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哨向]灵祝

哨向设定 私设多

文题似乎无关

感谢跟我讨论设定的紫苏和穆凡!

谢谢你们提供的动物世界图片



 

 

00.

 

 

我多希望背上毫无负担,因为我想留给你倚靠。

 

 

 

 

01.

 

“我靠哥们儿你,你这儿血腥味太重了!”

 

年轻的向导一开门就情不自禁倒退一步,望洋兴叹无语凝噎,就像不会游泳的人一只脚踏进水里,怂又不能怂,层层叠叠渐次铺开,就算他不是个五感发达的哨兵,此时此刻也特想劝刘小别明日就搬。

 

刘小别抬头看他一眼,含含糊糊“嗯”了一声。

他在喝小白菜蛋花汤,即冲即食,小份杯装,便利店买满五十送的。为了冲开这杯汤,他还动用了电热水壶,剩下的那点热水没处放,全给浇了窗外头那片野生杂三叶。

 

 

“不是我砍的。”他简洁道,“任务结束了,我明儿搬回本部。”

 

 

 

 

一般的向导在六岁左右就会稍微显露出控制精神的能力,刘小别也不例外。他十二岁正式觉醒向导能力,规规矩矩登记收入联盟编制,前年刚从塔毕业。

他被收录进特种军队微草分部,长相端正唇红齿白,身形稍显单薄,但绝不会被误认为没有力量,一双丹凤眼瞧人狠戾,不知道的还满心以为是个哨兵。

 

 

 

“跟你讲,我今儿不是去总部吗,又被塔里的逮住了,跟婚姻推介所一样,强行给我介绍。我哪能从啊,坚持说我跟你兄弟情深,你要不找哨兵,打死我也不找。”

刘小别无语了一会儿,说:“哦。你没把我推出去算好的。”

“……你好懂我啊。”

“靠!”

“靠什么靠!你都不知道当时情况多险峻!”袁柏清急了,“你还比我大一个月呢,老做任务不回总部,都抓不到。”

“那你就把我推出去啊?”

“说都说了还能怎样!”

“我是真不想找哨兵。”刘小别皱眉,“我一想到我还要给别人精神疏导,就烦。”

 

“烦什么烦,拿去。”袁柏清塞给他一张照片,“给你带的,虽然我也不认识是谁。”

刘小别说:“啊?”

“就,一个哨兵啊。我说你想找,他们让我选一个看似会有戏的,照片拿回来给你,看你反应。”

“……那你是觉得我喜欢这种类型的?”

袁柏清那句“我就随便拿了一张”刚要说出口,突然就有点心虚:“啊,是啊。”

“你跟我这么多年朋友吃干饭啊……”

 

 

刘小别拧着眉盯着那张照片,看上去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实际上这人他也不认识。

嫌弃归嫌弃,说实话,长相还真不讨厌。剑眉星目,发色偏浅,笑容在阳光下显得金灿灿的,大概可以随便塞进莎士比亚哪部剧本里当男主,义不容辞爬窗台的那种。

 

也就这样吧。

 

不过这身军装他认识。

特种军队,蓝雨分部。

还是个优秀哨兵。

 

 

 

 

 

02.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件乌龙传到总部,居然就变成了「向导刘小别暗地里千方百计拜托好友来到总部指名道姓要走黄少天照片」,演变成一段暗恋佳话。黄少天听说的时候还惊异地挑了眉,他哪里认识微草的向导啊,何况是刚毕业没两年的,完全没印象好不好。

被吐槽成婚姻介绍所的向导前辈赶紧塞了张照片给他,声情并茂卖安利,说黄少你也上心一点啊,小别这孩子不错的,你们要真成了的话,对不对,毕竟现在评分A以上的单身向导真不多见了。

 

黄少天对这种事特别擅长敷衍,找个向导的事儿硬生生给他拖了六年,按理说这次也不例外。

但是谁知道,他就是多看了两眼。

 

 

 

 

 

刘小别回总部交任务,出来的时候在走廊上遇到了一个青年,没有穿军装,长身玉立,光是站着或者在等谁。

对方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他想。是个哨兵。

 

那人看见他的时候,突然扬起一边眉毛,有点邪气地笑了笑,说,你是不是叫刘小别啊?

 

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刚想说话,对方又开口:“听说你看上我?你是怎么知道——”

刘小别下意识脱口而出:“谁看上你了?”

黄少天忍不住“咦”了一声,在他的观念里,向导都是温温和和,他还是第一回见到性格这么犟的,于是说:“你不看上我,为什么托人要我照片啊?”

