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剑客行走江湖指南

黄别 一点点喻王

 

我不生产粮,我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拒绝吃药。

 

 

 

 

 

 

 

00.

 

刘小别十六了。

他是个剑客。

 

 

黄少天:我在你这个年龄已经背一把剑闯荡江湖了,你别不信,好歹我也算个前辈,当年更早时期先人留下的指导我都一一留着,想不想知道?

刘小别:不想。

黄少天:哎,就知道你想。

刘小别:……

黄少天:你就当聊天不行吗?一直练剑也很无聊的。

刘小别:那我也并不想和你聊。

黄少天:你直接拒绝几个意思!

刘小别不情不愿:喔。有几条啊?

黄少天:看我能编多少吧。

刘小别:什么?

黄少天:没什么,真的,不多的,我保证。

 

 

 

 

01.

 

黄少天也是个剑客。

他比刘小别厉害一点,因为他在江湖上的称号是剑圣。

他是刘小别想超越的人,但后者很明显明白自己当前还做不到,于是日复一日修行中。

 

 

黄少天:第一条,我跟你讲啊,作战时候出手要快,别让对方抢了先机。

刘小别:用得着你说。

黄少天:对我知道你想说你已经做到了,我说的快不是你这种快知不知道?

刘小别:啊?

黄少天:你拔剑的时候看对手吗?

刘小别:什么意思。

黄少天:意思就是对方如果不弱就不要出手了,先等等时机再说。

刘小别:这我也知道啊。

黄少天:你哪里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还每回见面二话不说先上来砍我。

刘小别:……

 

 

 

 

02.

 

黄少天:第二条,不要乱蹚浑水,江湖很乱的嘛你知道的。什么叫浑水呢,跟你不熟的人跟别人有什么是非,都别跟进去混。

刘小别:废……

黄少天:我给你举个例子啊,比如我被一帮不认识的人十打一 ——靠这太无耻了我为什么要举这种例子——你就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虽然我知道你很想的。

刘小别:我没有很想。我们又没有很熟。

黄少天:主要是你加进来好像也没什么用。

刘小别:……

黄少天:哦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呀这个例子举得不好,要不我再举一……

刘小别:别举了,我懂了。

 

 

 

03.

 

黄少天:第三条,这条尤其重要。真的,特别重要。

刘小别盯着他不说话。

黄少天忍不住了:你怎么不追问?

刘小别:我为什么要追问?

黄少天:你不想知道吗?

刘小别:不想。

黄少天:你居然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想知道?这么没有好奇心,将来怎么当剑圣!

刘小别:……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怎么没关系,我现在是剑圣,规矩都是我定的。你快想,想完我再告诉你。

刘小别不耐烦:喔。我想什么?

黄少天:……我忘了。

刘小别:……那你要告诉我什么?

黄少天:……

刘小别:……

周围陷入了一种不寻常的寂静。

 

黄少天:算了我们讲其他的吧。

 

 

04.

 

黄少天:第四……刘小别,刘小别?

刘小别:啊?

黄少天不高兴了:你想什么呢走那么大的神。

刘小别回过神来,一脸怀疑:走神能用大来形容?

黄少天:怎么了,我乐意。赶紧回答我的问题。

刘小别:你问的什么?

黄少天:……我忘了。

刘小别:……那第四条呢?

黄少天:……

 

现场编真不容易。

黄少天在刘小别面前,口若悬河的技能还是略受折损的。

 

 

 

05.

 

此时此刻,中草堂过廊。

 

王杰希:英杰。

高英杰:啊,师傅。

王杰希:看见小别没?

高英杰:回师傅的话,师兄被妖怪抓走了。

王杰希:……

高英杰一脸无辜。

王杰希:无碍,他应该是去练剑了。

高英杰:喔……

王杰希:怎么了?

高英杰:没什么……我在想,师傅你既然知道,为何还问我呢?

王杰希想了想,安慰道:其实你说得也没错。

高英杰:……

 

 

06.

 

 

半个时辰后,中草堂大堂。

 

喻文州忽而问:还有几日了?

