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阴阳师/妖狐x判官] 不论来去

阴阳师手游 妖狐x判官 

 

拉郎慎入,前文戳→《不问生死》

 

含白黑和晴博,一点点山兔x孟婆

 

 惯例 @热血少年都是基  给我欧气好吗!

 

仔细一想,小黑和判官其实也很闺蜜呀……

 


 


 


 


 

00.

 

 

 

明知道的,自己不擅长说真话。

 

却还是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01.

 

 

 

判官的职业是判官。

 

判官的名字就叫判官。

 

 

 

 

 

由于鬼使兄弟出了点小岔子,把妖狐带来了冥府,他才得以见到这个人。

 

 

 

传说中掌管着生死簿的男人,不苟言笑是真的,多余的表情很少,就连话也不多说一句,让他这个以搭讪为生的人浑身不自在。

 

 

 

但是判官长得真好看。

 

这是他的结论。

 

 

 

 

 

后来判官来到晴明的庭院里进行所谓的监视工作,也没少组队。

 

 

 

妖狐想,自己那个时候还没觉醒。

 

总有一些事情还不太明白吧。

 

 

 

 

 

 

 

 

 

 

 

 

 

要知道,以前妖狐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个一看就是基佬的食发鬼。

 

因此他平时常常对其爱搭不理,或者委婉地表示小生和你并非志同道合,不能做朋友。

 

 

 

一个道理,他也很瞧不起认识之后发现此人也是个基佬的茨木童子。

 

不过他选择闭嘴。

 

 

 

 

 

结果,万万没想到,如今他也有了如此烦恼。

 

喜欢的人看起来貌似对我没兴趣,甚至我们还没有好好认识过,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个男的,怎么办,在线边突边等。

 

 

 

 

 

 

 

妖狐坐不住了。

 

他觉得上次妖琴师给的提示极具参考价值,当即决定再次求教。

 

看着清心寡欲的人说不定想法都差不多呢。

 

 

 

但当他在庭院的一隅找到妖琴师,连话都还没说上,源博雅就忽然出现在他身后,扔下一句“晴明斗技缺个拉条的”,拽着妖琴师就要走。

 

妖狐连忙一扇子扣住源博雅的手臂:“等等,你们斗技,多少人?”

 

源博雅一脸莫名:“不算晴明,五个啊。”

 

妖狐已经来不及去想「晴明斗技不带我他已经不爱我了爸爸你再看崽一眼啊」,立刻又问:“拉谁的条?”

 

“废话,你说现在有空的还有什么控,孟婆啊。”

 

 

 

说完他也有点被自己绕进去了,愣在原地好一会儿也没反应过来。

 

 

 

妖狐说:“那让山兔去不更可行吗?”

 

源博雅懒得跟他争:“晴明说要妖琴师啦!”

 

 

 

妖狐还想说点什么,晴明此时慢悠悠跟着从纸门另一侧跨了进来。

 

源博雅一见就立刻对他嚷嚷:“晴明你怎么也过来了!我不是说等会儿我马上带人过来吗?”

 

 

 

话音刚落,他再一次被自己绕进去了,又在原地直愣愣地发了会儿呆。

 

 

 

晴明“啪”地一声展开蝠扇:“山兔拉孟婆也未尝不可,只是,有喜欢的人在场的时候,容易因为紧张不能好好发挥。”

 

 

 

妖狐忽然一阵心虚,不由自主地放开了扯着源博雅的手。

 

他想,晴明肯定还不知道吧?

 

 

 

见他不说话了,晴明兀自微笑:“再说了,让妖琴师上场,能更好地凸显我们的目的。”

 

妖狐有不好的预感:“什么目的?”

 

“把闭嘴的精神,传往全世界。”

 

 

 

 

 

 

 

 

 

 

 

 

 

02.

