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黄别/七夕贺]假想敌

娱乐圈paro

ABO注意/

 

 

 @一块好酥   被这家伙怂恿的!自从吃黄别以后我就……饿极了……QUQ

但是这一对好好吃啊。字数都爆惹。

袁刘袁真是友情。萌萌哒。

 

 

 

 

00.

 

 

一路上我假想过多少人。

一路上我假想过多少恋人。

 

 

 

 

01.

 

化妆棉沾着保湿水往脸上抹的时候,刘小别才微微抬了下眼。海一样的湿润感覆盖着皮肤的感觉其实不好受,凉且闷,像是罩上了一层蝉翼似的薄外壳。

他神色有点心不在焉,说换牌子了么,味道好像不一样了。

化妆师姑娘笑嘻嘻道,没有呀,不还是原来那个,别哥您觉得不一样啊?

“……啊?我觉得变了。”

“噗,那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还成吧。”

 

刘小别含糊地应了一声,有点答非所问,垂下视线去看面前的台词本。

他被小心翼翼地抬起下颚,视线扫到光源就触动了眼睛一阵酸涩,困意往上涌了涌,不像潮水只像风,灌得他整个人都是沉的。

 

现在就算了,一会儿镜头前必须清醒。

他手上捏着台词本儿,在心里头骂了黄少天一万遍。

 

 

 

 

被骂的这个人,现在正在隔壁组嘻嘻哈哈跟人吐槽台词,精神得有如一条活蹦乱跳的水里鱼,斗志昂扬神采奕奕,就跟头天晚上不睡觉反反复复烦刘小别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02.

 

将近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方才收工,袁柏清举着手机推他,说隔壁百花也刚拍完,唐昊请咱吃饭,去不去?

“都这个点了还吃个毛。夜宵么?”

对方充耳不闻:“他说邹远孙翔也一块儿来,我要不再叫个徐景熙?”

“我靠这帮人……”

 

 

他们是同一年进的公司,那年选新秀接广告,不是单人是集体,于是混来混去就混熟了,同期圈里的大概就他们最熟。

袁柏清是他经纪人。暴躁,易撩,人好,他发小。

当然,是个Beta。

除非那两人是一对儿,不然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不会有一个性别是Beta以外的经纪人。

 

 

唐昊在手机扬声器里得意洋洋冲他嚷,叫人嫌弃这种明明在片场的另一头却非要打电话的奢侈举动:“要不你来骰一个决定?就群里,输了就跟我们一块儿去。”

“不赌。我去。”刘小别干脆道,“我没吃晚饭。”

 

 

 

 

凌晨二点,夜宵已无处可买,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闯进街边麦当劳,个个墨镜鸭舌帽,唐昊孙翔人高马大往营业员姑娘面前一站,不像点单像打劫。麦当劳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六个人光明正大占据一方角落三个四人沙发座,跟公款承包一样。

 

 

“行,你们先点。”刘小别一坐下就不肯动了,看着手机头也不抬,“我给你们看包。”

“靠,看个毛啊,除了我们这儿就没人了!”

“闭嘴,有备无患。”

 

孙翔无论如何想不明白有备无患用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想回嘴半天不知道回什么,被剩下几个人拉去柜台前,买了可乐还忘拿吸管。

袁柏清在柜台前面痛苦甚久,最终镇定地返回,理由是我不知道点什么。

“……那你拽着我一块儿去为什么就知道要点什么了?”

“灵感懂不懂!给我点选择方向!”

 

刘小别一旦被生拉硬拽,反倒爽快了,利落地点完就回了位。袁柏清居然还真的知道要点什么了,但选择跟他八竿子挨不上边儿,简直不能懂。

 

 

“你们干嘛坐那么分开啊。”邹远突然说,“好没气氛。”

“你以为我们在撸串么!”