王杰希按按眉心:三四日。

喻文州不说话了,慢慢叹一口气。

王杰希:急不得的。

喻文州:我晓得。我叹医者不能自医。

王杰希:想想就好。

 

 

真汉子从不在意自家徒弟被谁拐跑了。

 

 

 

 

07.

 

若干时辰过后。

 

黄少天:其实我善人恶人都杀过,当时也不知道,做事只凭自己判断,不懂担当,后来才渐渐知道了。

刘小别问:这是第七条?

黄少天:啊?第几条?算了忘了,就这样吧。

刘小别面无表情:我也忘了你第一条说的什么了。

黄少天大度极了:没事,我也忘了。

刘小别:那你说完没?

黄少天:没有。早着呢。还有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刘小别:……我不听了。

黄少天镇定自若:第五条我们刚讲到有始有终,刘小别你看你就做不到吧。

刘小别怀疑:你讲了吗?

黄少天:我现在改了。

刘小别:……你哪来这么多?

黄少天想了想:这个不急的,你可以改日再听嘛。

刘小别:……

 

一点都不想改日。

一点都不觉得这种指南有什么用。

 

 

 

 

08.

 

次日。

黄少天急匆匆往外走,一出门就撞见一个蓝溪阁小学徒。

 

黄少天:哎哎哎说你呢,别走,问你个事。

小学徒:啊?

黄少天:看见阁主没?

小学徒:呃,没看见。

黄少天:那你觉得他现在可能会在哪儿?

小学徒:呃,不晓得。

黄少天:那你觉得谁会知道?

小学徒:不知道。

黄少天急了:怎么一问三不知,要你何用!

小学徒惶恐:我我我没用……二阁主你赐我一死吧!

黄少天:……

小学徒继续惶恐:……

黄少天:算了算了,赐死干什么。就当我没问过吧。

小学徒:哦。

黄少天:慢点,你回来!

小学徒:啊?

黄少天:下回叫我副阁主。

 

 

 

09.

 

蓝溪阁书房内。

黄少天终于找到了喻文州。

 

黄少天:阁主啊阁主啊。

喻文州:何事,说吧。

黄少天:昨天晚上我突然想到的,你觉得王杰希为什么要让我认识刘小别?

喻文州:他开心就好。

黄少天:……

喻文州:无事,你接着说。

黄少天:我觉得他一定有什么企图!

喻文州:我也正有此意,那你别去了。

黄少天:不行。

喻文州:为何?

黄少天:我决定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喻文州:哦?如何治?

黄少天:这个……先多处两天,混熟了好办事。

喻文州:……你们开心就好。

 

 

10.

 

中草堂内。

王杰希:小别。

刘小别:啊?

王杰希:你同黄少天也处了几日了,感觉他怎样?

刘小别:是问剑法还是人?

王杰希:都问。先说剑法吧。

刘小别不情不愿:还行吧。

王杰希:那他人?

刘小别:记性好像不太好。

王杰希:……

刘小别心想是不是说错了:不过……也还行吧。

王杰希:他其实记性不错,无事,你们二人处多了就会明白。

刘小别面无表情:我并不很想跟他处多。

王杰希:你会想的。

刘小别:您怎么也让我想?

王杰希:什么?

刘小别认真:没什么,我会超过他的。

王杰希:哪方面?

刘小别:……不是这方面。

王杰希:那就好。

 

 

 

 

11.

 

黄少天:第九十九条,我跟你讲啊。

刘小别:等下。你怎么跳这么快?

黄少天:其实我只是想提前告诉你一共有这么多条啦。怎么样,现在觉得闯荡江湖难不难?做剑客难不难?

刘小别:不难。

黄少天急了:你怎么能说不难呢,快说难。

刘小别:……你是不是有病。

黄少天:其实你心里还是觉得难对吧。你就是不说。

刘小别咬牙:难做。

黄少天满意了:对嘛,这就对了。你看我说了这么多,我觉得你该信了。

刘小别:什么?

 

 

 

 

12.


刘小别眨一眨眼。

江湖南北游闯,上下十里天涯,好像再不会有人跟他说这个了。

 



“跟了我便叫你不难做。信不信我?”





 

 

END.

 



 

 

我真的只是想写结尾那一句话。前面那些字都是怎么来的?

不吃药。我不吃药。





  196 21
评论(21)
热度(19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