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阴阳师/白黑/晴博] 挤车之争

晴博&白黑 其余自由心证吧

 

沉迷黑车无法自拔的ooc产物,挤车使我快乐。

 

 

 

 

 

 

00.

 

平安世界有三难。

难打,难行,难上。

分别指的是,八岐大蛇,觉醒之塔,鬼使黑的车。

 

 

 

01.

 

上车打碎片这项活动,不知为何最近在京中忽然风靡。

所谓方法有二,自己开车或是搭别人的车,开一路打一路,开到终点便有几率得到碎片,攒够了碎片就能召唤出式神。

其中最挤最挤的,莫过于鬼使黑的车。

 

作为冥界引路人中的兄长,脸好看战斗力又高,全式神男子力第三,轻易收获迷妹一大把,无数阴阳师对他魂牵梦绕,挤车挤到茶饭不思。

 

原本晴明和源博雅二人是不必挤车的,晴明和鬼使兄弟关系一向不错,有需要他们出手帮忙的事也没什么不好提的。

但其他阴阳师带着式神,一个个争破脑袋,使源博雅不由得心生好奇,说无论如何也想坐坐看,晴明只好和他一起去了。

结果,挤不上去也就算了,挤上去了还翻车,几次下来,源博雅好胜心上来了,赌咒发誓说非要打满九个鬼使黑,在家里摆个九星镰刀阵,晴明劝他也没用。

晴明说,九个就是三百六十片,博雅,你要想好。

源博雅很倔,说,反正我自己去。

 

晴明选择跟着他。

 

 

 

 

02.

 

晴明和源博雅艰难地挤上车,车门在他们身后啪嗒一声关上了。

看着车下熙熙攘攘失望离去的人群,晴明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而源博雅一上来就开始嚷嚷:“都这个时间了怎么还这么难挤!”

晴明赶紧按住他:“别乱动了,这辆等级高,小心翻了。”

源博雅没好气道:“我觉得已经翻了。”

晴明说:“此话怎讲?”

 

一旁座上的20级椒图不安地看着他们。

 

晴明:“……”

 

 

 

结果自然是真的翻了,鬼使黑的镰刀直往脸上招呼,晴明拉着源博雅站到了最后方,拿蝠扇小心遮着脸,面对无休止的惩戒,让前排的萤草接受无情的伤害。

 

之后晴明说:“博雅,下次挤车,别带白狼了。”

“可是……”

“她的弓术很好我知道,你一直很赞赏她我也知道,可是她毕竟只会打一个对象。”

源博雅翻了个白眼:“那你也别带我。”

 

他已经忘记了其实是晴明跟着他这件事了。

 

“你不一样。”晴明诚恳道,“博雅,你对我而言当然不一样了。”

不出所料,源博雅脸红了:“怎,怎么不一样?”

“呵呵。”

 

 

傻博雅,你不用鬼火呀。

 

 

 

 

 

03.

 

晴明和源博雅在车上遇见了鬼使白。

 

晴明还未说话,源博雅就怒了。

“你挤什么车!你有必要挤吗!你这不是白占位置吗?”

“听说太容易翻了,我来看看情况。”鬼使白很认真,“不抢火,不放包子,不第一个死,请多包涵。”

 

于是源博雅就不好说什么了。

 

 

结果还是翻了。

翻得爽快翻得彻底,跟孟婆的汤碗一样翻了个底朝天。

 

晴明问:“感想如何?”

鬼使白看起来挺高兴的:“他还挺认真的呢。令我稍微有点放心了。”

晴明:“……”

源博雅:“……”

晴明说:“你其实可以直白一点。”

鬼使白说:“嗯?我已经是发自肺腑了。”

晴明说:“呵呵。”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鬼使白全程打的那两下,别说用力了,就跟摸两下差不多,连层皮都没蹭掉。

打之前还看个半天,与他哥深情对视,急得源博雅直跳脚。

又不是真的鬼使黑,只是会掉碎片的幻影罢了,打起人来六亲不认的,干嘛呢这是。

 

 

 

 

 

04.

 

之前因为发生了一点误会,孟婆说要表达歉意,问能不能帮上忙。

于是,晴明带上山兔和孟婆,坐了辆安全观光列车。

 

对面鬼使黑都给晕住了,抱着镰刀站不稳似地晃。

山兔跳一跳又跳一跳,对方基本就没拥有过什么回合。

这就很好了。

 

晴明委婉地表达了以后都想邀请她们的想法,山兔倒是挺天真的:“孟婆来的话我就来呀。”

孟婆有点为难:“好歹是同府工作的同事,老是当敌人有点过意不去呢……”

晴明刚想说话,又听孟婆说:“哎,不过活的我真打不过他,打打这种没脑子的还可以有点安慰。牙牙,你觉得呢?”

