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全职/刘+袁]在微草的七期生们(十一)

刘小别、袁柏清中心 微草哥俩好组


注:他们不是cp是哥们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七章   第八、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十三章


好久不更这个,我没忘!

薄情儿生日快乐,你也生日快乐 @再不改ID我就不叫小g! 

一个说早了一个说晚了,莫介意。

 


第十四章:某治疗的队友爱

 

 

00.

 

刘小别曾经曰过,千万不要跟以下三种人做队友。

分别是,孙翔这样没脑子的,唐昊这样有脑子但是不带的,以及袁柏清这样带了脑子但是不用的。

以上三人表示不服。

你们别哥不接受谈人生,重复一遍,你们别哥不接受谈人生。

 

 

 

 

01.

 

光看袁柏清在非正式比赛真的会放生队友这一点,他确实是个坑的。

而刘小别总结了数年的经验教训,对其除优点之外的任何方面都进行了夸大,但还是不得不说,袁柏清人是仗义的,队友爱是有的,如果上赛场的话,脑子还是会用的。

偶尔会用。他强调道。

 

 

 

 

 

 

02.

 

对袁柏清来说,世界上没有一顿饭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真有,那就两顿。

 

在他眼里,凡是承认是朋友的人,基本上都不会真的动气,遇见什么事了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这帮人,好事坏事,骄傲的丢人的,管他们事后会不会给你暗戳戳捅上微博。

 

 

某天临近十点的时候微草宿舍突然停电,几个人窸窸窣窣聚到一起,围成一圈,高英杰翻出蜡烛点上,各自的手机屏幕荧荧作亮,看上去挺有气氛,像个邪教组织。

肖云提议:“反正也睡不着,讲鬼故事呗?”

高英杰担忧道:“怕人不?”

“小高你怕啊?小高怕那别讲了。”

“我不怕。”高英杰认真道,“我怕你们怕。”

“……”

“我来讲。”周烨柏主动道,“我前两天刚看见一个。”

大家立刻聚精会神。

 

周烨柏绘声绘色,十分入戏:“……他觉得奇怪,就出了病房,打算瞧一眼。在一片黑暗中,他看见一个一个全身漆黑的人——”

“慢着。”刘小别突然说,“一片黑他是怎么看见一个漆黑的人的?”

周烨柏一脸的我竟无言以对:“……”

“没事你继续。”刘小别说,“就当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你这一点不怕人啊。”

“你一吐槽当然不怕人了!”周烨柏不满道,“还能不能看我静静装个逼?”

“你讲你讲。”刘小别示意,“你装。”

“……他心下奇怪,也没去问,然后第二天早上,他……”

袁柏清突然道:“我靠!”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他。

“我,我皮带卡住了!”

大家:“……”

刘小别说:“什么玩意?”

“就是卡住了啊!我刚刚在……玩那个搭扣,然后谁知道它就卡住了!这不合理!”

大家:“……”

谁叫你玩了。这合情合理好吗。

 

刘小别道出了大家的心声:“叫你作死。”

“我没作死!”袁柏清说,“你过来帮我解一下呗……我觉得,不是,它真卡住了!”

 

“玩不来。”刘小别折腾了几分钟,皱眉道,“我再用力就得掰断了。”

“你走走走。”袁柏清怕他真掰断,赶紧阻止,“让心灵手巧的小高来。”

高英杰忽被提名,吓了一跳:“我,我不会修皮带啊……”

“随便吧。”袁柏清生无可恋道,“这好见鬼,以后我换条裤子再来听鬼故事成不?”

 

 

等袁柏清与相爱相杀的皮带成功分离的时候,这样的事迹已经被po上七期群和选手个人微博多时了。

 

袁柏清:“……”

 

 

他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事件本身更丢人一点,还是被捅出去更丢人了。

感受到了来自队友以及整个团队深深的恶意。

 

 

 

 

 

03.