 

 

 

晴明和源博雅沉迷斗技,妖琴师一时半会儿是闲不下来了。

 

 

 

但是妖狐隐隐有了一些预感。

 

 

 

他说不定,是真的喜欢判官。

 

 

 

虽然以前判官不在的时候他也有只突两下的黑历史,被源博雅嫌弃得不行,晴明好劝歹劝才保住了在众式神中的地位。

 

但那天判官站在身后的时候,他是真的手抖了。

 

他记得那时的自己满脑子想的是,如果我是SSR你会爱我吗?

 

 

 

 

 

也许再次见到判官,就能弄明白这件事。

 

 

 

 

 

 

 

但问题是,判官太难遇见,平时根本见不到。

 

妖狐决定去问问鬼使黑或鬼使白,看看能不能得知什么重要情报。

 

这两兄弟倒是很好找的,时不时他们就会主动来找晴明。

 

哦,为什么是“或”呢,因为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秀恩爱气场太过强大,有点承受不起。

 

 

 

就判官的信息而言,妖狐凭直觉认为鬼使白知道的多一点,但是他不一定会说。鬼使黑知道的少一点,但是他很容易就会全说。

 

结果是,他完全想反了。

 

 

 

 

 

妖狐先去找了鬼使白。

 

 

 

“说来小生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您是否愿意……”

 

他做好了循循善诱的一切准备,谁料到鬼使白一下子就欣然同意:“晴明大人的式神吗?只要是可以做到又不过分的事情,我都会尽力帮助的。”

 

“不,其实小生只是想问一件事。”

 

“请说。”

 

妖狐终于问出口道:“您作为判官大人的同事,可知道他一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第十六章冥界审判。”

 

“……”

 

“不好意思。”鬼使白清清喉咙,“判官大人么,他一般会待在冥府,不过也时常有出行的时候。”

 

妖狐眼睛一亮:“出行的时候?”

 

鬼使白非常诚恳:“具体行程我就不怎么清楚了。不过你可以自己去问他。”

 

“……”

 

 

 

 

 

 

 

相对而言,鬼使黑就比较难说话了。

 

“知道是知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妖狐含糊道:“小生有些事情需要找他。”

 

鬼使黑双手环胸:“什么事你说吧,我和我弟转告就好。反正每天都要跟他汇报工作。”

 

妖狐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你们……每天都会见面?”

 

“那当然,要是任务出了什么错,他可还是很凶的哦。”

 

 

 

 

 

唉,有点羡慕啊。

 

 

 

 

 

 

 

这对兄弟身上感觉再也问不出什么了,那还只剩最后一个对象。

 

 

 

妖狐处心积虑地给孟婆买了根苹果糖。

 

 

 

孟婆倒是很警觉:“你想做什么?之前勾搭过山兔了吧?敢说一个「是」字你就完了!”

 

“……小生看起来很像坏人吗?”

 

“管你像不像呢,没事就快走!”

 

“小生只有一事想问。”

 

 

 

面对锅子对他龇牙咧嘴的威胁,妖狐硬着头皮保持微笑,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噢,是要问判官大人的事呀。”

 

“是……请问他平时都会在哪里出现呢?”

 

“冥府工作间啊,三途河啊。”孟婆咬着苹果糖含含糊糊道,“嗯,还有的话就是……”

 

妖狐着急起来:“什么?”

 

 

 

山兔从窗子外面蹦跶蹦跶着出现了。

 

 

 

“啊,孟婆酱,你有苹果糖……”

 

孟婆话锋一转:“对,你给我买了为什么不给山兔买?”

 

妖狐说:“呃,这个……”

 

“诶嘿嘿,没关系呀,我咬一口就好。”山兔开开心心地伸了个脑袋进来,“孟婆酱——”

 

“你,你在干什么呀!”

