说,他知道王杰希什么人,这个职业又适合他,选了基本上就不会变了。

 

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道。

王杰希打字给他,下赛季。

 

 

 

 

 

04.

 

孙哲平刚出道就已经有了一票粉丝,之后便是越攒越多。

其中姑娘占据大多数。

当时便流传着一番话。

 

嫁人当嫁孙哲平,不要嫁妆只要你。

出门在外不带证,带了钞票再带你。

 

 

王杰希就不一样了。

他的女粉多,男粉也多。

所以当时也流传着一番话。

 

嫁人当嫁王杰希,若不愿意娶也行。

算命下厨打荣耀,算了微草再算你。

 

 

 

还好他们都不知道这些。

 

 

 

 

05.

 

王杰希跟别人很少说京片子,只有明知对方也是北京人的情况下才会说,或者战队聚餐气氛尚佳,儿化音说来就来。

另外,包括坐出租车报地址,去食堂买个饭,等等。

 

其实B市经常拿儿化音实力卖萌,在自动售货机上贴个字条写着「不找零儿」之类的。

 

比如王杰希在南锣鼓巷里看见一家店,店名尤为清奇,叫「这儿不卖玉米汁儿」。

感觉难遇,拍照留念,随后发给孙哲平。

不久,孙哲平回复道,你在哪儿呢?

王杰希想了想,拍了张街角的吹糖人给他。

三十秒后。

“哎南锣鼓巷!你就说,现在是不是吃着街边儿那家糯米糕呢。”

 

王杰希默默低头咬了一口,回复,厉害。

 

 

他成功勾起了同乡人的思乡之心,深藏功与名。

 

 

 

 

 

06.

 

很久之后孙哲平宣布退役,回到B市,找完酒店就找房,一鼓作气搬过去前后不到一个月,王杰希来找他的时候他车都买完了,速度快如风。

 

王杰希说,这么短的时间,估计你不一定能找到满意的。

孙哲平说,没事,不行再换呗。

这就是壕啊。

 

 

 

孙哲平由南到北,长途跋涉,一点事儿没有。

始终住在本地的王杰希倒像是受了凉,风一吹,连打了三个喷嚏。

 

孙哲平说:“有人惦记你呢。”

王杰希说:“一想二骂三惦记——为什么不是骂了一回半?”

 

孙哲平噗地就笑了。

 

“哪有这么想的。”他说,“你就是不乐观。”

“我没有不乐观。”王杰希说,“联盟里待久了,总要多想点。”

 

孙哲平不回答他。

 

 

很久之后,孙哲平突然说:“那话怎么说的,苟富贵,不相忘。有没有这句?”

王杰希噗地一下笑了。

“前辈啊,那叫无相忘。”

 

“都退役了还喊我前辈。你以前怎么叫我来着?”

 

 

 

 

07.

 

即使他们全退役了,或者到老了,也应该是一个样,孙哲平每天清早去天坛公园拎着鸟笼遛个鸟,半道上遇见下楼买早点的王杰希,打个招呼顺便邀他下午喝茶。

 

 

孙哲平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去昆明湖那块写着「禁止游泳、垂钓」的牌子下边,光明正大游一回泳,或者钓一回鱼。

他要拉上王杰希,对方不同意。

王杰希说,违法乱纪的事儿我不干。

孙哲平说,你又不是没见过,大家都在干。

王杰希说,反正我不去。

 

因为一个人比较没意思,所以孙哲平也没去。

他完全忘了约同城的田森。

 

 

 

 

 

08.

 

孙哲平算是在北京定居了,后来又去了义斩。

义斩是个小战队,有时候跑东跑西。

他偶尔也跟着跑东跑西。


 

 

“您没事儿,别老回北京。”王杰希说,“有事儿也别回。”

孙哲平看着他,有点想笑,闷闷地应了一声:“嗯,理由呢?”

 

“因为……这儿不卖玉米汁儿。”

 

 

 

 

 

 

 

END.

 

 

 

感谢帮我赢回来的大眼儿团子!特别萌!

 

顺便重申,这两人是友情向,不是CP啦。

不准刷手伤眼疾组!




  547 35
评论(35)
热度(547)
  1. Leah叶九隔壁来战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京城组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