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修伞/黄别]寸音

修伞 黄别

四个人都挺怪力乱神的,paro我就不多解释了,自由心证吧……

不要从现实世界来理解就好了。

 


 

00.

 

强烈的愿望,没有达到的时候——

 

 

 

 

 

01.

 

刘小别睡觉习惯靠墙睡。

他这个人没什么安全感,有被子抱被子,有枕头抱枕头,有人……不可能,他打小一人睡。

总之,一直都没出过什么端倪。

 

但这天不一样了。这天睡觉,他头一挨着墙,猛然听见里头有说话声。

吓得回头就撞上了被子。

还好是被子。

听错了?

认真分辨了一下,确实是有人在说话。

……而且就在里边儿。

那就是隔壁?

他家住一楼,外头就院子了,怎么隔壁啊。

说实话,要真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听清了反而很作死,还不如装睡来得安全。然听了半天,虽然是听不清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只有一种声音在说话。

自言自语?

寂不寂寞啊。

 

第二天起床,刘小别头疼欲裂,不知所措。

他打小不是很怕鬼,当然也不是很信。但一连几夜都这样,真听吧又听不清,不想听吧又老觉得在那儿,越想越在意,越在意越睡不着,虽然最后还是因为实在太困睡死过去,醒来总觉得心有余悸。

这种声音是突然出现的,没有任何征兆,却总是固定时间,不到晚上十一点不出现。

让我听清是什么也成啊。

愁。

 


 

02.

 

“老叶,老叶啊,我跟你讲,有戏!”

“有什么戏。”叶修泰然自若翻着一沓资料,“你的感情戏还是我的感情戏,前面那玩意儿就别说了,我不会听的。”

“你的。”黄少天说,“当然是你的,我的感情戏我干嘛要跟你讲啊?啊?”

“哦?”叶修意外道,“那你说吧。唉,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会请你张嘴而不是求你闭嘴,世事多变。”

黄少天想叙述事件的意愿实在太强烈,暂时忽略了他的嘲讽:“我跟你讲,我学弟说他睡觉的时候老听见墙里有人说话,连我都没听到的东西——”

叶修忍不住说:“你不是说他三个礼拜没跟你说话了吗?”

“哎呀,他是没跟我说。他吃饭的时候跟同座儿那人讲的,我听见了而已。”

“黄少天,上天赐你一生耳听八方,不是让你干这个的。”叶修痛心道,“人要有志向。”

“靠。彼此彼此好吗。”黄少天说,“你还想不想找苏沐秋,我觉得那就是他。”

“有何证据,说来听听。”

黄少天难得言简意赅道:“直觉。”

“还直觉呢。”叶修说,“你根本就不直。”

 

 

黄少天从小就比常人多一种能力。

他能听得特别远。

小时候考英语听力,永远能听见五层楼里几十个考场放的众多录音,必须迅速分辨出哪个才是与自个儿手上那张卷子配对的,再开始答,痛苦不堪。

等大一点嘛,就会好好掌握了,想听什么就能听到什么,基本不会乱来。

他遇见叶修和苏沐秋是非常早的事儿,而这两人认识更早,搞得也十分早。但他们相处的方式太不像是恋人,所以黄少天很久以后才发现,说,什么,你们什么时候搞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苏沐秋点点头,冒了句英文,always。

叶修点点头理所当然跟一句,forever。

黄少天:“……我靠算我认识你们两个基佬。”

 

苏沐秋总说,唉,风水要轮流转的,叶修你话别说太满。

叶修说,有理。

 

然后苏沐秋失踪。

然后黄少天遇见了刘小别。

 

 

黄少天八年抗战还没打响,叶修的太平盛世都要更新换代了,这肯定不行。

 

因此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叶修还是信了。

叶修说:“朕这几年来,微服私访,浪迹江湖……”

“等会儿。”黄少天说,“老叶你装逼前能不能先想想清楚,到底当皇上还是当大侠?”

