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黄别]世界上最复杂的状况

黄别

 

一个写不来大纲的很烦的作家和改稿很速度的编辑的故事。

地点差不多是魔都,方便lo主扯淡(

 

 

 

 

00.

 

没几个人生下来不是天才。

 

 

 

 

01.

 

凌晨一点四十分,QQ疯狂闪烁。

 

夜雨声烦:好了,我写不出了,我已经不知道这两个人之后会有什么发展了,给我点灵感吧刘小别,我可是看准了时间找你的,你肯定在!别装没看见!

 

这个时间,万籁俱寂,唯有电脑屏前荧荧一亮。刘小别给稿子校对错字校对到神色恍惚,点开黄少天的消息看都没看完,胡乱回道:“扯点歌词。”

“哎你这话说得一点都不专业,这明显不是我做的事嘛。”

刘小别说:“你不是号称永远不会没话写吗?”

“哇你这次夸我夸得好直白。”黄少天说,“不过我又不是没写,就是写出来的东西都塞不进这篇稿子里,就好比你养了无数个女儿结果全嫁不出去,你心不心塞啊?”

“……什么破比喻。”刘小别索性把手边的稿子一扔,挽起袖子专心应付他,“你大纲呢?”

 

会问出这种问题的,要么一看就是头一回当黄少天的编辑,要么就是刘小别这种,一看就跟黄少天有仇。

栏目组里人尽皆知,黄少天写起稿子来洋洋洒洒,最不擅长的就是概括,让他写个大纲能逼死他,因为据他所言,一切情节发展都是不受控制的,一开始想好根本就不可能,一个故事二十万字,其中对话得十万字,说着说着剧情就出来了嘛,写什么大纲。

当然,这不算是个缺点,不写大纲就不写了,拦不住夜雨声烦依然是当下现今人气作者,粉丝一抓一把,不带重姓的。

因为他的故事好看。

他笔下的人物都是活的。

不需要他来想好,他们会自己考虑怎么走。

 

 

别人对黄少天什么评价,文字看着不累,坑品极好,从不拖稿,字数多得还能把其他人交不出的稿子位置给填了,性格也好,一个大写的良心。

刘小别对黄少天什么评价,就一个字,嘁。

 

他还真是今年刚做的编辑,处女座,稿子出手之前必改不下二十遍,被上一位作者的错别字折腾到肝肠寸断,已经开始后悔选择这个职业。后来王杰希察言观色,说你换个作者,刚实习不用那么忙。

感动极了。

但他没想到换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没错字儿,但是黄少天不写大纲。在这玩意上就有分歧了,因为刘小别不能理解一个故事居然可以没有梗概,写起来特别没有安全感。

他缺乏这个,好在黄少天不缺,这个人有自信把要说的东西一点点说完,好像是很多,但居然还很有逻辑,哪里逻辑线偶尔断了,接下来总有剧情将它补上。

……于是乎,字更多了。

 

“我大学时候,是辩论社的。”黄少天说,“辩论社干什么的知不知道?一直抓别人漏洞,然后他就挂了。现在嘛,交稿之前看一遍自己的,找到找不出就OK啦,刘小别小朋友。”

刘小别说:“那剧情呢?”

“该写什么写什么啊。”

“突然急转直下不会被人打么。”

“什么急转直下,这叫戏剧性,懂不懂。”黄少天指点道,“当然强行HE的事情我也不会干啦,悲剧就是悲剧,存在即是合理。”

竟无言以对。

 

 

 

 

 

02.

 

倒不是一点道理都不讲,因为后来周围人对刘小别的评价是这样的:“就那回印刷出问题,晚上他不在,第二天我说别哥出事儿了你快翻群记录,然后他跑去翻,三千多条群记录啊,他看完给了我三十字的重点,问是不是就这意思,我的妈呀简明扼要一针见血,这种人,简直能做黄少天的贤内助!”

知道这番话后的刘小别:“……”

概括能力好一点怪我咯。

 

 

当初他负责做黄少天的编辑,黄少天说这谁啊名字没听过嘛,后来见了面发现这人特别年轻,眼神亮亮的,跟大学刚毕业没两样,在他眼里跟小鬼差不多。

黄少天说,哎,不怕,有本事正面杠我。

 

那年年初他们杂志改了个版儿,黄少天在QQ上死命戳刘小别,说专栏作家名字旁边不都有个自我介绍吗,那玩意儿你也给我改下,现在这个不行。

“你别想长篇大论。”刘小别警惕道,“地方就这么点儿,超过一百字让人家怎么排版?”

“谁长篇大论了,就改一个地方,加三个字总行吧?”

“哪三个?”

“「单身中」。”

刘小别给一口水呛着了。

刘小别说:“……你要相亲?”

“不是,靠,你不知道吗,从这期开始必须写明作者的感情状况,不管你是虐狗啊还是什么反正就是要写,我也怀疑主编有病啊写这干什么!不过写就写啦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记得给我加上啊!”

刘小别说,哦,就写明白就行了是吧?