 

说是这么说,他们还是并过来挤在了一桌,餐盘放不下就随手一扔。刘小别有整洁强迫症,一个个拿回来收好,全叠在自己下头,林林总总叠了四个。

 

孙翔说:“靠,跟都是你吃的一样。”

刘小别一边吃一边白他一眼,汉堡纸往下折了折,右手送过来一个明确的中指。

 

 

袁柏清拍下餐盘po到微博,说我们别哥谜之食量,瞬间评论和点赞都哗哗往上涨。不出一会儿看见了熟悉的人,另剧组的戴妍琦不仅转了,还唯恐天下不乱地圈了黄少天,说救命,黄少要养不起啦!

 

 

刘小别面无表情地在桌子底下踹了袁柏清一脚,换来对方一句“靠”。

“凭什么踹我,戴妹子转的!”

刘小别说:“我只踹得到你。”

 

 

刚刚坐了半小时,门口就来了不速之客。刘小别发誓在他进门的一瞬间就闻见了信息素的味道,穿过一排汉堡可乐和不知道谁点的鸡腿饭,像凌晨出现的一点点天光,比阳光凛冽一点,比雨水炽热一点,温暖又生动地到了鼻尖前。

 

 

黄少天穿得比他们还黑社会,墨镜帽子薄外套,进来了也不摘不脱,在刘小别身后轻轻按一下他的脑袋,袁柏清当时就想噫。

 

刘小别抬头瞧他一眼。

 

“你来干嘛。”

“我十次看见你你九次都这个回答,还能不能有点创意了啊?我不来你什么时候到家啊你又不开车,你还睡不睡啦?”

 

 

这两个人从今年四月份就开始同居了,一A一O天天共处一室,没人相信他们不是一对,也没人相信他们没标记过。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黄少天还没推玻璃门就闻到了刘小别身上的柠檬味儿,哪怕有十个Omega挡在面前也无济于事。信息素这种东西,记住了就是记住了,在一块儿腻的时候是真觉得连信息素都可以在一起。

 

 

刘小别上了黄少天的车,一帮人才齐齐“噫——”了出来。

徐景熙此时突然说了一句:“等等,黄少既然这么快能找过来……袁柏清你不是开定位了吧?”

“……靠。真的啊。”袁柏清看了一眼,赶紧动手删掉,“我删我删,一会儿被粉丝找见就完了。”

 

他一个手抖,删除按到了查看评论,页面滑下来整整一排,最上面那条,正是黄少天的。

 

 

「养肯定养得起啊,养不起也得养,不过都这样了他还这么瘦,你们刘小别什么体质啊?!」

 

 

 

 

 

 

 

03.

 

 

他们同居是刘小别往黄少天那儿搬,他住二十二楼,落户太高狗仔都拍不着。刘小别第一次跟着他上楼的时候一直在想万一电梯坏了怎么办,不小心说出口,黄少天说,靠,你能想点好的事儿吗?

刘小别面无表情道,跟你在一块儿我就没有过好事。

 

那时候他们在抢一个片的男二号,刘小别毕竟资历不足,能力稍有欠缺,就被刷了。他现在看黄少天极度不顺眼,哪怕待会儿没准就要搞,这会儿也是不顺眼的。

 

“要是坏了还能怎么办,只能走上去啊。”

刘小别继续面无表情,说我走不动。

“那我扛你上去,你要不喜欢扛的话背着抱着也行,你一个Omega我肯定还是背得动的,你先说你能爬几楼啊?”

“滚。”刘小别瞬间又改了主意,简直喜怒无常,“我走得动。”

 

 

他们那晚还真的搞了,搞得乱七八糟的,然后刘小别就真走不动了。

搞完之后黄少天压低声音给他唱舞台上唱过的歌,原本带点重金属味儿的曲风被他唱得又快又沉,混合着信息素的味道却一点点变轻了。刘小别整个人有点不想动,眯着眼睛听他唱,还要嫌弃他唱得不好,说我怀疑你台上唱那么好都是假唱。

 

黄少天就闷着嗓子笑,说你个小兔崽子还懂不懂了,我什么时候给别人单独唱过歌啊我就给你唱过,你还不识趣,我很久没唱了你知道吗,这首歌我不太唱的。

刘小别说,你知道这时候给我唱歌你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啊,黄少天得意了,说小别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我傻啊?

