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阴阳师手游/鬼使中心] 学艺不精

大概是个换徒play。


四鬼使中心,上一篇指路→


这次cp感稍微明显一点,鬼使白黑&黑白童子,不逆,注意避雷


相处模式全为脑补,还请官方爸爸打脸不要太疼


 


 


 




 


00.


 


总会有那一天吧。


 


 


 


 


01.


 


“胁指。”


“来,跟我念,胁——指——”


黑童子不得要领,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他。


 


新任的小鬼有点似自己一般瞳孔灿金,却没那种锐利,看久了便觉出是浅一点的柠黄。若是平静时候看他,分明是双清澈的小孩子眼睛,根本不知道他内里压抑着怎样难以控制的力量。


也正是因为此,需要更加认真地相处才行啊。


“算了算了,对你来说也太难了。”鬼使黑抓抓头发,“就是一种武器,你知道这个就行了。至于怎么念,以后再说吧。”


黑童子嗓音干涩,应道:“好。”


 


“你在这待着,我出去一下。”


他见搁在墙角的狭长黑镰被拎起来挽进臂弯,黑镰的主人一步已经迈出了门,想了想又退回来道:“你就待在这儿别乱跑,要被我发现你跨过这道门你就完了啊,我是真会生气的!”


黑童子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得点点头。


鬼使黑的背影很快消失了。


 


黑童子抱膝在角落坐了很久,站起身来用软布擦拭镰刀。


武器被他擦得锃亮,刀刃又轻又薄,纹路蜿蜒,利如羽镞。他伸手抚摸刀柄与刀刃连接处的绛红绳结,赤焰经过他的手指,绕着刀沿不断穿梭。


 


外面有动静。


其实方才鬼使黑出门之前就有了,直到现在也未消失。


地府向来不缺阴冷之气,被拖去底层受惩的游魂终无轮回天日,昔日的仇怨积沙成塔,每每需要鬼使给予镇压。


黑童子不在乎,没有叫到他的时候他不必找太多事做。但是他感到不安,内心烦躁,因为白童子还没有回来。鬼使黑当然也没有回来,听孟婆说鬼使黑以前就像这样,常常不知其下落,也不知其所行何事。只是往往任务是会完成的,于是阎魔便随之而去,也从不顾及他的目光停留在谁身上。


 


鬼使黑不让他出门,还说会生气。


他不怕鬼使黑威胁,鬼使黑生起气来一点不怕人。只是白童子嘱咐过他要听两位鬼使大人的话,他一向是听白童子的,之前没有遇到过这种自相矛盾的情况,有点不知所措。


可他更不能留在这里。


黑童子拎着擦得光亮如新的镰刀,把矮桌推了又推,摇摇晃晃踩上去,伸手探开了移窗。


 


 


落地的时候没怎么站稳,歪歪斜斜几乎要摔一跤。黑童子想,要是换了鬼使黑肯定不会做这种事。他潜意识里已经把这个人作为自己参考的对象了。


恢复平衡后的瞬间便发现了方才的被窥视感从何而来,数不清的妖物冤魂,有形的无形的,怨气挤满了走廊,直直地逼到眼前,血流淌到地板上,滴答作响。


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他想,鬼使黑是从来不后退的,自己是不是又没有做好?


 


“有个落单的小孩子……”


“刚才不也有一个吗,哦不对,那是大的,你不也没敢招惹么,嘻嘻……”


“不对不对,我闻到过小孩子的味道,不在这个地方……”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低沉又嘶哑。


“……白童子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他。


 


这令他想起,在模糊的死前的记忆里,他不堪的家庭留给他的印象。


自私,贪婪,令人厌烦。


 


他们都不像鬼使黑。


鬼使黑就很有耐心,教他从来都不会只说一遍。


于是黑童子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他在哪里?”


 


还是无人回答。


这群游魂只会自说自话,他实在不想听与白童子无关的事,只得旋转刀刃将他们切做两半。离他最近的化作一缕青烟,其余的尖叫着四散而逃。


他在那烟雾里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们这群不说实话的家伙……真恶心。”


“去死吧。”


 


下过十八层地狱算什么。


你们知道我经历过什么痛苦吗。


 


 


控制情绪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休息一下,但是现在好像还不行,因为他还没有找到白童子,也没有找到鬼使黑。刚才的打斗中脸颊被开了道细细的口子,他学着鬼使黑的样子用手背去抹,但是血越流越多,他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黑童子!”


……谁在说话?


“黑童子,冷静下来!”


 


汇聚而成的力量从背后袭来,明明提前意识到了却无法躲闪。那力量令他一阵晕眩,站也站不住地往前倒。一切幻成烟雾在眼前纷纷疾走,手抖得拿不住武器,镰刀咣当一声落在地面,漆黑刀刃映出背后一片昼白。


那白末端融进一片绛红,但那红色很温和,不似鬼使黑有如地狱烈焰,看在眼里也没有烧灼之感。


 


 


“黑童子,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02.


 


“啧,你别哭啦……你这小鬼别哭啦!”


