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打架要用基本法

元旦快乐同志们,摸条小鱼,lo主接着地狱去了

 

玩阴阳师手游的黄别设定

 

黄别群的大家是天使啊!!

 

 

 

 

 

00.

 

反正一开始肯定什么都没考虑,只是想赢吧。

 

 

 

 

 

 

01.

 

黄少天惯例点开防守记录,有点懵逼。

防守成功,这并不稀奇。

满满一排防守成功,也并不稀奇。

好歹他一个满级高玩,速度爆炸,输出日天,虽然不像他寮会长那样套路颇深,在全寮乃至全服也是有那么点地位的。

毕竟八段待久了,老看见那么些人,都是熟面孔,大多数他都认识。回合制的东西讲究套路也讲究机遇,他很擅长这个,哪怕结界防守开的是自动,他也敢说,全服能打过他的人,并不多。

稀奇的是,这足足一排防守成功,都来自于同一个ID。

 

黄少天数了一下,一共十七次,也就是说,这个人,他足足用突破券怼了自己十七次,估计是手头的券都用完了才停的手。

他认真看了看,这些防守成功,并不全在同一个时间段。也就是说,对方打了几次,发现打不过,硬是不刷新,跑回去研究一番,又回来打。

黄少天这个人,别看他平时爽爽快快的,在某些地方有着超出常人的耐心。

他真还把每个录像都点开,一个个看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确实,几乎每回都是不一样的思路。

造成的结果就是,别说对方的主力被他看了个遍,二线辅助也没差了,相当于对着他单挑了个阴界之门,四星以上没上阵的,黄少天估计也就达摩了。

 

 

黄少天觉得有点好玩。

打不过刷新呗,你说一个结界突破,劲舞团跳不过就别坚持了,还不是一波流的事儿吗,这哥们儿什么毅力啊?

是每回都这样呢还是就这一回?

他忍不住记下ID跑去搜,确实搜出来了,比他低两级,看来是结界突破打多了才遇上的他。

点开那人空间,倒是空白一片,什么都没展示。

斗技也是八段,可能玩得也不错,就是大概比较性冷淡。

再一看阴阳寮,中草堂。

黄少天心下了然。

本来嘛,他从不吝啬对自己名声的期望。中草堂人也是全服前几名的公会,还跟他们蓝溪阁有那么点不对付,听闻他这个副会长也在情理之中。

 

自从肝到第一个六星至今,黄少天就整天陷入深深的空虚之中。

肝六星,肝六星,肝六星。

刷御魂,刷御魂,刷御魂。

偶尔带带寮里的新人,但更多时候,他暂时想不出还能在这个游戏里做些什么。

他已经很久没碰见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对方的ID叫作飞刀剑,此时此刻显示在线。

黄少天思考了几秒,很快点开了聊天对话框。

 

夜雨声烦:兄弟,你想干嘛啊?

夜雨声烦:打不过可以跟我说啊,要不我全给你换成达摩,这五勋章送你了?

夜雨声烦:朋友你在吗朋友?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好友申请扔了过来。

 

 

 

 

 

02.

 

刘小别今天非常生气。

 

遇见一个结界,打不过就算了,本来他不是那么执着的人,以前遇见打不过的经常痛快刷新,这次只是照例想,前八个都打过了,就差这一个了,要不就再试一次?

谁知道,一试就试进了无底洞。

 

因为打第一次时候他开的自动,没过,他想,可能是AI智障。

第二次他改手动,还是没过。他想,要不给拉条穿个散件儿看能不能快过对面?

第三次他调了下自己速度,还是没人家快,没过。

第四次他索性改了下阵容,打后手算了,好像活久了点,有希望。

第五次……第五次怎么还不如第四次啊!这不科学!

至于第六次么,已经让人家足足防守成功五次了,这时候再放弃,那属于面子上过不去。

 

于是,刘小别前前后后,换了无数次阵容,不行,还是打不过去。

 

室友袁柏清说:兄弟,别倔强,哥们教你个方法,右下角轻轻一点,咱刷新……

刘小别说:滚!

袁柏清说:不就五勋章吗?你那么坚持干吗使的?

刘小别说:公会加成,八勋章。

袁柏清说:行行行那不就八勋章吗?

刘小别说:差他一个我这面就打完了,十八勋章。

袁柏清说:行了知道了不就十八勋章吗?!

刘小别说:这不一样!

