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肖王/杀手paro]拆弹家

阔别好久的杀手系列。

说好的设定,拆弹专家肖x杀手王

设定帅极但并写不出…



 

 

 

 

00.

 

 

“有摄像不?”

“没有!”

 

刘小别从柜子上跳下来,拍拍手掌上的灰:“最后一处了吧?都没有。监听器也没有。”

高英杰点点头:“辛苦啦。按理说这么小一家店是不会有监控的,但是防范于未然……”

“基地的空调啥时候好啊。”柳非一杯可乐已经见了底,“这样开会到处找地方根本不是个事儿嘛。”

“都不想的,没事,下周就能修了。”许斌好声好气安慰道,“你也知道我们不能找一般人吧,队长已经去联系了。”

“哎好吧,也是够拼的——”

 

王杰希推门进来刚好听见这一句,说:“什么够拼的?”

 

 

夕阳把他的侧脸照得有点柔和,推开玻璃门的手虎口处有一个不甚明显的茧,要么就是写字姿势不对,要么就是常年握枪。

 

他要整理本次行动的全部资料,林林总总二十来份儿,所以到的才是最晚的。

微草基地空调临时出了故障,影响到整个电路系统,会议室连个灯都开不了。轮到例行开会,他们只好另找了家地处偏僻的咖啡馆,包了一个下午,遣走所有店员,出于警戒心又不得不爬上爬下检查是否有监控,窗帘规规矩矩拉好,弄得像是什么秘密组织。

实际上区别也不大就是了。

 

 

“没啥。”柳非吐吐舌头,“队长我夸你呢。”

 

“都坐吧。”王杰希示意了一下,“说正事。”

 

 

 

 

 

01.

 

 

 

微草是道上有名的杀手组织。

按理说杀手组织存在得很少,因为一旦形成组织,受雇佣的对象及其自由度就会受到限制,但与之相应的是渠道也会扩宽不少。

他们不会轻易接受任务,伪装的身份大致就是运输行业,别人只知道他们没事成天讨论药材,殊不知药名在他们内部是人员的代号,几斤几两指能力,运费当然就是报酬了。

 

 

 

 

“这次行动对象,”刘小别皱眉道,“队长,很怪啊他。”

 

他们这次需要袭击的目标居住与办公都在二十二层办公楼的顶楼,白天各部门工作人来人往,到了晚上下层警卫极少。一旦上层受到袭击,便立刻会触发警报,除了一楼正门以外的所有出口全线封死。目标人物不知动用了什么系统,在他心脏停跳、生命迹象完全消失,即确认死亡后的三分钟,楼内的炸弹装置将自动引爆,意为同归于尽,杀死我的人你也别想逃。

 

 

“爆炸范围呢?”

“整栋楼,队长。”高英杰小声说,“来不及出来的。”

“要我就可——”

“小别。”王杰希出声打断了他,“不要置气。”

 

年轻人抿住了嘴唇,不情不愿又含糊地应了一声,被左右兄弟揽了揽肩膀。

 

“找个拆弹的。”王杰希下结论道,“到时候一起带进去。多带一个人永远比失去一个人好得多。”

“组里没人擅长这个吧。”许斌出声道,“如果雇一个人的话……”

他欲言又止了,意思是让组外的人参与进来多少有点不方便。

 

“没事。”王杰希忽地一笑,“我认识一个。”

“哦那就好。也是道上的?”

“不算吧。”王杰希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我觉得他不是。”

“啊?”

“就是我请的那个来我们基地修空调的啊。”

“……”

 

 

 

 

 

会议结束后两个年轻人沿街走回合租屋。时间刚刚过立冬,高英杰白色毛衣和绒线帽子的装扮让他显得更乖顺了些,身旁稍高一点的青年围着斜条纹的深色围巾,耳机线并到左边口袋,不端枪的时候看上去像极了刚放课的高中生。

 

“我觉得还是可以做到啊。”刘小别依旧不甘心,“才二十多层楼,而且下楼比上楼要快多了。”

“没有的事啦。队长只是不放心你去冒险。”高英杰赶紧给他顺毛,“况且我听队长的语气,没准一开始就想好了也说不定呢。”

“……你的意思是,队长一开始就想去找那个拆弹的?”

“是啊。”高英杰的语气十分诚恳,“我猜他的专业肯定不是修空调。”

刘小别:“……”

 

 

 

 

 

 

 

02.