 

对了,他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把姓给省了的。

 

 

是首情歌。刘小别知道。

黄少天的每一首歌他都知道。

 

 

 

 

 

 

04.

 

早晨七点半,天光还被厚厚的窗帘挡着,刘小别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

黄少天被吵醒了也皱眉,但一瞬间就舒展了,看不出前一秒还被叨扰过。刘小别就不一样了,跟受折磨一样拧起眉尖,从黄少天怀里滚到旁边又滚回来,拿被子闷了一会儿,还是妥协了。

他还要越过黄少天才够得到床头柜,不得不跪在床上展开身体把手伸出去,苦不堪言。

 

 

 

“……喂?”

“别哥你昨天自己说要七点半的morning call的啊。”那边是袁柏清的声音,“你起了没?”

刘小别困极了,“哦”了一声之后就想挂,那边袁柏清急得嚷嚷你别挂!你要真有事千万别睡过去啊!

“什么事啊。不是事。”刘小别迷迷糊糊,快要语无伦次,“你想想我昨晚几点睡的啊……”

“靠!你想想我几点睡的!我还要清醒着给你morning call!你人性!”

 

又跟他来来回回说了几句,刘小别有点醒了。挂掉电话后他推推黄少天,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今天早起要做什么,不记得咱就继续睡吧。

 

“啊?”黄少天大清早声音特别低沉,哑着嗓子,连说话都简短了,“什么玩意儿?”

 

自己一分钟前也是如此的不清醒,刘小别这样一想就原谅他了,大大方方公开了谜底,说,约会。

 

 

结果他们再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刘小别盯着手机上的时间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去洗漱的时候发现自己右侧鬓角无故翘起来一根呆毛,大概昨晚睡姿所致,挣扎了半天,最终放弃,伸手去够啫喱水。

结果黄少天也刚好伸手去拿,他早上起床头发难得不乱,下午起床也一样,乱蓬蓬的像狮子鬃毛。

一年前刘小别肯定会立马缩回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现在他光明正大跟黄少天抢,还说你怎么好意思不让着我。

“我凭什么要让着你?你是我的Omega我就得让着你吗小别——你要怀了我就让着你,我保证让着你。”

“……”

 

刘小别太想抽他一巴掌了,顺便默念为什么我是Omega一百遍。

 

 

 

 

05.

 

说到一年前,刘小别真的还是个嫩生生的新人,有天赋所以带点儿傲气,嘴唇老抿着,看起来不太开心,实际上只是他不太自来熟。

他知道跟前辈叫板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打脸的举动,他会注意到黄少天,是因为那个时候的黄少天实在太显眼了。

不是崇拜,不是羡慕,不是敬仰。

是什么呢?

 

有点想成为跟他一样的人。

 

 

虽然私下咒过对方不知道多少回,他其实把黄少天当前辈看。

 

 

 

有一回上台彩排,妆才上了一点点,化妆师就有事走开了。刘小别喊了一声袁柏清叫他过来,坐在高脚凳一本正经地抬头看他。

 

“我要换化妆师。”他说,语气居然还挺认真的,“现在的这个,刚就上了层保湿水,她起码打了六个喷嚏。”

“您忍忍成不成。”袁柏清知道他洁癖,故意怂他,“一大老爷们还怕抗不过感冒?”

“感冒了我赶个毛通告。”刘小别拧起眉毛,索性顺着他的话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生病什么样。”

“行行行,您祖宗。”袁柏清也学他拧起眉毛,“你生病了就一病猫。”

 

他在刘小别抬脚踹他之前成功跑掉了。

 

 

 

这时候黄少天跑过来串剧组,刘小别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把台词本往脸上一挡,起码大半张脸全没了。倒不是刻意躲他,居然是心理上觉得私下不能见他,非得上完妆,好像这样就能让他看顺眼了似的。

 

让黄少天看我顺眼做什么。他想。我看他那么不顺眼。

 

 

 

“哎刘小别你怎么回事,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吗,就这样对前辈是不是?我好容易来一回你们组里你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啦?”

