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黄别]机不可失

失踪人口前来应援。

百日加油♡

 

预祝自己生日快乐。

 

 

 

 

 

00.

 

他曾见过一把剑,火里水里淬出来,剑身细长透亮,几千里追魂夺魄,枝蔓重叠,永无衰败一般地,片刻不停地向前前进。

他喜欢这剑,喜欢极了,想随身带着,却最终改变主意。

还是留它独自,出不出鞘都好。

 

一个人的能量会有多少,再往上的路,你得自己来。

想超过我还远得很呢。

 

 

 

01.

 

“哎?你摔傻了?不是吧?”

刘小别被两个人的重量砸在地上扬起的尘土呛了一下,连连咳了几声,才皱着眉回:“没有。”

“那就是你本来就傻。”

“……”

 

夜间有雾弥漫,很薄,还没到遮蔽视线的程度。这个季节的后半夜还未有凉意侵袭,从他们正处的这个位置看,月光显得比平日更远了。

不知处于何地,但可以确认的是离双方营地绝对不近。荒原野地,杂草丛生,乱葬岗似的,脚下尽是枯败的落叶。

 

黄少天对落单这事早就驾轻就熟,但刘小别明显就没那么擅长了,尤其是这种两人相处,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该一个人行动。

 

“我说怎么这么不友好呢,原来是微草的人。一见面就拿剑指着像话吗!”

“微草和蓝雨还没有休战。”刘小别语气有点不善,“这种反应难道不是正常……”

“废话,我刚打算塑造一下和平的氛围,你就一脚踩空了怪谁啊!”

那会儿黄少天离他起码五步远。刘小别张了张嘴,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

“那你干嘛要过来。”

“关爱隔壁军团的后辈也是做人之本,再说了,要不是我及时拿手给你垫着,你真要以头抢地啊?”黄少天说,“你看看你,本来就傻,再摔一下更傻了,还说没呢。”

 

 

总之,如今的现状是,两个人被困在一个直径约五米深约五米的洞内,荒郊野外,还没法与其他人获得联络。

黄少天坚持认为他俩现在被困在这儿的全部原因都出于刘小别,而后者一脸的“你的意思是让我背锅?”,要不是黄少天突然出现在视野里,他也不至于一个后退就踩进去了啊!

 

又不是兔子洞,掉进来了完全不愉快好么。

 

秉着自身利益为第一要义的基本原则,刘小别耐着性子捞回话题:“所以现在怎么办?”

“我说你怎么会上这儿来啊。”黄少天却不回答,“你们微草都鸣金收兵了,就算要夜袭什么的,这离蓝雨的营也太远了点。”

刘小别想了想,言简意赅:“你们蓝雨的追兵,队长让我把他们引开,我就越引越远。”

黄少天点头:“远倒是挺远的,然后呢?”

“……他们不追了,我回不去了。”

“哎哟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小别面无表情,“那你是来干什么?”

“我啊,我干嘛要告诉你。”黄少天说,“反正我和你不一样,我是来干正经事的。正经事懂不懂?不是像你这种,引个追兵还迷路导致回不去还不小心摔进坑里还顺便把前辈也给坑了的。”

 

 

 

 

……这人太擅长乘胜追击了。

 

 

 

02.

 

天早就完全黑下来了,脚边的草木有雨水的潮湿味道。

夜晚是比白天要安静,安静很多,虽然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与黄少天共处的环境比较奇怪,但还真是事实。

 

 

“刘小别你倒是说两句啊。大半夜这么安静,就我一个人的讲话声很可怕的。”

刘小别此等境遇本来就烦,被他一撩更加语气不善:“说什么?”

“你想想这个地方,看样子是挺早以前挖的了,估计是上个军团做的陷阱,战争结束了也不知道填上,这不坑人呢么!”