她身下的锅子挥舞了一下前肢,貌似露出了相当灿烂的笑容。

 

晴明:“……”

 

 

 

孟婆很快就有了这种打同事的机会。

因为晴明自己发现了一辆黑车。

他赶紧带着源博雅拖家带口地坐了上去。

 

直到准备时间剩余十五秒,源博雅才忽然发现有哪里不对。

“搞什么,晴明,你把椒图换下去!别说她是为了配合孟婆的沉默!我才不信!”

“博雅,你把白狼换下去。你换我就换。”

源博雅:“……”

 

准备时间剩余十秒。

“晴明……这么好的机会就让她锻炼一下啊!”

“磨我也没用。上车是件严肃的事情,你明白的。快换吧。”

“……”

 

剩余时间五秒。

“晴明!”

“……好好,我换。”

“哼。”

 

被换回来的山兔困得直打呵欠,开场迷迷糊糊往外扔了一个幸运套环。

“……”

晴明和源博雅面面相觑,一时忘记出手。

孟婆在她旁边绝望地捂住了脸。

 

 

“孟婆酱……”清醒过来的山兔十分心虚,“你还可以沉默嘛……”

“要一下子沉默住三个人吗!你这笨蛋!”

“诶……诶嘿嘿……”

“笑什么笑啊!!”

 

这下鬼火的支出有点乱套,一路上磕磕绊绊摇摇欲坠,几次险些侧翻,好不容易开到了终点。

但最气人的是,一个碎片都没掉。

源博雅当时气得差点把弓给摔了。

晴明赶紧稳住他。

“博雅,没关系,据我所知,五分钟内势必可以再坐一辆相同的。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坐下一辆吗?”

源博雅没好气:“没有!”

“没时间解释了。”晴明沉稳地一把拉住他,“车来了,快上。”

源博雅说:“凭什么?”

晴明说:“因为你是个好汉子呀。”

 

 

源博雅又忘记原本是他想刷这件事了。

 

 

 

 

05.

 

晴明和源博雅在车上遇见了阎魔和判官。

源博雅小声对晴明说:“我去,这不是那个冥府大王吗?自己下属的车,这她也要挤?”

晴明同样小声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你要问她吗?”

“问就问!”

“别,这样吧,我一会儿下场了悄悄问判官,他应该会说的。”

 

不出所料,开场阎魔就发话声明道:“第三回合起码留三点鬼火给吾。就这样。”

晴明立刻应许:“没有问题。”

判官说:“阎魔大人,您的速度最快,不会有人抢您的火的。”

阎魔点头:“说得好,继续,多夸两句。”

“……”

 

这次车没翻,总算也是安稳地开到了终点。晴明捏着辛辛苦苦挤车挤来的碎片,余光瞄到源博雅在偷偷地数。

他们攒了这么久,加起来也就百来片。

不过晴明一点也不着急。

 

一旁的阎魔却很不高兴,车消失了还不肯走。

“吾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吾的判官最后血量最低?”

源博雅说:“哈?这个……”

晴明立刻接上:“为您挡刀,在所不辞。”

 

阎魔若有所思地看看他,终于带着判官走了。

源博雅也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aoe挡什么刀,不是因为脆吗?”

晴明说:“嘘。”

源博雅说:“你还记得问判官为什么他们要来挤车吗?”

晴明说:“……并不。下次要是有幸见面了我会问的。”

源博雅说:“我还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

“你说万一最后判官被鬼使黑一镰刀撂倒了,阎魔回去会扣他工资吗?”

“……不知道。想必是不会的,毕竟翻车的概率大家有目共睹。”

“我说扣鬼使黑哎。”

“……那就会吧。”

 

 

后来晴明真的问了他们上车的原因,判官说:“阎魔大人的意思是以此激励其他属下,但在下不是很明白,所以无从解释。”

“没关系。”晴明说,“我已经明白了。”

 

难怪最近一周都没看见鬼使白。

 

 

 

06.

 

总是翻车,这不太好。晴明和源博雅决定想个对策。

晴明说:“我有一个主意。我们可以把茨木童子叫来,想必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源博雅显然不信:“他会来吗?”

“我们就说,酒吞需要碎片。”

“哈?!”源博雅说,“开什么玩笑,他要鬼使黑的碎片干什么?”

晴明很镇定:“你放心,茨木会信的。”

“真的假的……”源博雅依旧十分怀疑,“就算他真的信,那酒吞是死的吗?他就不会否认一下?”

“你放心。”晴明很诚恳,“酒吞懒得。”

“你确定?”源博雅说,“他不是顶讨厌你了吗?”

