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全职/刘+袁]在微草的七期生们(十三)

刘小别、袁柏清中心 微草哥俩好组


注:他们不是cp是哥们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七章   第八、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话不多说,更完这发我肝活动去。



第十六章:某治疗的懒癌晚期

 

 

 

00.

 

袁柏清坚持认为刘小别找不到女朋友。

因为他高冷。嘴还毒。

刘小别说:“我高冷个ball啊。”

 

刘小别坚持认为袁柏清找不到女朋友。

因为他懒。

袁柏清说:“我懒个ball啊!”

刘小别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懒的ball。”

袁柏清说:“……”

刘小别说:“你看。”

 

 

 

01.

 

训练什么的另说,袁柏清这人看着挺有精神的,其实日常懒是事实。

刘小别有发言权。

 

 

 

 

02.

 

清晨时分。

 

刘小别洗漱完回来,恍惚道:“我刚刚走错寝室了。”

袁柏清说:“你走哪儿去了?”

刘小别说:“隔壁。”

袁柏清说:“咱寝室这么好认你都走错。”

 

他们寝门口旁边就是个消防栓。

 

刘小别说:“我还没睡醒。”

袁柏清说:“哈哈哈哈哈你活该。昨晚偷摸玩手机了吧。”

刘小别说:“袁柏清,你说这话有本事先从床上爬下来。”

袁柏清说:“……”

 

以及,袁柏清这一天也没有叠被子。

 

 

 

 

中午时分。

 

微草食堂。

众人围坐了一桌子。

袁柏清突然说:“我好想去西沙群岛。”

高英杰问:“因为那边不冷吗?”

“不是,听说那边的海鲜可以随便吃哎。”

刘小别说:“北京的雾霾你也可以随便吃啊。”

袁柏清:“……”

刘小别说:“土也可以。”

袁柏清说:“……老子懒得张嘴。”

刘小别说:“……那你别吃了。筷子放下。”

袁柏清说:“……不。”

 

高英杰啃着半个火龙果,异常乖巧地静静看着他们。

 

 

 

 

 

傍晚时分。

 

刘小别说:“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的没电了。”

袁柏清借他了。

刘小别说:“天,你网速怎么这么慢啊。网如其人。”

袁柏清:“……”

 

 

 

 

夜晚时分。

 

他们寝室门没关好,缝越敞越大,大冬天的风一进,特冷。

 

袁柏清说:“卧槽,好冷。”

刘小别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那你关门啊?”

“不行,我懒。”

“……”

“我再往里坐坐。”

刘小别眼睁睁看着袁柏清把他自己往椅子和桌子之间的缝隙里强行挤,妄想避开寒风。

简直不认识这人。

 

刘小别出门打水,挺远就听见袁柏清冲他在喊。

“别哥!记得关门!关门!!”

刘小别冷漠地走回自己的位置,目不斜视。

袁柏清:“……”

他的位子比袁柏清靠里,等他被刮到,袁柏清早就被吹透了。

袁柏清大怒:“卧槽你想冷死我啊!”

刘小别说:“我也懒。”

袁柏清说:“……”

刘小别说:“要不我发条短信给隔壁肖云,让他来我们寝室帮咱关下门……”

“好!”袁柏清噼里啪啦鼓起掌,“真别说,你还挺机智。”

“……真的,我觉得ball都比你勤快,无论什么ball。”

刘小别面无表情“咣”地一下关上门。

 

 

从早懒到晚。弃疗吧。

 

 

 

 

03.

 

跟袁柏清相比,刘小别简直就是一个做着高速布朗运动的微粒。

 

万一谁在微博上评论了刘小别而他没有秒回,原因是因为他不在。

万一谁在微博上评论了袁柏清而他没有秒回,一种情况是他不在,第二种是他看见了,但是懒得点开……

跟刘小别这种看着一条艾特就难受的强迫症简直不能比。

 

 

袁柏清说:“这个……我比你高两厘米,弧长一点很正常嘛。”

刘小别说:“不是一点,你弧成了一个ball啊。比你还勤快的ball啊。”

袁柏清:“……我ball ball你!不要再提ball了!!”

 

 

 

 

04.

 

刘小别觉得袁柏清唯一不懒的就是吃。

 

比如说,大晚上的,差半小时熄灯了,袁柏清突然发话了。

 

“这世界,吃与睡总是不能两全。”袁柏清难过道,“我想吃豆腐花了。”

刘小别说:“大晚上吃什么豆腐花。”

“不是,我刚刚突然想到,我今早做梦梦见我在吃豆腐花啊,结果刚坐下准备开吃,闹钟就响了,气死我了!”

刘小别说:“这不是很正常吗。”

“重点是,我是在跟我未来女朋友一起吃豆腐花啊!”

“哦。”刘小别说,“你的梦好不真实。”

“……”

 

袁柏清愤怒地从上铺爬下来掐他脖子。

 

“你看看你的经济实力。”刘小别坚持道,“连奶茶都请不起的男人。”

“你凭什么看不起豆腐花!!!”

 

 

 

 

05.

 

某晚。

 

YY频道:微草no captain

 

“我饿了。”袁柏清说,“别哥我们下楼吃个夜宵不。”

“你请客。”刘小别说,“你是不是还欠我五块钱?”

袁柏清说:“不行,饿得我头晕,无法思考,我记得我没欠你钱!”

刘小别说:“真的,你想吃夜宵为什么不问问柳非呢?她保证一口答应。”

“不,别再提吃的了!”柳非奄奄一息地发话,“我刚刚吃撑了,现在一听到吃的就想死,我是不是要减肥成功了?”

刘小别说:“你想多了。”

袁柏清说:“要不然我叫个外卖?”

高英杰说:“都快熄灯啦。”

许斌说:“你们啊,为什么夜生活都那么丰富……”

柳非说:“早知道我分你吃点了,唉,我吃撑了特别难受你知道吗——”

刘小别说:“你记得下回吃饭多看看袁柏清。”

“为什么?”柳非莫名其妙,“看他干嘛?”

“好少吃点。你不是还减肥么?”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耳机里传来咣当一声响。

 

聊天框内。

飞刀剑:vhgiuohi46$^%&*^*(*%9i%^&*(*)

飞刀剑:靠

 

众人一阵沉默。

周烨柏说:“我觉得别哥受到了来自室友的人身袭击,咱要不要去隔壁瞧一眼?”

 

柳非笑得要质壁分离,颤抖地在点歌区给刘小别点了一首《你好毒》。

 

 



06.

 

袁柏清懒是真的,但是说实话,刘小别从来没有嫌弃过他这点。

他觉得人各有性,你懒我就多担着你,别人也可以多担着你,这没什么。

 

有些事情很重要,但是这件事情一点都不重要,他们是会彼此担着的,这样的搭档。

 

 

 

07.

 

正如刘小别在微博小号的主页介绍里圈了袁柏清的小号,并注释道:

 

人如其名,是个傻逼。

你们多担待他。

 

看到这句话的袁柏清:“……我一点也不感动,我简直日了ball了。”

 

 

 

 

TBC.

 

 

 

写都写完了还是发了,其实今晚心情不好——

顺便心疼列里一个帅比。早点睡吧。我们都在的。

特别是小袁这个ball



  284 29
评论(29)
热度(284)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