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全职/刘+袁]在微草的七期生们(十)

刘小别、袁柏清中心 微草哥俩好组


注:他们不是cp是哥们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七章   第八、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天津的同志们要好好的。


祝福你们。


 








第十二章:某治疗的小确幸






00.


 


袁柏清这个人乐观极了。


 


比如训练一个不注意没做好,被训了两句,转身就忘了。


在团战里被第一个干掉了,黑粉说他能力不行,他心想第一个打治疗不是常识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刘小别损他两句,就算真戳到痛点了,也不会真生气,还觉得刘小别拿他当兄弟,对别人肯定不会嘴这么毒。


 


 


生活中开心的事情太多了,任何一件小确幸都是值得关注的。


总之就是乐观到盲目。


 


 


 


 


01.


 


但是刘小别不一样。


他这个人比较悲观。


 


其实很多事情就只是有一点点不顺而已,但他是个完美主义,只要有一点不满意就恨不得转世做一块硬币,转头就能回炉重造。


 


袁柏清忍不住说,别哥,北京一块钱全是纸币,你没法儿存活的。


刘小别:“……”


 


 


他置气了也不说,就闷着。


 


 


比如打开职业选手群,看见黄少天在刷屏,他闷。


手机上一个未接来电因为去洗澡了没接着,他闷。


有营销账号在微博私信里给他发小广告,他都闷。


 


 


一件事他能记蛮久的。


到最后连事情都不记得了,就记得自己好像不爽过。


 


 


因此有人说他不直白,但袁柏清不这么觉得。


 


一个在团战训练里面神控血,剩下一丝的时候大惊失色地喊出袁柏清救命啊赶紧来奶我一口,然后在血线升高之后若无其事地说好没事儿了你滚吧的人,还有人敢说他不够真性情吗。


真极了。


 


 


 


 


02.


 


 


有一天袁柏清跑来找刘小别,神情挺严肃的,说别哥我认真问你一问题。


你说。


“你见过玻璃心吗?”


“……”刘小别沉默了,然后说,“你问这干啥?”


“我换个方式问也行。”袁柏清说,“你觉得我玻璃心吗?”


“废话。”刘小别干脆道,“你要是这种人,一百个我都不够你绝交的。”


“那咱战队的你觉得有谁这样吗?”


“怎么可能。小高性子算软了吧,咱还不是有一句说一句,当面损他都不带消音的,不照样处得好好的。”


“那我说实话了啊。”袁柏清说,“我好像微博上遇见一玻璃心,把我弄得蛋疼极了你知道吗——”


“……你蛋疼我为什么要知道?”


“……这不是重点!你看看,看看我私信,这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我十几年来说话就这样,突然来个人说我态度有问题,还什么什么侮辱粉丝,这我真接受不了!”


 


刘小别看了一半就皱眉,然后倒是舒展了,说你还理这种人,就是傻逼呗。


 


袁柏清说:“我就不明白了,我说什么了?我跟你说话……跟队长说话也这样啊!”


“你没说啥,玻璃心都这样。”刘小别拍拍他肩,“你要再理她你也傻。真的。”


 


 


 


 


03.


 


 


刘小别说,我也遇到过啊。


 


“一粉丝私信里给我告白,我回一句谢谢,她就搁那儿说我高冷,说我装,哦合着我非要回一段两百字的感谢书是不是,当我手速是用来干这个的啊?”


 


 


“袁柏清啊我跟你讲,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明明自己不努力还要监督别人的人,一种是明明自己性格有问题还跑来义正言辞说别人不对的人。”


 


 


前一种是王杰希的反面,后一种是袁柏清的反面。


 


 


“哎呀没事啦。”袁柏清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不对,人生得意须尽欢嘛,多久以前的事你还记得,我保证我三天之内就能忘了这玻璃你信不?”


 


当然信,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哥们儿的性子多乐观。


 


 


“你等会儿,明明是我倒苦水,怎么又成了我安慰你了!”


 


 


 


 


 


生活中小小的幸福,其实有很多。


 


 


对他们来讲,就是——


 


“拿到冠军。”


“得到承认。”


“泡到妹子。”


“抽到UR。”


 


“别哥。”袁柏清忍不住提醒,“你的逼格——”


“呸。”刘小别一脸严肃,“重来。”


 


 


对他们来讲,就是——


 


“拿到冠军。”


“得到承认。”


“泡到妹子。”


“单抽UR。”


 


 


袁柏清:“……我跟你说了不要入邪教啊!!!”


 






 


04.


 


后来袁柏清承认,不是他担心自个儿被骂,而是他担心自己会不会给微草抹黑,毕竟一粉顶十黑,玻璃心不好惹,到时候微草的名声要是败坏了,肯定特别难受。


 


“你……你还真当自己那么重要啊。”


“……我靠!!”


 


 


 


 


05.


 


怎么会。


 


微草是以你为骄傲的。


 


微草以我们所有人为骄傲。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第十三章:某剑客的个人洁癖


 


 


 


00.


