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讳莫如深


原作苦逼向。在苦逼的气氛中努力开出一朵小fa。

想东想西的黄少和七想八想的别哥。


 

 

 

00.

 

不怕与你相见。

 

 

 

 

 

 

01.

 

黄少天退役的时候一点糟心事儿没有,跟他整个职业生涯一样顺风顺水。当初人气扶摇直上,如今缓冲到了一个平稳的程度,待他始终如一的都是真爱。他退役不在风口浪尖,却是全身而退,蓝雨待他好了这么些年,他蛮想在新闻发布会上讲句谢谢,后来又觉得会把气氛搞沉郁,于是没讲。

然后他站在发布会结束后的拐角处,想了一会儿刘小别。

 

这人还是微草主力,新赛季忙得很,神龙见首不见尾,微博半个多月没更新,最近才终于发了一句证明自己没挂,语气也蛮匆忙。他们战队又快该转型了,他陪微草葱茏了几年,还能再繁盛一会儿,剑剑下去开出条路,伶仃纵横,有草无花。

 

黄少天退役之后,有挺久没找他,虽然他一般找他都没什么正事可讲,大多数时候随便聊聊,聊到其中一方无话可说了,就不聊了,相当自然。

当然,其中一方一般都是刘小别,因为黄少天不会无话可说。

 

那时候黄少天在QQ里刷他屏,屏幕里一边长长一串,另一边被挤得看起来只剩寥寥数语,还真不是他手速的问题。

 

 

刘小别说新赛季不大乐观,黄少天说那你认真点打啊!刘小别说废话我一直很认真,黄少天就自作多情,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老找你会影响你让你分心啊?

刘小别沉默一会儿,迅速下线,几分钟后继续上线道,网络刚刚卡了一下,你说什么?

他伎俩太低级,黄少天笑得不行,说没什么没什么,你去训练吧哈哈哈!

 

 

但黄少天真的再没找他。

 

其实刘小别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少了这个人,感觉挺不习惯的。以前每条说说每条微博黄少天都评论,刷赞,回复还特别长,让他都快要养成一目十行的本事。最近倒是没了,黄少天的微博实名认证也从「现任荣耀联盟职业选手」变成了「退役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看着有迟暮气氛,悲伤,但可能是黄少天这个人本身太有活力,总让人以为他无论何时都是年华正好。

 

没联系两个多月,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黄少天的QQ头像换挺快的,刘小别没给他设备注,认他全凭分组。当他意识到黄少天安静了许久,还没生出要主动找他的心思。后来他想,万一黄少天就此不找了呢?

有点奇异的命题。

 

让他主动是一件比较要命的事,但喜欢上黄少天这件事本身似乎就很要命。

 

 

 

 

于是两个月后的刘小别铁了心思,敲敲他,好久不见。

黄少天迅速回,哎真的,好久不见啊,你现在没事?

刘小别说,怎么?

黄少天说,没,随便问问。

刘小别说,最近好像不怎么看见你,那什么。

黄少天说,你说微博啊?我是不怎么刷了。对了,新赛季你是不是很忙?

刘小别说,还行,能扛。

黄少天说,哈哈哈,祝你生还。不过也比闲着好,你看我就闲着,好闲啊,每天都不知道要干什么。

 

然后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气氛微妙,貌似不太好聊。

刘小别看了看记录,突然觉得自个儿刚才是不是太过冷酷,稍作反省,然而并不知道要怎么改。

他刚这么一想,黄少天就又说话了。

 

 

黄少天说,你看啊,我们说了这么多没意义的话,还是没出现什么有意义的前奏,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来找我聊天,是想我了?

 

 

 

 

 

02.

 

好样的,十分直接。

 

 

刘小别想起来,以前微博上有粉丝给他发私信,他刚好看见就秒回了,对方激动不已,说,天哪!刘小别!活的!

他心想,不然呢,难不成我还是死的吗。

但一旦谈起恋爱,刘小别真的跟死了一样,对方不主动就相隔千里到天荒地老。

 

他总觉得黄少天的秒回令人生疑,要说时时在线的话太闲,刚好看到又太巧,总感觉哪里不对。

但这个想法太过自恋,迅速被他从脑海里扔出去了。

 

 

刘小别面对直球,一般的做法是回句更直的回去,输什么都不能输气场。要是对象换了别人,要么直截了当回个「想」,要么迂回点,「是你想我吧」。

但是面对黄少天,反应莫名其妙就变得很怪。他一看见那句话就跟烫着了一样,反射性地把页面关了,然后对着屏幕发会儿呆,再把界面打开,再关掉,再打开,特纠结。

 

然后他回:有点。

 

发出去他就后悔了。

太要命,怂极了。

你还是不是刘小别?

