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喻王/索王]爱汝之敌

 @喻水星希 给群里的文州 皮下803生日快乐!←晚了很多

安慰你。比较忙的话还是好好休息呀w。





00.

 

若无法改变,请爱你所择。

 

 

 

 

 

01.

 

他们都没有使用什么加速的措施,但是前进的速度不慢,从会合到穿过整片林地不超过半小时,可见绝不是散步而是在赶路。

 

王不留行比他还快一点,晃晃手示意他跟上:“就前面那个副本了,等级特别低,挨两下也没事。”

“为什么进副本?”

“因为副本里没人啊。”

“……只有怪是吗。”

 

 

冰霜森林常年飞雪,树枝上挂着亮晶晶的冰凌。

 

 

 

他们今天约好见面,其实是为了交流意见。

其实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次,毕竟所谓亦敌亦友说的就是这两个人。

 

为了掩人耳目,最好找个副本,说说最近公会或者战队的事。

 

聊完了,心情好就切白菜一般打过去,心情不好就强退算了。

 

当然这是秘密。

 

 

 

 

02.

 

“一本指导蓝溪阁新人的册子。”索克萨尔的神情十分复杂,“其实比较……针对你们。你要是愿意看的话就看吧。”

 

王不留行怀着魔道学者天生的好奇与对神秘文字的热爱,虔诚地翻开了小册子。

 

 

《蓝溪阁入阁指引》。

  1. 网游里一切利益以蓝溪阁为主,以个人为辅。
  2. 不准穿绿色。
  3. 如果在中草堂的新人面前撕掉王不留行的画像,会对他们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创伤。
  4. 在你不清楚对方脆弱程度的情况下,请不要轻易尝试第三条。
  5. 夜雨声烦的手速是你们学习的榜样。因为他曾经在某次蓝溪阁后院不幸着火的时候,成功抢救出四颗完好无损的西瓜。

 …………

 

王不留行:“……”

他忍不住问:“真有这事?”

“不清楚,那时候我跟他还不太熟。”索克萨尔说,“但不要质疑我们是否真的种过……公会总有一些生活上的候补,据我所知,霸气雄图后院似乎养着鱼。”

王不留行看了他一会儿,说:“我们后院真的不种草药。”

“……嗯。我知道。”

“但我想起来了,中草堂也有类似的。”

“啊?”

“类似的册子。公会给我的,我就翻过一遍……你要不要看?”

 

 

 

《中草堂入堂必备手册》。

  1. 微草及中草堂的利益高于一切。
  2. 传送阵不是垃圾桶!
  3. 传送阵是要交税的,会统一从公会的收入中扣除,因此不要随意使用。
  4. 如果让蓝溪阁的成员经过中草堂法系职业布下的传送阵,可能会引发爆炸事件。
  5. 请好好利用第四条。
  6. 尤其提醒各位新人魔道学者:熔岩烧瓶里的熔岩是不能喝的,即使口渴也禁止饮用,因为它有许多副作用,比如口干、喉痛、发烧、口腔出血、毁容、窒息、死亡。

 …………

 

 

 

 

索克萨尔忍不住说:“真有新人觉得那能喝?”

“目前为止,没有。”王不留行看着他,“防范于未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当时,顶顶新的新人魔道木恩在个人训练快完成的时候惊慌地来找王不留行,惴惴不安地表示自己似乎无法使用任何一个技能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王不留行想了想,给他灌下去一瓶蓝。

 

“现在好了吗?”

“可以了!”木恩欣喜道,“这是为什么呢老师?”

王不留行沉默了一下,说:“你刚才脱水了。”

“……啊?”

“补充水分对于法系职业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哦……”

他真的信了。

 

 

很久之后木恩终于明白了蓝瓶的含义,愧疚地捂住了脸,把那时的黑历史永远封存在了烧瓶里,哐当哐当全丢出去。

 

 

 

 

“……你们魔道新人挺可爱的。”

王不留行说:“是吧。”

“你当初呢?”