 


刘小别是处女座。


他的地盘干净整洁简直不像男生待的。


游戏杂志一叠叠放好,码到一样平,耳机线严丝合缝一圈圈绕好,谁看了都自愧不如。


 


 


而袁柏清的地盘,拥有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基本都有的特性。


虽然算不上脏乱差,但也绝对算不上整洁。


 


袁柏清还要狡辩:“我的房间只是不整好不好,并没有不洁啊!你看地上多干净!”


刘小别一脚踹过去:兄弟我扫的!


 


 


毕竟他们俩同一宿舍。


 


 


 


 


 


01.


 


 


“我已经算干净了啊!”袁柏清不服,“你去看肖云周烨柏他俩的宿舍——保证你刚推门就转身出来!”


“不然呢。”刘小别镇定道,“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选和你一宿舍。”


“其实我们队最干净的不应该是小高吗……你怎么不选他?”


“你傻啊,我俩刚进来的时候七赛季,小高还不住这儿呢。”刘小别说,“再说了,队长那么待见他,最爱去的就是他宿舍,我还跟他一块儿住,我搁这儿找抽呢……”


 


 


 

 


 


 


他们宿舍地方不大,有些地方划清区域(比如床),其他大多数都是共用的。


藏零食的柜子也是共用的。


 


 


有一天时间大约晚上十点多,刘小别盘腿坐床上写作酝酿睡觉的情绪读作玩手机,就等王杰希来查房。


而袁柏清跑去翻东西吃,在柜子里找出一盒饼干,啃了一口后出去倒水。等他拿着杯子回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那盒饼干又安详地回到了柜子里,还是靠边放的,开口规规矩矩夹好,保存完美。


 


而刘小别端坐在原来的位置,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这我就,咬了一口,你给我……放回去啦?”


“……哦,我以为你不吃了。”刘小别摸摸鼻子,“随手就帮你收了。”


“你手怎么就这么快!”


刘小别严肃道:“你知道吗,你刚刚说了句废话。”


袁柏清:“……”


 


 


他默默打开饼干盒子继续啃粮食,还要被刘小别赶,说你吃的满身碎屑,不准靠近我五米之内。


“我哪有吃的满身碎屑啊!”


“我不嫌弃屑。”刘小别说,“我嫌弃你。”


 


 


袁柏清放下饼干就上来掐他。


 


 


 


02.


 


 


袁柏清说:“如果有一天你要跟一妹子携手共度余生……反正类似这种,但那妹子不拘小节东西乱放啥的,你能忍不?”


刘小别挺认真地想了想,问:“长得好看么。”


袁柏清:“……”


 


 


“开玩笑。”刘小别摆摆手,“这种东西我觉得就是看缘分,以前我也试过定标准,但后来想想根本没用,喜欢毕竟只是一种感觉……你干什么?”


袁柏清一脸「你哲学得我都不认识了」地看着他,说:“没想到呗。我以为你肯定要求特高啊……”


“什么玩意儿。”刘小别说,“我接受力很强的好不好。就算有一天你带着个虎背熊腰人高马大的女壮士来我面前,声称要和她共度余生,结婚还请我做伴郎,我也觉得没啥不能接受的,顶多嫌弃一下你的品——”


“谁要娶那种人啊!!!”


“哦,你不会请我做伴郎。”刘小别若有所思,“太抢你风头了。”


“……”


 


 


03.




刘小别做了一个梦。


 


梦里袁柏清站在新郎的位置,他旁边那姑娘倒是没刘小别描述的那么夸张,挺正常一妹子,隔着婚纱看上去不太直观,但应该是长得挺端正的。


台下坐着王杰希高英杰,还有肖云梁方周烨柏,还有其他战队的人。刘小别是伴郎,而柳非似乎理所当然是伴娘,两个人一个捧着花一个端着戒指盒,站礼堂两侧等新人宣誓。


司仪开口说了什么他都没听清楚,什么生老病死在一起,幸福苦乐都跟随。他只听见最后一句话,司仪问新郎,你愿意吗?


袁柏清突然大喊我不愿意!


然后袁柏清冲过来抓了他这个伴郎就往外跑。


全场哗然。


 


刘小别转眼间就被拉着跑出了礼堂,他懵了,说你干啥?


袁柏清一边拽着他狂奔,一边说,我们PK去啊!你昨儿不是答应了我要PK的吗!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他们俩PK和袁柏清不愿意结婚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他就醒了。


被吓醒了。


 


 


 


 


第二天早上柳非醒来的时候,发现刘小别凌晨三点半在QQ上给她发了一条留言。


 


飞刀剑:我知道你赌骰输了,但你下回要再敢把我mp3里的歌换成梦中的婚礼,我就真不客气了!


 


 


柳非:“……”


 


 


 


事出有因。


 






TBC.






在cp16.5上出别哥,祝我捕捉到我哥们儿袁柏清!(但其实是不可能的


也欢迎各种小卢找我玩w







  353 61
评论(61)
热度(35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