 

可以,非常对。

坑人怎么坑呢,大概就现在这样了。

 

“说这个做什么。”

“言语即存在。”黄少天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两个人不是比一个人好吗,要真是只有我一个我也不会一直说啊。”

刘小别还是不太想搭理,很敷衍地应了一声,继续在这个直径约五米的洞里一点点摸索。

眼睛已经渐渐适应了黑暗,坑壁虽不是完全光滑,但明显就不是能供常人攀爬上去的类型。泥土混杂着岩石,手触摸上去,微微一用力就簌簌往下掉灰。

他顺便考虑了一下自己和黄少天(可能)携带的武器,结果并不理想。更是没带什么照明工具,好在是个月明夜,隐隐约约还能瞧见。

 

“刚刚我都观察过了其实。”黄少天原本坐那边撑着下巴看着他,这会儿已经拍拍衣服下摆站了起来,“有必要吗挖这么深,他们耗了多少人力物力啊……”

 

 

 

黄少天到他身后按一按他单边肩膀,刘小别一回头左脸颊就冷不防被戳了一下,立刻瞪了一眼过去。

黄少天手绕过去揉揉他头发,按住他脑后把他捞过来,脸上神情还挺正经的。

“听好了小子,我们现在有两条路。第一,在这儿待到天亮,然后等你这边或者我这边的人来找我们。虽说离天亮也不远了,不过我可不保证等会儿会不会有野兽啥的毕竟这荒郊野岭……”

刘小别很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人危言耸听。

别的不说,他对自己的警觉性一向还蛮有自信的,自认起码不会在睡梦中被什么猛兽一口咬断脖子。

“好吧野兽可能真没有,但是什么蜈蚣蝎子蜘蛛可就不一定了——”

刘小别:“……”

他保留着一个处女座的尊严,竭力抑制住才没让自己露出太嫌弃的表情。

 

虽说自从加入了微草军团后,在泥地里摸爬滚打是常事,但嫌弃这种事情跟时间没有关系,该怎样还是怎样。

 

“你看你还是想出去吧。我也想。”黄少天的语气变得有些严肃了,“所以啊,现在采取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办法才是上策,我觉得合作一下还是有必要的你说呢?”

“……什么意思?”

 

其实他方才也注意到了,距洞口约两米处隐约有一处地方可踩。只是那处凸起位置太高,不是一个人能够到的距离,迅速被他给pass掉了。

 

“只要一个人能出去就好办了。选一个吧,你上我上?”

“我搁下边。”刘小别想都没想就给出了回答,“我比你高。”

“就那一厘米你好意思拿出来说事吗!”黄少天说,“就你这身板我一踩不得塌啊,能不能合理点,你上,行就这样决定了。”

 

 

刘小别眨眨眼睛。

他终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了。

他们离得……太近了。

 

 

 

 

 

03.

 

刘小别解下佩剑扔上去,落在地面“当啷”一声响。

黄少天的声音短暂地停了一会儿,随后又从下边传过来:“够得到吗刘小别?”

刘小别下意识点点头,很快又意识到对方应该看不到:“可以。”

“你上去后别不管我啊告诉你,但这个点还是野外估计也喊不到人,就推点石头什么的下来让我踩也行。”

 

 

刘小别有点后悔了。

黄少天是比他会想办法,或者说出去的欲望更强烈些。关键时刻摒弃前嫌这种事,说实话他不会主动去做,但黄少天就不一样。

起码有了以后再说。

 

 

但到那时候,就该分道扬镳各自回家了吧。

 

 

 

 

 

 

 

 

04.

 

这时雾才终于散尽了。

月亮已经尽失光芒,却不离去,白茫茫的一弯仍挂在上边。天际泛着鱼肚白,边缘挣扎出一抹灿金,是要日出的前兆。

 

 

“喂,小子!”

 

刘小别回头,黄少天已经走了挺远了,隐隐约约朝他抛来个什么东西。

一时间不知道该挡该接,条件反射一伸手,一枚指南针稳稳落在他怀里。

 

 

黄少天背对着他挥挥手,背影在逐渐明亮起来的天色里慢慢消失了。

 

 

 

 

 

 

 

 

END.

 

 

 

 

 

 

不要问我那个坑的具体来历,可能是什么作者挖的吧。

 

顺便问问,之前发过的文如果印个无料合志的话有人要吗?要的话请给我留个言谢谢_(:зゝ∠)_没有的话就印少量送亲友了

回复篇名也行!



  154 67
评论(67)
热度(154)
  1. 熠熠燃烧的穹顶隔壁来战 转载了此文字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