 

 

黄少天好像存心让他更尴尬一点,下一秒就点了语音通话。

要是不点同意,他就输了。刘小别想。

 

 

还好对方语气极其熟稔,让他多少缓和了点。

“咦我想起来了,你今天不是有训练吗?怎么回这么快?”

刘小别清清嗓子:“就是看看几个新人,刚好没事。”

黄少天就笑了,说:“对哦现在都轮到你选拔新人了,风水轮流转。怎么样,这一届有没有遇到很厉害的?”

刘小别立刻警觉了:“微草的新人,问那么多干什么。”

“哎哟我靠,我都退役了!”

 

聊着聊着,黄少天突然不见了,几分钟后顶着重新亮起来的头像爬上来,生无可恋道:“靠,我这边网络好差啊,谁跟我说在家网好的,今天掉了三回了,能不能行?”

刘小别迟疑了一会儿,不说话,发过来一个点蜡的表情。

 

黄少天忽然说:“你今天心情不好?说话好闷啊。”

刘小别差点吓一跳,他紧张起来这么明显的?

他只好说:“没。”

“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啊,有的话你就说,我回头再来找你?”

 

不。

他们以前的话题都不是这么结束的,刘小别是个不会找话题的人,感觉没什么可说的了,很干脆地就不回了,等着你下一次主动去敲他。

黄少天已经习惯了,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表示要终结话题,刘小别心里不愿意死活不肯说,纠结得快要质壁分离。

 

如果他可以,此时此刻应该拍案而起,冲对方高喊一句,别吵,好好烦我行不行!

 

然而并不行。

愁。

 

叫他主动,无疑赶鸭子上架。

他输过一次。这回黄少天只要稍微一退,他说什么都不前进了。

 

 

 

 

 

03.

 

黄少天的内心也十分复杂。

 

就跟姑娘们把想买的东西加入淘宝购物车,每天都翻出来检阅一遍但是并不买一样,他基本上每天都把刘小别的对话框点出来在一旁放着,从上线放到下线,有如另一种意味的放置play。

然而放来放去,不说第一句话,并没有什么用。

 

有时候遇见一些事真的很想讲,黄少天就在脑海里讲一遍,然后脑补一下刘小别可能会有的反应,稍微带点私心,久而久之,感觉自己可以洋洋洒洒写出一部剧本。

 

靠,就跟刘小别已经死了似的。

 

 

 

刘小别主动来敲他,他第一反应竟是迅速夺回主动权,多少会点儿运筹帷幄,铺垫几句一击必杀。

你下线遁就下线遁吧,无所谓了。

 

 

然后呢,然后刘小别承认了,黄少天惊诧了,手一抖,按了个语音。

……好吧,语音就语音了,反正我横竖不要脸。

 

他是真的觉得刘小别说话有点闷,而且还是只会发这几个表情,点蜡,花式点蜡,目瞪口呆,日了狗了,表情包十分不丰富,看上去很没有亲和力。

 

但用叶修的话来说,就算日个狗也能日久生情,黄少天觉得自己已经够明显了,跟刘小别这种人谈恋爱本来就不容易,不说是因为永远找不到看起来不突兀的点,总感觉铺垫到一半对方就会随时走人,太难了。

 

没办法,只好再等等。

不是矜持。不烦你的意思不是不喜欢了啊。

 

 

 

 

说到这个,当年他们还都在联盟里,平时微博刷到飞起,一日不发如隔三秋。

 

毕竟是职业选手,一些夹带私人情绪的话不能在微博上光明正大说,因此大家都多多少少有着自己的小号,粉丝当然无从得知,圈子里也只有少量人知道。

刘小别也有个小号,资料空白还用着系统背景的那种,知道的人不多,粉丝要么就是好友们的小号,要么就是僵尸粉。

 

黄少天不知怎么就知道了,然后他悄悄关注了刘小别的小号,对方不知道。

他作为一个经常秒赞刘小别微博的人,有时候一刷出来看都没看,先赞为快。某天他赞完一看,发现这是刘小别小号。再仔细一看,内容居然是嘲讽自己的。

黄少天怒了,立刻取消赞。

然而转念一想,他怕什么,赞完又取岂不很怂,于是再重新赞。

接着他细细一看,大惊失色,卧槽我现在用的是大号,万一捅出去了给粉丝看见这还了得,立刻再取消。

简直折腾。

黄少天处心积虑地手动退出,登录自家小号,结果一刷新,显示此条微博不存在。

黄少天:“……”

他又试了几次,确认不是微博君被他反反复复弄得丧失理智了,而是刘小别真的删了。

 

他想也不想,转头就在QQ上敲了刘小别。

 

 

 

 

刘小别也吓了一跳。

他和黄少天的确针锋相对,铁了心要争取他的位置,然而并不至于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要说尊敬吧肯定还是有。今天只是无意看见俩无脑粉掐架,感觉有点不爽,于是上小号发泄一下,这事儿就算完了。

没想到,发完习惯性一刷新,黄少天v觉得您这条微博很赞。

刘小别差点把鼠标给扔了。

橙名认证都有着呢,由不得他当是高仿。

 

 

 

夜雨声烦:不好意思啊刚刚忘记换号。那条你删掉啦?