 

他还真到刘小别面前了,这下不能不应。他现在脸上只一层保湿水一层润肤液,跟素颜也没差别,只好不太情愿地抬头看他,含含糊糊说了一声前辈好。

神色就像不想看见他一样。

 

 

 

黄少天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说出来的话莫名其妙的。

 

“刘小别你下巴好尖啊。”

 

刘小别想说那是因为你是从上往下看的,其实他站直了还比黄少天高一点点,北方人的地域优势,他又瘦,整个人都是拔尖儿的。当然这一点点今后被黄少天所不承认,我的Omega竟然比我高,这种听上去就不科学的话简直不可能发生。

 

 

 

 

 

黄少天还是不走:“你是化完了还是没有啊?”

刘小别只好说:“没化。”

 

 

他天生皮肤白,眉眼淡,皱眉的时候显得很不悦,其实仔细看会知道并没有生气。

黄少天知道他没有生气,所以他觉得这个Omega他喜欢,他就可以赖着不走。

 

脂粉香味盖不住信息素,刘小别就是那个时候知道了黄少天是什么味道的。

 

 

 

 

 

很久很久之后,不知道坦诚相见过多少回,包括素颜包括各种。他们有时候凌晨回到家,挣扎着挤在洗手间卸妆,迷迷糊糊间刘小别突然想,之前的自己究竟算怎么个事儿。

 

 

他看着镜子发呆,黄少天撑着洗手台,突然就凑过来亲他。

刘小别意思意思推了他一把,说亲什么亲,脸上全是妆。

 

但黄少天还是凑过来啃了他一口。

 

 

 

 

06.

 

新剧离杀青最后一场的时候,刘小别磨磨蹭蹭在休息室等,不玩手机,不听歌。袁柏清本来想做鼓励状一巴掌拍上他的背,没想到刘小别突然侧了侧身,猝不及防一手敲在人腰上,刘小别一个激灵抬脚就踹他,给西装裤上留一个浅浅的印。

袁柏清自知理亏先发制人,跳脚骂他有病,好容易穿一回西装吧裤腿还给你踹这么脏。刘小别懒得跟他争,翻个白眼过去,说怕什么,无论哪件衣服只要被你穿了那就都不是好衣服了。

 

他们一天至少争三回,好在袁柏清是个Beta,心里一边默念我宽容不跟你计较,一边诅咒今晚黄少天把他上个十七八遍。

 

 

黄少天不是他们剧组的。

黄少天没法儿一天跟刘小别至少争三遍。

黄少天心塞。

黄少天还是醋了。

 

 

 

他们摊牌的时候闹得挺不开心,虽然后来各自认为当时蠢到不行,但那时他俩都真觉得,对方就是无理取闹。

 

刘小别轻轻蹬一下面前茶几,说,甭乱猜。他是我发小。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对他这个人来说应该算沉默挺久了,然后他说:“刘小别,你知道你的粉丝一般都怎么夸你吗?”

“……什么?”

“你进入状态速度快?你拍戏效率高?”

黄少天直直地盯着他,嘴唇罕见地抿着,看上去和他平时一样不开心。

“你就是又匆忙又潦草。”

 

“你对我潦草死了小别。”

 

 

不能小看有点生气的Alpha。刘小别在漫天漫地的信息素里勉强还维持着一点清醒,艰难开口,说那你特么还追我。

他是那种狭长的丹凤眼,盛气凌人但青涩,一瞪人就显得有点凶,但是好看。怎么都好看。

而黄少天一双桃花眼,情绪如波流淌得又快又急,里头写着的他都愿意说。

 

 

我能不追你吗,你拒绝我容易,因为你犟死了,但要我放弃你,真特么难。

 

 

 

 

 

07.

