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黄别]不得闲

架空现代paro


摸个鱼,除一除这边的草

 

 

 

 《不得闲》

 

 

00.

 

你管他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1.

 

袁柏清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回到合租房,刚拿钥匙打开门,一条半人多高的大狗直冲出来,金毛,虽然没直接往他腿上扑,还是成功让他没忍住脱口“卧槽”了一声。

趁他开门的空档,那金毛特欢快地撒腿就往外跑。刘小别跟着追出来,杵在门口喊了一声,它就在原地停下了,回过头一个劲晃尾巴。

袁柏清手握钥匙楞了两秒,改而抬头与刘小别面面相觑。

“你没跟我说你要养狗啊!”

“这黄少天的狗。”刘小别迟疑一下,对他作了个手势,自己抬腿跨出了房门,“你先进去。”

 



黄少天这个人袁柏清是知道的,刘小别他男朋友,是第一个,看他俩的架势估计也会成为最后一个。

袁柏清捏着手机订外卖,刘小别在洗手间给金毛洗爪子。

就出门那两步路,他也嫌脏,非要洗,边洗边道:“你没跟我说你怕狗啊。”

“我没怕狗,就是突然见着一狗可不就得吓一跳吗!”

“我早上不是跟你说过么。”

袁柏清茫然:“你哪说过这茬儿啊?”

“我说过的。”刘小别此刻心情还行,于是他又说了一遍,“黄少天跟他爸妈为了养狗的事儿吵架了,二十几的人了幼稚得一逼,居然带着他这狗离家出走了。他自个儿住宾馆去了,狗先来我这住两天。”

说完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据说不咬人。”

刘小别把“据说”俩字儿咬得特别重,见袁柏清用一种十分不信任的眼神瞧着他,沉默了半晌,只好再补一个毫无诚意的“真的”。

“人不咬,东西得咬吧?”

刘小别说:“你又不是东西,你紧张什么?”

袁柏清竟无言以对:“……”

刘小别倍感言之有理,于是继续道:“前两天他都是放宠物店的,后来我说算了,放我这来养两天也行。”

袁柏清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刘小别,以前的你不是这样儿的!”

刘小别抬眼看他:“怎么着?”

 

他跟刘小别合租大概一年多,认识倒有十几年。

作为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友,袁柏清对其知根知底,对于他是什么样的人当然清楚不过。

 

“从前的你可嫌弃宠物了,四条腿儿能进你房间的只有凳子,你爸在你家搁个鱼缸养金鱼你都得唧唧歪歪半天,猫猫狗狗的更是麻绳提豆腐——甭提啦。我记可清楚了,有一回人柳非兴致勃勃拿着一堆猫狗的照片问你哪个可爱,你居然白眼一翻,说你对畜生没兴趣。人家差点扑上来掐死你知道吗!”

“……”

 

不愧是一条胡同长大的兄弟,说的句句是真。刘小别没法儿反驳,沉默了一会儿,强行结束话题:“你怎么话这么多啊,就住两天,又不是一辈子住这儿。行了别逼逼了,我早上征求你意见的时候你又没说不行。”

“我没睡醒的时候估计说啥都是好。”袁柏清道,“不过也没差,我就算说不行也改变不了什么。”

刘小别想了想,说:“这倒是。”

“……你他妈还知道这倒是!”袁柏清痛心疾首,“刘小别,你变了!”

 

面对他义愤填膺的指责,刘小别虽然还是没法儿反驳,但是丝毫不慌张。反正袁柏清从来没说过过他,此时此刻也顶多是对他隐性秀恩爱的愤怒罢了。

 

“怎么茬儿啊,不喜欢狗是因为我嫌吵,不喜欢猫是因为我小时候被猫挠过。你说你那回又不是没瞧见,我特么差点儿歇逼了。”刘小别停了停,绕回现实道,“掉毛什么我扫还不行吗,反正以前不也都是我扫。”

袁柏清想了想,说:“这倒是。”

“……你他妈也还知道这倒是!”

 

袁柏清十分心虚,只好转移话题:“叫什么名儿啊?”

“夜雨声烦。”刘小别终于结束了清洁工作,手一松,那金毛噌地一下从他怀里窜下去,又没影儿了,“出处不知道,好像就是那个诗。”

“简直中二!”

“我也觉得。”刘小别把手上的水珠甩掉,伸手关上水龙头,“嘲笑过黄少天了。”

 

 

 

 

 

 

 

02.

 

混完外卖,两个人目睹一只金毛搁屋子里特别精神地跑来跑去,合租房毕竟就一亩三分地,明显不能满足它活蹦乱跳的需求。

 

“你不打算带出去遛个弯儿什么的?”

