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全职/刘+袁]在微草的七期生们(十二)

刘小别、袁柏清中心 微草哥俩好组


注:他们不是cp是哥们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七章   第八、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十三章  第十四章


 @米宗 晚了一点点,米宗宗生日快乐!感谢一直在空间上找我玩




第十五章:某剑客的多种形态

 

 


 

 

 

00.

 

新闻发布会上的刘小别,群里的刘小别,和生活中的刘小别,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这基本就是粉丝们眼中的刘小别,职业选手们眼中的刘小别,和袁柏清眼中的刘小别。

 

 

 

 

01.

 

新闻发布会上的刘小别看起来特别高冷。

一般上发布会的都是王杰希、高英杰和许斌,刘小别一共也就没露面几回,一旦露面也显得十分沉默,跟在王杰希后头说几句套话,迎合一下粉丝们要见真人的愿望,展现一下微草年轻人的风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去刷脸的。

 

 

02.

 

刘小别一直都觉得很奇异,他感觉正是由于此,他的粉丝都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共识。

 

那天碰见个粉丝,跟了他一路,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悄悄戳他,难掩激动,脱口而出:“是小别前辈吗!”

刘小别有点儿懵逼。

他说,啊,是我,然后恍惚地被开心得快飞起来的小粉丝花式自拍,道谢离开。

 

他事后吐槽道:“现在怎么随便来个粉丝,都爱喊我前辈,我都懵了,还以为她也是联盟的呢。”

袁柏清说:“不然呢,上来就喊你别哥你不瘆啊?”

柳非插嘴道:“遇见尊敬而又不熟的人不是一般都喊「姑娘」、「妹子」或者「太太」嘛,所以爷们儿好难称呼啊,一旦对方是个汉子,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叫。”

许斌思考道:“小别同志?”

高英杰小心道:“这位少侠?”

肖云不假思索:“这位壮士。”

梁方更进一步:“好汉休走!”

刘小别:“………………”

 

 

为什么队长的粉丝总能顺畅自然地喊他「王队」呢。

 

这难道就是阶级之间的区别。

 

 

03.

 

刘小别的高冷形象,在他被卢瀚文挑战以后,似乎受到折损。

 

开心的是,他赢了。

不开心的是,他被做成了表情包。

 

当然,遭殃的不止他一个,挑战他的卢瀚文也难逃一死,全程只竖了一根中指的黄少天也不幸在列,显得非常无辜。

但这件事发生之后,他们三个的粉丝不约而同都变多了。

简直不懂。

 

 

04.

 

群里的刘小别给人的感觉十分微妙。

他一般就在几个群里经常出没:职业选手群,微草群,七期群,没有队长的微草群。

 

前两个群的出现仅限于有人提他以及抢红包。

后两个群就可以浪了。

 

新年那会儿大家都在发红包,过完年他打开QQ钱包竟发现自己多了三十多块钱,全是抢的,不禁目瞪口呆。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啊。

 

 

 

05.

 

自从刘小别在微草群里把“真睡了”打成“朕睡了”以后,这就成为了一个梗。

 

他在众人都未接话前迅速爆手速纠正了手癌。

「系统:飞刀剑撤回了一条消息」

 

然而还是有人看到了。

 

冬虫夏草:卧槽,刘小别你什么时候登的基!竟不带上我!

使君子:似乎感受到了阶级差异……

叶下红: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飞刀剑:……

飞刀剑:算你有眼力,升你做个宫女吧。

叶下红:……那我原来是什么?


一片沉默。


 

后来这个梗发展愈深。

 

袁柏清在上铺折腾自己的手机,翻来覆去,刘小别在下边被他吵得不行。

“你什么情况?”

“死机了。”袁柏清心灰意冷。

“重启呗。”

“启不了——”

“拔电板?”

“我试了,没用啊。”

刘小别想了想,说:“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

“换个苹果机。”

袁柏清:“……”

他愤怒地一巴掌拍上了床板。

 

袁柏清怒:“总有刁民向朕炫耀!”