 

这并不意味着袁柏清不会卖队友。

 

 

刘小别单抽UR的那天,一瞬间差点激动得从凳子上摔下去,所幸最后摔下去的只有被他蹭下去的半盒餐巾纸。袁柏清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怒拍桌子长达半分钟,然后一脸镇定地截图发微博,感觉物以类聚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袁柏清说:“你精分?”

“不。”刘小别说,“我缓缓。”

“至于么……没事儿我懂你。”袁柏清说,“别哥单抽UR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我已经昭告世人了。”刘小别已经换上了淡漠的表情,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丢人行为,“我是不是要欧起来了,我懂。”

“想多了。”袁柏清怜悯道,“临时入驻跟长期户口还是有区别的好吗。”

“别卖我。”刘小别说,“我要表现得很淡定——别卖我!”

袁柏清说,哦,晚了。

 

 

 

 

04.

 

不管怎么说,袁柏清对刘小别情深意重,并不只因为对方承包了寝室大部分打扫任务(因为看不下去),当然是有很多原因的,只不过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而已。

 

当时微草主场比赛,赛场离刘小别家很近,他天天都是回家睡的。就这样过了一礼拜,他再次跨入自己寝室,立刻陷入了一种属于处女座洁癖的目瞪口呆。

 

“墙上为什么已经结蜘蛛网了?”

袁柏清说:“呃……那是乱入的。”

“哦。那我刚进门踩死的那只蟑螂呢?”

“……那是迷路的。”

“那旁边那只我也没看清是什么玩意儿的虫子呢?!”

“它应该是来找前面那个迷路的。”

刘小别:“……你出去。”

袁柏清不服:“凭什么!”

“就凭我要扫地了!你给我出去待半小时!”

 

 

半小时后,袁柏清重新入住焕然一新的寝室,感动极了。

他说:“其实也没有那么脏嘛……你看你打扫得这么快,啊,是吧。”

刘小别面无表情道,那是我手快。

 

 

 

 

 

 

05.

 

中秋节那天,袁柏清的爸妈亲切地给他送了两盒月饼,寄到战队俱乐部,五仁的,十分感人。

 

袁柏清难过道:“真的,我觉得中秋节这天不放假已经够那啥玩意儿了,为什么还要受到这种打击!”

“你比我还多两盒月饼。”刘小别指出,“虽然,这味道送给我我也不要。”

 

两小时后。

 

“等会儿训练结束了我去买个烧饼。”袁柏清说,“我没吃晚饭。”

刘小别嫌弃极了:“你的逼格能不能高一点?”

“干什么?”袁柏清不服,“那个五仁月饼太难吃了,真的!”

 

 

还两盒。

父母所给,还扔不得。

 

袁柏清于是对刘小别更加情深意切了。

“没事,我知道你饿了!”

刘小别:“……”

他被塞了一嘴的月饼。

 

“什么感想?”袁柏清十分感动,“是不是还想再来一口?”

“不。”刘小别说,“我想揍你。”

 

“说不定你以后自己会买五仁的啊!”袁柏清争辩,“人的口味是会变的!”

“自己买……什么仇什么怨。”刘小别说,“买月饼送耳机吗?”

 

 

 

06.

 

@今天袁柏清有黑历史吗:……我揍你信不信?//@今天刘小别抽UR了吗:你不就是吗 //@今天袁柏清有黑历史吗:傻逼,说得跟我抽风了一样 //@今天刘小别抽UR了吗:他抽了!!!!!!

 

 

今天17:56来自 你不知道我是谁的小米4

转发(189)评论(78)赞(435)

 

 

 

 

 

 

 

TBC.

 

 

 

lo主前阵子单抽了一发UR,觉得LL这个游戏还是能玩的嘛。点头。

于是决定让我别欧起来。

我们学校中秋节就没放假……不是微草不人性化,真的!

顺便,有人提出我标题和下面章节数字不一致,是因为我有些两章合并发的,以章节数为准就好,谢谢注意细节的姑娘!




  237 43
评论(43)
热度(23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