“对,对不……”


“那叫什么的,小哭包子,对,就是指你!”


 


白童子蔫巴巴地站在他面前,低垂着脑袋,虽说是委委屈屈的神情,但又是一副隐忍的模样,半点也不敢声张。


 


“我说,我最讨厌哄爱哭的小鬼。”


“……”


“喂,喂喂,不是说讨厌你啊!你这,你别——”


 


两个人处于三途河流域,黄泉路与人间的交界处。


鬼使黑找到白童子的时候,对方一看见他就没忍住瘪了下嘴,眼泪唰唰往下掉。这下连哄都来不及,更别说露出什么严厉模样。到最后反倒是鬼使黑一副理亏的样子,替人擦了半天眼泪,就差逗他笑了。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的?”


终于能开口叙述前因后果,白童子依旧蔫蔫的。


“鬼使白大人说还有事情要办,送我回走廊,喊我回房间不要出来。我感觉到有游魂在外面游荡,就,就没有回去。”


鬼使黑耐着性子蹲下身子,以保证能同他平视:“然后呢?”


“因为很担心鬼使白大人,我……”


“你就跑出来了?一直跟到这里?”鬼使黑终于急了,“你这家伙,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轻重缓急啊!”


“是、是我自作主张,没有判断清楚……请您让阎魔大人惩罚我!”


“什么?等等,跟那老太婆有什么关系?”


白童子眨了眨眼睛:“……啊?”


“……算了算了,你还小。这个称呼当我没说。”


“抱歉……之前我想,哪怕是把我当做弃子也无所谓。”白童子低垂着脑袋,“只是现在,请阎魔大人无论怎样都不要把我赶走……要是我离开这里的话,黑童子他一个人没有办法……”


 


白童子说不下去了,因为鬼使黑慢慢地按住了他的肩膀,露出了一点他没见过的,好像是无奈的笑容。


 


“你啊,不要一天到晚想着牺牲自己。”


“也不要一天到晚道歉。”


“因为,这样好……烦。”


 


鬼使黑想了半天,终于憋出这么个词,白童子愣了一愣,忽然噗哧一笑,被鬼使黑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


“还好意思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噗——对,对不……”


“看在弟弟的份上就不说你了。快跟上,在这里迷路了我可不管你啊。”


 


 


白童子常常会想,鬼使黑大人究竟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小孩子?


究竟是不喜欢之中有特例呢,还是……


实在是,说不清啊。


 


 


 


 


03.


 


“我之前就想问,你是不是……有一点怕我?”


“……”


 


黑童子个子才到鬼使白胸口,低着头跟在他身后,鬼使白一停下他就傻愣愣地撞了上去,然后皱着眉头揉了揉额角,反应慢吞吞的,全无半点战斗时候的可怖模样。


他似乎在方才短暂的昏迷之后就恢复了正常的意识,不出声也不乱动。听见鬼使白问话,他抬起头望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这意思不是否定,而是单纯的拒绝回答。


“如果你是在担心白童子的话,别担心,鬼使黑会找到他的。”


黑童子还是不响应,心不在焉地垂着脑袋,视线也晃晃悠悠的,不知道落到哪里。


 


走廊上的游魂本就被灵魂不稳的黑童子赶得七七八八,鬼使白很快便将其余的拉入底层地狱等候发落。


黑童子醒转以后看似也已恢复平静,跟着他回到房间安分坐着,鬼使白也不敢再让他受什么刺激,更不放心离开他,只好陪在他旁边陪他说话。


 


他说十句黑童子只应一句,其余九句却也不是完全不理睬的程度,会抬头看看他表示在听,只是不回答,有些可以用是或否来回答的问句他会点头摇头,别的就再也没了。


“平时鬼使黑都同你说些什么?”


听到鬼使黑三个字,黑童子终于有了反应,含糊地吐字道:“没……”


“那白童子他……”


没想到黑童子更不愿意听见这个名字,他还没说完就被坚定打断:“不。”


“我知道你还是在担心他。”鬼使白有点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他不会有事的。”


 


 


要是换了白童子,平时几乎用不着鬼使白费心,又温顺又听话,仿佛与生俱来的牺牲精神偶尔会使他有些无奈,但根本不是这样无法交流的程度。


鬼使白知道此时此刻要是没他拦着,黑童子已经在前往找人的路上。但他并未开口也并未行动,黑童子就已经不敢动弹,看来确实是有一点怕他,大概是好几次情绪不稳都被他的活死人给制住,隐约觉得他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这下鬼使白有点头疼,怎么会如此呢。


 


 


“没办法。一起动身去找人吧。”


黑童子的眼睛忽地发亮了。


“我也十分担心白童子。毕竟鬼使黑的行事方式连我都不能完全确定,所以,去找他们吧。”


黑童子晃着小腿忙着要从榻榻米上下来,急急地说了一个“好”。


“嗯。”鬼使白看着他,耐心地俯下身去,“你似乎有话要说?”