 

 

 

 妖狐隐隐发现了些端倪:“山兔一直去冥府找你的话,那难道每次都要……”

 

“之前都是我来黑夜山找她,你问这个干什么?”孟婆忽然又警觉起来,“最近倒是,只要好好登记了,活的人也可以进出,用不着灵魂出窍了。”

 

山兔嚼着糖块嘟囔:“之前我每次来找孟婆酱,都要被敲头,哎,好疼的……”

 

她身下山蛙吐槽“我不是也照样要被敲”的声音被完全无视了。

 

 

 

“是……这样啊……”

 

“咦,你原来不知道吗?今天就便宜告诉你好了。”孟婆说,“我还没问呢,你找判官大人有什么事?”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强烈的感觉是什么?

 

 

 

 

 

 

 

 

 

 

 

 

 

03.

 

 

 

他又看见了判官。

 

 

 

三途河前,距离挺远的,那人背对着他,似乎在同冥河的撑船者说话。

 

 

 

竟然还是穿着中秋那套衣服,华贵漂亮,腰间融入星点亮焰。

 

 

 

穿着这身判官倒也不会不方便活动,只是一起战斗的时候,身边人老觉得会被他甩一身墨点罢了。

 

 

 

其实判官的勾魂笔只会在生死簿上留下痕迹,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洇不开墨。但衣服脏了可是要洗的,晴明再三保证也没用,只有孟婆知根知底,同意站他旁边位置,其他式神,尤其是爱干净一点的,判官一开始甩笔就忍不住慌慌的。

 

 

 

判官只好站在战场的最右侧,笔尖朝外,跟所有人都保持距离。

 

当然他也不在意这点就是了。

 

 

 

妖狐就愿意跑去站他前面。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这种站位的缺点,因为老是忍不住想往后看。

 

 

 

后来他找了个借口,说怕判官攻击甩到他,让晴明把两个人调换了位置。

 

 

 

但他很快又发现了这种站位的缺点。

 

显得他好矮。

 

源博雅还要过分,说你站人家判官后面是摸鱼的吗,我根本看都看不见你!

 

 

 

这就很委屈了。

 

 

 

 

 

之前妖狐一直模模糊糊地以为,他喜欢的是判官的脸,喜欢那人露出眼睛一瞬间的惊艳。判官身形高挑,在众式神当中一眼就能瞧见,有时候敢多看两眼,有时候不敢。那人在住进庭院里的那段时间里,尽管永远是那个表情,但做事很认真,对其他式神也很友好。

 

他只是很少很少挑起话题,除去正事的话,也很少与人主动交流。

 

 

 

自从判官离开,就真的再没见过面。

 

……应该不至于真要到他死的那天吧?

 

小生还没想过死这回事呢。

 

 

 

容貌总有看厌的时候,妖狐始终觉得自己会遇见一个命中注定的少女,却直到现在也没有遇见。以前也有过很多女孩子,听着他说出精心准备的赞词,被一步步引入陷阱,最后走向灭亡。其中是有漂亮的,可是哪里还不够。

 

他只是想把她们的容貌永远留下,却不在意她们是否开心地活着。

 

这是喜欢吗?

 

 

 

那他对判官是喜欢吗?

 

 

 

 

 

行骗多年,他终于觉得发现事实的真相是一件有点难的事情。

 

 

 

 

 

 

 

妖狐想,他一定是喜欢判官。

 

 

 

 

 

 

 

 

 

 

 

04.

 

 

 

晴明院子里的所有式神,统统知道妖狐恋爱了。

 

 

 

 

 

在众式神八卦的眼神之下,妖狐含糊了半天,终于透露了一点点信息。

 

 

 

“小生喜欢的人……有非常漂亮的眼睛,非常漂亮的银白色长发。”

 

 

 

这个信息就很关键了。

 

 

 

蝴蝶精说:“妖琴师?”

 

萤草说:“雪女姐?”

 

三尾狐说:“鬼使白?”

 

鬼使黑抄起镰刀:“什么?!”

 

鬼使白冷静地一把按住鬼使黑的手:“其实是茨木对吗?”