 

 

雷霆理论上来说处于城市的灰色地带,表面看上去就是个维修铺,实际道上左右都有人。说句实在话就是无论你找我来修小物件还是干大事,给钱就是客,是友就能帮。

 

比如王杰希来找肖时钦的时候他正给霸图警部的副部长修着手表,一边就抬头自然地问好,王队好久不见,上周你们干掉的那个人好像登报了,我有看见,是谁来着?

 

全然不顾霸图一批警察追查凶手两个多月,最后因为上头有人压,只好不了了之。

 

黑社会嘛,难免的。

 

尽管这样,雷霆还是比较穷。

 

 

 

王杰希请他做大生意,肖时钦这个面子当然是要给的。但是除了给面子,他还是觉得他私心更多就是了。

 

 

 

 

 

“你有装弹执照么?”

肖时钦尴尬地推了推眼镜:“……我有拆弹执照。”

“那就好。”王杰希点头,“就是请你拆个弹。当场拆。包折返。”

“……啊?”

对方想了想,选择了更直接的描述方式:“我们一起进去,我杀,你拆。”

肖时钦:“……”

 

 

 

他也就是为对方的直白所吃惊了,实际倒是没有被吓到,出于自身考虑多问了一句:“没有生命危险吧?”

王杰希就笑了,说:“那就看你是不是足够信任我了。”

“行啊,”肖时钦就爽快地应下了,说,“我再多问一句,是不是和你们队里那个……不太清楚名字,那个速度很快的合作?”

“刘小别。”王杰希善意地接上,“不是。是和我。”

 

 

 

 

 

 

 

 

03.

 

 

肖时钦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地直视这个人出任务时候的样子,以往他只能在报纸、杂志、八卦论坛、或者微博首页上见到王杰希黑衣皮质手套护目镜的照片,也没有正脸,还是个模糊的偷拍,但他犹豫个半天,还是存了个图。

谁叫他连偷拍都没有呢。

 

 

 

王杰希告诉他炸弹的方位在大楼第十九层,说这是刘小别几天前骗回来的消息,基本靠得住。

“厉害。”肖时钦钦佩道,“这几乎是机密了吧,怎么做到的?”

“不清楚。”王杰希说,“似乎目标人物有个上初中的儿子。他总是很能搞定这种年纪的人,不论性别。”

 

 

根本就是反中二期对中二期心理完美的把握。

 

 

 

 

 

 

 

周边是一片黑暗。

肖时钦把挡光的护目镜摘掉,在口袋里摸索黑框眼镜。他的袖珍手电就放在左边口袋,被他拿出来架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光芒正照在手下。

他手头的炸弹不是特别难拆,毕竟像他这种机械系的人才少有,可能在对方计划之外。

 

 

 

 

他想,拆弹对他而言,简单或者困难,究竟要如何分辨呢?

 

就像在一堆螺丝里面,准确地找到型号匹配的那颗需要多久,在无数的星星里面,一眼就看到一颗需要多久,在无数的朋友里面,一下子就携手一个需要几秒,有可能是很快,也有可能是很慢。

有可能是很难的。

 

 

 

 

 

 

“好了么?”

“完成了。”

 

王杰希隐蔽在楼层的阴影处,在通讯器那头压低声音,收到了一个及其简单的回复,于是迅速检查了一下手上装备,毫不犹豫出手了。

 

 

没有触发警报。

 

消音子弹没有出现任何破绽。

 

 

他捏紧枪把的手指一下子就松了,利落地上前取了子弹装进密封袋,转头跟肖时钦联络。

 

 

“你的方位应该离东侧楼梯更近,我们在一楼会合。”

肖时钦说了一个“好”,王杰希刚打算关微型话筒,就听见那边传来一声倒抽凉气的声音。

 

 

 

“杰希,怎么说,我挺没有思想准备的。”

肖时钦的声音在通讯器那头听起来带着点苦笑。

 

“我明白你也是刚刚才知道,但没有人告诉我,主要的这拆完之后,还会触发一颗定时啊。”

 

 

 

 

 

 

04.