“哎,随意了。”叶修摆摆手,“这不重要。总之我几年来都没发现的事,这小孩儿没准有戏,我再观察两天,你先不要上他。”

黄少天:“……???谁说要上他了?!”

黄少天十分愤怒,他意识到他在叶修心目中竟如此走肾不走心,这还能不能好。

“我就随口一说,你赶紧的。”叶修催他,“你要不直接跟他说了,里边那人我可能认识。”

“不行。”黄少天当即说,“这怎么能行呢,老叶你怎么这么急啊!”

“废话,墙里头那是我家属。”叶修敲敲桌子,“刘小别跟你啥关系,沐秋都过门儿了,我不比你心急火燎?”

黄少天莫名其妙又被秀一脸,啪地一下竖给他两根中指。

 

 

 

黄少天还是去找刘小别了。

刘小别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本质还是好奇的,只对一件事十分怀疑。

他说:“我又没跟你说过,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力好啊。”黄少天理所当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听力题一直满分的。”

“……这有关系吗?”

“有,怎么没有,心理学表明听得远和听得准两者呈正比。”

 

刘小别还是很怀疑,戳戳他后座儿的袁柏清:“我那天说话很响吗?”

“并不。”袁柏清说,“二十米开外的食堂大妈吆喝都比你声大。”

“好吧,那现在还是有三个人知道了。”刘小别坐桌子上晃晃腿儿,“说吧,咋办。”

“别带我,不信就等于不知道。”袁柏清说,“我到现在都觉得你在做梦,我来你家的时候又不是没睡过你床,啥都没听见啊。”

黄少天脱口而出:“什么?!”

刘小别顺其自然地接下去:“就你?神经粗得跟巷口那槐树似的,听得见就真有鬼了。”

“为什么不是你出现幻觉!”

“袁柏清你再碎嘴子下回叫外卖不带你了。”

刘小别成功令他后座闭嘴,十分没有人性,转过头来对黄少天眨眨眼。

“来我家?我爸妈出差。”

 

唉。黄少天想。要没有事件背景,这句话特么的该有多动听啊。

 

 

03.

 

是夜。

 

“来来来。”黄少天喜滋滋地拍一下床铺,“我陪你睡。”

“不!”刘小别立刻反对,振振有词,“太挤睡不着。”

自个儿的心跳声比什么都响,睡得着才叫有鬼。

“那我看着你睡?”

“不行。”刘小别当机立断,“给人看着我也睡不着。”

“行吧,那我先出去,你睡着了再进来。”

……靠,更不行了。万一他睡觉说个梦话磨个牙什么的,给看见还活不活了。

 

唉。他想。黄少天肯定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两年零七个月了,红军长征也就两年,真不知道算个什么事。

 

“嘘。”黄少天一根食指竖在嘴唇上,然后压低声音朝他勾勾手指。

“来,你过来。”

刘小别将信将疑走过去。

黄少天一把把他揽进怀里。

刘小别:“??!!”

 

下一秒,墙里传来一句清晰可闻的“卧槽”。

刘小别心想,第一句听清的居然是这个……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黄少天轻轻松松放开他,“苏沐秋,绝逼是你,你给我出来!”

“你不是跟叶修情比金坚,居然在这里搞未成年人,黄少天,我看错你——”

“谁跟叶修情比金坚??”黄少天大惊,“苏沐秋你话讲讲清楚,乱拉郎要被门夹的!”

“唉,我现在夹不夹也没所谓了。”对方变得很忧郁,“爱怎怎吧。”

“那你先说说啥情况吧,你为何与墙解下不解之缘。”

“我为何……”对方停顿了一下,难以置信道,“叶修?”

“嗯。”叶修比划了一下,“他家住一楼。”

黄少天和刘小别:“……”

黄少天说:“你这是强闯民宅你知道吗?”

叶修说:“好像是,但我毕竟心怀善意,不像有些人心怀叵测。”

黄少天说:“……………………”

刘小别说:“啊?”