 

茨木童子大吃一惊:“什么?!”

 

源博雅脸色不大好看:“难不成是晴明?”

 

晴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说:“身穿华服的博雅?”

 

妖狐:“…………”

 

 

 

妖狐痛苦地用扇子遮住了脸:“不是,都不是……你们真的都没有其他人选了吗?”

 

 

 

晴明意味深长道:“博雅,你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你就好了!”

 

 

 

 

 

大庭广众之下不好直说,等八卦的式神们陆续散去后,鬼使白悄悄地叫住了他。

 

 

 

鬼使白说,是判官吗?

 

鬼使黑跟在他身边,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说,你说的是判官啊?

 

妖狐有点尴尬:是……

 

厉害了,我的天,你喜欢判官啊。

 

 

 

鬼使白看看妖狐又看看鬼使黑,想说什么又没说。

 

妖狐忍不住说:小生为何不能喜欢他?

 

鬼使黑十分为难地看着他。

 

鬼使白也十分为难地看着他。

 

 

 

鬼使白说:你要知道,判官大人不近……男色。

 

鬼使黑说:弟弟你太看得起他了,就这货,他哪来的男色?

 

鬼使白说:……噢。

 

妖狐:……

 

 

 

我真是日了你弟弟的包子了。

 

 

 

 

 

当然,妖狐承认这两兄弟也属于好看的范畴。他们容貌有一点相似,鬼使白长得柔和些,鬼使黑平时没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像是在笑,两人同时出现时,总是使人忍不住侧目。

 

 

 

但还是没有他家判官好看。哼。

 

 

 

 

 

 

 

 

 

 

 

鬼使两人并不是唯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因为晴明显然也知道了。

 

晴明居然,还给了他一个貌似有效的建议。

 

 

 

晴明说,你看,判官这么努力,他一定喜欢努力的人。

 

好像很有道理。

 

“所以啊,你每天努力多突几下,一定能博得他的好感。”

 

好像也很有道理。

 

然而妖狐想想觉得不对:“可是他都已经走了,看不到小生这么努力,那有什么用?”

 

晴明说:“哎呀,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这样吧,你要是天天认真输出认真突,我说不定能找个理由再请人家判官来住两天。”

 

 

 

 

 

不是每个人都像源博雅一样单纯善良易忽悠,不过呢,恋爱中的人智商基本为零,狐也一样,所以妖狐还是轻易相信了晴明的鬼话。

 

 

 

“晴明爸爸,您永远是小生的再生父母!”

 

“父就算了,母不敢当。”晴明微笑,“博雅,叫你呢。”

 

源博雅也是个反应慢半拍的货:“啥?”

 

 

 

 

 

 

 

 

 

不过晴明没说出口的下半句话是,你要是下次又只突突两下,我就立刻去告诉冥界的阎魔,一个黑夜山来的肾亏狐妖想泡她下属。

 

 

 


 


 


 


 


 

04.

 

 

 

变强除了努力之外,当然还有前提。

 

妖狐想要觉醒。

 

 

 

 

 

对此好友妖琴师显然不怎么支持。他说,觉醒毁容。

 

妖狐问:什么意思?

 

妖琴师说:字面意思。

 

 

 

妖狐看了看好友一张俊秀的脸,有点难想象那会是什么样子。

 

 

 

妖琴师还告诉他一个重要信息。

 

觉醒的第一天,式神都会六亲不认,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一天过后,就会恢复记忆,变回以往的自己,也得到了在觉醒前与觉醒后外貌自由切换的能力。

 

妖琴师自己声称,他觉醒第一天一个人病恹恹地在房里弹了一天的琴。

 

“……恕小生失礼,这与平时的你有何区别?”

