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黄别]春风不识路

大家国庆快乐!

半吊子古风paro

正剧不会,就会甜一下。

一点叶王注意


 

 

 

 

 

00.

 

何人共笑谈。

何人共愁烦。

 

 

 

 

 

01.

 

“——此行凶险,若我三日未归,你们可另做打算。”

刘小别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心情是复杂的。

 

他早起一个人练完剑,早饭还没来得及吃掉半块桂花糕,黄少天就来了。当然,他来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关键是,他这回不是来找他练剑的,也不是来找王杰希谈正事的。

草木大多惜命,刘小别方才也没动剑气,凭风裁叶,院子里两棵桃树给削下来一地花瓣。黄少天就踩着三月温温和和的微风,翻过了他们微草院儿的墙头,落地身轻如燕,落花蹁跹,外人看模样一介风度翩翩的剑客,在刘小别眼里,就不一样了。

他想,不走正门,肯定又没好事。

 

 

 

刘小别跟黄少天认识很早,非常早,大概就在他刚刚入微草谷进微草堂,开始拿剑没多久,三尺青锋还挽不出花儿的时候。七八岁那年扒墙头儿看红杏,踩的还是黄少天的肩。后来黄少天总说当时这一踩踩没了他几年的个子,现在居然比刘小别还矮一点点,刘小别得赔。

他比刘小别大个四五岁,一声哥哥都没听过,也是憋屈极了。

 

那会儿刘小别顺顺当当踩上他肩膀,黄少天耐着性子等他,结果发现对方没动静了,又急着在下面催。他人一动,刘小别就控制不住地晃,半天才稳住身形。

那时候他还挺可爱,京骂都不会,只一个劲喊你别动,黄少天说好好好我不动了,你究竟看见什么啊这么磨蹭?

 

青石院儿,红墙绿瓦,三月光景,春风如烟。刘小别看是看了,嘴上只含混地应了一声,黄少天见他又不说话了,继续动动他,说你下来吧,我带你看好的。

 

黄少天长剑一收,银亮剑光在空中划了道弧,带下来半枝红杏。清晨露水没去尽,往少年眼前一递,映在他的眼神里真有了那么点风华意气。

 

“你不就是想看花吗,给。这下红杏可真出墙了。”

刘小别茫茫然不解其意,怀疑地瞧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嘿嘿。”

 

 

 

 

黄少天熟门熟路,自院落进了大堂,一看见刘小别眼睛就一亮。

“剑术进步没?你准备好就知会我一声啊,我随时能走。”

刘小别望望天光,其实他不用望也知道:“这不是才卯时。”

“早些走也好,横竖是一天么。”

“喔。”

黄少天忽而笑了,道:“你紧张什么?我又没忘。”

刘小别张了张嘴,最终一转身进了里屋。

 

微草堂没有规定问早的习惯,有些弟子直到午时才见得到王杰希。刘小别既要走,就必须先告知他,先斩后奏已是极限。

王杰希房门窗紧闭,室内无人,门上虚虚贴着张字条,刘小别伸手一碰就慢悠悠掉进了他手里。

 

 

“他最近有告诉过你们要去哪儿么?”

刘小别蹙着眉摇摇头:“没有。”

“也对,他平日里行踪都不告诉人的。”黄少天照着他的话一捋,两个字的回应被他洋洋洒洒扯出一大段,“连你行踪都不爱告诉我,上回你到后山树林,不早说那儿是王杰希布过阵的,为了找你,我足足绕了半个时辰,然后——”

刘小别突然道:“好像是要采什么药。”

唉,又不听我好好说话。

 

黄少天也没在意,道:“你知道就好,想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要去就让他去呗。”

“这写得也太绝——啊。”

“啊?”

刘小别瞪着他,说:“我的早饭。”

“哦,不好意思啊。”黄少天刚要把剩下半块也塞嘴里,闻言赶紧收了动作,伸手就往他这边送。桂花糕香气朝他的方向又凑近了点,刘小别盯着那块半月形的缺口,下意识就往后退了退。

黄少天还催他:“我保证不突然缩手,不逗你,你不吃啦?”