刘小别说:“放肆,胆敢在朕面前妄称皇帝,拖下去斩了。”

袁柏清说:“……别哥,看来你武侠小说也没少看。”

刘小别说:“这哪是武侠。”

袁柏清说:“这是宫斗?”

刘小别说:“这是我的皇室血脉。”

袁柏清:“………………………………”

刘小别:“行了我装完逼了,你赶紧睡吧,明儿陪你到店里刷机。”

袁柏清:“……臣谢主隆恩。”

 

 

 

06.

 

生活中的刘小别,不太好说。

 

他的习惯袁柏清能说出一大堆。

 

 

比如,刘小别习惯手机挂着QQ,平板挂着QQ,手头再用电脑。

他的苹果三件套一旦全上了,袁柏清就离懵逼不远了。

平时训练并不怕,一旦晚上用起寝室的网,就不好了。

特别是晚上九十点,寝室用网高峰的时候。

 

“刘小别!”袁柏清搁那儿大喊一声,“你开电脑啦?”

“没有。”刘小别说,“干嘛?”

“那我怎么连不上网!”

刘小别说:“怪我咯?”

袁柏清说:“怪你啊。”

刘小别说:“那你怪好了。”

袁柏清说:“……艹。怪我。怪我买不起苹果行了吧?”

刘小别说:“没问题。”

 

 

 

再比如,就算到了冬天,天气再冷,人人都穿得像个球,刘小别依然十分单薄,帅是帅的,一摸就知道手冰凉。

 

“我不能懂。”袁柏清说,“天冷了,我妈只给我送来了一件毛衣,却送了三条秋裤。为什么啊?”

刘小别说:“也许你妈觉得下半身比较重要。”

袁柏清:“……”

袁柏清:“哦。”

 

袁柏清看着他在寒风里哆哆嗦嗦,忍不住说:“你下回也多穿点啊,要风度不要温度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我还成。”刘小别说,“你多穿点。”

“噢。”袁柏清突然有点感动,“那啥……”

“当心冻傻。”

袁柏清:“……”

他一点都不感动了。

 

 

 

07.

 

刘小别的家人,对于他打游戏这一点,当年是起过争执的。

 

“当年打游戏,我爸觉得我不务正业,有一回直接把我网线给剪了。”

袁柏清问:“拔还是剪?”

“剪。”刘小别肯定道,“快通关的时候,在我面前剪的。”

“哦。”袁柏清突然同情了起来,“真是亲生的。”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也要上网。”

“……”

 

 

“我觉得,我爸妈居然支持我打游戏,真是不可思议。”袁柏清说,“我决定要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训练,以此来报答他们。”

“志向远大。”刘小别咔嚓咔嚓啃着苹果,感慨道,“吃水果不?”

“不!”袁柏清说,“我要训练,我心无旁骛!”

“别骛了。”刘小别说,“三点了,活动开了。”

袁柏清:“……”

刘小别说:“今儿特准时。”

袁柏清:“……艹。”

 

 

 

袁柏清觉得自己一朝跟了刘小别入LL,就再也没好过。

 

 

 

 

 

08.

 

他认识过多少样子的刘小别,在收到微草队服后独自在房间里检查了数十分钟的线头的,看中一款耳机却没有喜欢的颜色,纠结了足足一个月的,玩神庙逃亡双岔路永远都选右边的,非常非常细节的刘小别。

好像是能拿出来炫耀的,又好像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当然,作为兄弟也有不靠谱的时候。

 

 

“不要跟我们别哥比谁跑得快,人一口气能下十里地。”

“谣言!”袁柏清斥责道,“谁传的?”

“你。”

袁柏清:“……”

袁柏清:“我……我传过吗?”

 





TBC.




苏别哥这件事,我是忍不住的。




  283 24
评论(24)
热度(28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