 

“当然有区别。”妖琴师并没有生气,“我对乐曲是有热情的。所以才不想别人打断。”

 

妖狐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出“热情”一词,不禁陷入了沉思。

 

 

 

 

 

不过,妖琴师觉醒车祸现场,鬼使黑觉醒妖艳贱货,山兔觉醒红烧兔头,孟婆觉醒瞎如判官,这些前车之鉴都让妖狐有点不安。

 

 

 

鬼使黑倒是信誓旦旦地说,无论他弟弟觉醒后变成什么鬼样子,他都不会不要他的。

 

 

 

妖狐也觉得,无论判官觉醒后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可以接受。

 

 

 

但鬼使黑第一天见到觉醒后的鬼使白,还是失声喊道:“你谁!把我弟弟还来!”

 

鬼使白:“……”

 

不过鬼使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拉着鬼使白的手艰难道:“其实,哥哥还是不会嫌弃你的,这是身为哥哥的职责……”

 

鬼使白叹一口气:“我明天就换回来。”

 

“仔细看还挺好看的!真的!”

 

“引路人还是朴素些好。”

 

“哎,你高兴就好……”

 

 

 

 

 

谁叫人为悦己者容呢。

 

 

 

 

 

 

 

 

 

 

 

鬼使白也同鬼使黑说,你还是变回觉醒前的样子吧。

 

 

 

其实鬼使黑真的还算好,觉醒黑焰缠绕周身,所经之处光点闪烁,重点是看起来就很强的样子,弄得源博雅当即就摩拳擦掌起来。

 

 

 

“变丑是国情呀弟弟,不是我的错……”

 

“不。其实挺帅的。”鬼使白说,“只是你为什么要涂黑色唇彩?”

 

鬼使黑:“…………”

 

 

 

 

 

 

 

但妖狐还是决定了。

 

他对晴明说,小生想要觉醒。

 

因为觉醒了就能变强。

 

 

 

晴明倒是最近素材打多了,仓库里积着好多备用,一时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

 

 

 

晴明温和地看着他,觉醒可以,觉醒了可别再放二突子了啊。

 

 

 

 

 

 

 

 

 

 

 

05.

 

 

 

俗话说,喜欢的人看不见他的优秀表现,那就要想办法让他看见。

 

比如让他兄弟看见。

 

 

 

 

 

机会很快来了。

 

晴明最近帮了鬼使兄弟的忙,他们俩没事的时候就会跑来帮晴明做做任务。

 

 

 

妖狐决定在他们面前一定要多突几下,展示他觉醒后的狂放不羁。

 

虽然长相和鬼使黑一样都有妖艳贱货的嫌疑,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也觉得自己变强了。

 

 

 

 

 

结果呢,都怪晴明,给鬼使黑堆什么速度,这人打起架来也真是,凶得要命,一镰刀咔嚓割上去对面统统半残,先不说鬼火还够不够,就算真的轮到他来突突了,突个两下敌人也就死了,多突还要被晴明嫌弃净会鞭尸。

 

这就很委屈了。

 

 

 

 

 

 

 

还有那个鬼使白,本来还会在场上摸摸鱼,两场战斗下来干脆下场,跑到观众席上一个劲地给他哥摇旗助威。鬼使黑一镰刀一镰刀连续带走敌人,鬼使白的招魂幡都快摇出风来了。

 

妖狐心想,了不起啊。

 

 

 

战斗结束后两人还会相视一笑,默契地共同背过身去再回过头来,闪得他真的快瞎了。

 

妖狐心想,就是了不起了。

 

 

 

 

 

 

 

用晴明的话来说,是这样的。

 

“本来我安排鬼使白在鬼使黑旁边的位置,但打了两场之后我觉得他更适合观众席。人总是要去自己合适的位置嘛。”

 

 

 

 

 

终于有一回,鬼使黑也没上场,跟他弟一左一右占据观众席,不仅不伦不类地斜靠着镰刀坐,还反应慢半拍地挥手示意,跟敷衍没差。

 

