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彼何碌碌

答应心灵电波的更新!(不要乱起名字

今天很残念,决定写虐梗,然后我写成了这样……

 

 现代架空注意

 


 

00.

 

每一场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

 

 

 

 

01.

 

袁柏清与门口的刘小别面面相觑,后者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跟一个多月前的刘小别并没有什么分别,不笑的话看人的眼神依然仿佛对方欠你五百万。

看他可能好点儿,毕竟认识了十几年的兄弟,大概就欠个两百万吧。

 

“没手敲门,我直接打你电话了。钥匙我还给你了,你不是还要找新室友么。说来你还没找到呢是吧?”

“是啊。”袁柏清终于接上了,“你不是吧,你要回来住?”

“一阵儿。”刘小别把他的话续完,“袁柏清,我这就走了四个月。”

“零俩礼拜。”

刘小别“哦”了一声:“你记挺清楚的。”

“是吧!”

“那你倒是打扫啊!”

“我扫过啊!又不是没扫过!”袁柏清心虚道,“只是最近没扫过……”

“……”

“我想好周日打扫的!可我忘了。”袁柏清申辩道,“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已经下一个周日了。”

“下个就下个呗你倒是扫啊!”

“我嫌弃自个儿忘性大,埋怨了一会儿。”袁柏清十分无辜,“然后又把打扫的事儿给忘了。”

“……”

刘小别已经不想说话了,用一种看绝症病人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是不肯打扫。”袁柏清盘腿坐在椅子上,努力想摆出一个勤快的表情,“你想啊,隔时间越久扫一次,扫掉的东西越多,不就越合算吗?”

刘小别十分严肃:“但你会失去一个隔三差五来看望你的哥们儿。”

“我早就失去你了!”袁柏清没好气道,“哎我也没想过你突然回来住啊……”

“换个话题。”刘小别把手机扔上床,“我说你怎么还没找着新室友?”

“就是找不着呗——”袁柏清停了一会儿,“你俩吵架了?”

“嗯。”刘小别也跟着停了一会儿,忽然有点像刚起床的他,而且还是早起,那个气儿,一阵一阵的,可怕,“我不是说换个话题吗!”

 

 

 

02.

 

四个月零俩礼拜前,刘小别和袁柏清还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合租室友你好我好大家好,如今已然咫尺天涯。

原因很简单,刘小别脱团了。

 

他对象叫黄少天。

 

 

为了同居着想,势必放弃合租。刘小别拖行李离开合租房的时候还想着帮他续后路,说:“你得重新招室友吧,招租广告我没事儿倒可以帮你留意下,你有啥要求么?”

袁柏清顺溜地脱口而出:“沟通无障碍,喊他基本在,没事甭欠债,长得比你帅。”

“低点儿成不,最后那个太难了。”

“你走走走!”

 

 

不可否认刘小别确实是中国好室友,但他这回不幸言中,袁柏清真的一直没找到新室友。

 

面对他在电话里愤怒的指责,刘小别说:“不急,我这就走了仨礼拜啊。”

“你这不是走了仨礼拜啊。”袁柏清说,“你是再也不回来了啊!”

“也不一定。”刘小别随口道,“万一我分手了呢。”

“瞎说,秀恩爱才分得快呢。”袁柏清不信,“你俩秀啥了?”

“成吧。”

 

 

有一种技能叫作反向预感,俗称立旗,刘小别平时是有一点杞人忧天的那种类型,本该是这种技能的克星,谁知身边好友个个立旗高手,立得他都不认识了,半年都不到啊,他居然又搬出来了。

 

刘小别的内心是很希望安稳的,但这不代表他是会主动道歉的人。

 

有时候认错是因为在乎你,真以为你对了还怎么着。

 

 

他这次回来,袁柏清说好好好这几天房租我也不要你合了,你先住着再说。

刘小别说:“什么几天,万一我不走了呢?”

“怎么可能,你们肯定要复……”

“闭嘴!”

 

 

 

 

 

 

03.

 

刘小别是有起床气的人,他的工作也不要求他天天早起,加上半夜莫名不想睡,早上莫名起不来,常常作息不调。黄少天在身边还好点,黄少天不在又要犯老毛病。

 

 

结果他回到合租房的第二天,早晨八点多就被手机铃声吵醒,看了一眼直接接了,手比脑子快,手机递到耳边“喂”了一声出去,早起声音还哑着,屏幕上的信息才慢悠悠传到意识里。

 

黄少天。

 

他顺便想,静音是个好东西,希望每天晚上我都记得设。

 

“刘小别你起了吗?起床帮我收个快递。”

“谁八点就送快递啊。”刘小别还没睡醒,特容易发脾气,但对方是黄少天,他只能忍着,“快递公司不遵循朝九晚五吗?”