“白童子……他是,我唯一不能失去的人。”黑童子喃喃地同鬼使白讲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平时一双空洞洞看不到焦点的眼睛亮如星辰,“唯一不能失去的就是他。”


 


 


只有这个时候,那双眼睛看起来有一点点像鬼使黑。


其他的时候都是不像的。


 


这令鬼使白想起,鬼使黑从来没说过,鬼使白你是我不能失去的人。


他只说过弟弟是我不能失去的人。


 


 


不过也没关系。


现在就动身去找他吧。


 


 


 


 


 


04.


 


四个人终于在冥府大门不远处得以相遇,白童子几乎要喜极而泣,像是经历了什么了不起的波折。黑童子想也不想就伸手去抹他的脸,对方挣扎着摇晃了一下脑袋。


“我没哭啦。黑童子,我没有哭啦。”


鬼使黑闻言脱口而出:“扯你的!”


白童子心虚地低头不说话了,黑童子倒是慢吞吞地蹭过去,抱住了鬼使黑半边腰,被鬼使黑果断一把掐住了脸。黑童子含含糊糊发了个什么音,他方才脸颊上的伤还未痊愈,被这样一掐又有点疼,挣扎了一番,却并不是躲开的意思。


“干什么,你这小鬼又添麻烦了是不是?”


“唔……”


“撒什么娇啊,好小子,你还受伤了?”


 


白童子被他们逗笑了,回头看了一眼鬼使白,对方会心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让你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


“嗯!非常……”他想起鬼使黑刚叫他不要道歉,只好硬生生转了话题,“非常感谢您……”


 


 


回去的路上,鬼使黑抱臂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新任鬼使,忽而开口道:“鬼使白啊……”


接下来半句两人异口同声:“你有没有受伤?”


“……”


短暂地沉默了几秒,鬼使黑重新开口:“我说,你都不告诉我这小鬼居然能召唤那么大的包子,吓我一跳啊。”


“你上次受伤也没告诉我。”鬼使白抱着手臂看着他,“我们扯平了。”


鬼使黑也看着他,半晌也没反应。


“怎么了?没见过我说这种话?”


“……基本上还真没见过。”鬼使黑忍不住道,“不是,你今天怎么……”


“鬼使黑。”对方眨了眨眼睛,慢慢移开了视线,“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冥府,你会怎么办?”


“你答应去轮回了?”对方怔了一怔,“你早该去的,这样也好,嘛,虽说现在也不错啊……”


“没事。”鬼使白垂下视线,不打算继续道,“辛苦你了。”


 


 


不是那个意思……


算了,你还是以后再明白吧。


 


 


 


05.


 


白童子记得自己初入冥府的第一天,阎魔命他与黑童子二人认真研学,将两位现任鬼使作为榜样,记得自己未来将要担负的责任。


身在冥府有未来么?他至今才回想起这个问题。虽然阎魔貌若严厉,威压十足,但若是他和黑童子表现好,她偶尔也会露出见到小孩子时候的微笑。


自己也曾问过阎魔,冥府每日上演多少生死情节,阎魔答曰,多如牛毛。


他想,其中想必有被鬼使白招魂的,被鬼使黑索命的,被判官夺魄的,被阎魔定刑的,最终被孟婆的汤药灌下,失去所有在世的记忆。


白童子活着的时候,确实知道自己会有那么一天,只是如今他来了这地府,便发现这里并不是他那时脑海里想象的那样子。


 


他不知该如何描述,当时他在黄泉路尽头,数也数不清的鬼怪妖物里,几乎要吓哭了,以前从没见过这么多敌人,他不知道被吞噬灵魂是什么感觉,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妖物逐渐逼近,根本连挣扎都做不到的时候。


 


鬼使黑就在那后面,一刀挥开他整个视野。


对方嘴角还挂着漫不经心的笑,赤红眼瞳嵌着辉煌与明亮。黑镰利刃,鸦羽散落,魍魉魑魅尽数化作青烟。


他在那烟雾里怔怔地睁大了眼睛。


 


然后方才仿佛一镰斩落一个世界、如同恶鬼修罗的无常鬼使看着他,瞬间就变了脸色。


 


小鬼你,你哭什么?!


 


 


 


 


 


06.


 


“鬼使黑大人实在是很厉害,也很帅。”


对于今日的反馈,白童子只由衷道:“黑童子,你以后也会成长为那样的人吧,真好。”


黑童子不知如何回应,只得点点头。


白童子又道:“鬼使白大人呢?”


黑童子沉默了一会:“他很好。”


 


 


真的很好。


 


白童子。


你也会像鬼使白大人一样么。


 


从杀戮的深渊里挽回我。


从意识的苦海里拯救我。


 


唯一的友情是你给我的,这灵魂也是。


到那个时候,你也不要犹豫。


如他一样,打醒我。


 


 


因为,总会有这么一天吧。


 


 


 


 


 


END.


 


 


白童子:被您帅哭的。(


黑随黑,白随白,师徒情深,不可拆也……


唉,又苏了一把我儿,我儿每天都饱受这么帅之苦


夏之蝉有人愿意来开小小黑小小白传记吗!这边两只都有,打什么都行


 


 









  604 23
评论(23)
热度(604)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