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阴阳师/白黑/晴博] 斗技之争

前两篇指路→《挤车之争》  《魂本之争》


晴博&白黑,其余自由心证

不要纠结种种不合理,一切为了文章的需要

 

 

00.

 

中午十二时,以及晚上九时。

总会在一个地方,看到阴阳师大量聚集。

那就是斗技场。

 

 

01.

 

源博雅很少去斗技场。

这其实很奇怪,因为像他这么好战积极的人,一旦有这种与他人一决高下的机会,想必不会错过。晴明一开始便说他不适合,他还不信,后来尝试了数回,终于放弃。

要知道那些阴阳师,玩的都是套路啊。

不只是光靠战斗力取胜呢。

 

当然,说源博雅很少去指的是他很少上场,他还是会常常在场下观战的。

在无数次场上晴明惊险的时候,他不知气急败坏地跳过多少次脚。

 

 

 

 

 

 

02.

 

晴明倒是常常上场的。

只是有一天,他准备带着式神们动身前往的时候,又被鬼使白拦住了。

 

 

“我希望得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一向温和有礼的鬼使看起来不太愉快,蹙着眉头,怨念仿佛都要聚集成型了。

“晴明大人,我相信这是您思考过后做出的决断。但,为什么要扒掉鬼使黑的破势套?”

晴明有点没反应过来:“……嗯?”

“确实已经堆速度了吧。”鬼使白说,“也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决的,为什么?”

“怎么说呢,是这样的。”晴明用扇子敲敲掌心,思考了一下如何措辞,“鬼使黑他的确在某些方面受到一些限制,我也考虑过把他的优点放大,所以呢……”

 

“晴明!晴明你在吗?”

晴明绕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倒是源博雅老远过来就嚷嚷,一进门就说:“晴明,听说你把鬼使黑给扒干净了?”

鬼使白:“……”

“……扒御魂,不是扒衣服。”晴明揉揉眉心,“况且也没有不给他穿,只是换了一套而已。”

源博雅“哦”了一声:“这是你实战的结果吧?”

“可能实战还不够,这是暂时的做法。”晴明看看鬼使白,“想必会继续调整的。”

“好吧。”对方终于妥协了,“那么我先告辞了。希望晴明大人能好好考虑。”

 

 

等到鬼使白离开,源博雅才终于忍不住开口。

“这家伙就是想看大招吧?”

“嘘。”晴明用食指按住源博雅的嘴唇,“他说不定只是为队伍的效率着想。”

“就连我都不信好不好!”

“博雅说这种话很有说服力呢。”

“……晴明,你在取笑我吧?”

“不,没有那种事。”

 

 

鬼使白一拉开拉门,靠在门外的孟婆和山兔顿时挤作一团。

“怎、怎么办,孟婆酱,我们偷听被发现了……”

“笨蛋!你怎么说出来了啊!”

鬼使白无奈:“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你们听到什么了?”

“毕竟是一起工作的嘛,我也想偶尔了解一下大家的情况……”孟婆不好意思地抓抓脸颊,“晴明大人给小黑换了什么啊?”

鬼使白忍不住腹诽你们两个只是好奇心作祟而已吧:“总之,是不太适合他的东西。”

山兔眨眨眼睛:“暴伤招财猫?”

“不。”鬼使白叹了口气,“全镜姬。”

“……”

 

 

 

 

 

 

02.

 

对鬼使白,晴明是这么解释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因为怕他一出手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所以必须把这种局势扼杀在襁褓之中。最好的方法,就是从源头解决。”

 

鬼使白依旧皱眉。

难怪每次斗技回来都是一身伤。

 

晴明想了想还是没告诉他,高段位血量翻了几番,一波流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大家纷纷堆起生命以求站稳。鬼使黑的收割流意义已然不大,鬼使白又不肯委屈他哥成为套路的一环,不如让他跟着源博雅去刷图算了。

于是,晴明重新给鬼使黑穿上破势套,让他跟着源博雅去带狗粮。

 

一天斗技就俩小时,狗粮大队得从早带到晚,简直剥削。

源博雅和鬼使黑,再加四个灯笼鬼,在困难十六里进了又出,出了又进,进进出出都快刷吐了。

关键是,这两人还时不时会吵起来。

“给你开了豹眼还全是白字输出,过分了你!”

“搞什么,你家豹子抢攻,我没有新回合啊!”

 

四个灯笼鬼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不知所措。

不过他们始终能迅速地和好如初。说实话,源博雅人还是很仗义的,对面小怪一开始打鬼使黑,他在后面就急得不行,恨不得朝敌人吼一句别打他冲我来。

 

只是某一天,打了很久很久以后,源博雅忽然叫住他,问要不要休息一下?

对源博雅而言,弓道的修炼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他从小便未疏忽懈怠,尽管内心渴望畅快淋漓的速战,但对于长久的战斗也并非不能坚持,只是难免有些枯燥罢了。

只是鬼使黑,这个平时看起来总爱偷懒的人,让他守院子他也不好好守,往镰刀上一靠,搞得整个庭院都懒懒散散的。

 

“我?我是没事啦。”源博雅捏捏因长时间引弓射箭而有点发酸的手臂,“以前的修行比这累多了。就是怕你过劳死。”

“就这啊?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会再死了。”

鬼使黑朝他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点你就绝对放心吧。”

 

源博雅看着他,忽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涌上一种很微妙的感情,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惜,怎么说,有点替他觉得遗憾,毕竟是自己所承认的强者,却已经很多事情都无法经历了。

但对他而言,现在的处境反而是好的也说不定。

 

“反正……反正就是问你累不累的意思!”源博雅憋了半天,终于说了这么一句。

“哈哈哈,我知道啦。”

“喂,我说啊。总有人不适合斗技场吧。”

鬼使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晴明也说,我不适合。”源博雅的手指无意识地敲着长弓,“我就相信他咯。还能怎样?”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鬼使黑突然噗一声笑出来。

“嘛,那你还挺厉害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讲。”

“……哈?”