“……那是误会。”刘小别没办法了。他不太能多作解释,只好说,“我不认识你,也没打算看上你。”

“哦。”黄少天突然又对他笑了,露出尖尖的犬齿,“那我们今天不是认识啦?”

刘小别眨眨眼睛,下意识想后退一步。

“而且,算我看上你了行不行?”

 

 

 

 

 

 

刘小别猛然感觉到周围氛围不对,哨兵的信息素不动声色又覆盖极广,一旦找到机会就相当给面子地大肆铺开。他家精神向导已经出来了,豹猫烦躁地甩了甩尾巴,支起耳朵,在他脚边抬起脑袋瞪着黄少天。

 

黄少天低头看一眼,简直镇定自若,说你看见我不要那么激动嘛,你是不是还没有哨兵啊?

刘小别想,明知故问。

 

黄少天说:“那你要不要考虑我?”

 

 

 

 

 

 

 

03.

 

刘小别被导师前辈叫去谈话,苦口婆心劝诫一番,昏昏欲睡又不敢睡,一个劲儿在下头算时间。

 

“你今年二十了吧,倒是一点看不出来。本来去年毕业就该找哨兵了……塔显示你们高度契合啊,不在一起可惜了。”

 

刘小别迷迷糊糊间猛然听到这句话,顿时清醒了:“谁?”

 

“黄少天啊。那个哨兵,你不是还喜欢他么。”

 

靠,真的,全联盟都以为他喜欢黄少天了。

刘小别想,他这会儿要脱口而出一句不可能,真不知道是否认哪句话。

 

 

 

 

黄少天的那张莫名其妙要来的照片他还留着,无处可塞只好收在钱包夹层里,不透明的那种,打开来只能看见一条边。但刘小别无意识地一开钱包就抽出来看,反反复复挺多遍,把这张莎士比亚的男主脸看厌之前,倒是有点心神不宁。

 

他这个人骨子里还是叛逆的,逼着他去做什么反而最丧失干劲,越拼命撮合就越会得到排斥。但这次,他觉得自己很不对。

他竟然想要试试。

 

 

他给黄少天发短信。

 

「我考虑好了。」

「咦你怎么又考虑了,前两天不是还说不要的吗?好吧那你说,你的决定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刘小别的回复里还是那五个字。

 

「我考虑了,好。」

 

 

 

 

 

 

 

黄少天第二次见刘小别家那只豹猫的时候,一垒二垒三垒全还没打上,刚牵了一下手,刘小别脸上面无表情,实际上居然紧张得把精神向导都放出来了。黄少天觉得他这样可爱,本来还想逗他一下的,结果被豹猫在下面拼命挠裤腿,没办法只好蹲下身去。

 

“飞刀剑……喂。”

“它叫什么?飞刀剑是吧——明明长得挺可爱啊还扮凶。哎我说它有点不像你啊,你看,你下巴这么尖。”

豹猫张开嘴,挺凶地对他露出尖尖的牙齿,被黄少天一根手指抵住了额头,一个劲朝他扑腾爪子。

 

“我只能认为它跟你一个德行了。”黄少天抬头看他,“表达喜好的方式都比较特……靠,实话实说啊!”

 

他被刘小别居高临下踹了一脚。

刘小别心塞死了。还好他的精神向导表达喜欢的方式比较委婉,不然脸都要给丢没了。

他一转移注意力,就看见房间一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美洲狮。

黄少天的精神向导?

黄少天把豹猫拎上来,对刘小别眨眼睛:“夜雨声烦,其实你直接叫它夜雨就好啦,它听得懂的。”

 

美洲狮长得其实真的有点像豹,一身金棕色皮毛漂亮得很,看着就活泼积极得不得了。刘小别不自觉地盯着看了一会儿,结果一个不留神,就给扑了。

 

 

“我靠!你叫它……叫它下来!”

 

成年的美洲狮身长两米,体格健壮,一身皮毛温暖地蹭上来,迅速地舔了刘小别一脸一手的口水。

本来应该嫌弃得要命,但是信息素的味道又让他讨厌不起来,要推推不开,烦得不行。黄少天幸灾乐祸地哈哈哈笑完,终于把他从大型猫科动物的爪子下救回来。

 

美洲狮和豹猫迅速滚成一团,飞刀剑一个劲拿爪子推夜雨声烦,结果由于体型差异造成不了什么本质上的威胁,反而最后被按在了身下,还炸了毛,拼命划拉地面。

 

 

“说实话啊它还没这么对过别人,我那时候还当塔说我们很配是在耍我呢。”

“就是耍你。”刘小别说,“塔要是不说我们配,我肯定不跟你结合。”

“哎……那你好听话啊。”

 

