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 Obsession

活动文。支持产粮,前排抄送 @我爱黄别发自真心 


别的感想倒是没有,就是,哎,怎么的,越写越饿……

 

 

 

 

 

00.

 

我这么喜欢他,他应该有恃无恐吧。希望我能在他被惯坏之前,赶紧收手。

 

可是喜欢这种事情,好像是不能控制的啊。

 

 

 

 

 

 

 

01.

 

“刘小别,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

 

刘小别闻言抬头,在发问的人看过来之前及时收回了视线。

本想回答“干嘛突然问这个”,但黄少天抢先一步封住他的退路,说我忽然想到的就随便问问,你可以不答,我就当你默认是很喜欢好了。

刘小别一时无从反驳,想着举个例子来比较。像喜欢荣耀那么喜欢?不行,好像程度太深了,这人指不定尾巴翘到天上去。

冬日手掌覆上盛满热饮的马克杯,夏日西瓜冰过之后中间一块儿圆心的瓤,都太明显也太强烈了,然而这些都令他感到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才正是最糟的事。

 

“我是挺喜欢你的。跟喜欢B市的天气一个样儿。”

他最终这么说,末了又加一句:“没有特别喜欢。”

 

 

黄少天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答,有点震惊地看了他两秒:“喜欢B市的天气是什么意思?你损我呢吧刘小别?”

“真不是。”刘小别也不斟词酌句了,索性道,“就是说,天气好的时候能高兴上半天,天气不好的时候不喜欢它也老在那儿。”

 

黄少天也不知听懂了没有,也不评论他这个比喻微妙,只隔了一道椅背,手探过来揉他的头发。

 

“唉算了算了,指望你也不是个事儿。我特别喜欢你就行了。”

 

 

黄少天被他带得说话有点京腔。

 

 

 

 

 

 

 

 

02.

 

这件事发生在,刘小别出道没几年,决定要以剑圣作为目标还没多久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差,不算近也不算远,黄少天主动找他的次数还不如卢瀚文多。当时有一个同职业交流群,黄少天算相当活跃的。刘小别以为黄少天会问他全明星的那件事儿,然而也并没有,就这么过去了。

 

所以那天黄少天给他发了张图片,他还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或是黄少天发错了。

是一张手表的图片,黄少天发完问他怎么样。

刘小别回了个“还不错”,想了想忽然醍醐灌顶,感觉他是在暗示些什么。抬手一翻日历正值七月末,于是幡然醒悟,虽然觉得有些微妙,但是他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我可以买了当你的生日礼物”几个字刚刚打完,刘小别想了一下究竟是直接说“你”还是礼貌地喊一声前辈,黄少天又发了一长段消息过来。

“是吧你也觉得不错!唉可惜我买的时候一个手残选错了,我本来想买黑的,选成了白的,人家不给退货,你说这售后也太不行了!”

……什么?他已经买好了?

刘小别有点懵逼,脑内排好的剧情瞬间推翻,木木地回了一句:“白的也不错啊。”

“那就好!我就是打算拿来送你!然后我重新再去买个黑的,省得浪费。那就说定了啊,我寄到你们微草俱乐部,你记得签收。”

刘小别:“……”

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

 

那时候他们还是纯洁的前后辈关系,刘小别只能推辞。

“这个别了吧,挺不好意思的。”

“不要什么不要,反正我也要再买一块,拿着也是浪费嘛。你别辜负前辈一片好意啊!”

 

黄少天仿佛这时候忽然同他熟络起来,刘小别千言万语不得述,只说:“好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

 

隔着屏幕看不见黄少天的表情,但刘小别觉得他应该是笑了。

 

刘小别没有戴手表的习惯,这块来自黄少天的白色腕表被收在柜子里当了好久的壁花,连盒子都有九分新。他仅仅收到的时候戴到手腕上试了一下,棱面切割的表盘反射着细碎的光。

认真瞧两眼,白色确实有点太秀气,他一下子明白了黄少天为什么不肯自己戴,看起来也没有相当适合他。

之后的很多次见面,他以为黄少天会玩笑似的问他为什么不戴,但是黄少天始终没问,于是他更没好意思说,显得多在乎似的。

但他时常能看见黄少天戴着那块同款的黑色腕表,这个人真的又去买了一块,比赛的现场或是复盘的录像,有时从队服袖口里滑出来,可能是多往外扣了一格,看起来很松,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用来好好看时间的。