鬼使白倒是一会儿站一会儿坐,相当入戏,不过他这回摇起旗来明显没上次那么振奋。

 

 

 

 

 

 

 

再后来,鬼使黑干脆靠在鬼使白身上睡着了。

 

 

 

战斗结束后鬼使白一个劲说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弄得源博雅也真的挺不好意思的,心说你俩就看看战斗倒没什么,上场睡着才好玩了。

 

晴明倒是很淡定:“辛苦你们了。”

 

鬼使白也很冷静:“我们晚上工作,白天没事的时候就会休息。这几天比较累,深感抱歉,实在是不好意思。”

 

 

 

所以源博雅也没好意思问他们工作什么。

 

他还以为鬼使不需要睡觉呢。

 

 

 

 

 

第二天源博雅大手一挥给他俩全买了新衣服。

 

孟婆说鬼使黑穿那个看起来像乌鸦,鬼使黑没生气,可能是因为鬼使白说还挺好的。

 

 

 

 

 

后来妖狐才知道,鬼使黑在观众席上这么含蓄的表现是有原因的。

 

他上不了场也是有原因的。

 

 

 

只是妖狐依然委屈,为什么他没有新衣服呢?

 

但他再委屈也没有孟婆委屈,逢年过节,冥府上下只有这小姑娘没有新衣服。

 

 

 

而鬼使黑和鬼使白都只穿了两天就不穿了,鬼使白还说,太贵重了,还是那句话,引路者需要朴素一些。

 

鬼使黑在他后面嘀咕,挺好看的呀。

 

鬼使白说,嗯。

 

 

 

结果源博雅还是把那两套衣服送给了他们,理由是买都买了,除了他们两个别人也没法穿,也没法退,爱穿不穿吧。

 

后来妖狐陆陆续续在其他地方看见他们,有时候穿的是第一次见面的鬼使服,有时候就是这套新衣服,觉醒后那套衣服倒再也没见过,可能是他们真的不太喜欢吧。

 

 

 

源博雅自身也有贵族的华服,只是他很少穿,因为做事不方便。

 

 

 

对了,这个理由是他听晴明对源博雅说的。

 

自从晴明答应他请判官,妖狐就随时随地注意着晴明的动向。谁知道每次都听到这种不感兴趣又不伦不类的谈话,心里好烦哦。

 

 

 

 

 

 

 

 

 

 

 

06.

 

 

 

晴明竟然真的没有食言。

 

妖狐再一次在晴明的庭院里见到了判官。

 

 

 

对方衣服还是没换,使得妖狐瞬间开始反省自己觉醒后形象是不是不好,又开始委屈自己为什么没有新衣服。

 

 

 

不过判官以这样的装扮示人,围在他身边的人明显就多了。

 

有点不开心。

 

不如把衣服换回去,以后只给我看就好了。

 

 

 

 

 

 

 

妖狐忍不住偷偷同双鬼使说,你们冥府为什么服装不统一穿哪套呢,这让小生有点在意。

 

 

 

鬼使白眨眨眼睛,什么意思……?

 

鬼使黑反应很快,你不会是想问判官为什么老穿那套中秋庆典吧?

 

 

 

妖狐立刻决定原谅他上次对自己的污蔑。

 

 

 

鬼使白又露出那副有点为难的表情,鬼使黑终于忍不住了。

 

 

 

“因为你夸好看了,你是不是傻啊,哎哟!”

 

 

 

妖狐忽然心里微微一动。

 

 

 

 

 

但他很快感觉不妙:“等下,你怎么知道小生夸他了?”

 

“因为判官这家伙很公事公办地跑过来跟我们讲,你欠我们的愿望已经实现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是和他有关的,你还夸他好看来着。”

 

 

 

妖狐:“……”

 

他现在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那你知道小生喜欢他的时候,为什么这么惊讶?”

 

“他那个说法,我以为你真的只是夸他而已啊。”

 

“什么说法?”

