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七夕贺/全职]草木皆兵

七夕快乐~


很久以前的脑洞改之!设定和逻辑都很清奇,慎

 

 注:伞修伞>黄别>喻王

 

 

 

00.

 

——唯诵志心听,怨仇自散灭。

 

 

 

 

01.

 

“打扰了!有人在的话应个声啊!”

 

卯时刚至,天方破晓,晨光乍现。

他这一声仿佛划开了晨雾,四下却没有任何动静。

 

来来回回喊了好几遍无人应答,又改拍桥墩,这下身后终于有人应声了。

 

“行了行了,大清早的,你再喊下去,肯定有村民告你扰民啊!”

 

他回过头,桥头上坐了个年轻人。

 

他耸耸肩:“这倒无所谓……现在估计也没人能听见我说话了。”

“咦?你哪位啊?”

“我……曾经是个人。”他抬起袖子,一脸无奈,“现在估计是鬼了。你就是河神?”

“先别管我是不是,你就说你什么事儿吧。”

“我是昨晚上从你河里摔下去淹死的。”来人镇定道,“在这附近游荡了整整一夜了,之前一直听说蓝溪河里有河神,就想问问你,阴曹地府怎么走?”

 

黄少天:“……”

 

 

 

 

02.

 

原来是个水鬼。

 

黄少天观察他一阵,来人皮肤苍白无血色,在清晨微弱的曦光下身形几乎是透明的,看来确实阳寿刚折不久,看着也年轻,着实有点可惜。

 

“怎么说呢,河神是有,但不是我。他呢人不在,你明天再来吧。”

“你也行啊!”那鬼赶紧一把拽住他,“你也是什么神吧,我不好回村吓着村人,方圆就见着你一个不是人的……”

“什么叫我也行啊??什么叫我不是人啊??小哥你说话很有问题啊你!”

 


村外有河,名曰蓝溪河。河上有桥,桥下河水潺潺而过。

黄少天是这儿的桥神。

白天行人过桥,桥上喧闹。夜晚月光洒桥,桥底一片寂静。有传言道蓝溪河里有仙神,听说城东锦衣铺的马车夜晚过桥,车夫一时打盹,不想整个侧翻,谁知几十匹上好的绸缎落了水里竟半点未湿,待他清醒过来已是连人带车在岸上,要不是身上还湿漉漉的,真要以为是一场梦。

据马车夫描述,他一晃眼看到桥下有个人影,惊了一跳,再仔细看就不见了。

有人问他可曾看到面目?他只说记不清了。

 

这么看来还是真的了。

 

 

“照你这么说河里仙神还不止你们两个了……怎么都不在啊?”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七夕啊,所有仙仙神神的都忙着过七夕啊,俗话说鹊桥是桥,我的桥也是桥,七夕跟我关系可大了去了。我为什么没过节,不是因为我单身啊,是因为我还没动身。河神他对象没事就喜欢云游四方,我不一样,我是天天上山都能见着的,所以我不急,你说对不对,呃,对了小哥,你姓甚名谁啊?”

“……苏沐秋。”

 

这么一大段话苏沐秋听着都晕,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有用的。他只想知道哪里投胎哪里重返人间,有很困难吗?

 

“说实话,真的水鬼不是你这样子的,你这还有人形呢,去了地府也没法儿投胎啊!我看你是阳寿未尽,或者有什么怨恨没解呢吧?”

苏沐秋认真想想,他一大好青年,不反对人民不反对国家,天天勤勤恳恳积极向上,哪有留下什么仇怨啊。

“我没有什么怨恨啊。”

“那就是有什么执着的事情要完成?上有老下有小?功名还没考?”

“我父母走得早……只有一个妹妹。”

他这么说显得有点可怜,黄少天本想说点什么同情的话,又听苏沐秋说:“所以我不能放我妹妹一个人啊!有没有什么借尸还魂的方法,复活也行啊!”

