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阴阳师/白黑/晴博] 魂本之争

上一篇指路《挤车之争》

 

晴博&白黑,其余自由心证



配置写的是自己的配置,不好也没法了,谁让我没别的卡呢233

不要纠结种种的不合理,一切为了文的需要

 

 

 

 

 

00.

 

平安世界有三难。

难打,难行,难上。

分别指的是,八岐大蛇,觉醒之塔,鬼使黑的车。

 

 

 

 

 

01.

 

对于平安世界来说,八岐大蛇始终是众阴阳师不断挑战的对象。

 

当年的晴明刚过御魂第六层,带着众式神集体驻扎营地,随后毫不犹豫地打道回府。

源博雅却不肯走,他说:我现在去看一眼下一层是什么!

晴明说:现在就打为时尚早,不太合适吧。

源博雅说:看看又不要紧。

晴明说:……我决定和你一起去。

 

 

在去之前,鬼使白拦住了他。

“晴明大人,我也要投入战斗。请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助你妈,22级别瞎闹。晴明很平静地和他讲道理:“可是,你看,除我之外要上五位式神,一个拉条,一个火机,一个奶,两个输出。”

鬼使白说:“嗯。”

晴明说:“你决定代替谁的位置呢?”

鬼使白说:“这个……”

晴明说:“萤草爸……治疗的位置你也敢抢?”

源博雅插嘴道:“我之前跟你说了不用带奶啊!”

晴明说:“可你指的是用另一输出代替奶。”

鬼使白说:“不可以是输出家属吗?”

晴明:“……”

源博雅:“……”

晴明:“呵呵。”

 

 

 

总之,晴明强硬地拒绝了鬼使白的参战请求。

御魂副本又是没有观众席的,鬼使白被勒令看家护院,只好一个人坐在庭院,等他哥哥回来。

望眼欲穿。

 

坐在他身旁的神乐望望樱树又望望他,什么都没说。

 

 

 

 

02.

 

意料之中,负责拉条的妖琴师是第一个行动的。

开场疯魔琴心是会被全员拖下去暴打的,这时候肯定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余音。

那么问题来了。拉谁呢?

 

妖琴师看看左边的鬼使黑。

鬼使黑被他看得发毛:“干什么?”

妖琴师想起战斗前,晴明特地对他说,我给鬼使黑堆过速度了,他就在你后一个动,拉他没必要。

 

妖琴师看看右边的茨木童子。

茨木注意到他的视线,立即说:“看什么!吾用不着你拉!”

 

妖琴师分别看看剩下的座敷和萤草,陷入了沉思。

 

琴弦一拨,余音还是给了鬼使黑。

 

晴明微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

妖琴师很平静:我知道,可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晴明说:你可以选择拉我呀。

妖琴师:……

妖琴师:呵呵。

 

不过第一回合倒是不打紧,他可以选择随便拉一个,大家都提速了,基本都能过去。

轻松秒过。

 

 

 

 

03.

 

结果到了第二回合,面对酒吞幻影,茨木立刻拒绝开大。

源博雅忍不住对晴明道:“我就说需要三个输出吧!”

晴明说:“下次换阵容重新尝试吧。”

“那……”

“别提白狼。”

“……”

 

源博雅刚想反驳,转眼到了第二轮,他立刻被鬼使黑的喊声叫了过去。

 

源博雅没好气道:“嚷什么!叫我干嘛!”

“你帮我看一眼,那个血量到底在不在60%以上啊?”

源博雅说:“为什么问我啊?”

“你射箭的视力好嘛……”

源博雅只好拧着眉头张望半天,不确定道:“在,在吧?”

“你确定哦?”

源博雅就不耐烦了:“问什么问,直接干啊!”

 

干你个诛邪箭啊,鬼使黑刚想说话,就见旁边萤草一个暴击带走左边小怪,真诚地对他鼓励道:“不要放弃!还是有希望的!”

鬼使黑:“……”

无语凝噎。

 

小怪不是问题,就是酒吞麻烦了点。这人血量一低,他不得不艰难普攻,怼到最后酒吞幻影一个狂啸,白干了,鬼使黑差点镰刀一扔甩袖子走人。

茨木在旁冷笑:坚持哟,队友,汝要是下手重了伤了吾友,吾也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你妈。鬼使黑撑着镰刀只想翻白眼,总算还是忍住了,鬼族大将军生气起来不是盖的,揍他也就算了,反正鬼使也不怕死,不过万一对方真的记仇,以后拿他弟弟撒气,得不偿失。

 

连晴明都要向SSR低头,何况他一个没后台的冥府公务员呢。

 

 

他艰难一点也就算了,倒是旁边妖琴师余音不断,左拉右拉,忙得不可开交,终于在对方一个疯狂五连下,干脆地“啪”一声扔掉了琴,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不出声了。

晴明急了:琴师,快起来,我们不能没有拉条啊。

妖琴师很平静:琴弦已断,我不独存。

晴明说:你看人家山兔拉条,怎么不会跑断腿呢?