 

他们最匆忙的一回是在车里,不是什么好车,是黄少天的保姆车。试衣间里头堆满了衣服,刘小别身下是一片闪光布料,硌得他太不舒服,一个劲儿乱动。黄少天费了好大心思把他按住,差点就动用信息素了,哑着嗓子说这里空间有限你想不想好好来了?

“你过去点。”刘小别还是不满意,“这边空调口,冷死了。”

黄少天挪是挪了,继续骂他怎么这么多事儿。刘小别意思意思蹬了两下以示不满,然后就被他按着亲了亲鼻尖。

他的刘海最中间那簇实在太长,黄少天不得不拨开那撮头发才亲到。

 

 

 

 

黄少天这个人的睡姿太清奇,有时候把他闷怀里死死抱着,有时候连被子带人一并扯到床下,总之都不怎么安分。但是刘小别的睡姿安分,一般躺上去就能睡着。如果他失眠了,要么就是有心事,要么就是睡多了。

 

他翻来覆去,黄少天就得被影响。黄少天敏锐得不得了,行程稍微推一推,很容易就猜到了。

“你明天上台是不是紧张啊。”

比他小几岁的后辈窝在被子里,闷闷地说一声“嗯”。

 

他要是反驳,就是紧张。要是不反驳,就是特别特别紧张。

 

 

“紧张你就不能想象一下观众就是我吗?”

“不能。”刘小别说,“要都是你,我怕我一上台就忍不住向后转。”

 

黄少天:“……”

 

 

 

08.

 

他们要闲的时候是真的很闲,没事干在家里练签名。两人各自签完一个,刘小别拿过本子上下看看,说:“签得好丑。”

“哎哪里丑了,我签得那么潇洒,你学得来吗?”

“……我说的我。”

“……哦。”黄少天尴尬地摸摸鼻子,“搞什么啊你以往不是一直说我的吗,你不按常理来我误会了不能怪我啊。”

刘小别不睬他,自顾自地在纸上又签一个,看着好像比刚才那个好看点,还是不满意,又签一个。

 

“你还签上瘾了是不是!不要老写你自己啊,写两遍我名字。”

 

刘小别回头瞪他一眼,眼神间充满了“谁要写你名字”的嫌弃。但毕竟手比脑快,刚刚这样一想,手下「黄少」两个字已经出来了。

 

“写得不错嘛,说吧自己在本子上偷偷练习过多少回——哎别划别划!你划掉干什么!”

“滚。”

 

 

刘小别下意识地就在被划掉的名字旁边又写一个,不满意,又写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什么要把黄少天的大名写好看,最后皱了下眉,说:“天好难写。”

 

“怎么样不会了吧。来我教你写好看的。”

 

 

黄少天的字体潦草,是介于潇洒漂亮和勉强能看清中间的那个档次。他握着刘小别的手,写得也快。

“好不好看!你就说好不好看。”

刘小别左右看看,突然就把笔一放,说:“我学你签字干什么。”

 

“以后买什么你签我的字啊。”黄少天语气有点半开玩笑,下巴靠着他肩膀,感觉这人太瘦削硌得都疼,“我不是说了要养你吗?”

“……你什么时候说了?”

“你个小崽子还装不知道,我不是一直在说吗!微博上肯定有我记得特别清楚,你肯定看到了。”

“我没看到。”刘小别还是坚持,“你什么时候说了?”

“我靠你不承认是不是,我给你看截图——卧槽那条被他删了!那条被他删掉了小别!”

 

刘小别好像有点想起来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有本事,就养一辈子啊。”

 

 

 

 

 

 

 

END.

 

 

 

 

别哥觉得黄少在圈子里算他的敌人,黄少觉得别哥周围的人都是敌人x

别哥柠檬味儿信息素的设定在另一篇文里用过,喜欢w

你们不要看黄少话多,他很苏的啊!x

七夕贺之一,还有一篇慢慢肝……

好饿,求粮。速度躺平。



  541 46
评论(46)
热度(541)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