“……”别这么蹬鼻子上脸啊。

黄少天说:“那可难办,你暂时是不能投胎,只能在河上乱晃了。要不你拉个活人下水淹死当垫背的也……”

“不行!”苏沐秋脱口而出,“在村里每户人家我都认识,故意拉垫背的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黄少天本想说你现在也不是人了,又觉得太残忍。

毕竟苏沐秋这发言还挺善良的。

 

“我在这里晃了一夜了,总不能真永远这么晃下去吧……”

黄少天继续给他出主意:“或者你到别的地方去,找个坏事做尽的恶人,趁他过河,把人拉下水去,也算为民除害了。”

没想到苏沐秋还是摇头:“我宁愿继续待在这里。”

 

两人一时间陷入沉默,天已经慢慢亮了起来。

远处的村落渐渐传来喧闹声,早起的人们投入忙忙碌碌的劳动中,再晚了,就得有行人过桥了。

 

苏沐秋喃喃道:“我妹妹该醒了……”

黄少天忽然再次出声:“哎,你要还魂也不是没有办法啦。”

苏沐秋赶紧问:“什么?”

“这么说吧,我认识个卖药的神棍,但他今天也忙着跟人过七夕,估计没空搭理你。唉我告诉你吧就跟这儿的河神,我已经受不了这两个人了,你知道他昨晚上子时就动身了吗?”

苏沐秋:“……啥?”

“不过我要过去也顺路啦,所以带上你也没事。你去不去啊?”

 

苏沐秋说:“你要去哪儿?”

黄少天说:“废话,我也得过七夕啊。”

 

 

 

 

 

03.

 

高英杰是在去年三月初七那天来的微草山。

还不到春雨连绵的时候,草木知昼暖。把他采回来的药仙身着青衣,抱臂看着他,半晌才微微点头。

山雾弥漫,对面儿的不止王杰希一个,对他来说都是前辈的人,其实也都看着特年轻。

 

王杰希叫了其中一个,说:“生活方面你先带英杰两天,熟悉了再说。”

“行吧。”对方说,“那我先带他游个山。”

他背后又一个声音脱口而出:“妈呀别哥,你别把人弄丢了!”

“……住口!”

 

高英杰有点想笑。

被派来带他的青年黑发黑眼,清秀长相,一点儿看不出来所属何种科目。

高英杰有时候会为了自我介绍而犯难,不过对方倒挺爽快的:“我是刘小别,至于科目么,我挺难认的,下回看见了指给你。飞刀剑你识么?”

高英杰诚实地摇摇头。

“是吧。所以凡人上山采药,一般都没我事儿。”刘小别说,“你记得当心点,人参很好认的。”

“上仙呢?”

“他是药仙又不是药。”刘小别顿了顿,“放心吧,他把你采回来,不是因为你好认。”

“嗯。”

高英杰没来由地开心起来了。

 

 

“这儿叫观星坡,是这座谷里最高的地方了。你从这儿往下看,大半座山都能瞧见。晚上你也可以过来,看星星什么的。药仙特喜欢来,我们几个倒是不爱来。”

高英杰听话地点头:“那你们一般都去哪儿呀?”

“我们……”刘小别顿了一顿,“这山谷你可以随便走,下山最好说一声。”

“嗯?”

“下山往南有条河,那边的人跟我们关系不好,没事甭往他们那窜。”

高英杰多问了一句:“什么河?”

“蓝溪河。河里有河神,桥上有桥神,都跟咱特难处。”刘小别伸手给他指一指,“就那条。”

 

山下确实有条河,潺潺而流,平静无波。

正是傍晚时分,夕阳将落不落,把整条河染成了金灿灿的长龙。

 

 

高英杰算算他来这儿一年多了,赶上了第二个七夕。

刘小别去年这个时候整天没见踪影,今年倒是一直都在。

起码目前都在。卯时刚过,山下窸窸窣窣有了动静。

 

高英杰刚想问你紧张什么,刘小别就说,你别动,我去瞧一眼。

 

 

 


04.