 

 

距离王杰希扔下一句“我马上过来”仅过了三十秒,他就真的到了。彼时肖时钦不慌不忙拆第二颗,剩下时间大约还有四分多钟,将近四分,面前杂乱无章数根导线,也不知道他的不慌不忙究竟是强装镇定还是真的不慌。

 

王杰希看见他脑后有一小撮头发翘起来了,十分自然地伸手过去帮他压压好。

 

 

“杰希。”肖时钦严肃地说,“你相信科学吗?”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他想问什么,只好说:“信的。”

“我觉得你运气应该挺好的。”肖时钦看了看他,“二选一的话你一般胜率多少?”

对方想了想:“你是问石头剪刀布还是分岔路?”

“啊?”

“前者挺好,后者不太好。”

“……”

 

 

肖时钦手下两根导线,一红一绿,配色极其老套。

 

“不是自夸什么……一般到了这地步,专业的拆弹家也是靠运气。”他说,“就比如……扫雷你知道吗?”

王杰希点头。

 

“事先说明,”肖时钦举了下手,又扶了扶眼镜,“我一点都不想死在这儿。虽然干这行的总会有危险,但毕竟生命诚可贵……”

他看着王杰希,目光透过玻璃镜片,被过滤得只剩下温和与信任。

王杰希突然笑了,说:“那我比你更不怕。到时候要是真的炸,道上肯定传是你判断错。”

肖时钦:“……”

 

他很想申辩点什么,但王杰希突然又说:“但我不会想让你死。”

 

“挺不想的。”

 

 

肖时钦沉默了一会儿,道:“为了微草的空调吗?”

“……也是一部分。”王杰希说,“你们有售后服务吗?”

“呃,有是有的,不过那个不太靠谱。”

王杰希微笑:“我觉得你挺靠谱的。各种意义上来讲。”

 

 

肖时钦觉得,他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必要把喜欢说出口。

 

 

 

 

 

“其实……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他迟疑了一下,说,“当然只是听到这种说法你别当真啊。有人说我们性格太像,可能不适合在一起。”

“太像?”

“就是共同点多吧。不是一般比较互补的人才适合在一起吗?”

“不像吧。”王杰希沉思了一会,说,“至少我修不来电灯泡。”

“……我专业是机械与拆装弹好吗!”

 

 

 

肖时钦绝望于自己在微草后辈的意识里基本就是个维修电路的,但好在王杰希不那么想。对方承认他的一切能力,哪怕遇事打个擦边球也总来找他帮忙,这也许能说明些什么。

这一定能说明些什么。

 

 

 

 

“绿色吧。”王杰希说,“剪绿色那根。”

 

 

 

 

 

 

 

 

05.

 

 

他们从高楼沿台阶一级一级地走回最底层的出口,世界悄无声息迎他们以月光。远处的云比以往要薄一些,也许还有雾,被星光穿透了,留下很浅的银亮痕迹。

 

 

“你刚才应该把眼镜摘了。”王杰希说,“你硌到我了。”

“你会感受到被硌就说明你一点不紧张。”肖时钦有点失望,“像我,已经不记得你刚才是睁眼闭眼——”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摘了。”

“不吧。”肖时钦说,“那如果剪错,我死前最后一个动作岂不是摘眼镜?”

“嗯,大概。”

“……你能换个感想吗?”

“感想是,想要活着。”王杰希坦诚道,“那一瞬间突然很不希望自己选错。”

“……也就是说你之前一直都没有那种想法对吗!”

 

 

 

 

 

过了路口便是有人接应,肖时钦尽量使自己显得真诚一点,与王杰希用最基本的握手进行告别。

 

“怎么说,一开始我就说不要报酬。”他终于开了口,“你给张照片吧?”

“嗯?”

“你知道我们不是经常见啊……就今天这身,清晰一点就好。”

王杰希看着他,然后就笑了,说:“很帅?”

“当然。”

“谢谢。”王杰希把拿着手机的手伸到他的面前,“你也一样。”

 


 

 

他的屏幕上,是肖时钦方才拆弹时候,屏息凝神的一张侧脸。

 

 

 

 

 

 

 


END.

 

 

 

写这篇时候的心情:

小肖好帅!

老王好帅!

写不出他们的百万分之一!

啊!

 

没了(。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小别是如何搞定了中二病少年

 这明明原本是今年的小肖生贺啊

 

 

 

 

顺便宣肖王群:372537234  欢迎肖王厨来玩儿w 乱卖广告求组织不打!




  240 15
评论(15)
热度(240)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