 

之后黄少天拿到样刊差点气死,扬言要手撕刘小别,绝不让他过一个愉快的新年。

理由是,他要的是三个字,结果刘小别给他加了五个字。

「单身三十年」。

 

黄少天说我靠,你管二十七叫奔三?!你天哥年岁正好风华正茂,你讲道理哦?这两个词讲出来的含义完全不一样好吗?好吗?你等着,我下回正面杠你!

刘小别在电脑面前笑得不能自理。

 

 

也不是非要报复黄少天,只是这个人常常有稿不赶,跑来跟他聊天,而且很明显是没话找话,烦到报警。但有时候黄少天真的熬夜赶稿,三天不跟他说话,凌晨三四点了还显示在线,看起来真是修罗期。

刘小别想了半天,给他发过去一个注意休息。

 

结果隔天下午黄少天给他去了电话,刘小别正被王杰希的茶包苦得生不如死,到处找水喝,心里对凉白开的敬重又上了一个台阶,摸了半天才摸到震个不停的手机。

“喂?”

“我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告诉你上回的剧情你猜错了,我不是这么写的,拿去好好揣摩吧!我去睡了!”

刘小别:“……”

 

装完逼就走,真特么刺激。

 

刘小别觉得之前会担心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傻逼。

 

 

对他们组来说,一般人拖稿怎么办,花式催稿法,电话不行就登门造访,坐电脑旁边看着人写的都有。

黄少天说还好我不拖,不然你还真上我家来啊?

“你住哪,别是金山石化。”他能听见刘小别这边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一个来回路费三十多块,这还是地铁,工资都不够我充公交卡的。”

“哈哈哈哈哈,还工资不够你充卡,你是打算来得多频繁啊?”

“……废话少说。”刘小别被他噎了一下,“你到底住哪儿,闵大荒还奉大荒?”

“哎我看起来有这么像住在郊区的吗?”黄少天说,“行了,地址交出来,我给你画路线图。”

 

 

 

 

 

03.

 

当然那都是后话,年初时候还是单身近三十年的专栏作家黄少天还在苦逼地赶稿,意外卡文卡到天荒地老,原因是这回专栏的主题是,悲剧。

他不写这个的啊。

“赶紧的,速度。”刘小别还要催他,“你只有半个月了。”

“简直不懂。”黄少天忿忿道,“谁定的主题?站出来!”

“大概冬天适合写悲剧。”刘小别说,“身心俱冷就爽了。”

“谁说的?”黄少天不以为然,“圣诞节啊元旦啊春节啊不是都超喜庆吗,我觉得冬天就应该阖家欢乐举国同庆,哦之后还有情人节,不是一直是好日子么!”

“可能吧。”刘小别含糊道,“那什么,你的路线图蛮好用的。帮开下门。”

“……卧槽?”

 

刘小别真的就站那外边,半张脸埋在围巾下面,把奶茶往他手里塞塞。

“呃。”他说,“你家门口的店,我没喝过,第二杯半价。”

 

 

黄少天想,靠,更写不出悲剧了。要不这月稿费不要了?

 

 

 

 

 

 

04.

 

黄少天的第一部小说出版的时候刘小别还不在组里,他来的第一年刚好赶上再版。

 

刘小别说:“这你不是出过了吗?”

“嗯,二版。”黄少天伸个懒腰,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更精神了,“稍微改了点,不过无伤大雅啦,你大概看看就行,唉封面都没变顶多算是加印——”

刘小别收了稿子,粗略看了一遍,然后去敲黄少天。

“你把主角从树上掉下来那部分删掉了?”

“这个嘛……因为我觉得那情节太怂了。”黄少天说,“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删了,上回出版你买过?”

“刚好买了那期杂志。”刘小别睁眼说瞎话,还说得相当镇定,“就是这剧情。”

“哦。”黄少天摸摸下巴,“那我前面男二号走错路那段儿也删了,你应该不知道吧?”

“没啊。”刘小别说,“……靠。”

“哈哈哈哈哈,这种细节都记这么清楚,我说你不会是我的粉吧?”

“太啰嗦了,看不下去。”刘小别继续睁眼说瞎话,“随便看看。”

“哎,其实,说实话你要是这么喜欢这个情节我可以不删,你说到底要不要留着?啊?”

 

 

 

 

 

他真的曾经是黄少天的粉,买很多期杂志追他的文,现在却能提早看到他的更新,比别的所有人都早。其实不该用曾经,现在也是。自以为干脆利落想怂也怂不起来,谁知道跟黄少天说起话来依旧懵逼,真不知道什么病。

这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状况。

 

 

 

 

很久以后编辑部例行开会,结束后王杰希叫住了刘小别。

“黄少天建议我给你加薪。”王杰希说,“理由是你付不起去他家的路费。”

刘小别:“……”

刘小别:“不会啊。”

王杰希:“那就好。”

 

 

总觉得意味深长。

他真的没有去了很多次啊!

 

其实没有人信,因为这时候黄少天专栏旁边的介绍已经改了。

「现充中。不要太羡慕我。」

 

 

 

05.

 

 

 

“我还以为,你说的正面杠我,是字面意思。”

黄少天说,哦,谁说不是了,的确字面意思啊?

 

 

 

 

 

 

 

 

END.

 

 

写得速度改得也速度,我觉得他们一年能出好几本书……

 

 


  357 31
评论(31)
热度(35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