夏休期黄少天来B市旅游,刘小别注意到休闲服的他反倒不戴,也许是款式不配,看起来确实像是随意为之,没有什么非戴不可的刻意成分。

刘小别想,那大概就是一份寻常礼物,或者是当时的的确确买错了,卖个人情,算作关系变好的见证。一方面黄少天不是装模作样的人,要送礼物估计就好好送了,不会找什么买错了的借口。但另一方面说来,也许是他自己心存侥幸,内心里开出连他都没意识到的花来,甚至是,黄少天会向别人说么,说其实刘小别也有一块来着,他那块是我送的,一样的款,诶你说他没戴过?我回头问问他,怎么能不戴呢——

等等,等一等,这太tm尴尬了,刘小别实在没好意思往下想,喊自己的思维赶紧打住。

 

因此,究竟背后原因为何,他一直都无从得知。

 

不过他也承认这款手表的确是好看的。黄少天这方面的品味不错。

 

这个时候刘小别还不知道,他以后可能还要深入了解黄少天的穿衣品味,处事方法,作息规律,饮食习惯,和这个人一起慢慢沉入世间,不管他愿不愿意。

不过他一向是愿意的。

 

 

 

 

 

 

 

 

 

03.

 

这是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之后发生的事。

 

刘小别在跟黄少天语音,黄少天人在蓝雨宿舍,卢瀚文似乎是来要什么资料的,黄少天替他找的时候跟人聊了两句,没摘耳机也没关麦,小孩儿的声音显得远些,但是也挺清晰。

两个人聊天一字不差地报备给了刘小别,刘小别也没出声,就这么听着。

 

黄少天说,哎呀小卢,我真不想把你置顶,但是我每次找你都好难找,得翻半天。我说你能不能开通个会员啊啥的,让我好找一点。

卢瀚文说,黄少,你每次和我聊完不要关窗口不就好了嘛?

黄少天说,不行,这是我的习惯,连我都没话聊了说明是实在没话聊了,不关窗口干嘛?

卢瀚文说黄少哦,说实话我有时候真分不清你是自黑还是黑我……我是觉得那个会员没什么用啦,所以才不开的。

黄少天教育他,说你这小孩儿,没有用的东西你就不开了吗?没有用的话我还不是天天说一堆!

卢瀚文要崩溃了,说好啦好啦我现在就去开啦!

 

刘小别在那边听得险些笑出来。

 

黄少天懒得弄分组的事他是知道的,刘小别一直想问的是,你每次回我信息都那么快,是不是置顶我,或者设置了什么特别关注的提示。

人不可能每分每秒都看着手机吧,说是刚好也太巧了点。不过毕竟他们已经不是纯洁的前后辈关系了,粉丝们或许不知道,但起码同战队的队友是瞒不过的。

按理说把恋人的消息置顶,或者设什么特别关注,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吧。

 

黄少天要是遇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急着找人分享,做法一般是先找A,A不理他他就找B,B不理他就找C,反正这么多友人中总有一个秒回的,若是真的没有,就稍微等两分钟。

总之总有人理他,这么一来,分享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说到底,也不是非要A。

 

但刘小别还是希望自己是A。

最好是置顶的A。

虽然他嘴上还是对黄少天说,你怎么不拿我当Z呢,或者有没有什么字母表以外的选项?

 

 

 

卢瀚文走了,刘小别道:“你不想置顶啊。”

“哎你怎么偷听我们讲话!还好没说什么蓝雨的机密。”

刘小别道:“特别关注也行。”

“我就特关了三个人,一个我爸一个我妈。”黄少天答得很爽快,“小卢嘛没必要占位置。”

刘小别问,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不就是你么。”

 

他答得又快又顺畅,要命的是还很真诚,黄少天式的。

刘小别感觉自己的脸在烧。

他尽量让自己的回答看起来同样快也同样正常,显得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刘小别摘下耳机,伸出双手,拇指食指两两相碰,圈出一个矩形,把语音屏幕里出现的那一小块对话框框起来,为了避免重影还特地眯起一只眼睛。


还有一个,不就是你么。

 

喜欢的人,不就是你么。

 

 

 

 

 

 

04.