“你不许人家勤快上班早啊,快递小哥说家里没人,肯定是你没听见门铃声呢吧,快起来。”

“我……”

 

刘小别忽然想起他们还在吵架的事情。

他很想直接挂电话,但说出口的却是:“我不在家啊。”

“啊?那你在哪呢?”

 

……这家伙也没睡醒么。

 

在还未彻底清醒的刘小别的认识中,要解释清楚自己身处何种地方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还好他尚保留一丝清明,没有脱口而出“我在床上”这种事实。

不过他是不说废话的人,下意识只挑了能解决问题的话说:“你让隔壁邻居帮收一下就成。”

“行吧。”黄少天也不多说,“昨晚几点睡的啊,忘记催你了。”

 

 

刘小别挂了电话,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

有关他们正在吵架的事实,他刚刚竟然一点不记得,完全忘记了,他们不是才一起住了不到半年吗,连东西放哪儿都会互相问的那种。

 

 

 

他直到吃饭的时候也有点恍惚,袁柏清说你跑神儿还是走魂儿啊,兄弟,你不要吓我。

刘小别说想多了。

“他万一是找不见你呢?”

“你不知道,他很聪明的。”刘小别分析道,“他会查我IP地址,知道我肯定还在这一带。我以前住这儿他也不是不知道,很容易就猜出来了。”

“别哥,你确定,你不是跟我说你们在吵架吗?”

“是啊。”

“那你夸他干什么?”

“……”

“以前也没见你夸啊!”袁柏清痛心疾首,“再说了,人这走向你怎么这么清楚?”

刘小别想了想:“因为我也聪明。”

“……我不信!你俩不就认识了最多半年吗?”

“什么啊。”刘小别意外地瞧他一眼,“我没告诉过你他是我学长吗?”

“……”

“我们大学修的是同个专业。”

“……”

“也是同个社……你哑了?”

袁柏清依然在震惊的状态中:“没有……”

“什么?”

袁柏清恢复过来:“我没哑,你也绝对没告诉我过!”

“没有吗。”刘小别沉思了一秒,又抬头道,“我觉得我有,就是你忘了。”

“你完全没跟我说过你对象的事儿好吧!!”

 

 

 

 

04.

 

照这样,不是脱团,人那叫重修旧好。

怎么说,俗称低调。

 

而刘小别在大学期间和黄少天的相遇,就是所谓孽缘。

 

刘小别大一,黄少天读研。所谓年龄差刚好截在一个理应没什么交集的点上,但他们社团招新有一个固定内容是学长培训,这一年偏偏青黄不接无人肯来,最后居然叫来了黄少天。

社长才是个大二的姑娘,见到黄少天连叫前辈前辈麻烦你了,考研很忙吧,还麻烦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黄少天说哎呀我是谁啊,小意思嘛。

 

他其实为了考试熬了一阵夜,还有淡淡的黑眼圈,看上去却依然是精神的,挨个儿对后辈进行摸头拍肩的仪式,轮到刘小别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那会儿刘小别也是听话,学长好。

 

后来招新大会上正好坐一块儿,黄少天谜之熟络,刘小别一支笔就放桌上,黄少天是怎么做到一个多小时里玩个不停的,翻来覆去也玩不厌。刘小别以为他只是闲不住,结果散会的时候黄少天对他说你想法不错,有空多跟其他人交流交流,找我也行。

 

可他不是考研忙么,刘小别惦记着,依然很少找他。

 

他后来才知道,黄少天这个人是他们专业一个近似传奇的人物。至于又是怎么把黄少天定为目标,定为想要打败的对象,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楚。

 

又过了一段时间,轮到新生比赛的时候,第一场,黄少天给他发消息,说,一起去啊。

刘小别说:“啊?”

黄少天说:“我就当个观众,你放心,那些评委我都熟,我已经特别关照好他们重点查你的错了!”

刘小别:“……”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一起去,确实就是那个一起了。

 

 

 

他更后来才知道,黄少天散会就问了他们社长刘小别住哪个寝,人家姑娘说男寝我不熟啊只知道哪个楼,黄少天说知道楼也行!然后跑去他楼下翻名单,翻着了也不说,就记着。

……什么人这是。

 

 

 

后来黄少天就工作了。

黄少天的工作地点不跟他们大学同城,之间有挺长一段时间疏于联系,之后又是怎么藕断丝连(刘小别不是太想用这个听起来很贬义的词)的也不清楚,总之很久以后,有一天黄少天给他打电话,说我换工作了,就在你家B市。

刘小别说,哦。

他差点儿脱口而出一句工作顺利,忽听到黄少天说:“要不要跟我住一起啊?”