妖琴师依然很平静:你行你上。

晴明说:我不行。

妖琴师说:让你的龙上。

晴明:……

晴明说:琴师,讲道理,余音只弹一下,弦怎么会断呢?不如说疯魔琴心更容易断弦啊。

妖琴师说:好,那我起来疯魔琴心。

晴明说:……别,求你躺着。

 

 

 

晴明没法了,转头道:小黑……

鬼使黑说:别叫我,这货血量肯定在一半以下了!

晴明说:别开大,普攻多来几个暴击就行了。

鬼使黑说:……你确定?普攻能干什么啊?能干死他吗?

晴明说:给你认真堆速度了,相信你没有琴师自己也行的,快,多上几回合。

鬼使黑:……

晴明一扇子死死拖住他:小黑,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你看,这层开始就可以掉六星了,万一我们掉个五星六星的,给你弟弟装上,好不好?我们坚持,好不好?

鬼使黑冷笑:你什么时候掉过五星六星?

晴明说:讲道理呀,小黑,我掉过的。六号位暴伤招财猫,当初想给你,你非不要。

鬼使黑:……你才用招财猫!你全家都用招财猫!!

晴明说:博雅不用御魂……别激动!坚持!我们坚持!

 

 

 

 

 

 

04.

 

总而言之,一切为了弟弟。

鬼使黑忍气吞声继续怼,终于怼死酒吞一镰刀打开新回合,茨木还在旁边朝他翻了个白眼。

 

第三回合两个荒川幻影,摇着扇子,齐齐对他们发出一种咸鱼之王特有的威严。

 

晴明说:万一上来没能秒掉,你猜他等会打谁?

鬼使黑说:我跟他又没仇。

茨木说:吾跟他更不可能有仇了。

晴明说:不一定,万一他喜欢酒吞呢。

茨木说:……!!!!

茨木说:火拿来!!!!

 

座敷跪下递火,茨木怒而一拳怼上去,双荒川应声而倒。

 

鬼使黑说:哎哟你第二回合也这样多好,我都快累死了!

茨木还沉浸在灭顶的愤怒中:敢觊觎吾友的人,统统去死吧!!

晴明对源博雅说: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向SSR低头了吗?

源博雅说:你低不低头关我什么事,凭什么不让白狼上场?

晴明:……

萤草悄悄问座敷:荒川大人做什么了?

座敷说:……我不知道。

提早下场的妖琴师:……呵呵。

 

 

 

尽管坎坷不已,总算还是过了,对于第一次来说已然是不错。晴明带着众人回到庭院,神乐在树下张望了一下,向他们小幅度地挥了挥手臂。

 

鬼使白却蹙起眉。

鬼使黑受伤了。

 

最后被大蛇震得有点脑袋发晕,鬼使黑还在揉眉心。

 

“弟弟我跟你说,这一层以上的你千万不要去,我去就行了,总之以后都让我先去看一眼是什么……”

嗯。鬼使白慢慢给他顺毛。厉害了我的哥。

 

“第二回合那个茨木不干事的啊!当然我也就跟你说说……”

 

委屈了我的哥。

 

 

 

 

 

 

05.

 

在反复修炼了一阵之后,晴明终于可以带着众人闭着眼睛上七层了。

 

而晴明也终于同意带鬼使白上阵了。

上御魂……五层。

鬼使黑,鬼使白,晴明,三个达摩。

 

对此阵容,鬼使白表示:“……”

晴明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带四个达摩。”

鬼使白说:“你要把鬼使黑换掉?”

晴明说:“不,我想把我换掉。你们的阴阳师不行,得换。”

鬼使白说:“晴明大人多虑了。”

晴明说:“那总不能换输出家属吧。”

“……”

 

 

刷了好几轮之后,鬼使黑终于反应过来,缠着他弟弟问:“晴明是不是老说你输出低?”

“没有。”鬼使白眨眨眼睛,“没关系,我会以我的认真来弥补这一点的。”

 

 

 

因为你厉害就够了。

 

 

 

 

 

 

 

 

 

06.

 

很久很久以后的一次聊天里,源博雅忽然道:“哎,晴明。你说那个阎魔,和孟婆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血缘关系啊?”

“哦?”晴明有点惊讶,“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觉得她们有个技能很像吗?”

晴明沉默了一会儿,说:“那鬼使黑和八岐大蛇……”

源博雅:“…………”

晴明说:“开九层吗?”

“走!”

 

 

 

 

 

 

 

 

END.

 

 

 

然而咸鱼作者,实际上直到现在也没能过九层。

 


 @热血少年都是基 

那个,一周年。

要开心哟。

有空组队开传记呀。

 

 

 

 

 


  630 59
评论(59)
热度(630)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