 

两颗鸡蛋打进碗里,盐末撒上一点点,蛋液打散后倒进油锅,炒罢拿碗装好;番茄切碎,就着热锅炒开,倒开水煮至粘稠,最后跟煮好的面统统一并盛进碗里。

 

“你看一遍就记住了?”

“怎样,我就是这么过目不忘。再说这玩意很简单嘛!记不住也没事,就算不好吃也可以拿来给你吃。”

刘小别闻言冲他翻了个白眼,黄少天就哈哈哈地笑起来。

“开玩笑,不好吃我肯定自己吃。”

 

黄少天声称自己临睡前刷到美食微博,实在不能忍只好跳下床去厨房折腾夜宵。刘小别亦声称自己刷了牙,还是没忍住跟他抢了半碗。

你说半夜要是不该吃东西,冰箱为什么要有灯呢。

 

“还成吧。”

黄少天知道刘小别口中的「还成吧」一向是极高的赞美,也不拆穿他:“是吧?”

“嗯。”

“你看,我对你是不是不错,那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刘小别想了想,道:“那我认真打比赛,赚钱养你这个退役的。”

黄少天哈哈大笑,说那谢谢你啊。

“吃都吃完了,赶紧去睡。”

“搞得像你不睡一样?”

“我洗碗。”刘小别说,“别想让我把它们放到明天。”

 

黄少天用手掌握一下他冰凉的指尖,说,你记得用热水啊。

 

 

 

这是刘小别最喜欢黄少天的三件事。

 

 

 

 

05.


还有参加国家队临行前同他道别的黄少天,盘腿坐在他旁边专注地打电动的黄少天,屏息凝神看完比赛后深深呼出一口气的黄少天。

会将冰凉的手指伸进他脖颈的黄少天,末了乱七八糟道一通歉,还趁机去捏他的脸。

呼吸温热急促,在他耳边喊他看他的黄少天。

 

 

 

黄少天是谁?

谁都拿他当太阳,剑眉星目,精神十足,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会跟人吵幼稚的架。虽说有点闹腾,不过习惯了感觉还行。相处久了反而会慢慢被带过去,这有点可怕,不过无论怎样,都不至于到达本人那个程度。

他从不是安静的,安静的时候神情也像在说话,微微挑起眉露出个笑容来,仿佛就已经在喊你的名字。

他想要注视着的对象,究竟能是什么样的人?

一路操纵佩着光剑轻巧地辗转腾挪的剑客,一身来自蓝雨技术部的银装。录像中占据刘小别最多注意的角色,视线一转便不见了踪影。

刀光也好,剑影也罢,在下个机遇出现之前,他都不会展现他的光芒。

 

 

刘小别自己呢,传统的北京小伙儿,最近觉得刘海儿遮眉的长度很烦,过一阵子又要剪,想过要不干脆不留了,最后还是因为留着比较好看而屈服。

也没好看到地球爆炸,就是挺普通的长相,一般以上,跟帅气沾一点边儿。挺顺眼的那种小青年,干干净净的,穿衣品味还不错,很利索,这才在直男遍地的微草里有那么点脱颖而出的味道。

177,搁全国还不错,搁北京有点儿矮,泡妹子够使,想耍帅也勉强可行。想嘲笑黄少天是绝对够了,多出来那一公分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

 

他们两个,看起来像是凑合,结果偏偏最适合。

 

也没分清究竟是谁先喜欢,但他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仿佛输了一截,输在开头输在起点。喜欢这个东西本来就很虚,知觉偏颇,心怀期待,就连付出也可以不计回报。

 

 

 

其实我就是特别喜欢你。

这是我确认过的事情,根本不会有错。

 

无法控制。

 

 

Obsession.

 

 

 

 

 

 

 

 

END.

 

 

 

 

在变忙之前赶紧写完

本人英语水平捉急,大家要是能领悟到字里行间的obsession之意就真的太好了(并没有人会

 

 

*番茄蛋拌面教程参考百度。



  238 19
评论(19)
热度(238)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