“我没有。”王不留行认真道,“我当初很聪明。”

 

 

这句怎么听怎么像在自夸的话,被他讲得也有点可爱了。

 

 

 

 

 

 

 

 

03.

 

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认识得非常非常早,刚刚有蓝雨和微草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

当时双方主人一个猥琐一个温吞,没仇没怨,他们也没缘。之后相继换了操作者,双方战队开始兵刃相见,谁抢了谁几个冠军,积仇积怨,时间长了,连宿敌之称都有了。

 

 

 

但他们私下关系还是挺好。

虽然彼此还是不太能理解对方。

索克萨尔总觉得跟不上王不留行的思路。

王不留行总觉得听不懂索克萨尔的话。

 

 

 

“我在研究魔药。”王不留行说,“推荐我点材料吧。”

索克萨尔说:“你是指副本材料呢还是副本外的?”

“副本外的。我还不至于跟公会抢材料。”

对方点头表示理解:“制作出来的目的呢?”

“怎么说,我在想,”王不留行说,“能把人变得友善一些就好。”

 

你怎么不说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王不留行是很有仁慈之心的,但索克萨尔作为暗黑系的术士,爱心对他来说毫无用处,也从不关心与自己不相干的人。当初认识王不留行,也是仅仅认为他所在的战队将来会给自己战队带来威胁。

虽然后来感觉就不一样了。

 

他叹口气,还是意思意思给了建议。

 

“亡者的眼泪,孤独的灵魂,纯洁的羽翼,人类真诚的心——”

 

王不留行看看自己桌上的死青蛙,乌鸦羽毛,枯掉的藤蔓,蝙蝠翅膀,沉默了。

他们所说的材料,好像不是一个世界里的。

 

 

 

 

04.

 

 

“魔药不能拿来接近治疗,因为他们总有无意识净化的本能。”王不留行道,“它其实是一种罪恶的力量。”

索克萨尔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又听王不留行说:“就跟你一样。”

索克萨尔:“……”

然而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只好说:“也不完全是拥有坏的目的。”

“这点我赞同。”对方点点头,“毕竟喜欢是一种纯真的感情——给你吧。”

“……什么?”

 

 

 

索克萨尔想,王不留行也许在赛场之外没有把他当做敌人,反而当做一个值得珍惜的人也说不定。毕竟联盟里聊得来的人比较少,自家主人又忙,还是很容易寂寞。

 

 

 

“其实就是给你做的。”王不留行承认道,“希望你对别人也友好些。一直黑雾缭绕的会少很多朋友。”

 

索克萨尔其实想说,你整天和烧瓶实验打交道,也很少有人接近啊。

 

他开口只说,谢谢。

 

王不留行又看了他一会儿,补充道:“真心的。”

 

说得好像我特别可怕一样。

 

索克萨尔说,但是我想和你关系好,不是因为我友好啊。

 

 

 

 

 

05.

 

王不留行没有说话。

 

索克萨尔觉得他可能是没明白意思,但看神情似乎又不是。对方露出了一个比较微妙的表情,又有点坦率又有点不解。

 

但他分明就是知道,他们终于在一个频道了。

 

 

蓝雨和微草是什么关系,或者蓝溪阁和中草堂是什么关系,无论编出了多多少少禁止与对方来往的条例,一旦他们这样相处,就没有什么可改变的了。

 

 

 

“啊,这倒不一定。我毕竟也把你当做喜欢的人。”

“讲真?”

“……别跟喻文州学粤语了。好奇怪啊。”

“……嗯。”

 

 

 

 

 

 

 

END.

 

 

 



题目来自《DRRR》,原来的病娇感全无……

感谢玩WOW的小伙伴给了我无数的梗!

索王可爱极了。每次都拿索王占喻王的tag太愧疚了……


顺便宣群:全职语c 227103844 来玩呀w。





  255 10
评论(10)
热度(255)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