 

“这个嘛……我演示不来,弟啊,你来,你演了像一点!”

 

“嗯。”鬼使白清清喉咙,“他说,之前所欠愿望已经达成,内容似乎与在下有关。在下另有受到好评,关乎容貌或者衣着,在下会向阎魔大人请示冥府今后的穿衣方向。”

 

妖狐:“……”

 

鬼使黑说:“结果呢,其实阎魔的意思是过了中秋就换回来,但是判官一直没换,阎魔也就不说什么了。你知道的嘛她很宠判官,这种小事愿意怎么就怎么……”

 

鬼使白忍不住再次提醒他:“私下要叫阎魔大人。”

 

“是是是行行行……”

 

 

 

 

 

关于阎魔,这个被他们提及多次的冥府大王,也让妖狐不禁有点在意。

 

 

 

“他们?他们应该没什么吧。”鬼使黑是这样说的,“不就是关系比较好吗,弟,你觉得呢?”

 

鬼使白淡淡地说:“我觉得我们俩也没什么。”

 

“……弟啊!”

 

妖狐艰难地在他们之间插进话去:“小生只是想知道他的想法……”

 

“那就问他啊。”

 

“不,这怎么可能问得出口?”

 

鬼使黑说:“这怎么问不出口,弟弟你喜欢我吗?”

 

鬼使白说:“我能说不喜欢吗?”

 

“不行!”

 

“行的。”鬼使白说,“但是我不强求你。你可以随便说。”

 

 

 

 

 

 

 

 

 

 

 

07.

 

 

 

妖狐还是决定告诉判官。

 

 

 

除了他,感觉不会再喜欢上什么人了,还以为自己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

 

好看的女孩子也罢,也许喜欢的感情是希望一个人好好活着,可是判官并非生者,也并非死者,妖狐不清楚应该如何对他。

 

 

 

结果晴明这家伙又知道了,还对他说,加油,生死在此一念之间。要帮你补个眼线吗?

 

 

 

 

 

但真正到了这个人面前,妖狐突然觉得,只要能看看他,就很好了。

 

反倒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有话要说?”

 

“呃,这个……”

 

“你看了在下很久……”判官垂眸检查了一下自己,复又抬头看着他,“在下哪里不对吗?”

 

“并没有。”

 

 

 

判官的神色似乎松了一松,眉尖舒展开,还多眨了几下眼睛,看得人心里发痒。

 

 

 

“那个,小生只是想说,就算小生夸你眼睛好看,也不用一直露着的……”

 

 

 

判官似乎不太习惯和人靠太近,他一过来就后退。

 

这是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妖狐其实不怎么清楚判官这套衣服的构造,但是如今点滴星光就在身前,妖狐的手掌蒙上他的眼睛,感受睫毛在掌心里微微颤动。

 

 

 

妖狐轻声说:“因为……太好看了。”

 

 

 

判官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保持着被他抱着的姿态,指尖似乎抬起想抓住什么,又慢慢放下了。

 

 

 

他为什么不拒绝?

 

不是什么不能拒绝的人吧。

 

 

 

判官只是撇过脸去,很久才说了句非常抱歉。

 

“什么?”

 

“对在下而言……这种感情是不必要的。”

 

 

 

感觉下一句就是「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么」,但妖狐已经想好了对策。

 

 

 

 

 

 

 

我就喜欢你不接受我,你改啊。

 

 

 

 

 

 

 

 

 

 

 

END.

 

 

 

 

 

 

 

 

 

 

 

感觉还没写完,还会有后续,嗯……

 

感情进展好慢!阿爸好急!

 

竟然撩了冥界最难撩的男人,厉害了我的崽!

 

觉醒后的崽也就适合撩撩觉醒前的清纯判官和小清新中秋判,觉醒后的判官看着太威压实在太不好撩……

 

还是那句话,夏服求小伙伴!

 


  321 73
评论(73)
热度(321)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