 

刘小别说,行啊。

 

他答应得特别快,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说:“那我室友怎么办?”

“你合租啊?”黄少天说,“我以为你住家里呢。不管你已经同意了,我告诉你这波不亏。”

“这波不亏可还行,搬家也挺麻烦的。”

 

“刘小别你等等啊,我这回必须给你抠字眼。”黄少天好像换了一边接电话,声音远了一些又近了回来,这可能是他长篇大论的前兆,“你知道吗,搬家是从家搬到家,这才叫搬家,你从合租房里搬到家,这怎么能叫搬家呢,这充其量叫……就叫从合租房搬到家呀!”

 

“……”刘小别懒得吐槽他这个毫无意义的新生词汇,“你抠这字眼有意义吗?”

“有啊!”

 

可是黄少天又不说了。

 

 

 

 

从合租房里搬到……家?

 

等会儿,跟你怎么就是家了。

 

可怕的是,他竟然在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觉得很对。

 

 

 

 

 

 

05.

 

刘小别终于想起一点早上做的梦,黄少天在前面走,他在后头跟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只觉得不能放他一个人走了。

后来黄少天说哎你不要跟着我,你跟着我干什么?

他说我就认识你。

 

再后来么,再后来他就醒了。

 

 

不是自然醒,所以脾气不太好。原因是袁柏清火急火燎地来敲他房间门,说别哥你对象找你,这事儿我管不了,但我昨儿没扫地啊,你记得别让他进客厅以外的地方,这个脸我还是要的!

刘小别说你放心,就门口。

 

 

 

真的就门口,因为黄少天没进来,但黄少天说你站里边,你别跟我出来,屋里有空调,在里边比较清醒,你就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也知道你刚醒,不为难你,很简单的。

刘小别不说话,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

 

 

黄少天问:“你先说我先说?”

“我先。”刘小别说,“对不起。”

 

 

 

 

这回也没觉得你对了,但是真的很喜欢你。

 

 

 

 

06.

 

早晨八点多,刘小别又被手机铃声吵醒。

 

“刘小别你起了吗没起的话——”

“你哪来这么多快递?”

“哎呀都聚到这几天了嘛!赶紧起来赶紧起来。”

 

这次是真逃不掉了,刘小别为了顾及形象,开门的时候居然还顺便理了下头发,尽管快递小哥起早贪黑阅人无数,定是不会细看他的。

 

“什么名字?”

“黄少天。”

“不是。”

刘小别脱口而出:“啊?” 

“刘小别。”快递小哥怀疑地看他一眼,“你不是刘小别吗?你们家没人叫这个吗?”

刘小别只好点头:“对对对我是我是……”

“你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啊真是的……”

“……”

 

 

他很冤好不好。

 

 

 

 

黄少天回家依然是他开的门,黄少天一跟他一块儿仿佛就自动清除出门带钥匙的习惯,特别彻底。

 

“哎吵个架而已啦,又不算什么的,不要一直用看前任的眼神看着我好吧。”

“我看人就这样儿,合着全世界是我前任。”刘小别说,“你快递干嘛写我的名字。”

 

 

黄少天就笑了,他这人就是眼睛太亮,要不怎么显得精神。

 

“认识七周年啊,你不会忘了吧,哎我以前看见说有人老在节日故意吵架就为了不送礼物,虽然你肯定不是,但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回吵架特别没有意义,有没有后悔?”

“有。”刘小别说,“我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好。”

黄少天:“…………”

“是明天。”刘小别接着说,“你买早了。”

“……是人家快递小哥送得早好吧!我算好的时间是明天,谁知道他不遵循朝九晚五啊!”

 

 

 

 

 

 

 

07.

 

你大一我读研,我正好回来,你搁那儿喊我学长,就一次,然后从此再没喊过,不知道什么脾气。

反正当时肯定什么都没考虑,只觉得我曾经拥有的这个世界,你眼睛都看到了。

 

 这还不够么,这就够了。

 

 

 

 

 

 

END.

 

 




题目出自唐寅的诗


别问我他俩是为什么吵架的,我想不出来!

就当是件小事儿吧,人总有那么几天不想好好谈恋爱




  178 29
评论(29)
热度(178)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