“不,没什么。倒是我啊,之前就想说了。你是不是一直忘记换式神了?”

源博雅:“……”

 

四个头上顶着满字的灯笼鬼无辜地一齐看着他们。

 

打着打着就忘了嘛。

好失败,难道他也不适合探索副本吗。

 

 

 

 

 

03.

 

庭院里的阴阳师们需要为了斗技忙碌,远处的大江山自然也要。

因为还有一种斗技,叫做协作斗技。

 

 

“挚友啊,如此强大的汝不应当如此堕落,快,起来和吾一起去斗技场!”

“不去。”酒吞直接了当地一口回绝,“本大爷只是觉得1000分太难看,才随手上的1400。再往上懒得去。”

“既然能随手上1400,为何不随手上1800,不,既然是挚友你的话,即使随手上个2400也……”

 

比起茨木对斗技的执着,酒吞一周能去一次就不错了。因此茨木已经稳定在3000分,酒吞心情好才会上1400,平时就在1200游走,看上去特别不符合他的身份。

但用酒吞的话来说,要不是茨木整天在耳边烦,他连1400也不想上。

 

总之就是为了茨木才会上场斗技的意思吧。

 

 

刚好匹配到晴明一行人。

22组队阴阳师是无法上场的,本着两不误的效率论,源博雅自然还有探索副本的事要忙,晴明便带着六个式神到位,送他们上场。

左三个式神是跟着源博雅的,右三个由晴明一手带大。

不过现在晴明和源博雅早就不分你我了,也就是方便组队才这么排而已。

 

“鬼使黑呢?”茨木上回在结界突破里不幸被抢先手,被大镰刀一刀怼死,至今难忘其辱,“喊他出来!吾有意同他一决高下!”

对面的山兔晃了晃,有点怯怯地看着他。

“你说鬼使黑大人啊?他和源博雅大人去打探索副本了。”

茨木不解,要知道这玩意儿他早八百年就没打过了:“为何要打这种弱者才打的东西?”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是肝狗粮嘛。”山兔缩了缩脖子,好像挺怕他们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呀……”

 

 

场下的晴明用蝠扇遮住下半张脸,暗自思忖。

还好昨天刚被鬼使白反对,不然茨木真的一拳打在镜姬上,两人同归于尽,估计不仅鬼使黑被一爪子捏死心生不满,茨木下了场也要暴跳如雷,下回打八岐大蛇再别想请他来帮忙。

 

 

 

 

04.

 

源博雅从探索副本里回来,晴明招招手让他过来。

“这些斗技时候可行的模式,我都写下来了。博雅,你认为哪一种实施起来比较好?”

源博雅把弓收了,坐在他一侧。

“我觉得都可以啊……晴明,你是怎么想的?”

源博雅常常是会去看斗技的,这些套路早已牢记在心,只需略加翻看就已经了解。

“我在问博雅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源博雅皱起眉头,开始认真思考,“我是觉得养起来方便的好,毕竟也没有太多时间去试。”

“我也这么想。我们资源有限,逐个尝试太费精力。博雅觉得最快的方式是什么呢?”

源博雅并没想起来这个“我们”有什么不对,只是立刻不假思索:“找茨木。”

“……”晴明沉默了一会儿,“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找酒吞。”

“……有没有不是这个方向的办法?”

源博雅又皱着眉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忽然道:“晴明,说实话,我不明白。”

晴明应道:“不明白什么?”

“为什么阴阳师都要追求斗技的排名呢?”

晴明如往常一样把问题回抛给他:“博雅认为是什么呢?”

“我有想过是因为,这个排名高的话,会表示你很强。”源博雅说,“除此之外呢?晴明,我在问你呢。”

 

他怎么也会了。

 

晴明想了想,还是决定挑一个最简单的理由。

“因为皮肤券,博雅。”

“啊?”

“排名靠前会有皮肤券,你知道的。”晴明说,“神乐还是想要新衣服的,她只是不想麻烦你。”

“什么啊,神乐她……”

“再者,凭自己的力量换来的奖励,更有意义不是吗?”

“可是……”

 

八百比丘尼原本坐在稍远一些的地方安静听他们说话,却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八百比丘尼笑盈盈地看着他们:“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三人的感情真好呢。”

晴明说:“谢谢夸奖。只是,如今你也是我们之中的一员了,一切活动有你的参与,我们都是如此希望的。”

“啊呀,是吗?那我真是非常荣幸呢……”

 

 

我对自己的预知能力,不曾觉得骄傲,也不曾觉得遗憾。

那天所预感到的,在凤凰林能够遇见你们……

也许是我永生的岁月里,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吧。

 

 

 

 

 

05.

 

源博雅事后还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2400以上的奖励不都一样吗?

 

然而晴明又引开了话题。

“单人斗技场现在调整了,要和自己等级相近的阴阳师才匹配得到。博雅你等级这么高了,配不到合适的人,可能升上来有点困难。”

“……不是吧!”

“没关系。”晴明道,“我降下来陪你打,总能一起上去的。”

 

源博雅眨眨眼睛,忽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这家伙,不是平安京最强传说吗。

不是说我不适合斗技,最好别去吗。

 

 

 

06.

 

因为啊,你开大招的时候,实在令人移不开视线呢。

你既然看得出鬼使白对鬼使黑,为什么看不出我对你呢?


 

 

 

 

END.






  550 29
评论(29)
热度(550)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