 

山底有石碑,碑上有字。

离离微草,终成于原。彼有星辰,佑我之田。

苏沐秋问:“什么意思?”

黄少天说:“哎这山你没来过吗?”


山路走到半路,风吹过枝叶哗啦啦响。

黄少天示意停下,说:“别走了,再走也是绕路。哎山底下你怎么不出来呢?”

“药仙有事儿,找他的都等明天。”

 

苏沐秋闻声抬头,才注意到树上坐着个青年,模样也就二十出头,看见他望过来,纵身一跃就到了地面上,动作没带一点声响。

 

黄少天说:“废话,我知道,喻文州今天早上过来跟我走的都是一条道儿呢,我能不知道吗?”

对方说:“那你们回吧。”

黄少天说:“我又不是来找王杰希的,我是来找你的。”

对方说:“……”

苏沐秋感觉有瞎的前兆,赶紧出声:“我真的有要事相求,他只是带我过来,帮我通报一下就行……”

青年看起来也有那么一点为难,虽然苏沐秋觉得明显是因为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你跟上仙认识吗?认识的话就好说。”

“我……”


“他认不认识不重要,看在我面子上,你就通报一声呗。”

“什么人?!”

 

青年出手特别快,他方才坐过的树枝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一人,此时也已一跃到地。

 

来人穿着不伦不类,而且不修边幅,在山清水秀的背景里看起来居然有点违和。

 

其余二人还未开口,苏沐秋就已脱口而出:“叶修?!”

“没错,是我,友军。”叶修向他们挥手致意,“我说黄少天,你家小朋友很警觉啊!好事是好事,就是杀气有点重,万一来了个好人呢?”

“你说你自己是好人怎么听起来让人这么想反驳呢!”

苏沐秋尚在惊讶中:“你不是……”

“我的事儿等会儿再说,有空跟你简单叙述。你不是急着给沐橙找依靠吗,那什么,轮回投胎的事你也交给我。”叶修揉揉眉心,“沐秋,我才知道你不会游泳啊!”

 

“……要你管啊!”

 

 

 

 

05.

 

七夕佳节,叶修和苏沐秋本身是一块儿过,现在也是一块儿过。

 

叶修说:“怎么说呢,简而言之,我不是人。”

苏沐秋说:“你是挺不是人的。”

“……我不是说这个不是人啊!”叶修清清嗓子,“实话就是,我是斗神。真的神。被你收养是因为被贬。”

“哦。”苏沐秋花了点时间理清思路,“难怪我老输给你,原来你真不是人!”

“……你能换个重点吗!”

“能。”苏沐秋严肃道,“重新投胎要多久?”

“看你什么时候排队排上吧。”叶修说,“你要插队也成,感觉不是你风格啊。”

“重新投完后我还会这么帅吗?”

“……”叶修说,“沐秋,咱要点脸成吗!”

 

两人沉默一阵,叶修又开口了。

 

“其实老王这个面子肯定还是会给我的,你为什么就不还魂了?”

苏沐秋说:“能找到一个照顾沐橙的人我已经放心了,其他的都没必要了。”

“那你来微草山干啥,没事儿赚顿吆喝就走啊?”

“我起码知道了河里河神跟山上药仙是一对,桥上桥神跟山里头不知道什么……神,是一对。”苏沐秋严肃道,“回来可以跟沐橙讲故事。”

“……”叶修说,“沐秋,咱有点儿追求。”

 

“在我回来之前,你答应我照顾沐橙啊!”

“行。”叶修说,“我答应你。”

 

 


 

06.

 

“咦,叶修哥?”

“你记得我啊!记得就好。那啥,我是苏沐秋搬来的救兵。你哥他有事儿要办,这阵子暂时我来照顾你。”

“哦。”苏沐橙很听话地点点头,“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嗯……”叶修说,“二十年吧。”

 

 


 

07.