飞刀剑:别翻我小号,负能量。

夜雨声烦:还行吧不算负能量啊,我怎么觉得你发日常比较多?

 

刘小别恍惚间有了种黑历史被看完的感觉。

 

飞刀剑:真的别看。

飞刀剑:我睡了,晚安早睡。

 

两句发完,头像迅速灰掉。

 

黄少天目瞪口呆。

一看时间,晚上八点多,广州和北京难道有什么时差么,这也太假了?

 

 

夜雨声烦:刘小别?!!!

夜雨声烦:???!!!

 

 

算了,看在你反应略萌,不吵你了。

 

 

 

 

 

04.

 

以前黄少天跑去B市找刘小别,大冬天的,候鸟由北飞南,他偏偏由南至北,沿途从霜到雪,一地冷过一地。

在他的印象里,北方人的冬装,就是穿个大红羽绒服什么的,跟冰糖葫芦似的,看上去特别奇怪。

结果,刘小别觉得冬天裹得跟个粽子一样很怂,过冬装备就一件打底衫一件毛衣一件外套,晃晃悠悠跑来机场接他,在北京瑟瑟的寒风里呼出白气,敛起的睫毛像只伏在黑夜中的蝶。

黄少天一看见他,就震惊地迅速卸下自己的装备把他裹回了一只粽子。

他围巾颜色鲜亮亮的,刘小别极度嫌弃,想摘,被他一手捂好,一路狂奔拦出租车去酒店。

 

拦了十多分钟,拦不到,刘小别说干脆坐机场大巴去地铁吧,你订的酒店在哪儿?

黄少天报了个名字,问:“地铁几号线能到啊?”

“不知道。”刘小别迟疑道,“反正能到吧……”

黄少天深深地震惊了:“你还是不是北京人了?”

“废话,你背得出广州地图吗?”

“我能啊!”

“哦。”刘小别面无表情,“那关我什么事?”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被他气死了。

 

 

好在他来B市的目的不是为了旅游。

 

 

 

这么一想黄少天又忧郁了,他跟刘小别闲来无事说过话,气氛到了告过白,不知何时牵过手,那年某日上过床。为了战队名誉问题,对内部没什么好隐瞒的,对外他不说,刘小别也不往外捅,和平极了,低调极了,可能没一个粉丝知道他们说过话告过白牵过手上过床。

不对,说过话还是知道的。

 

 

现在呢,他在等刘小别的回复,忽然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好,对方半天没回,也许又不知道怎么回。

 

他以前是喜欢看刘小别尴尬,有点可爱,现在吧他觉得有点亏,说不上来为什么。

 

 

结果耐心等了半晌,刘小别那边啪地一下语音断了,然后说,靠,我网也不太好。

黄少天发过去长长一串省略号。

 

 

他这招用多了,难辨真假,就像每回他说手机太烫换下电脑,然后一换不回,但他确实抱怨过他的iphone 冬天堪比暖手宝,夏天就是焚化炉,烫得简直拿不住。黄少天就信了。

 

怎么办呢,黄少天只好说,你别一去不回啊!

刘小别说,啊?

 

靠,回这么快,就知道是装的。

 

黄少天已经懒得拆穿他了,说,你别走我跟你说个事,对了啊,你今天说好久不见,是指现在的好久不见,还是真的好久不见?

 

他是故意绕的,刘小别果然没明白,烦躁道:“什么?”

 

 

黄少天说,什么什么,我机票订好了。

 

 

 

 

 

 

05.

 

说起来,当初他告白,告得乱七八糟,也不知道刘小别记住没有。

 

他还没打算这么早,起因是,徐景熙说,黄少最近怎么老强调自己单身啊。

徐景熙说:“看上去就像……暗恋着谁,却不好意思表白似的。”

黄少天说:“欸,有吗?”

有这么明显吗。

 

然后他脑子一热,做了一件出乎自己预料的事。

他跑去给刘小别打了个电话,说,你觉得我喜欢你这件事,很明显吗?

 

刘小别迅速把电话给挂了。

 

黄少天立刻清醒了,后悔莫及,觉得刘小别是不是被吓到了,琢磨着要再打一个过去,告诉他说刚刚是在玩什么大冒险。

 

他没想到的是,刘小别很快又回拨了过来,说,一点也不。

 

 

 

“你喜欢我?”

黄少天从善如流,哎,你好聪明啊。

 

 

 

看你聪明,过来,有个恋爱和你谈。

 

 

 

 

 

 

END.

 


天 国庆怎么就快要结束了 我的坑还……







  339 43
评论(43)
热度(339)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