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翔别]但盼风雨来

孙翔x刘小别

 

写给别人的,提早庆祝翔哥的生贺!

下个礼拜要去CP会有点忙,不管,先写好我就先发了。

 

 

 

 

 

 

00.

 

还不到时候认输。

 

 



01.

 

孙翔一直觉得刘小别这个人性格莫名其妙,干脆起来很帅,折腾起来又很烦。泾渭分明,也不说,却总有人吃他那一套,白瞎了一身寂寞情怀。

刚认识那会儿印象还停留在朋友圈「分享我一个冷漠的同期生」,后来熟了发现这人平时表情居然挺丰富,不可思议,高兴起来随手发个颜文字吓得一帮人以为他被戴妍琦盗号,不开心起来你发十句他回一句,借口网络延迟,磨磨蹭蹭就是不回话。

他们认识得不早不晚,大多数人第一次认识刘小别的时候孙翔也认识了。

 

第七赛季刚出道,全明星,大家愉快地在北京的麦当劳里吃了饭面了基。

为什么是麦当劳呢,因为当初聊地点的时候,刘小别坚持认为北京根本没什么好吃的。

YY频道里孙翔脱口而出一句别儿你居然这样逃避请客,吓得刘小别手上平板咚地一声砸在了桌上。

耳机里顿时传来一句“卧槽”。

刘小别说:“谁逃避请客了,你别那样叫我,我瘆得慌。”

孙翔说都同期了亲切点怎么了!

刘小别说我还是瘆,你换个。

孙翔说,好好好,刘小别,刚才说到哪来着——你他妈的,请客!

然后他被橙马刘小别冷酷地踢出了频道。毫无防备。

 

他们搁那儿说话,紫马邹远正忙着给刚加进来的徐景熙发马甲,一回头就见孙翔被踢了,茫然极了,说:“你俩什么情况?”

徐景熙初来乍到,不明就里,谦虚谨慎,默默地在频道里给刘小别送了一朵鲜花。

 

片刻后孙翔骂骂咧咧地重新加进来,扬言要跟刘小别真人撕逼。刘小别说那行就算我欠你一顿饭,孙翔想了想,说,好吧。

刘小别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可能是系统设定的问题,他是不是真的傻。

 

其实那个称呼孙翔只是随便喊的,初衷不记得了,好像只是觉得这个人名字挺有意思。

他那时候还没见过刘小别,却已经把样子脑补了个七七八八。有点淡的眉眼,眼睛很亮,嘴唇抿成一条线,可能还挺好看的,反正,不知道。

 

 

见面了孙翔还是这么叫,刘小别说:“早就让你叫我名字了。”

“好歹同期?!你有没有爱?”

 

刘小别晃一晃可乐里的冰块儿,神色复杂道,行,那你叫吧。

 

 

除了粉丝,很久以后也只有孙翔这么叫他。

别人这么叫是会被揍的。

 

 

 

 

 

02.

 

很久以后他们变得很熟,刘小别还是没还那顿饭。

孙翔其实早就忘了这事,有一回他们语音通话,说着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起来这茬,正巧没了话题,他刚想问刘小别你那顿饭还还不还了,结果忽然语音一卡,直接给卡断线了。

孙翔急了,噼里啪啦在对话框里打了这句话,然后迅速地重新点了连接。

他这句话里「还」有点多,刘小别大概看得有点恍惚,反应慢了一点点,总之刚一连上,对方一片安静,啥都没说。

孙翔喊了他两声,又把那句话念了一遍,突然感觉自己无聊透了。

他正在后悔,就听见刘小别很轻地发了一个含糊的音。可能当时有点晚对方有点困,反正听上去就是那种很困的声音。

孙翔没听清楚,急着追问,你说啥?

刘小别立刻把语音挂了。

孙翔当即目瞪口呆加气愤不已,心想哟呵你居然还挂我电话,不就是老子没听清你说什么吗?

刚想质问,看见刘小别在他俩的对话框下面打了一个「嗯」。

他刚才很轻很轻地说了一个“嗯”。

 

 

孙翔想,操,好像恋爱了。

 

 

然后孙翔自己目瞪口呆,觉得他的point莫名其妙,仔细想想也没数出刘小别几个优点。孙翔自认自己帅裂苍穹一张脸,刘小别的颜值跟他硬碰硬是比不过的,但他后知后觉地觉得刘小别的眉眼长得顺,从额角一直到下巴尖,好看,喜欢。

刘小别经常皱眉,认识久了也经常笑,潇潇洒洒,经常吵吵闹闹也经常安安静静,经常努力也经常摸鱼,整个人形象模糊又清晰。

 

 

 

某天刘小别在空间里发了条说说,讲他双十一前听着歌开着全屏,不太开心,粉丝的评论好像一个都没有回。孙翔才想起来,这人以前有过女朋友,还分了没多久。而他居然逆天而行,喜欢上了一个也许曾经但至少曾经是直男的人。

想想就莫名觉得憋屈。

 

于是孙翔憋了半天,在下头评论了一句:“原来你那时候在听歌啊。”

半晌,孙翔一刷新,刘小别回了一句:“听歌怎么了?”