刘小别面无表情地把手上来自他家精神向导的口水全蹭在了黄少天衣服上。

 

 

 

按理说,精神向导更接近于动物的本能,一般都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反映着哨兵或向导的内心世界。刘小别家的豹猫真是傲娇中的极致了,最大的底线是被黄少天抱怀里捏住爪子,或者被夜雨声烦舔舐脊背。只要一得寸进尺立马开始炸毛,亲一下蹭一下都成吨地掉好感度。

 

这么一看,黄少天还是欣慰了。

起码刘小别还是给亲给抱的。

 

虽然他自从跟刘小别在一块儿之后,暂时还只做了精神结合,平日里吵架斗嘴比温馨一幕还要多,有时候还得打起来,然而哨兵和向导的体能差是悬殊的,刘小别再天赋异禀,平时再勤于锻炼,也就在黄少天放水的情况下,出手比他快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完全不算是优势。

 

黄少天也不欺负他,把人气喘吁吁地按在沙发上就算,顶多气定神闲地口头上再调戏个两句,绝不得寸进尺。

本来嘛,他的小向导有一颗当哨兵的心,身体素质放到普通人里算是很不错了,跟他比干什么,他可是塔的特种部队里数一数二的优秀哨兵。

 

 

“对了我还没问过你呢,你今年多大?”

“干什么。”刘小别警觉地盯着他,“我二十。”

“哦那我就放心了。”黄少天说,“不然队长要说我拐卖未成年人,明明没成年就偷偷结合的哨兵向导也很多的啊好不好!不过看脸还真看不出来啊,你怎么就跟十七八岁一样。”

“你也不像二十五。”刘小别尝到了报复的快感,“个子不像。”

“……我靠刘小别你很能耐啊我要放夜雨声烦咬你了!”

 

 

其实黄少天是想说,你知不知道就找个向导的事我乱七八糟拖了六年,为的就是规规矩矩遇见一个合适的,谁知道这个合适的居然是你,那也只好让它合适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先考虑喜欢再考虑的合适啊。

 

 

 

 

 

 

 

04.

 

当初袁柏清知道他们在一起之后,在联络终端上给刘小别发了数十个目瞪口呆的表情。

 

刘小别心情复杂:“你有病啊你。”

“卧槽,你们真成了?”

“换不了了。”

“请我吃饭啊!”

“吃个毛。要么我也帮你去拿张照片回报一下。”

“靠。对哦。”袁柏清顿时面如死灰,“连你都脱团了,我还能找谁当借口,我们队还有谁单身啊?”

 

 

也难怪没什么人知道,他们结合热的时间莫名其妙被塔定得尤其晚,刘小别安心了,但是黄少天不开心了,于是他接任务的时候全接的是不要求匹配向导跟从的。S级别的任务他不是第一回做,以前没有向导的时候也照接不误。

 

但等到任务到了眼前,他早就不开心完了。

 

 

 

“下回和你一起去啦。”黄少天笑嘻嘻地搂了一下他,“怎么样,后悔没早点跟我结合吧?”

“滚。”刘小别没好气推了他一把,“你去,反正咱俩没结合,你要回不来了我就再找个哨兵。”

“靠你太无情了吧。”黄少天说,“那我怎么都得回来啊。”

 

 

 

他觉得刘小别的神色有点犹豫,也知道刘小别肯定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是回来了。

不过是带着伤回来的,还有残缺不全的精神屏障。

 

 

 

 

 

即使仅仅是精神结合,刘小别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黄少天的情绪波动,感知几次触及过载的边缘,让他不由自主伸出精神力去安抚。

这种他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毫无经验,在塔里上课的时候也是考前速记一遍就过了。要不是塔的判断不会出错,刘小别反应快意识强,谁会想到他是个向导。

 

他一直都是保护别人的姿态,也不大愿意被人保护,就像觉得光很亮,但是宁愿把自己用被子蒙起来也懒得去关灯的人。就算明显地感知到了对方的精神暴躁,很想干脆点去抚慰,又不知道在瞎别扭什么。

 

他的豹猫也出来了,在原地急躁地打着转,被他敷衍地揉了两下脑袋。

 

 

 

 

“我要是做得不好,你就说。”刘小别强调,“我以前……没给人做过精神疏导。”

“没事啊没事。”黄少天有点疲惫地冲他咧嘴笑,“你怎么会不好,你最好。”

 

 

豹猫绕着美洲狮走了两圈,对方有点没精神,耷拉着脑袋,用鼻尖去蹭蹭它。

飞刀剑眨眨眼睛,有点迟疑地又靠近了两步。

 

 

 

05.