 

他神色看起来大概有点懵,对方“噗”地一下笑了出来。

 

 

 

“哈哈哈。逗你玩呢。”

黄少天把印着齿痕的地方掰掉扔进嘴里,余下的重新递到他嘴边,眼神诚恳至极。

刘小别于是结结实实咬一口,伸手将唇边的糕饼碎屑抹开,抬眼看见黄少天不甚在意地抿抿指尖,把他手上的纸条接过来,眼睫离他极近,但很快就退开了,仿佛顷刻之间又知道了分寸。

 

 

 

 

 

02.

 

叶修一进微草堂大门,就看见院子里一个黄少天一个刘小别,齐齐转过头来看他,前者怎么看怎么心情好,从衣袖边到剑鞘到靴尖都精神极了。后者眼神里一汪儿透清水亮,看见他的一瞬间思维好像突然被打断了一下,眨眨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人各怀心事地静默了一会儿,黄少天先沉不住气了:“哎老叶啊——”

叶修从善如流:“哎少天啊。”

 

 

 

然后他注意到黄少天身旁的小剑客悄悄瞪了他一眼,很快收回了视线,盯着足尖前地面,以为没人发现似的。

唉,年轻人。他想。就是容易误会。

他都来找王杰希多少回了,刘小别还不知道他对王杰希那点心思,就像刘小别自己不知道黄少天对他那点心思一样。

 

 

 

刘小别的心情依旧是复杂的。

他不是很想跟叶修搭话,于是悄悄踹了黄少天一下,低声问他怎么办。

“总之,先下山啦。”

“下山?”

“没事,今日适宜出行。”

刘小别很是怀疑:“你怎么还算起命了?”

那不是他们谷主王杰希闲来无事才会做的活计吗。

“不啊。”黄少天眨眨眼,他一旦出现这种动作,唇角勾起的弧度就莫名多出点真诚,就叫人难辨真假,“你看,天气多好。”

 

 

黄少天此刻的心情也是复杂的。

他本来都快跟刘小别好上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是王杰希麻烦。刘小别从小被他带大,他的话不敢不听。

 

王杰希不表明态度,含糊得很,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要是他同意,黄少天就光明正大把刘小别带走,要是他不同意,黄少天就暗戳戳把刘小别带走,听上去两者的结果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他知道,刘小别其实愿意的。

王杰希准他和刘小别比剑,但是不准刘小别跟他好。

当然,虽然刘小别没说,黄少天觉得他肯定想跟自己好,就跟自己一样,纵然不能明媒正娶八台大轿,许个百年八载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情深意切完完好好送过去,结果刘小别不接,但没关系,他可以多送几次,直到刘小别接了为止。

 

接了就好。

管他出什么岔子。

 

 

 

叶修的心情同样很复杂。

当然,他一点不急,他只是有点意外。

一般来说,不打招呼就消失个一天两天的人往往都是他,但王杰希从没跟他生气过就是了。

再说了,这回王杰希还打了招呼。

 


叶修和黄少天窃窃私语。

 

“你来做什么?”

叶修含糊道:“找人。你呢?”

“找人啊。”

“你可找着了,我的人没了。”

“同情极了。”黄少天顺口一说,毫无诚意,“那你打算怎办?”

“什么怎办,微草堂上下少说上百号人,王杰希要真担心自己回不来,还能真一点后事都不交代?”

黄少天是聪明人,顿时心下了然:“你意思是他其实很有把握咯?”

“不然就三天回来,不然……今日就回。”

“那他留的字条这么唬人,逗谁呢。”黄少天嘀嘀咕咕,“把他徒弟都吓着了他不心疼是不是?”

叶修不答他话:“我的意思呢,你家小剑客要去找,就让他去找,微草山方圆十里留不住他,就是找个借口出谷,你要真有心就带他转转,没准儿还真能找到王杰希。”

“可以啊老叶,这语气,你知道王杰希在哪儿?”

“差不多吧。”叶修含糊应道,“大概知道。”

 

“不对啊,你还没回答我。”黄少天指出,“你现在怎办?”

 

 

“我嘛。”叶修突然笑了,“行走江湖惯了,送你们一程也无妨。”

 

 

 

 

 

 

 

03.