“这么说吧。”晴明道,“博雅,你觉得,如果茨木真的问了,那么在他问出「为什么想要鬼使黑的碎片」的时候,酒吞是会回答「我根本就没想要」还是「我要不要关你什么事」呢?”

“「我根本就不想要」啊。”源博雅相当天真,“不是吗?”

“唉。”晴明欲言又止,“其实……你要知道,被追问有时候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呢。”

“啊?为什么?”源博雅说,“为什么啊,晴明?”

“呵呵。”

“晴明!”

 

 

总之,果然如晴明所言,他们成功邀到了茨木和酒吞,有幸坐了辆高速列车。

酒吞确实一副懒得动弹的样子,倒是茨木全程亢奋,一拳潇洒走人间,打得对面的鬼使黑毫无还手之力,两下就撑着镰刀直往下跪,看得旁边位置上的鬼使白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对了,他们这次不慎又遇到了鬼使白。

 

源博雅小声对晴明说:“茨木的实力是连我都承认的事情,没什么好质疑的吧。”

“不。他只是……”晴明顿了一下,“博雅,如果我被一个人轻易一击就打倒了,你会如何想?”

“你在说什么?”源博雅皱起眉头,“这怎么可能,说好的平安京最强传说呢?”

“只是假设而已。”

“那就放那儿别动,我来收拾他!”

“若是那人你也打不过呢?”

“……那就好好修炼啊!”源博雅咬了一下嘴唇,“晴明,我还真没想过这个事呢,你这家伙,也会有这么示弱的时候吗?”

“举个例子而已。”晴明拿纸扇敲敲掌心,“虽然你看起来好像更糊涂了。”

“每次不都这样吗!”


车开得完美顺畅,结束后晴明委婉道:“请问刚刚可否有掉落碎片?”

“有。”茨木倒是挺单纯的,“拿着也没什么用,就给汝吧。”

他已经彻底忘记了一开始的初衷是以为酒吞想要碎片这回事。

酒吞也不解释,喊他一声就走了。

 

 

这下源博雅也欲言又止了。

“怎么说,有的时候……强者的聪明程度,也有点……”

“不。”晴明说,“可能只是恋爱中的人都有点傻罢了。”

“是吗?”源博雅看起来不太认同,“也不一定吧?”

“是不一定。”晴明也不坚持。

 

比如我呀。

 

 

 

 

07.

 

“够了够了!”源博雅数完总数,深呼一口气,“我告诉你,我再也不挤了!”

晴明说:“不多打几只看着玩?”

“搞什么,我又不是鬼使白!”

 

 

 

对于大家抢他的车抢到挤破头这件事,鬼使黑本人毫不知情。

有事情找晴明帮忙的时候还是会站在庭院门口嚷嚷,紧急情况随叫随到。

毕竟这对鬼使大多数时候还是凭自己的想法做事的呢。

 

 

有一次过来的时候,鬼使白找晴明搭话道:“晴明大人,您和源博雅大人看样子是成功了吧。”

“是的。”晴明道,“托你的福。”

 

虽然并不知道对他们而言,真的攒齐了碎片之后究竟有什么卵用。

 

“别客气。”鬼使白也很谦虚,“努力是会有回报的呢。”

“学艺不精,常常失败。”晴明说,“你的兄长是位很强的人。”

 

他看出鬼使白还是想否认「兄长」一词,在恢复记忆之前似乎一直不打算承认,但鬼使白抿了抿嘴唇,还是没有说。

“他大概不喜欢弱者吧。”鬼使白道,“出现在队伍里,拖后腿的弱者。”

晴明回想起组到过带达摩的阴阳师队友,选择保持沉默。

“是呢,强者不应该被弱者依靠……大家都要想办法变强。”鬼使白继续说,“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冥界,都是应该向强者靠近的。”

 

他停顿一会儿,忽然垂眸叹了口气。

“这也是我努力的原因。”

 

晴明眨眨眼睛,却又听鬼使白咳了一声:“……之一。”

晴明:“……”

晴明:“呵呵。”

 

 

 

 

 

 

08.

 

究竟能努力到何种程度暂时还不清楚,但是你似乎有和我一起前进的打算呢。

那么,在你改变主意之前,就让我也坚持一下吧。

 

……以后的车能给个家属绿色通道吗?亲身经历下来真的挺难挤的。

不,并不是想起来了。

对于你是我哥哥这样的事情依然毫无头绪。

家属……不明白吗?

那就算了。

 

 

 

 

 

 

END.



自家黑崽技能升满了,却还是不断跟人挤车,我大概是走火入魔了……

半个黑吹的自我修养,很希望每日任务可以加一条“肝一个鬼使黑”(





  1099 145
评论(145)
热度(1099)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