孙翔懵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胡言乱语:“没啥,多了解了解你。”

刘小别就没再回了。

 

孙翔等得心焦,坐立不安,终于等到刘小别小窗戳他,说你几个意思?

孙翔一言难尽,欲言又止,只好说,我就字面意思。

刘小别想了想,回道,哦。

孙翔万万没想到他就回一个字,震惊之下头脑一热,手上打字直接喊了一声刘小别。

 

——啊?

——那啥。

——说啊。

 

孙翔心想,靠,你让我酝酿一下,第一次告白不能这么怂。

他发了条语音消息,说,刘小别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半晌后,刘小别发过来寥寥几字:知道了。

孙翔顿时大怒:“你给点反应啊!”

过了一会儿,刘小别回道:朕知道了。

孙翔差点背过气去。

 

操。于是乎孙翔连接语音骂了一句,情商这么低,以前肯定是你女朋友追的你。

刘小别不以为然,说,是又怎样?

孙翔说你怎么没有一点点受了情伤的样子,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她?

刘小别说不,我看开了。

孙翔说那你他妈给个正常的回答。

刘小别说哦,那你觉得我弯吗?

孙翔竟无言以对,憋了半天才说,你直我有什么办法?!

刘小别就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又差点背过气去。

 

刘小别说你的游戏惩罚怎么那么长,如果非得要求对方答应那我现在就说,解放你,解放全中国,全市小标兵,人民好榜样。

孙翔顿悟敢情对方没当真,一时心里有点怒,一咬牙脱口而出,对我他妈就是在逗你!

 

他想如果刘小别敢松了一口气的话他下回见面非得冲上去把人揍一顿,可是刘小别没有,刘小别沉默了,是那种吊得人很难受的那种沉默,反衬得他刚才语气有点凶,完全不像是在告白,或者类似告白。

 

“闹了半天,你认真的啊。”刘小别终于说,“行吧,那就试试。”

他那会儿的语气,跟同意孙翔当初的称呼的那个刘小别一模一样。

孙翔心想,这个人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孙翔茫然间觉得,刘小别表达喜欢的方式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如果真是,那他以后岂不是要多花心思来发现,好特么累啊。

靠。有什么办法。他何必喜欢刘小别。

 

 

 

03.

 

他们算是确定关系了,虽然直到过了很久以后刘小别依然是个半信半疑的状态,孙翔气不过,说你是觉得自己魅力太低还是我眼界太高,刘小别说不,我必须需要一段时间来对你这人的印象做出改观。

孙翔说:“什么改观?”

刘小别说:“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品味有问题。”

 

孙翔怒掀键盘,恨不得现在就飞到B市把刘小别暴揍一顿,以解相思之愁,以化惦念之苦。按刘小别的性格,见面损得更狠,但也难保下不去手。

 

 

 

第十赛季全明星结束,众人都是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刘小别一个本地人,自然而然跟着战队一块儿回去睡。

 

孙翔说,别儿你要走了啊。

“不走我待这儿干嘛。我要回家。”

刘小别的外套是件连帽衫,松松垮垮堆在身上,整个人显得很细长。但孙翔又比他高,居高临下看他下颌尖尖,抬眼望过来,居然又觉得他挺好看。

孙翔盯着他欲言又止,刘小别手又没地儿放,只好捏捏连帽的边,想了半天,终于说:“哦。我欠你一顿饭。”

孙翔有点意外:“……哦。卧槽你居然还记得,多久以前的事了?”

“对啊。反正你最近是不会来了,看啥时候有空还吧。”对方往后倒退两步,有点像要转身了,“那拜拜。”

“等会儿。”孙翔绞尽脑汁,总觉得自己有些什么应尽的职责,“我送送你?”

刘小别的眼神瞬间怜悯了起来。

“送什么送,你送完认得回来的路么。”

“……”

“你的蠢我还是见识过的。”

“靠!!!”

 

 

刘小别也路痴,但这地方好歹是他主场,几条路走了百儿八年,混也混熟了。

 

“噗。”大晚上的有点看不清,但刘小别好像笑了一下,手伸出来敷衍地挥一挥,很快缩回了口袋,“没事儿了,那拜拜。”

 

他走掉了。孙翔想。

他们好歹算是和好如初。

 

 

 

 

04.