 

空气潮湿而清新,明显刚刚下过雨,地上却没有积水,光线意外明亮温柔,街道笔直笔直没有尽头,像是没有醒来,又像是从未沉睡过。

 

这是他的精神图景?

 

镰刀纹的豹猫从墙头上跳下来,挡在他面前的路上,冲黄少天眨眼睛,左边耳朵抖了一下。

 

黄少天蹲下去想抱,豹猫却不让他碰,往后移动两步警觉地退开了,明亮的眼睛瞪着他,圆圆的下颚把表露出的一点威慑凶狠弄得像在卖萌。

 

他站起身来,然后看到了刘小别。

 

对方也看见他了,微微迟疑一下,干脆地往他这边走。他经过的街道旁边墙面上就跟忽如一夜春风来,常青藤密密匝匝绕了一路,青白的墙面一溜儿鲜活生动的翠绿。

 

原本不太明显的柠檬清香,这下子一忽儿生动真切了。

 

 

 

 

刘小别去过黄少天的精神图景后,硬说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没看清,只记得很晴很晴的天气,说不上来有多晴,阳光一阵阵泼洒下来,耀眼而明亮,熔进宝石封进琥珀,金灿灿的还算好看。

 

“其实以前也没这么晴。”黄少天说,“大概你来了比较高兴,你看夜雨多喜欢你啊。”

“扯。”刘小别有点想弯嘴角,硬生生忍住了,“你有本事下回别让它舔我一身口水。”

 

 

 

 

其实豹猫是夜行动物啊。

怎么居然会喜欢你。

 

但是他们会在一起,不是因为喜欢之外的任何一个原因。

 

 

 

 

 

06.

 

“来——那边的向导小朋友笑一个,哎不要假笑啊!”

 

刘小别尴尬地扯扯嘴角,小声说靠我笑不出。黄少天瞧了他一眼,说你干嘛啊一脸的深仇大恨,人家还以为是现场随便拉来的呢。

 

刘小别心想那还不如现场随便找一个,一不留神通过精神联结给黄少天听见了,被报复性质地在腰上掐了一把。

 

 

 

 

 

每年毕业的新人们总会接受塔的强制配对,偏偏今年被各种各样的理由阻碍,黄少天和刘小别是一年里唯一拿得出手的经历过结合热的哨向组合,结果就被塔里负责宣传的前辈盯上了。

 

 

“你们知道,总有些哨兵和向导不愿意进入塔登记,非要走野路子。为了吸引更多已觉醒的年轻人加入保卫国家的行列,已经结合的哨兵向导有义务作出贡献……”

 

 

刘小别在终端里收到这样一条来自上级的讯息,字数太多,不想看完,不明所以,茫然不解。

“几个意思?”

 

黄少天毕竟比他多吃几年饭,对塔的外软内硬早就了如指掌:“你做好思想准备哦,做好我就说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觉得——”

刘小别觉得他比讯息还要烦:“你能不能直说?”

 

“……靠我特意委婉一点你还不听。”黄少天于是直说了,“就是让我们去拍宣传海报。我事先告诉你哦不会是什么好画面的,分分钟脑补出一部万字小说,逃是逃不掉啦我告诉你,顶多希望加上去的字不要太那什么,你可以感知一下上级怎么想的,我反正是猜的。”

“不想知道。”刘小别没好气,“你凭什么这么高兴?”

 

 

结合都结合了,谁的心思都瞒不住啊。

 

 

 

离硬照出来之前还有段时间,刘小别以为羞耻都羞耻完了,其实动作也没有很羞耻,但问题是,没想到那天的摄影居然允许新人围观,来的还是毕业之前塔学院里的后辈,关键是,还被剧透上哨向论坛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评论回复成百上千。

 

 

「真的假的!我们别哥动作怎么摆啊!不是说他直接被黄少抱住屁股么!」

 

刘小别:“……”

那叫搭胯!!抱屁股你妹啊!!!

 

 

 

 

07.

 

“欸你还留着啊?”

 

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把拎出那张照片,刘小别防守不及,犟着脾气一个劲往回扯,倒是对方怕扯坏了先松的手:“这都多早以前了啊我好像才刚毕业吧,笑得那么万里无云——哎随便你咯,反正我又不会问你要回来。你一直留到最后好不好啊?”

“谁要留到最后。”

 

 

 

 

 

 

刘小别每次露出这种嫌弃的眼神,黄少天就知道了,他想说的其实是,那好吧。

 

 






 

 

 

END.

 

 

 

 

 

其实觉得别哥像哨兵,但是哨向组合我喜欢。

嗯,那个小白菜蛋花汤蛮好喝。我认真的。

 



  265 12
评论(12)
热度(265)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