袁柏清说:……

 

袁柏清,他从小到大的兄弟,专业养奶妈,上至惠比寿下及蝴蝶精,桃花樱花萤草不是六星也有五星,斗技场上的劝退流,狩猎战时的供奶户,传言曾氪648去抽花鸟卷,无果,怒而放弃。

 

总之,刘小别不听劝告,直打到突破券用完,也没有结果。

他真心希望那人是不爱看防守成功录像的那类人,谁知道,非常不巧,第二天,他就收到了来自这人的消息。

他刚发完好友申请就后悔了。

他本来想的是,成为好友后就能开放切磋功能了。但转念一想,结界里那些自动的尚且打不过,何况真人操作呢?再说了,好友切磋是给朋友之间试验式神用的,比起真的pk还是有些不一样,对方这个输出,这个速度,他起码得再练一阵才能赶上,现在就比试没太大意义。

然而,对方不知是没看出他意图还是单纯很闲,居然就这么和他聊上了。

 

那人的ID叫夜雨声烦,他打了那么多回,早记住了。

 

对方道:主力用小黑这么霸气的男人,不是妹子吧?

废话。

然而刘小别并想不通对方逻辑何在,就不允许有鬼使黑迷妹的存在吗?

飞刀剑:不是。

对方立刻说:有空一块儿开传记啊!

刘小别犹豫了一下,怀疑地打字。

飞刀剑:你用鬼使白?

看结界里没啊。

对方很快回复:哎我这人有收集癖,谁的传记都想开。好几张N我都开了!

飞刀剑:……

飞刀剑:你真的带灯笼鬼赢了40场斗技?

夜雨声烦:可不是吗,我告诉你啊,以后斗技看见对面带灯笼的,千万体谅人家,人家也不容易啊!

 

 

刘小别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迅速扔了个组队邀请过来,很简单的低层副本,似乎是来协作的。

刘小别想都没想,手一快就点了同意。

 

对方的鬼使白估计才1级,从没养过,脆成纸片儿,对面一开aoe就撑着旗子跪了。

十次协作,死了十次。

 

到后来,一开打对方就在组队频道里嚷嚷,保护我保护我啊!

刘小别懒得理他,反正协作嘛,死不死无所谓,能赢就行了,大不了就当带了个狗粮。

 

他没说的是,他第一天攒齐鬼使黑的时候就逼着他哥们跟他做完了十次协同,别说传记早开完了,人都被他放庭院里很久了。

 

他想,他不是找这人来报仇的吗?

 

 

 

 

03.

 

刘小别做完协作,对方说了句谢了啊就没动静了,过几分钟再看,这人下线了。

刘小别关掉对话框,继续去刷姑获鸟皮肤。

 

他刷烦了,有时候去世界频道看看,挑一些出皮肤的号问问他们怎么刷的。

别说是玄学,反正他信了。

 

一个叫流木的,27级,不知道是小号还是什么僵尸号。不过看起来不是后者,因为刘小别刚一问,对方就很快回复:“第十章简单。”

刘小别回复道:“谢谢。”

本以为这场对话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对方接着道:“据说简单比困难好出哎,你要不要去试下?不过我大号也根本不想打简单,估计你也不想吧,我大号至今没出呢,小号就刷个每日任务谁知道就出了,你说这是不是有毛病啊!”

 

刘小别忍无可忍,我就问了个皮肤,这货怎么话那么多?!

但他又隐约觉得,这样的语气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似的。

 

他又想到,那个寻死的结界他至今也忍着没刷新,一刷皮肤又掉了不少突破券,要不要再去试试呢?

 

 

 

 

 

04.

 

刷完小号日常任务,黄少天回大号做悬赏。

经常一块儿做悬赏的几个朋友不是不在就是已经接了别的,黄少天把好友列表往下拉了拉,一眼就看见了飞刀剑的名字。

没想到的是,对方迅速接了。

不仅秒接,而且秒做。估计是一张挑战券直接怼过去了。

 

黄少天打字道:“可以,很速度啊!”

对方回复道:“谢谢分享。”

黄少天道:“你刷到皮肤没?”

对方似乎一下子有点泄气:“没。”

 

黄少天心想,我知道你没有。

我还知道你到寮没多久,输出很不错,拉条非常快,缺点是一旦后手就不知道怎么打,面对血厚又有奶有控的阵容有点不知所措。

 

一部分是他结界录像看出来的,另一部分是他刚刚问中草堂会长要了这小子的信息。

中草堂的会长王杰希非常冷漠:虽然不清楚你什么目的,记得给我点赞,谢谢。

黄少天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再派个小号去送你点碎片吧,你缺什么啊?

王杰希说:御行达摩。

黄少天说:……

 

他深深感觉与王杰希无法交流。

 

 

 

飞刀剑:你刷出来了?

夜雨声烦:哎,也没。不过我相信肯定能出的!

飞刀剑:那行,借你吉言吧。

夜雨声烦:对了,我把结界改了,你赶紧去。我告诉你逾期不候啊!

飞刀剑:……

夜雨声烦:别谢,真要打就斗技场里见吧,到时候我真不让你,真的!

 

 

 

大概吧。

等你上了3000,就很容易遇到我了。

 

 

 

 

 

END.


后来他们打着打着就搞上了。


lo主常驻夏之蝉,同服的一起玩呀!



  220 28
评论(28)
热度(220)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