 

夜色如洗,悠悠圆月悬于半空。

喜鹊嘁嘁喳喳地飞来飞去,场景倒没有想象中的仙气那么重,只是两个相思之人的相见罢了。牛郎织女还是老样子,在鹊桥上相见相拥。

 

地面儿上凑一块儿的不止有蓝溪河的上游下游各神,还有微草山的小辈们,一群人硬生生把七夕这个二人佳节过成了中秋。

 

今年黄少天身后多了个小孩儿,是他新收的徒弟,缠着他问题特别多。

 

“黄少,你说万一下雨怎么办?”

“喜鹊是谁派来的呀?”

“鹊桥真是喜鹊搭的桥啊?”

 

黄少天说你这小孩儿想干嘛呀这么烦,自个儿看不行吗!

黄少天走一边儿去了,留个喻文州耐心地陪小鬼说话。

 

喻文州说:“是呀。”

“那牛郎和织女踩在喜鹊身上,喜鹊不疼么?”

“也许有点,不过喜鹊很开心。”

“为什么?因为牛郎织女终于可以见面了?”

“不,因为它们是「喜」鹊啊。”

“……”

 

喻文州的冷笑话成功地冷走了小孩儿,王杰希说:“这么说,可苦艾草其实也不苦啊。”

“……你别当真。”

 

说起来七夕该吃点儿什么,流传下来也多是瓜果。黄少天非说吃得越甜越好,不知哪买来七碗酒酿圆子,更不知道他怎么端过来的。

卢瀚文凑上来说:“这怎么分呀黄少?”

黄少天说:“去晚了,街上铺子只有这么点了,将就着分吧。说起来我这想法也不是很奇怪嘛,你看买的人这么多!”

刘小别说:“那你倒是多拿几个勺子。”

“哎呀我相信大家已经相濡以沫了!”

 

最后叶修也和苏沐秋一块儿来了。

当在他们身后看见苏沐橙的时候还是有人忍不住“咦”了一声,被苏沐秋和叶修同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苏沐橙托腮看着天上的鹊桥和二人入神,叶修和苏沐秋离得稍远。

苏沐秋已经没有影子了,在月光下看起来身形淡淡的。

 

叶修说:“你放心吧,她以为她在做梦。”

苏沐秋沉默一会儿,点头道:“拜托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至于这帮人嘛也用不着客气,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你是我对象了。”

苏沐秋:“……???你等等?”

“我给你们抢了碗圆子要不要啊?”

“要要要!”苏沐秋赶紧伸手护住,“沐橙过来吃圆子!”

“嗯!”

 

 

 

07.

 

“叶修哥啊,我做了个梦。”

“嗯,说说?”

叶修坐在桌旁画图纸,纸上长伞已经成型,零零碎碎写了很多字,苏沐橙还不太理解。

 

“我啊,梦见我和哥哥,你,一起过七夕。织女好漂亮,鹊桥好长,她和牛郎都跑了好久。不过我以为仙女都是不会跑步的呀,看来她看见心上人,真的太急了。”

“哈哈。”

“还有好多不认识的人,不过哥哥说他们都是好人。反正我挺开心的。”

 

“是个好梦。”叶修说,“等你哥回来吧。”

苏沐橙惦记着道:“他一个人会不会挺危险的呀?”

“没事儿,你放心,你哥太奇葩,阎王不收。就算真收了,我也有办法。没准上头看他天赋不错,考虑让他去修仙呢。”

“噗……”

“哎你别笑,我说的可是真话啊。”

 

 

 

 


END.

 

 

英杰是参仙啊,小参仙。

真不知道让别哥当什么,就飞刀剑吧,多水灵啊,是吧……(强行

写大纲是个好习惯,希望我以后篇篇都能做到(哭着


  94 7
评论(7)
热度(94)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