 

刘小别觉得孙翔这人有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傻逼晚期,而是某时某刻的突然发作。医学上管这叫间歇性,比如孙翔大半夜不睡觉把刘小别所有微博都赞一遍,使得人不禁怀疑这究竟是不是在炫耀轮回没有查房制度。还比如孙翔念念不忘喊刘小别的特殊称呼,哪怕在群里都是。刘小别心累极,说你以后在群里喊我就别喊了,直接说吧,我知道你在对我讲话。我要不在就直接圈。

直到很久以后,这句话被人噫了千百遍,刘小别还是不知道问题在哪儿。

 

 

刘小别还惦记着那顿饭,有一回问他吃不吃微草食堂。孙翔被他这种举动震惊了,说:“你你你,别儿你不用这么勤俭持家,你是有多爱微草食堂?”

刘小别烦躁道:“靠,闭嘴,我几个月的队薪被后勤充错了,全给我充进饭卡,又不能提现,谁特么要吃几万块的食堂!”

孙翔:“……”

孙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幸灾乐祸完,说:“要请也行,叫翔哥。”

刘小别说:“哥什么哥,老子比你大三个月。”

孙翔怒了:“你叫不叫?!”

刘小别说:“你吃不吃?”

孙翔说:“你请不请?!”

刘小别说:“不请了。”

孙翔说:“闭嘴,我吃!”

 

他怂得恰如其分,恰到好处,恰在其中,恰得刘小别都有点楞,半晌才说,哦。

 

 

 

后来孙翔夏休期再来B市,刘小别就真的请他。

饭卡里携带巨款这事儿是真的,微草食堂刷卡器的上限是四位数,当时的刘小别三天内刷爆三台,被战队众人齐送称呼「别总」,心里的苦并没有人知道。

空调风瑟瑟,两人站在几乎空无一人的食堂里,与食堂阿姨亲切地对视了一会儿后,刘小别说:“别磨磨唧唧,快说你吃啥。”

孙翔说:“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孙翔说完后觉得自己倍儿帅,刘小别看他一眼,附身往窗口喊:“两碗炸酱面。”

食堂阿姨没来由心生欢喜,给他们各自多盛了半勺。

于是刘小别莫名其妙感觉面比平时多,怀疑是孙翔的人高马大让阿姨倍感压力,具体原因不明就里。总之碗端上来后,孙翔一脸卧槽:“你们这儿碗为什么这么大?”

刘小别一筷子把黄瓜丝儿拌进面里,说:“话怎么这么多。你吃面还是吃碗?”

“……”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吃了一顿炸酱面,用的是刘小别的巨款饭卡,各自心累不已。但孙翔觉得,他以后肯定得把刘小别拐来S市,不然太蛋疼了,虽然也不是吃不完,但想想这是刘小别用五位数减个位数买来的碗比脸大的一碗面,莫名可怕。

 

当然,前提是,如果他们还能有以后的话。

 

 

 

 

 

 

05.

 

第一次真枪实弹地搞是在夏休期,S市,回想一下简直后悔。

因为在搞之前,刘小别突然啊了一声。

当然,很明显不是疼的,废话,孙翔开始都还没开始他疼什么疼,这声音是那种类似于什么东西忘记拿了,一声十分懊悔的啊。

孙翔立刻紧张了:“你干嘛?”

刘小别说:“我想起来了,我买的票是明早八点的。”

孙翔:“……”

“……要不咱今晚别搞了?”

“靠!”孙翔大怒,“做梦!”

刘小别莫名其妙被他镇了一下,十分鄙视地瞪他一眼:“搞就搞,凶个毛。”

 

对方这个神色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刘小别真的就不动了。他敢肯定孙翔以前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而且内心绝对没他镇定。关键是他现在不知道自己什么神情,被截下来大概直接能拿去做表情包,还是一个末尾僵直的gif。

孙翔拧一拧眉毛,说反正你又不怕。

 

刘小别听见自己的声音,他说不是,我说,你要是真准备好了那就搞。

他心想,死要面子。

 

孙翔还是皱眉,说,一直这副表情,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啊。

刘小别回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嗯?”,孙翔说,你不高兴的话就照样弄回去啊。

 

 

反正,我跟你说,我是绝对不会后悔的。

 

 

刘小别眨了眨眼,还在消化他那句话的意思。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清晰的,裤子拉链被拉下来的声音。

 

 

 

 

 

 

 

 

 

 

END.

 

 

 

 

总有刁民劝朕写后续,朕乏了,这文完了,爱卿们各自脑补吧。么么哒。

 

 


  221 32
评论(32)
热度(221)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