“去过了。”刘小别长叹一声,“跑得比我快,精力估计是我的十倍,才绕了两圈半认起路来比我都溜。我怀疑黄少天在养的时候注入了什么和他相关的激素……”

“什么玩意儿!”袁柏清道,“看来你也挺中二的,你俩还挺配。”

“我和狗?”

“……你和黄少天。”

 

 

晚饭后自然是各回各房各忙各的,等到了约莫八点,刘小别来敲门了。

“上回黄少天的U盘落我这了,想问问你看见没。”

袁柏清“哦”了一声:“长什么样?”

“颜色齁儿亮,亮瞎你眼的那个,就是了。”

 

得到想要的信息之后刘小别说了句“谢了”,刚要关门又像想起来点什么,重新探了个脑袋进来。

 

“干嘛,有事儿快说,老扒着门我暖气都跑了!”

刘小别道:“跟你说一声,今儿晚上就送回去。”

“卧槽怎么这么快?”

“他跟他爸妈和好了呗。”

 

 

 

果不其然,只过了不到半小时黄少天就来了。

刘小别冷眼看着他和失散十多个小时的宠物相认许久,抬手把U盘扔给他。

“哎你找到啦?”黄少天笑了,“我没你们小区门钥匙,你借我一把,这大冬天的,大晚上的,没人出门,蹭都蹭不到,我过来时候都等了半天。”

刘小别说,我送你过去好了。

“也行。”黄少天眨眨眼睛,“要不要出去走走啊?”

 

 

 

 

 

 

03.

 

“夜雨声烦养了两年多了,其实我家还养了只柯基,养了大概半年,你也见过的,是吧,叫流木。”

“那天晚上它俩打架,我爸妈怪夜雨声烦欺负流木,还说要赶它走。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呢,我就只好把它带出来了,不过现在没事啦,和好了,都是气话你懂的。”

“我爸妈不支持我养狗,其实是因为他俩知道你不喜欢狗,想让你多到我家来玩。”

“哎呀我也不知道我爸我妈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可能是因为我特别喜欢你吧?”

 

 

他们一块儿走着的时候常常这样,黄少天说点有的没的,没说两句指尖就会触碰到他的手背。不过今天的刘小别说了句“等会儿”,半晌没说话的嗓子有点哑,发音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黄少天听清楚没有。

“手冷。”他解释,把外套裹了裹,手伸进口袋,“你等我捂会儿。”

“什么?”黄少天冲他伸手,忽然间就笑了,“不用,赶紧的,拿来。”

 

他们的手差不多大,在黑暗里乱七八糟握一块儿,可以捏到指关节骨骼清晰分明。

真冷。

 

刘小别呼出一口白气,侧过脸去看他:“你什么时候回去?”

“怎么啦,你怕我冻着?”黄少天说,“真的没事了,我妈说我今晚再不回家睡就把年货全堆我床上。听说她以前一直这么堆自己床上的,我说要睡觉怎么办,她说等睡觉了再挪到桌上,哎我跟你说这简直是亲妈呀……”

刘小别也被他弄得有点想笑:“行了,快走。下次给你配把钥匙,省得我每次都要把你送到小区门口。”

“怎么啦,你还有事要做?”

“嗯,我达摩还没打。”

“……”

“看什么!”刘小别终于道,“帮你带了一天的宠物,我悬赏都忘了做了!”

“辣鸡游戏毁你青春啊刘小别!”

刘小别一副青春已经被毁完了的样儿:“快走,别看我。回去记得上下游戏。”

“干什么,你又打到我结界啦?”

“……没有!”

 

刘小别给他留了三十勾儿的悬赏。

 

 

 

 

04.

 

“黄少天。”

“嗯,怎么啦?”

 

此刻的他正要跟黄少天道别,明月高悬,寒风恰好不见踪影。背后有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在这冬日的夜晚却仿佛明亮了个彻底。

 

你曾经觉得你们可能没有结局,可至少好过一无所有。也就好那么一些,不多,就一点。

但是啊,就是这么一星一点的,有如上天安排,让这个人一点一滴进入你的生活,使你终日不得闲,不得静,不得孑然一身,不得患得患失。

其实大可不必曲折,大可借此相信也许他们彼此合适。两个不会改变自个儿去适合别人的人,黄少天是因为潇洒,刘小别是因为不会委屈了自己。

所以他在握住黄少天左手的时候,认真地想了这个问题。


 

 

“黄少天,我忽然觉得我们可能挺配的。”

 

 

 

 

 

 

END.

 

 

 

摸完鱼就跑

开头那句话大家都知道出自哪里的!95年《大话西游》


以及,感谢完售!!大家都是天使!!



  168 13
评论(13)
热度(168)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