 

刘小别猛然醒过来的时候身侧有人,手指还没扣上剑鞘,手腕便被人按住,不轻不重地折到背后,很快又松开了。

“你反应好快啊。”黄少天蹲在他旁边,单手撑着下巴看他,“就是反应不要这么大知不知道?要不是是我,你现在已经睡了棺材板儿。”

 

刘小别捏捏手腕,看神色不大开心。

 

黄少天继续说:“不过还好,老叶现在不见了,他的仇人一时半会儿都不会来找我们。”

“……”

刘小别觉得他还没醒。因为他竟不太明白黄少天的逻辑。

但是,真的,叶修带着他那把千机伞不见了踪影,行囊倒是还在,留给他们的唯有头上一轮明月。

 

黄少天在他身旁盘腿坐了,火光映上半个身子,冰雨平放在另一侧,剑身细长,蹑云逐月。

而他的追魂,剑柄剑身一样细长,柳叶型,末端系着长长的穗子,居然显得秀气一些,不嗜血,可能是因为他没杀过人。

 

“睡不着就来聊聊呗。我记得我问过好多你的事啊,你说了没有?”

……谁睡不着了。我不是被你拉起来的吗。

刘小别这会儿已经清醒了,冷着脸道:“该说的都说了,不想说的你也七七八八都问到了,其他的你再问别人不就好了。”

“唉,伤心。不过你怎么知道我都问到了?”黄少天说,“反正这句我要记着了,以后再说给你听。”

“什么?”

“没。”黄少天突然话锋一转,“哎王杰希跟我说你天生不识路,当真啊?”

“……”

“飞刀一出,千里追魂,你看你的剑名字那么帅,别说千里,你就认得微草山上下十里吧哈哈哈!”

 

刘小别抿着嘴唇瞪着他,好像是被说中了,又好像是单纯看他不爽,反正就是那种让他很喜欢的眼神,比白月光还冷一些,但眼中盛了灯火,焚影逐光。

 

“不是。我挺不喜欢的。”

 

他也不知道是在否认些什么,抬头撞见黄少天的眼睛。

 

按是平时,这种眼神,他一定躲了。

“你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

 

 

黄少天说:“那我自然是爱想成好的。你说是不是,刘小别?”

 



 

 

04.

 

“你们怎么也……来做什么?”

叶修答得很坦然:“来找你啊。”

“别打岔。不是问你。”王杰希一本正经道,“我是问他们。”

“问什么,问我们好像也只能这样回。”黄少天一路没拔剑,挑着眉冲他们笑,“是不是啊,总不能是来看风景咯?”

 

叶修提前好久就已经找到了王杰希,这会儿倒是陪他一块儿同仇敌忾:“来晚了啊,遇见困难了?”

“大困难。”黄少天大方道,“迷路啊。”

刘小别面无表情地在下面踹了他一脚。

黄少天面不改色:“实话嘛,路难走。王杰希你选的这都是什么地方?”

“那是。”叶修欣然同意,“英雄所见略同。”

 

 

王杰希没空陪他们插科打诨,偏过视线去喊了刘小别一声。

 

少年一路跑过来还有点喘,眨眨眼睛,简短地“嗯”了一声。

他还是像把剑,骄傲利落,未出鞘的,但总有一天要出鞘。

 

“嗯。”王杰希帮他把乱掉的衣襟拉拉好,“谢谢你。”

 

黄少天立刻就不管叶修了,把刘小别往身边拽拽,话却是冲着王杰希去的:“那我呢?”

王杰希犹豫一下,道:“也谢……”

“谁跟你说这个!我是说,我跟刘小别那个事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那天跟你保证了他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我说到做到吧!”

 

他看见刘小别的耳朵尖迅速红了,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有点局促,眼睛又多眨了几下,不知道该看谁。

 

黄少天想,今后刘小别肯定又拿这个损他,特别怂。

可是他自己的反应不也特别怂吗。

 

 


三生石,桃花树,残垣断壁,大漠雪原,十里山谷,尽是天涯。

 

谁携剑气散聚,掠一袭风凛然吹向他。

 

 

 

 

 

END.

 

 

 

说起来,剑客有一招叫仙人指路,别哥,用好!(

虽然根本不是一回事

我现在,写黄少天写得比刘小别还顺溜……要命,我还是去磨黄少天算了。

 

欢迎来黄别群玩儿!在冰天雪地里欢迎你们。

 

一壶清酒诉衷肠,何人共耕黄别粮。






  202 12
评论(12)
热度(202)
  1. 熠熠燃烧的穹顶隔壁来战 转载了此文字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