苏沐秋说:“……听我说话。”

 

半小时后,经过一系列的插科打诨,苏沐秋总算凭一己之力叙述完了事件的全过程。

“哦。”叶修说,“你的意思是说,你原本已经……那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灵魂能附进墙里?”

“对头。”苏沐秋说,“不用特意避开关键词啦,我都坦然了。没能第一时间告诉你,不好意思啊。”

“没事。”叶修说,“那为什么选这里?”

“我其实待过蛮多地方的。”苏沐秋说,“可是他们都听不见,所以都没什么反应,我总不能一直在墙里头待着吧,所以就走了。”

刘小别本来不想插话的,突然被黄少天推了推肩膀,只好开口:“那我?”

“你啊……”苏沐秋说,“谢公子相救,恩威浩荡,苏某一生难忘。敢问公子大名?”

三人:“……”

刘小别艰难道:“刘小别。”

“在下苏沐秋。好了不装逼了,想想现在怎么办吧。”苏沐秋说,“把我掏出来?凿壁偷光?”

“是是是,天暗下来你就是光。”叶修敷衍着跟他打岔,“我想想,要不从长计议,明儿再讲吧,我觉得黄少天家的小朋友都快睡着了。”

“妥妥妥。”黄少天说,“老叶算你说了句好话,我同意明儿再讲!”

“不!”苏沐秋大为反对,“皇上三思!”

“朕三思着呢。”叶修说,“爱卿,朕还有一事不解,你怎么在墙里都能看古装剧呢?”

“这不怪我。”苏沐秋说,“你问刘小别,他爸妈老看《芈月传》。”

刘小别:“……”

怪我咯。

 

他们在这边讲,刘小别悄悄戳戳黄少天:“你见过苏哥吧,他长什么样儿?”

黄少天说:“靠,你连人家面儿都没见着,就喊哥了?”

“你管我。”刘小别催他,“快说。”

“说什么,不怎么样。”黄少天没好气道,“跟叶修差也差不多。”

“喔。”

“你赶紧睡觉去吧。”黄少天说,“我把苏沐秋赶到客厅那墙上去。”

“这不好吧。”刘小别说,“万一他等会儿就能出来呢,我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儿……”

“他还用你看!!你小子赶紧给我过来!”

 

 

 

 

04.

 

说实话,苏沐秋长得确实蛮好看的,剑眉星目,无论是什么样儿的审美,都能夸他一句样貌端正。

后来刘小别见到苏沐秋的照片,对黄少天说:“这哪是跟叶修差不多,不是跟你差不多吗。”

“哦——你夸我帅?”

“我夸你……和他一样说不过叶修。”

 

 

苏沐秋去了叶修家的墙。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去呢?

苏沐秋说:“……妈的,找不到。”

“成。”叶修说,“找到就别走了。”

 

 

苏沐秋跑路之后,刘小别再听,就听不到墙里边有声音了。

他对黄少天摇摇头:“没了。”

“果然,你还早着呢。隔壁人家听不见吧?”

“外头是院子!”

“隔着院子也有隔壁啊!”

“这么远?”刘小别说,“都能听见那该多烦啊。”

“嘿嘿,等你以后会调整了就好了。都说了你现在还早着呢。”

“……嘁。”

“我们是一类人啊,知不知道。”黄少天使劲儿揉揉他,“我一直以为除我以外没有了,没想到你还是个雏。要不要一起混?”

“没懂。”刘小别直白道,“你再不回去就上课了。”

 

……靠。情商真低。

能听见有什么用,话只要有一点点不清楚,就给我装不知道。

 

 

他已经走下这层楼了,忽然又听见刘小别的声音。

 

 

“那……也成吧。”

 

 

 

 

 

 

05.

 

唉,说你傻你还不信。

不是说了我能听见吗。

 

 

 

 

END.

 




相信我,墙里的世界一定多姿多彩



  216 15
评论(15)
热度(21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